《资本论》共为您搜索到19篇文章
  • 何干强:经济研究和实践应当确立的科学指导思想

    何干强:经济研究和实践应当确立的科学指导思想

    维护和坚持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的“显著优势”,理应在经济研究和实践中确立唯一科学的唯物史观指导思想。唯物史观在《资本论》中得到充分的体现。唯物史观基本原理和唯物史观经济学原理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后者主要体现在两个基本方面:经济发展方面,揭示出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是一种自然史的过程;经济运行方面,揭示出社会经济运动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基本环节之间存在辩证关系。《资本论》阐述的所有经济学原理都渗透唯物史观,为了便于由点带面、全面系统地理解体现唯物史观经济学原理,从《资本论》及其手稿中提炼出如下要点并作简要阐述:新经济系统是在与原有经济系统内部关系的对立中发展起来的,社会历史时代的更替不能划出抽象的严格的界限,商品中包含的劳动具有二重性,商品流通可以与多种生产方式结合但是终将消亡,经济的社会形态存在多层面并在不同历史阶段具有相应的表现形式,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决定社会生产的全部性质和全部运动,一定的分配关系只是历史地规定的生产关系的表现,社会再生产必须保证消耗掉的不变资本得到补偿;再生产同时是生产关系的再生产,人与自然之间存在物质循环规律,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全部社会的基础,经济关系中的个人是社会生产关系的产物,人类真正的自由王国只能建立在共产主义必然王国的基础上,科学经济理论应反映现实经济的辩证运动。

  • 李济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点与主线

    李济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点与主线

    财产的最终归属权属于狭义所有权,归属权所有制是所有制的首要含义甚至是本来含义,不同于广义所有权即生产关系总和所有制。资本所有权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起点。生产资料公有权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然起点,因为公有权是最简单最抽象的范畴,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胚胎和基因,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经济规律是公有权的延展。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承续《资本论》的使命和所有制主线,以公有权延展出来的公有制为主线,因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生产关系总和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公有制对社会各领域有决定性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要理论都需以公有制为纲。

  •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资本论》方法的贡献

    恩格斯对待《资本论》的态度是将其看做科学作品和历史作品的统一,坚持由“科学品性”提升“历史品格”——这就是对唯物主义路径的着重阐发;恩格斯进而希望通过自己的扎实辛勤工作,全方位展示他和马克思共同的理论思维——辩证法,用以“伟大逻辑”的建构。要之,恩格斯的工作和《资本论》方法关联的线索有三:一是以《自然辩证法》研究和《资本论》商品章“工作呼应”,希图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彻底肃清“蒲鲁东主义”;二是坚持《资本论》的由“自然过程”向“历史过程”进军,对其总体方法论和理论逻辑主张——自然历史过程——进行学理性阐发,又主要归结于发生学的工作逻辑;三是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唯物主义思考,以耄耋之年推动“《资本论》增补”工作,进行巨大的认识推进。换言之,从广义的工作角度看,恩格斯是尝试把《资本论》当作马克思自身要完成而未能完成的“《辩证法》”(即唯物辩证法)的一个全面预演。经由恩格斯的唯物史观化的“辩证法”努力,《资本论》逐渐成为指导科学思考和进行意识形态战斗的武器,这为《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 许光伟:《资本论》与天人合一

    许光伟:《资本论》与天人合一

    《资本论》是一部反映“天人合一”思想的通史涵义的经济作品,断代史规定蕴含其内,然则以“劳动过程”为分析内容,以“经济形式”为分析形式。《资本论》这一辩证法的深意在于:(1)以劳动过程的辩证法发展为经线,构建“天人合一”结构体式,寻求矛盾规定性的“通变”;(2)复以劳动过程和经济形式的结合为纬线,形成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全域展开;(3)这样形成的“个别上升到一般”按性质而言,既是“范畴的创造”,也是对资产阶级知识理论所形成的一种“内部批判”工作关系;(4)实践的发生学关切具体怎样产生,执行“抽象和具体”行动辩证法,批判的诠释学的规定蕴含于内。这种工作逻辑本质上反映的是理论和实践的“知行合一”,中国经济学应当由这一工作地基实现“再出发”,如重构劳动过程的文明规划。这种实践化和中国化的理解通透了“中国”和“《资本论》”的关系,表明新时代际遇中适时提出中国经济学自己的原创学术,丰富发展“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关键在于坚持《资本论》的辩证法规定,并从顶层设计的层面建立和中国的对话,最终实现将经济学还原在历史和实践域进行把握。

  • 何干强:结合当代现实深入研究《资本论》

    何干强:结合当代现实深入研究《资本论》

    《〈资本论〉研读》不仅对学习研究《资本论》原著有重要引导作用,同时对于读者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也起到重要教育作用。胡世祯教授对我国学术界在理解《资本论》每一卷出现的不同见解问题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力求纠正误解,正本清源,体现了高度负责的科学态度。由于该书主要依据马克思本人的话语来阐释《资本论》中的难点和要点,所以具有更强的说服力;该书对当前我国出现的反马克思主义思潮进行了旗帜鲜明的理论批驳,读者可以深切感受到科学的力量。《资本论》是我们维护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捍卫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强大思想武器。这部专著的出版,对于促进马克思主义在当代的中国化具有重要推进作用。

  • 许光伟:《资本论》“中国化”学理考

    许光伟:《资本论》“中国化”学理考

    对《资本论》研究的“研究”, 不应仅仅作为“叙述”,而应同时作为“研究方法”范畴予以处置;它的思想来源是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理论高度相应是马克思在其中确立的工作典范。因此,它不同于一般意义的“文献综述”,基本做法是“史”“论”结合,并以史见论。中国化是《资本论》研究中抽象出来的、并逐渐稳定化的一个民族工作范畴,是以“中国人的资格”研究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形式,是特殊方法论经济范畴。显然,它以“辩证法范畴”形态升华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具体工作内涵。通过对《资本论》研究的三部代表性著作的勘察与比较(《中国经济原论》、《鲜活的资本论》、《保卫〈资本论〉》述略),可以察知:中国化意蕴之经济范畴是抽象与具体(规定)之统一,这些性质集中体现在《资本论》“体”“学”“用”辩证环节中。具体而言,《中国经济原论》开创了广义政治经济学架构的中国化路径研究,《鲜活的资本论》是对此路径的“一种修正”,而《保卫〈资本论〉》则是“总体研究”的回归。上述批判路径的“综述”凸显了大写逻辑之“主观批判”,活化了有关中国化“深层境界”之讲述。

  • 公有权、公有制: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点与主线

    公有权、公有制: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起点与主线

    财产的最终归属权属于狭义所有权、归属权所有制,是所有制的首要含义甚至是本来含义,不同于广义所有权即生产关系总和所有制。资本所有权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起点。生产资料公有权是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当然起点,因为公有权是最简单最抽象的范畴,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胚胎和基因,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经济规律是公有权的延展。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必须承续《资本论》的使命和所有制主线,以公有权延展出来的公有制为主线,因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生产关系其总和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公有制对社会各领域有决定性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要理论都需以公有制为纲。

  • 中国非要造出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不可吗?

    中国非要造出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不可吗?

    所谓“中间群体”在形式上看似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中间阶级”或“中间阶层”没有多少区别,然而,在本质上它却与马克思恩格斯的“中间阶级”或“中间阶层”相去甚远,它完全是西方主流意思形态在我国的衍生物。事实表明,由于“中间群体”或“中间阶级”的许多先天不足,使它不论在什么社会条件下都既不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柱石,也不是推进社会进步与发展的中坚力量。在我国现实条件下,工人、农民、人民解放军及一心为他们服务的知识分子才是我国维护社会稳定、推进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决定性力量。因而,我们没有必要刻意去培植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建设所谓“橄榄型”社会。联系到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与现实以及我国当前的具体实际,那种刻意要培植“中间群体”的作法,很难阻止其向下滑落的固有规律的作用与变动趋势。所以,在我国,要刻意去培植一个庞大的“中间群体”、建设所谓“橄榄型”社会的主张,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想,很难如人所愿。

  • 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消费者理论

    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消费者理论

    垄断,总是以种种非市场或非经济的方式为生产者或经销商谋利的。它有悖于市场规律与规则,严重损害消费者权益。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即深化经济改革,破除垄断,引导竞争,进一步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和市场运行规则;此外,还要搞好立法与执法,用法的力量去打破垄断与封锁,用法的权威来维护消费者权益。当然,我们提出要打破垄断,并不是要消除一切垄断,对于那些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与领域仍然必须保持国家的垄断地位。同时,我们所说的让权力退出市场,并不是要否定政府对市场的必要监管与服务,更不是要否定它对宏观经济的干预与管理。而是要政府不要滥用权力,干扰市场运行,破坏市场规则,也不要人为地制造垄断与地方封锁。

  • 渡边雅男:《资本论》中异化论的问题域

    渡边雅男:《资本论》中异化论的问题域

    学术界有种观点认为,“马克思晚期放弃或者说扬弃了其早期主张的异化论”。针对这一被学界广泛认可的见解,本文通过探讨《资本论》中的异化概念,力图论证马克思晚期没有放弃而是继承了异化论的问题域。本文有如下主张:首先,马克思晚期将异化视作理解社会本质与现象的科学认识的方法概念;其次,马克思在解析各种经济关系的内部联系以及批判庸俗经济学持有的颠倒意识的观点方面,异化论发挥了积极作用;最后,对于物象化论和异化论的关系,本文驳斥了二者取其一的观点,在分析近代社会历史结构的基础上,为读者正确理解二者的辩证关系提供了重要线索。

  • 宏观经济调控应当重视的若干理论问题

    宏观经济调控应当重视的若干理论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发挥国家发展规划的战略导向作用”。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纠正重大结构性失衡,是我们当下需要严肃对待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此,我们要确立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宏观调控的科学认识,坚持唯物史观关于社会生产决定市场流通的基本原理,避免把社会生产与市场流通之间的辩证关系,混同于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辩证关系。科学认识政府职能的阶级性并坚持宏观经济计划调节,发挥好国有经济主导力量的作用,把发展外贸和利用外资纳入宏观经济计划调节。除此之外,我们还要认清现代西方市场经济理论的反社会主义实质和西方宏观经济调控理论的弊病,纠正照搬现代西方市场经济理论的错误倾向,自觉运用《资本论》的原理和方法指导宏观经济调控,坚决维护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话语权,标本兼治地解决好宏观经济结构性失衡的问题。

  • 从《资本论》的宏观经济研究看新自由主义的弊病

    从《资本论》的宏观经济研究看新自由主义的弊病

    马克思是人类经济思想史上科学宏观经济学的开创者,《资本论》遵循唯物史观,揭示出宏观经济形态一般结构及其所有制层面对宏观经济运动状态的决定性作用;要搞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宏观调控,就不能不高度重视维护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不仅要讲政府与市场关系中的“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更要讲社会生产与市场流通关系中的“社会生产起决定作用”,尤其是这种关系中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所起的决定性作用;《资本论》对宏观经济结构和决定性层面的揭示,对于我们认清西方经济学的弊病,具有重大意义。科尔内关于管理体制改革的ⅡB目标模式,是搬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提出来的;它完全撇开了公有制在社会主义宏观经济调控中的关键地位和作用,在对市场关系的认识上,打上了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烙印,实质是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因而具有极大危害性。

  • 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马克思热”悄然兴起

    在马克思的故乡德国,“马克思热”悄然兴起

    “这就像是一次‘文艺复兴’。”历史学家鲍尔认为,近年来的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元危机,以及目前全球化遇到的困境,让人们重新审视马克思及其思想理论,希望从中找到解决当前经济社会问题的方法。

  • 《资本论》与现代资本主义论

    《资本论》与现代资本主义论

    马克思的《资本论》不仅批判地继承了古典主义经济学,从历史的角度全面揭示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和社会体制,而且指出了这一体制发展、变化的可能性。本文以马克思的《资本论》为理论基础分析了二战后现代资本主义的最新发展,揭示了现代资本主义与历史资本主义的延续性、它的基本特征和发展过程,并进一步探讨了资本主义在发生历史性转变的同时,在国别或地域上所呈现出的多样性。

  • 《资本论》走向当代:21世纪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

    《资本论》走向当代:21世纪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

    如何基于当代西方左派的讨论语境, 回应他们对《资本论》的批判和重构, 全面澄清资本逻辑与阶级斗争的辩证关系, 并从当代视域出发, 重新激活《资本论》的历史遗产, 建构21世纪的资本批判理论, 显得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