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共为您搜索到101篇文章
  • 区议会选举后的香港走向

    区议会选举后的香港走向

    香港的稳定繁荣,需要着眼于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上,遇到经济民生问题客观分析、加强对话、认真解决,有力促进内部矛盾的良性转化,同时强化中国声音的输出、中国道路的带动、中国力量的壮大,真正实现香港社会的长治久安和“一国两制”的行稳致远。

  • 万里长城永不倒

    万里长城永不倒

    香港曾经很爱国,当年抗日战争期间,东江纵队这在里坚持游击,和日寇血战,不做亡国奴;当年英国殖民统治的时候,热血的香港市民们,也曾奋起抗争;当年蒋介石政府全国限制抗日言论的时候,香港的报纸却能够发出抗日的呼声;当年的香港文化之所以热血、爱国、民族主义,因为他们上一代的香港人,不愿意做个殖民地的顺民和奴隶,他们大声疾呼,拼命斗争,为了就是不做英国人的狗。甚至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许多香港人是欢欣鼓舞的,当年的南洋商业银行,甚至不惧英国殖民政府当局,公然挂出了五星红旗,香港人当年同样为祖国解放、站起来而感到骄傲。

  • 李光满:香港的“多数人暴政”!

    李光满:香港的“多数人暴政”!

    解决香港的“多数人暴政”问题绝不可能通过所谓的民主政治,香港的民主政治绝对是最终实施“多数人暴政”的可怕手段,解决香港的“多数人暴政”问题必须打破主权与治权相分离的状态,必须彻底改革目前香港实施的三权管治体制,从西方国家手中真正收回司法权,回归国家统一管制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不是某些美国人所鼓吹的香港“完全自治”,只有这样才能使香港永远不会出现受美英敌对势力操纵、以街头暴力和议会民主政治为特征的“多数人暴政”。

  • 韩依殊:香港,从没落到破落

    韩依殊:香港,从没落到破落

    只要大陆不上当不动武,港闹们越闹对大陆越有利——一下子甩掉个大包袱。不然还得为表面的和谐没完没了地往里填优惠,唯恐被说成妨碍香港经济发展。港闹们这一砸,一切明朗化了:香港垮了全是你自己砸的,跟大陆没半毛钱的关系。既然你这么不识相,我今后当然犯不上再牺牲自己成全你,该怎么办怎么办,半点优惠没有,你日子不好过纯粹是自找的,活该。时间一长看谁难受。等你知道跟中国大陆对抗的滋味了,那就彻底回归了。在此之前,你就好好尝尝破落户的飘零子弟是个什么滋味吧。

  • 从曾澍基的反资反殖论及过渡时期论看香港的出路

    从曾澍基的反资反殖论及过渡时期论看香港的出路

    曾澍基大力批判港英殖民时代的政治及经济制度,指出当时的政治制度异常落后,只代表英国及本地少数资本家的利益,与普罗大众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当时的经济制度,曾澍基则批评是“高度垄断的”,“其垄断程度在西方也是少见”。此外,曾澍基批评港英政府一直奉行的自由放任,实际上只是“让垄断的财团在香港自由地剥削”。当时,曾澍基就预想到香港的资本构成将会出现垄断化和国际化的趋势,而香港亦逐渐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变相成为“国际资本主义的跳板”。曾澍基继而指出,“这个垄断化和国际化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实与香港大多数人的利益,有着极其尖锐的冲突”。因此,为了建立更民主、更公平合理、更健康的政治、经济及社会文化制度,曾澍基认为“香港只有一条道路可走,就是彻底地改变殖民地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的制度”。换句话说,香港的前途,将取决于香港反殖反资任务的进度。

  • 佘富勤:关于解决香港问题的三条建议

    佘富勤:关于解决香港问题的三条建议

    可以在香港考虑成立中国共产党香港特别行政区委员会,让中国共产党名正言顺地在香港具有合法地位,能够公开进行正常活动,公开发展自己的组织;能够在群众中有影响力、号召力,代表群众表达意愿;能够发动群众,能够参加各层各类公共职务的选举和任用;作为党团组织也参加立法会,支持特首在中央政府领导下正确行使管治权力,能够组织群众,对“港独”和西方敌对势力的渗透破坏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

  • 佘富勤:打一场反独促统的人民战争

    佘富勤:打一场反独促统的人民战争

    五个月的香港的乱象,有多少内地同胞在内心早已痛心疾首,有多少共产党人在胸中早已痛彻心扉。历史告诉我们,真正的伟力在人民之中,香港问题,实质也是民心问题。如果广大的香港市民群众被发动起来了,都生为一个中国人而自豪,都在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贡献自己的绵薄力量,那么,香港的精英层就算还有自己的小算盘,还能得逞吗?港独的议员还会被选上台吗?大学会成为港独、反华、反共的策源中心吗?港府的国民教育进行的会如此艰难吗?只要不忘我党对香港的赤诚初心,只要团结依靠海内外广大的反独促统组织和民族正义力量,打一场反独促统的人民战争,“一国两制”一定会成功!

  • 杨启:治疗香江,只需一副良方

    杨启:治疗香江,只需一副良方

    治疗香港,只需一副中医良方,药方成分:群众路线、为人民服务、统一战线、延安抗大、延安整风、政治协商、人民代表、共同富裕、以人民为中心、抑地产惠民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只要我们合理搭配、妥善运用、精心调理,这个良方必然药到病除,让香港重获光明与希望!

  • 不能再简单地把香港局势看成“废青”运动了

    不能再简单地把香港局势看成“废青”运动了

    未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在宣传上掌握主动权,必须通过各种手段,把香港暴力事件中所有违法者的行为公之于世界,必须把台前及幕后黑手通通公之于众,必须对违法者的谎言进行最及时的揭露。在以美英为主导的西方世界,对信息采取双重标准是惯例,是常识,但我们不必害怕,相信世界仍然有正义尚在,我们的宣传要做到全面客观而且广泛,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的正义性和正当性。

  • 子润:从乱港事件中谈谈我对爱国教育的一点看法

    子润:从乱港事件中谈谈我对爱国教育的一点看法

    香港是有其特殊的历史地位,不仅被英国殖民统治一百多年,而且也是中西文化交融、各国经济贸易地,更是“国际上各种政治势力都在此培植了大量代理人组织”的宝地。对其,我们更需要进行教育引导,尤其是爱国教育。历来,对于外敌武力的入侵我们民族往往能以高度的警觉性去对待,可是对于文化的殖民入侵却往往容易忽视。

  • 宪之: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宪之:廿年一觉明珠梦,赢得黑衣暴乱名

    在站起来的中国人民面前,霸权殖民主义者的阴谋是不能得逞的,最终也不过是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人想通过乱港之火引燃内地颜色革命的愿望不光是痴心妄想,而且会事与愿违,香港业已成了中国人民恢复“自信”教育的最好课堂,五个月的教训,将买办公知几十年的宠美迷洋洗脑功德,一扫而光。

  • 余云辉:尽快制定香港《主权法》并设香港主权法院

    余云辉:尽快制定香港《主权法》并设香港主权法院

    香港动乱的制度根源在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没有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香港回归之后,“一国”的主权没有得到法律制度的保障,“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制度变种为“殖民地资本主义”,“港人治港”实为“洋人治港”。香港作为“法权主导型社会”,稳定香港的关键点是法制建设。《香港基本法》的立法侧重点在于“两制”而不在于“一国”。全国人大应该尽快制定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香港特别行政区主权法》(简称《主权法》),作为《香港基本法》的前置性法律,进一步明确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法律约定,并迅速完善维护国家主权和国家安全的执法手段,使得“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得到真正的贯彻落实,从而为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

  •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发生了什么?

    从爱国团体到批量造暴徒,香港学生会发生了什么?

    在西方长期的运营下,对他们来说,“民主”、“自由”变成了一个不容置疑的教义,他们是教义下面蒙着面转圈跳大神的教徒,所有不按照教义来的人,都是异端。他们是高贵的教徒,任何事物只要跟异教徒沾上一点关系,都是肮脏的,异教徒是该死的,对付异教徒,无论用上什么手段都行。而内地作为没按照这个“教义”走的,哪怕明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他们眼里也是邪恶的。

  •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几个重要论述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几个重要论述

    虽然邓小平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有充分的信心,但也考虑到出现意外的情况时中央政府的干预问题。1987年4月17日,邓小平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指出:“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总得干预嘛!”

  • 二十年后的香港……

    二十年后的香港……

    20年弹指一挥间,大陆日新月异而香港却沉沦如斯,祥叔才41岁,但是看上去面容却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可以想象,这二十年经历的磨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难对祥叔产生同情心,也许,20年前在香港街头发生的暴乱让我记忆太深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