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共为您搜索到308篇文章
  • 世界上第一部将《资本论》改编成话剧的剧本

    世界上第一部将《资本论》改编成话剧的剧本

    翻开这个剧本,里面的人物与对话,带有极为鲜明的时代特征。幕启,舞台前方全面张满纱幕,纱幕上出现了卡尔•马克思的头像,并有马克思的签名。写着:《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字幕上接着写道:“《资本论》初次出世后的64年,地球的姿态已有了显著地转变。无产阶级的斗争,使世界地图改变了色彩。”

  • 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环境处于最危险时刻?

    当今世界地缘政治环境处于最危险时刻?

    欧亚集团在网络方面提出的警告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特朗普的贸易战有可能发展到网络战,毕竟美国是全球互联网的掌控者,通过网络战打击对手的经济发展,美国具有更大的优势。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使美国再次伟大”,没有把力量重点放在发展自己的科技力量方面,而是竭尽全力千方百计打压其他国家在网络技术和其他关键技术方面的发展。美国动用政府力量全面围剿华为公司就是典型例子,华为公司即不是美国围剿的第一家中国公司,也不会是美国围剿的最后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对此应有所准备。

  • 两个老霸权国家在为世界制造麻烦

    两个老霸权国家在为世界制造麻烦

    脱欧的直接导火线是对移民的反感。在这一点上,它与特朗普的“边界墙”是同一个问题。不过,英美帝国主义在数世纪来蹂躏世界、把所到之处当作殖民地、实行强抢掠夺、买卖奴隶,是移民问题的背景。到如今。那里的人们想移居美国和英国,本应没有被拒绝的理由。所谓移民问题,是对数世纪来英美帝国主义的野蛮行径的“报复”——按照《英辞郎 on the WEB》的有趣解释,这无非是“用美国CIA的术语说,就是因为外交政策而为本国带来的不可预期的负面后果”。

  • 李慎明:科学判定当今世界所处的时代方位

    李慎明:科学判定当今世界所处的时代方位

    和平与发展这“两大主题”“两大课题”“两大问题”,决不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乃至更长一点的历史阶段所能轻易解决得了的。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不仅使现有的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得不到很好解决,反而会带来而且也必然带来新的更大更多的问题,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全球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这一新的问题的凸显,进一步加重了原有的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的存在。

  • 迫切需要良知重建的, 是有钱有地位的那些人

    迫切需要良知重建的, 是有钱有地位的那些人

    能暴露这些矛盾和问题的是少数,许多青年还只能为了生活在拼命,一些企业把八小时内的工资压到最低工资,迫使工人通过加班加点来增加一点微薄的收入,甚至一个人打两份工,他们是以自己的生命和健康来维持目前家庭的艰难生活,许多人抱怨自己的遭遇,希望有机会追求个人发展的机会,也有不少人对自己的不幸抱着认命之消极态度,从阶级的自在到自为有一个历史过程。真正陶醉于娱乐化的青年,只是那些富裕家庭出身的少数青年,故不能把板子打在所有青年身上。如果精英们能真正去倾听工农大众疾苦的呼喊,我想他们决不会对这一切无动于衷的,会努力去为他们寻求改变不幸命运的途径。

  • 当今世界的冲突斗争有多严峻

    当今世界的冲突斗争有多严峻

    这一切都用客观的事实雄辩地证明,人类世界所存在的矛盾与斗争在许多方面仍然具有不可调和的性质,冲突严峻、斗争激烈是摆在人们眼前的基本事实,而且还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这是世界最真实的一面。尽管我们并不否认人类世界确实有利益关联、命运相同乃至共饮一江水、彼此同呼吸的一面,但这毕竟只是一面而已,完全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或普遍性原则。这当然是好的一面,理应发扬光大,也应该对此予以充分的认识。但是,如果仅仅认识、弘扬这一面而对另一面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采取掩耳盗铃的态度,则未免就失之于片面、错误,就将无法在思想理论上释读这个世界。

  •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人生之二:生死之地有真理

    张文木丨战略学札记·人生之二:生死之地有真理

    青年喜欢从事物内部读康德思想,认识到“二律背反”是世界存在样式,知道彼岸世界是可以批判的,但这时期的批判往往是无限的,因而是幼稚的。老来知道从事物外部理解康德的世界,知道事物的存在是有限的,有限性产生于事物的相互规定之中,自我约束才是人的力量源泉。消灭有限性——不管这是个人还是国家行为——的同时也消灭了自己。完成了从批判别人到批判自己的循环后,人生也就进入不惑和天命年。

  • 拒绝“一刀切”:《世界不一定是这样》前言

    拒绝“一刀切”:《世界不一定是这样》前言

    2018年6月,《世界不一定是这样:关于乡村建设的见闻和思考》一书由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全书150千字,133页。本书收集了作者关于乡村建设的22篇文章。作者在书中强调: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大国,乡村的情况千差万别,非常不同。对于差异巨大的农村,并不存在一种普世、普适、普时的乡村建设模式,并不存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乡村建设模式。在某个地区非常成功的经验,并不适用于另一些地区。每个乡村,需要审时度势,选择最符合自身条件的发展模式,不能简单照搬别人的成功经验。需要汲取历史的教训,拒绝“一刀切”。应避免强制推行在某些地区确实取得成功的经验,避免出现“橘枳效应”。

  • 中国、世界与新天下观

    中国、世界与新天下观

    随着中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对外关系和世界观也经历了谋求救亡和解放、追求和平与发展、与世界日益交融并起重要作用的演变。同时,当代国际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非国家主体的作用越来越凸显,“transnational”现象越来越普遍,强者逻辑正在变化或已失灵,国际治理处在重建中。中国以巨大的体量和速度越来越成为世界的中国,实现“三步走”目标与共商共建共享的国际新秩序是同一过程,要关注世界变局与中国贡献。其中思想中国的建设是必要条件,要为新的“天下”提供中国智慧。

  • 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战略学札记》自序

    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战略学札记》自序

    治病如治国,治国如治家,战略思想在修齐治平等实践诸形式中是相通的。古人云:“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自己说的道理应先在自身试验;说国事,应将自己的“真话”先在自家试验。如能用身家性命试验过的“真话”,大体才可应用于国事。目前我国发展到了新时代的历史起点上,这“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今天的中国正在向“强起来”的目标大步前进。而要完成新时代赋予我们的伟大任务,不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是不行的。为了避免“行百里者半九十”的可能性并实现伟大斗争的最后胜利,我们就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

  • 汪晖:两洋之间的新大同想象

    汪晖:两洋之间的新大同想象

    “一带一路”的现实性和迫切性是在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产生的,它也不可避免地携带着市场扩张的逻辑,即海洋内海化、边疆内地化的逻辑。如果我们只是关心金融扩张,为解决生产过剩的问题而寻找新的机遇,不去理解路、带、廊、桥所涉及的是不同文明的关联——这意味着你需要去理解、研究、认识每一个它所经过的社会,它所经过的文化和它的独特性——你如果不理解这个东西,你只是用一个现代资本主义的一般逻辑去推动这个计划,就有可能对这个广阔区域的复杂的文化和生态造成破坏,倒过来引发新的矛盾和冲突,那是要遭致报复的。

  • 中国引领:战后世界正在步入第四个发展阶段

    中国引领:战后世界正在步入第四个发展阶段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的引领下,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正在沿着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方向不断前行。经过若干年的持续努力,一个以“持久和平与持续发展”为特征的美好世界必将展现在世人面前。实现毛泽东主席年轻时立志“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宏伟愿望、兑现毛泽东主席执政后做出的“中国应当对世界做出较大贡献”的庄严承诺。

  • 1937年:“文献展”中的中国与世界

    1937年:“文献展”中的中国与世界

    20世纪30年代文献展成为一个正在被重新发掘的历史记忆,1937年是它成为中国文化保守主义与民族主义相互建构的关键。本文回顾了作为“救亡”与“保守”双重奏的30年代文献展,聚焦1937年世界博览会与中国“民族主义”的关系,描述了“中国”在世界博览会与美术馆中的“世界史”过程,重新阐述了“赛会”与“美术”兴起之间的互动。“多美术而少实用”的工商主义美术观及其失败,是文化保守主义鹊起的渊源,并导致受日本明治美术观所影响的“美术”在中国的嬗变。在这一时期,通过对“美术”现代功能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的双重批判,确立“为人生”的“美术”主体性,鲁迅展开了“美术”新视野。鲁迅从“送去主义”到“拿来主义”呈现的正是“美术”作为中国世界史的意义。

  • 中国对世界的颠覆式改变,应从这里开始

    中国对世界的颠覆式改变,应从这里开始

    这个新计划经济涵盖的范围,不可能也不追求一步到位、面面俱到、涵盖一切。先从比较简单的易于操作的交易种类开始,慢慢扩大覆盖范围,逐步升级。从区域性的,到全国性的,从部分商品,到更多商品,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逐步升级。这个阶段的新计划经济体制,除了公有制为主体,还有多种所有制的共同发展,这个新计划经济体制之外,也有市场。未来,新计划经济体制的地位越来越上升,到这个新计划经济覆盖大多数资源、商品和服务时,就接近互联网和大数据条件下的“鸟笼经济”状态了。

  • 当代世界的发展态势:危机四伏与应对逻辑

    当代世界的发展态势:危机四伏与应对逻辑

    当代世界正面临着危机四伏之境地、经历着前所未有之变局;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变局当中,当代世界正演绎着“弱者愈弱挨打遭欺、强者恒强崛起扬威”的发展逻辑,呈现着“弱者为鼠难生存,生死存亡一线间;强者为王有生机,惊涛骇浪无阻挡”的运行状态。在如此大变局之际,采取何种策略予以应对,时刻考验着各国政要的战略智慧和策略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