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弹一星共为您搜索到45篇文章
  • 热爱毛主席的科学家钱学森,人民爱戴他!

    热爱毛主席的科学家钱学森,人民爱戴他!

    当我们大谈我国航天事业的辉煌成就时,千万别忘了钱学森同志和他热爱的毛主席。称呼“学森同志”,叫他人民科学家,都有毛主席的身影在其中,这就是毛泽东文化的现象。我写过一篇文章《热爱毛主席的人,好人多》,这里加一句,热爱毛主席的科学家钱学森,人民爱戴他!

  • 葛元仁:“两弹一星”精神是这样铸成的(修订版)

    葛元仁:“两弹一星”精神是这样铸成的(修订版)

    在父亲2007年8月去世前几个月,护理他的护士对我小弟弟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因为高干病房紧张,在我父亲的单人病房内临时安排了一个57年被错划为“右派”的文汇报编辑。一次这个编辑的老伴来看望他。两个人一直在谩骂毛主席,诅咒共产党。突然听到父亲声嘶力竭地吼道:“没有毛主席,共产党,中国能有今天吗!”在场的护士吓了一跳,她完全没有想到这是从一个身体极度虚弱,长久不说话,以为丧失了语言功能的老人嘴里发出的声音。护士认为父亲是竭尽全力才喊出来的。

  • 陈先义:我们为什么备加怀念那个激情的岁月

    陈先义:我们为什么备加怀念那个激情的岁月

    首先我认为这一个片名非常准确,《激情的岁月》,激情,就是那个时代的时代精神,与之相比,我们今天的工作懈怠,没有担当,不愿作为,牢骚多,抱怨多等种种现象,就是缺少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饱满激情。

  • 胡新民:“两弹一星” 为何能在中国成功

    胡新民:“两弹一星” 为何能在中国成功

    钱三强是1948年回国后任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他回来后,曾为了中国的核工业事业,先后找了清华大学的梅贻琦校长和胡适,但“几番奔走呼号,可是每回都是扫兴而返。”“几经碰壁,希望成为泡影。”他痛心地说“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民族落后挨打,遭蹂躏,受侵略,能够简单归咎于经济穷困,没有能力发展事业吗?能够说是中国缺乏仁人志士和中国人智力低下吗?自然不是。造成这种历史屈辱的根蒂,在于历代当政者愚昧、腐败、无能!”这位1954年入党的“两弹一星”功臣,在1955年1月15日的那次给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上课时,深深感到了毛泽东作为一个政治家的魅力。他回忆,当毛泽东和他谈到原子核内部组成情况时,他立刻感到“这是一个预言,是一位政治家的哲学预言。”当毛泽东拍板“现在到时候了”时,他说“是不是凡属政治家都很快地对重大科学问题有远见,能及早把目光投向未来呢?”“我们中国的原子核科学家,在这方面应该说一直是幸运的。”

  • 揭秘!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代号是啥?怎么引爆的?

    揭秘!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代号是啥?怎么引爆的?

    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中国的速度为世界之最,美国用时7年3个月,苏联为6年3个月,英国为4年7个月,法国为8年6个月,而我国仅用了2年8个月,70年来是他们在奋斗的过程中创造着越来越多值得铭记的“第一”。向无名英雄致敬!

  • 今日长缨在手—纪念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5周年

    今日长缨在手—纪念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5周年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发射登月飞船,能够载人航天,拥有“北斗”导航系统,拥有“东风41”和“东风17”等护国利器和战略核威慑力量,但是这一切都是从55年前的惊天一爆开始的。借用现在的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说,我们并非生活在和平的时代,而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家;并非岁月静好,而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如果没有当年的“两弹元勋”们的负重前行,现在的中国说不定比利比亚好不到哪里去。

  • 没有新中国的成立和党中央的决策就没有两弹一星

    没有新中国的成立和党中央的决策就没有两弹一星

    毛泽东、党中央的决策和指导,建立在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上的大协作,才使“土专家”和“海归”们充分发挥了他们的聪明才智。更重要的是,“‘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能吃苦、能攻关、能创新、能奉献的科技骨干队伍,为我国高新技术及相关产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惊天大阴谋:六十年代美曾试图摧毁中国核计划揭密

    惊天大阴谋:六十年代美曾试图摧毁中国核计划揭密

    六十年代就在这样的紧张之中度过了。在这十年中,中国不但完成了自己的原子弹试验,还拥有了中近程导弹以及氢弹。成为不能被藐视的核大国。而美国在恐惧和貌似咄咄逼人的外表之下,并没有拿出象样的对策。他们计议的那些五花八门的方案,没有一个是可靠的。这使美国“纸老虎”的形象,变得更加真实。虽然,中国核武器的试验成功,在六十年代没有改变美国的对华政策,但它却为改变这种政策,造成了可信的压力。进入七十年代,形势发生了大变化。中国走进了联合国,中美邦交也开始恢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改变世界历史”的年代。毛泽东曾经笑谈,中国的原子弹只是“吓吓人的”。可这一吓,真把美国人吓得不轻。他们在整个六十年代都生活在“火山口”上,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 “640工程”:共和国最早的反导系统

    “640工程”:共和国最早的反导系统

    2010年1月11日,我国成功进行了第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2013年1月27日,我国再次成功地进行了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2014年7月23日,我国又成功进行了第三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这三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的圆满成功,意味着中国目前已经完全地掌握了反弹道导弹技术。有评论称:中国陆基反导试验的成功,战略意义绝不亚于当年的“两弹一星”!

  • 钱永刚:父亲钱学森最看重的奖赏是什么?

    钱永刚:父亲钱学森最看重的奖赏是什么?

    1985年,美国总统的科技顾问基沃斯来华访问。他来华的意图之一,就是代表美国政府邀请钱学森访问美国。表示只要钱学森来美国访问,就授予他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的称号,还有美国国家科学勋章。钱学森得知这个消息后,不仅没有一丝心动,反而轻蔑地笑了:这是美国佬耍的花招,我不稀罕,也根本不会去。美国政府不给我平反,给我再高的荣誉,我也不接受!并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如果中国人民说我钱学森为国家、为民族做了点事的话,这才是最高奖赏,我不稀罕那些外国荣誉头衔。

  • 梁柱:维护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尊严

    梁柱:维护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尊严

    维护人民共和国历史的尊严,就是尊重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建设新国家的历史主动精神。这种历史主动精神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升华,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凝聚力,从根本上改变了旧中国一盘散沙、任人欺凌的悲惨局面。这是值得中国人珍惜的伟大的精神财富,是不容许任何人加以亵渎和抹煞的。

  • “两弹一星”精神永远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

    “两弹一星”精神永远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

    解放军官兵在科研实验中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即“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保证了科研试验任务的圆满完成。“两弹一星”研制周期长,是高投入、高风险的事业。从事国防科技事业的广大官兵,为国家民族的利益,随时准备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两弹结合七勇士”就是其中的突出代表。东风基地烈士陵园已有761人在那里长眠,马兰基地烈士陵园也有382位英灵在那里安息。聂荣臻元帅的墓地安放在东风烈士陵园,元帅永远与国防科技战线上的官兵在一起。我们永远怀念他们!​

  • 胡新民:两弹元勋王大珩院士的笑容为何会僵化?

    胡新民:两弹元勋王大珩院士的笑容为何会僵化?

    有段时间,人们以为天下太平,没有必要在国防上投入过多。只要发展了经济,有钱不愁买不到东西。有不少军事科研单位因此都受到严重影响。王大珩则坚决反对。他说:“第一,没有国防就无从去谈发展!八国联军打进来的时候,我们上哪去谈发展?!日本人侵略我们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可能去谈发展?!第二个理由更简单,民品是可以买得到的,只要拿钱出来人家就肯卖给你。但军品可是花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呀,人家不会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先进东西把你给武装起来!”

  • 钱学森:我的事业在中国

    钱学森:我的事业在中国

    钱学森始终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的事业在中国”,所以他回到祖国后不久,很快投入到新中国导弹、火箭的研究、设计、制造和试验中。到1982年,钱学森退出国防一线,他除继续关心着我国“两弹一星”研制和发展的事业以外,还把更多精力放在高科技的研究与创新,军队现代化,以及祖国发展建设等战略思考之中,很少去纠结那些无法改变的过往。

  • 黄河故人:郭永怀——两弹元勋中的烈士

    黄河故人:郭永怀——两弹元勋中的烈士

    1968年12月5日凌晨,郭永怀乘坐的飞机在北京降落时失事,他和自己的警卫员牟东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用两个人的身体保护了重要的文件资料。几十年后,我们可以知道,这份资料是中国的第一颗导弹运载氢弹的资料。郭永怀牺牲不到一个月内,这颗导弹发射成功,中国人掌握了护国宝刀。

  • 毛泽东为何会说:专门家对于我们的事业是很宝贵的

    毛泽东为何会说:专门家对于我们的事业是很宝贵的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科学家之间建立起特殊的情感,对我国“两弹一星”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起集中全国科技力量,经过10多年奋斗,在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撤走全部在华专家的情况下,依靠自身力量在原子弹、氢弹、卫星等尖端科技领域的研究相继取得突破。中国人民终于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两弹一星”。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同志在谈到新中国“两弹一星”事业的重大意义时深刻指出:“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