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共为您搜索到150篇文章
  • 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国内大资本根深蒂固以及西方的刻意诋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伊斯兰世界逐渐放弃“进口替代”战略,重新奉行“经济自由化”政策。然而,过度融入全球化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实际是一种短视发展战略,伊斯兰世界工业化进程最终半途而废。过度参与资本主义全球化,使伊斯兰世界被锁定在全球产业链下游位置,而且这些国家参与全球化程度越深,经济边缘化、贫困化处境就越明显。

  • 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颜色革命祸乱中东 香港须警惕“东方之珠”蒙尘

    “颜色革命”看似温情脉脉,实则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为实现夺权目标,“颜色革命”的策划者总是不断煽风点火,甚至人为制造流血事件,目的就是加剧政府与民众对抗,给政府不断施压,最终颠覆政权,将对象国纳入西方政治经济版图,成为西方权力体系中的外围地带。就此而言,“颜色革命”是一场精心伪装的反革命运动。

  • 田文林:“民主化”为何不能拯救中东?

    田文林:“民主化”为何不能拯救中东?

    阿拉伯国家民主转型的困境表明,衡量政治制度优劣,关键是看其能否实现国强民富,而不是削足适履,将是否实现“民主化”作为标准。法国思想家卢梭曾指出:“凡是破坏社会统一的,都是毫无价值的;凡是使人们自身陷入自相矛盾的制度,也是毫无价值的。”邓小平也曾指出,“我们评价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政治结构和政策是否正确,关键看三条:第一是看国家的政局是否稳定;第二是看能否增进人民的团结,改善人民的生活;第三是看生产力能否得到持续发展。”这一表述至今仍有理论指导意义。中东民主转型已证明,没有大局观的政治转型只会使国家陷入“民主化陷阱”不能自拔。言必称“民主自由”和“程序合法性”,却不顾其适用性和实际效果,实际是“言不及义,好行小惠”的腐儒之见。

  • 以色列会充当美伊冲突的急先锋吗?

    以色列会充当美伊冲突的急先锋吗?

    以色列一向是个狠角色,过去历次中东战争表明,其往往说到做到。伊朗拥有核武器,必定会令以色列寝食难安。过去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设施发动过数百次攻击,但大多是秘密进行,而最近一年来往往是公然宣布有关攻击情报。伊朗也曾经宣称,以色列暗杀了伊朗多名核科学家。可见以色列并非只是嘴上说说。以色列人口虽然不到900万、实控面积只有2.3万平方公里,与8100万人口、面积近150万平方公里的伊朗几乎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以色列却号称中东头号军事强国和第二个硅谷。其军事能力和行动力为历次中东战争所证明。除了美国源源不断的军事援助外,以色列人强大的情报能力也是其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因素。

  •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近代以来,在西方国家观的长期渗透和冲击下,伊斯兰世界被动地进行“自我改造”。具体地说,这种“观念改造”体现为依次递进的三大方面:西方国家先是用“一族一国”的国家观,瓦解了伊斯兰世界维系数个世纪的多民族共存的帝国体系;继而用“主权国家观”瓦解中东国家刚刚建立起来的“民族国家观”;最后,西方国家又通过形形色色的新干涉主义理论,侵蚀了中东国家形成不久的“主权至上”原则。然而,伊斯兰世界的自我改造始终赶不上西方国家战略利益变化的现实需求。伊斯兰世界对西方国际秩序观的接受使原本自洽的伊斯兰世界体系逐步瓦解,由此给其地缘版图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性后果。

  • 中东难民是如何拖垮北欧的?

    中东难民是如何拖垮北欧的?

    随着叙利亚战事趋稳,移民危机已经逐渐过去,不过余殃尚存,而且不能再加重了。比如据“债务之钟”网站,芬兰到2019年3月13日,主权债务已高达1053亿欧元,分摊到个人,每个芬兰人需要承担19067欧元政府债务。如果更多难民进入,需要领取补贴的人数增加,以税收维系的福利体系就将面临危机……

  • 西刊文章:中东欧对西方从模仿转向排斥

    西刊文章:中东欧对西方从模仿转向排斥

    文章称,非自由主义只是一个借口,是众人对摆脱西方化固有依赖感的内心渴望的体现。苏东剧变的浪潮使短期内彻底变革的希望高涨,但愿望没有变成现实。中东欧对于西化的态度从模仿转向排斥。

  • 软禁、分尸、夺权、宣战,中东石油王子成长记

    软禁、分尸、夺权、宣战,中东石油王子成长记

    萨勒曼一狠心,拉上了埃及,约旦,苏丹,卡达,巴林,科威特,阿联酋,以及摩洛哥,加上沙特自己一共九个国家一起捶也门境内的什叶派势力。九国联军发动了“决定风暴行动”,也门内战全面爆发,这场“内战”一打打了三年,打到今天造成了当代的人道惨剧。这场人道惨剧也无人问津,更不可能有谁来负责,也门成了比叙利亚更悲惨的人间地狱。

  • 钱昌明:是谁为中国开创了“太平盛世”?

    钱昌明:是谁为中国开创了“太平盛世”?

    直至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胜利,1949年建立了新中国,这才结束了“百年痛史”的噩运。其后,在毛主席领导下,虽有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等6场对外战争,但均战无不胜,且基本上都把战火限制在境外进行,确保了本土的安宁。更为重要的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能艰苦奋斗、战天斗地,勒紧裤带,掌握了“两弹一星”与核潜艇。当年中国人民在美帝国主义的核威胁的环境下,能打败世界头号强敌;如今在拥有核反击能力的条件下,我们还怕谁?

  • 沙特记者事件或引爆中东新战火,谁将成替罪羊?

    沙特记者事件或引爆中东新战火,谁将成替罪羊?

    对沙特来说,现在就剩下一条路了:出钱让美国给自己把事铲平。但问题在于,美国要想把事情铲平,要和土耳其进行交易,就得拿出叙利亚库尔德地区作为交换,这对美国来说也同样是艰难的抉择,特朗普很难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对美国来说最低的成本就是牺牲掉沙特王储小萨勒曼,即由小萨勒曼背下责任。当然,对土耳其来说,就是将证据公之于众了。如此,沙特当然就对美国出钱少了。因此,这其中就有一个巨大的矛盾,那就是特朗普是如何选择,难有两全。即在叙利亚库尔德人和小萨勒曼之间,美国要做个权衡选择。那么,无论怎么选择,局部冲突都可能随即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 全球地缘政治中的中东战略地位变迁

    全球地缘政治中的中东战略地位变迁

    中东在国际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经历了一个不断变迁过程。最初,中东的重要性主要来自其位于三大洲交接地带的特殊地理位置。随着石油燃料时代的来临,中东因石油资源丰富,其战略重要性进一步突出,形成地缘中心与能源中心“二合一”的独有特征。然而,近年来,随着交通技术进步和页岩气等非传统能源开发,中东的战略重要性出现了缓慢下降趋势。

  • 中东突变,美日欧联手孤立中国,中国如何突围?

    中东突变,美日欧联手孤立中国,中国如何突围?

    我们支持伊朗,是理所当然的,在历史的转折时刻,我们再一次认清了,谁是可以团结的力量,美日欧虽然互有矛盾,然而在对待非西方阵营的时候,则是出奇的团结,我们早就应该和美日欧划清界限,我们应该和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一起,伊朗必然会满血复活继续和美国人对抗下去,让美国人战略图谋落空。再者,我们此时支持伊朗,等于是救命之恩,今后可以借助伊朗底盘中国入主中东,对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大有裨益!可能有人担心说,这样做不是会被美国制裁吗?那么我反问,事到如今,我们还要甘愿臣服于美国的经济体系中吗?难道还要再来一次“中兴事件”的耻辱?不破不立,长痛不如短痛!我们要学习俄罗斯,不怕制裁,该拼刺刀的时候就要拼刺刀!

  • 辨思中东乱局 求索发展出路

    辨思中东乱局 求索发展出路

    中东正处在冲突与动荡不断、各种矛盾迸发的困难时期,武力反恐、政体改革等举措都是“扬汤止沸”,唯有加快经济发展才是固本强基之举。习主席2016年1月在阿盟总部演讲中说得非常清楚:“破解难题,关键要加快发展。中东动荡,根源出在发展,出路最终也要靠发展。”因此,“一带一路”倡议符合中东国家意愿,有助于构建和谐与稳定的“新中东”。

  •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突发!土耳其弯刀怒指阿芙琳,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美国战略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受挫,同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逼近2.7%,这是美国债市危机向股市传导的临界点。除了上帝,谁还能拯救摇摇欲坠的美利坚?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 从叙利亚“凯旋”后,俄罗斯的中东战略将走向何方

    从叙利亚“凯旋”后,俄罗斯的中东战略将走向何方

    中东大国的地缘矛盾越来越突出。与“伊斯兰国”败退后俄美博弈可能激化相适应的是,中东大国间的争夺也尖锐起来。也门局势近期再度恶化、黎巴嫩总理哈里里的辞职风波,背后实际上是伊朗和沙特日益激烈的争夺。《华尔街日报》评论称,随着恐怖分子威胁的日益消退,伊朗和沙特的“冷战”正不断激化。以色列也很活跃,外长利伯曼呼吁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联盟转型为反伊朗联盟,他还意有所指地用俄语在社交网站上表示,以色列不允许叙利亚什叶派“轴心”得到加强。

  • 2017年中东局势“剪不断,理还乱”

    2017年中东局势“剪不断,理还乱”

    尽管叙利亚内战渐入尾声,但中东冲突各方抢地盘的利益争夺战却如火如荼。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元首聚首俄罗斯索契,勾勒出主导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路线图,俄土伊三国在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的影响力上升,成为中东控制权争夺战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