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共为您搜索到166篇文章
  • 田文林:“颜色革命”不是捕风捉影

    田文林:“颜色革命”不是捕风捉影

    防范“颜色革命”的前提就是要有底线思维,要对外部危险保持足够警惕性,进而在此基础上采取相应举措。在某种意义上,对外部威胁保持警惕性,乃是一个民族和国家走向成熟的基本标志。只有幼稚天真者才会对潜在威胁毫无知觉。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一个国家更应如此。在当前“颜色革命”无处不在的复杂环境下,提高警惕,保持敌情意识和底线思维显得尤其重要。

  • 美国在中东:逐步撤离还是调整部署?

    美国在中东:逐步撤离还是调整部署?

    美国权威专家,如“遗产”基金会副主席卡拉法诺认为,美国减少在中东地区存在的好处、收获是:“在叙利亚我们控制得并不错,美国当局避免让我们的力量深陷泥潭。目前,至少叙利亚问题仍是其内部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而俄罗斯、伊朗决定在叙利亚领土亲自上阵后,却很难站稳脚跟。和从前一样伊朗是混乱的主要来源(!!!)。无论如何,美国应该保持反伊朗的严厉制裁政策”。

  • 美国暗杀伊朗将军 为维持中东主导权

    美国暗杀伊朗将军 为维持中东主导权

    这次「误击」揭露了伊朗内部阵营的分裂,反对派一直想推翻神权政治。其中最活跃的反对派领袖卡鲁比更因为此次空难公开呼吁最高领导人哈米尼辞职,使国内局势一时之间陷入混乱,众人将空难事件归咎于哈米尼。伊朗此刻内外受敌,对内无法遏止示威和反对声音,对外也只能屈从于美国的挑衅,因此为苏莱曼尼「报复」的行动也最大限度克制,尽量不挑动美国神经。双方都明白战争的代价十分巨大,但是仍然无法停止各种越界行为,令中东压力继续酝酿。

  • 清江游:中东新和平计划——美国的世纪大骗局!

    清江游:中东新和平计划——美国的世纪大骗局!

    说美国这次提出的所谓“世纪和平协议”是欺骗,缘由就在于它没有提出解决巴以矛盾、阿以矛盾的措施,没有明确以色列出生的非法性和巴勒斯坦国的合法性。所以,这一协议并不是为双方找出和平的通道,也不会推动双方实现和平共处,它实际上不是为解决巴以冲突、阿以冲突、为实现和平而制订的协议,它更像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协议。从某种角度讲,不过是现任美国政府为下一次大选抛出的筹码。

  • 田文林:伊朗对外行为的战略文化分析

    田文林:伊朗对外行为的战略文化分析

    伊朗作为中东举足轻重的地区大国,能够在错综复杂的险恶环境中不断壮大,与其独特的对外行为逻辑及其背后的战略文化密切相关。具体而言,波斯民族具有民族自豪感与悲情意识相互交织的双面性格;伊朗的国际战略观是谋求实现独立、成为大国和改变国际秩序的递进式战略;伊朗的外交风格呈现出“第三方外交”、将国家利益包装为意识形态以及商人风格浓郁等特点。伊朗正是凭借其独特的政治文化、对外战略和政治策略,才安然度过诸多激流险滩,并呈现出国力整体向上的发展态势。

  • 苏莱曼尼遇刺后的中东局势

    苏莱曼尼遇刺后的中东局势

    萨德尔唯一缺的就是兵。所以,在美国刺杀苏莱曼尼后,他以替苏莱曼尼报仇为名,动员曾经的私人武装迈赫迪军重新拿起武器。不过,以萨德尔的威望,一旦再有武装力量加持,恐怕不仅是美国,而且连伊朗都控制不住他了。所以,动员令一出,短时间内吸引媒体眼球后,很快就销声匿迹了。目前,萨德尔是伊朗未来对伊拉克计划中最不可控因素,如何防止美国撤走后,伊拉克境内的主要矛盾向伊朗与伊拉克的民族矛盾转移将是伊朗最大挑战。

  • 美国想无条件和伊朗谈判是挖坑,伊朗报复结束了吗

    美国想无条件和伊朗谈判是挖坑,伊朗报复结束了吗

    事实上,特朗普斩首苏莱曼尼的核心目的之一,就是要转移国内民主党主导的总统弹劾案这个舆论焦点。现在,特朗普的这一目的达到了,在美军没有重大伤亡的情况下,无限制在美伊之间升级为战争并不合乎其政治利益。在不升级军事冲突的背景下,美国政府提出所谓的“准备无条件与伊朗严肃谈判”,本质上是暗藏条件地主导和把控未来伊核问题的解决方向。综上所述,这个所谓“无条件”本质上是“有条件”的,是在给伊朗挖坑。

  • 《外交事务》|特朗普的中东计划为什么行不通

    《外交事务》|特朗普的中东计划为什么行不通

    特朗普政府喜欢把自己视为目光清晰、意志坚强的人,是别人拒绝承认的严酷事实的对抗者。事实上,它对中东实际上是如何运作的了解如此之少,以至于其拙劣的努力已经全面失败。和过去一样,自私自利的当地人操纵着一个无知的局外人,以天真的美国人为代价推进他们的个人议程。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不可能创造一个新的、更稳定的地区秩序。但他们肯定会在继续摧毁旧的、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方面做得很好。这完全符合特朗普废除自由国际秩序、支持丛林法则的整体运动。

  • 李光满:美伊冲突会不会失控?​五大消息扑朔迷离

    李光满:美伊冲突会不会失控?​五大消息扑朔迷离

    中东一直是战争之地,是流血之地,是苦难之地,也是希望之地,当前,大国较量,逐鹿中东,矛盾越来越胶着,冲突越来越激烈。如果美国真的不顾一切发动一场大规模的对伊战争,美国就真的会被困死拖死绞死在伊朗,伊朗就会成为美国这个不可一世的帝国的坟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中国应该有所作为!

  • 田文林:苏莱曼尼身亡,美国恐无法从中东全身而退

    田文林:苏莱曼尼身亡,美国恐无法从中东全身而退

    这两年来,美国力求以尽可能少的投入获得尽可能多的收益;抛出组建“阿拉伯版北约”倡议,也是为了“让中东人管中东人”。另外,美国推动也门内战降温、逐步从叙利亚撤军等,都表明无意在中东恋战。然而,这次暗杀苏莱曼尼,无异于点燃中东火药桶,美国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了。毫无疑问,伊朗会以自己的方式对美国“死缠烂打”,将使美国疲于应付。美国未来面临两难选择:要么在中东持续加大投入,乃至卷入新的地区冲突;要么在伊朗的“抢逼围”之下仓促从中东撤离,失去苦心经营多年获得的战略利益。无论哪种结果,美国都将很难接受。

  • “定点暗杀”之后,美国将面临一个怎样的中东?

    “定点暗杀”之后,美国将面临一个怎样的中东?

    伊朗的表现符合国际社会的期待。因为截止目前,除了以色列赞扬美国“迅速、有力、果断地采取了行动”外,中、俄、德、法、英、日等国家以及沙特、阿联酋、卡塔尔、叙利亚等中东国家,都在呼吁各方保持克制,避免事态轮番升级。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发声说,他对当前局势加剧深感忧虑,他敦促各国领导人“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世界无法承受再来一场海湾战争”。可是,从伊朗民间巨大的悲痛情绪来看,伊朗政府的反击措施显然无法就此停住,否则也难以向人民交代。

  •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第二个十年来了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第二个十年来了

    当顺利把美国再一次拖进去中东这个泥潭之后,整合东亚,拿回台湾,甚至是利用美国的债务危机和股票市场危机,对整个美元体系发起一起有足够杀伤力的攻击,都是顺理成章的事。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是一次小国利益绑架超级大国利益的荒诞事件,但对我们来说,毫无疑问是一次值得重视并把握住的机会。这场事件,往后的演化,也许会超出今天很多人对它的评估。21世纪第三个十年最残酷的一页,可能在多数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逐步翻开了。

  • 美国击杀伊朗英雄将军是无能表现?特朗普想赌一把

    美国击杀伊朗英雄将军是无能表现?特朗普想赌一把

    苏莱曼尼是伊朗在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和也门安全政策的领导人。他的死,对伊朗而言堪称是“战略重创”。 苏莱曼尼不仅管理着伊朗的代理人网络,也管理着这些代理人各自的活动。从许多方面来看,苏莱曼尼是军人,也是情报人员和外交官。此外,苏莱曼尼在伊朗广受欢迎,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被认为在击败“伊斯兰国”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他被认为是伊朗实际上最有权势的二号人物。

  • 杀人放火美利坚,爱好和平特朗普

    杀人放火美利坚,爱好和平特朗普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民主党,他们都明白,最大的威胁不在中东,而是在太平洋对岸,打了一年多的贸易战,在某地捣了半年多的乱,发现对手并没有像中东、东欧那样乱起来,也没有像日本、欧洲那样投降。这使得大家发现,美国似乎不再像从前那样可怕了,很多国家开始敢于和美国唱反调了,东亚三强开始谈生意了,欧洲开始貌合神离、阳奉阴违了,伊朗更是开始公开嘲讽了。世界霸主的面子还是要的,特朗普这老流氓坐不住了,他身边能够拉缰绳的智囊们也早已一个个辞职,于是老流氓大手一挥,干!治不了东方某国,还治不了你?于是,有史以来最令人咋舌的“国家级恐怖袭击”诞生了。

  • 占豪:美军炸死伊朗将领,中东大战真要打了?

    占豪:美军炸死伊朗将领,中东大战真要打了?

    这次事件,必然促使伊朗扩大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军事存在,原因很简单,伊朗只有不断扩大在这些国家的势力,伊朗本土越安全,因为哪怕仗真的打起来,那也是在别的国土上打,对伊朗本土影响没那么大。美军不敢轻易进攻伊朗本土,伊朗和美国在他国领土上较量符合各自利益。那么接下来,伊朗必然会加大在叙利亚挤压美国,一旦拿下伊德利卜省,叙利亚的“民兵”就可能对美国控制的叙利亚油田发起骚扰行动。而在伊拉克,接下来恐怕针对美国驻伊拉克使馆的攻击、针对美国人的袭击都可能发生。这还不仅仅是伊朗直接采取措施,亲伊朗的武装势力都可能采取行动。

  • 为何说美国陷入中东血腥泥潭对中国不是坏事?

    为何说美国陷入中东血腥泥潭对中国不是坏事?

    中东一向是英雄与魔鬼争雄之地,一向是血流成河之地,一向是血腥泥潭之地。从前美国敢于同时发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如今美国的血已被这些战争吸干,美国很可能连一场战争都无法承受,如今美国在伊朗惹了祸,恐怕是胆战心惊多过兴高彩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