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共为您搜索到14篇文章
  • 政府采购:美国技术创新最强大的政策工具

    政府采购:美国技术创新最强大的政策工具

    政府采购在美国计算机、大飞机、芯片产业和互联网等众多核心技术的原始创新和霸主地位的形成中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但与美国的做法相反,中兴事件揭露出我国一直没有利用政府采购推进自主芯片和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的发展,这是导致美国在中兴事件中攥住我国信息产业命根子的主要根源,中兴事件给我国加入WTO《政府采购协定》提出了严重的警告。在我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的情况下,政府采购已经成为我国在研发资金投入之外支持核心技术创新的唯一手段,而前者的效率远比后者更有效。

  • 中兴事件的新李斯特主义解读

    中兴事件的新李斯特主义解读

    中兴遭受美国芯片禁售,本质上是中国企业在价值链攀升过程中所受到的链主遏制,同时也暴露出产业协同创新中的脱耦,在上游产业和中下游产业的协同发展过程中,下游需求外向化导致上游产业创新拉力不足,而中下游产业的快速发展所产生的产业路径依赖更强化了这种拉力不足,在导致上游企业发展艰难的同时也加大了中下游企业的脆弱性。由于芯片这一短周期行业的技术变迁速度更快、生态链效应突出,产业涉及环节复杂,使后发国家的跨越式创新面临着更大的困难。结合芯片行业的复杂特征,从新李斯特主义经济学的高端产业保护这一基本主张出发,芯片行业的发展应集中资金,针对高端设计环节进行突破,强调国内产业协同,实现在短周期领域中的迂回创新。

  • 贾根良丨政府采购:美国技术创新最强大的政策工具

    贾根良丨政府采购:美国技术创新最强大的政策工具

    政府采购在美国计算机、大飞机、芯片产业和互联网等众多核心技术的原始创新和霸主地位的形成中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但与美国的做法相反,中兴事件揭露出我国一直没有利用政府采购推进自主芯片和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的发展,这是导致美国在中兴事件中攥住我国信息产业命根子的主要根源,中兴事件给我国加入WTO《政府采购协定》提出了严重的警告。在我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的情况下,政府采购已经成为我国在研发资金投入之外支持核心技术创新的唯一手段,而前者的效率远比后者更有效。

  • 美“芯片禁令”背后的全球芯片产业版图与中国软肋

    美“芯片禁令”背后的全球芯片产业版图与中国软肋

    中国芯片发展存在的问题:一是IP核缺乏,目前IP核心技术主要由国外掌握,国内IP核产品有限,因此在发展IP和获得IP使用权上困难重重。二是芯片设计能力弱,竞争压力、技术落后、资金匮乏导致大多数芯片设计企业没有能力也不愿意进行投资巨大的高端芯片设计。三是芯片制造、封测水平存在差距,国内芯片制造、封测水平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一定差距的主要原因在于大陆地区制造工艺、生产设备都依赖台资、外资。

  • 从中兴的教训联想到粮食危机

    从中兴的教训联想到粮食危机

    中兴只是一个企业,就是倒闭了,中国不会出现天下大乱,不会亡国。可是,如果有一天没饭吃了,则如曹操所描写的“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 两大事件警醒,中国如何从肥胖到强健?

    两大事件警醒,中国如何从肥胖到强健?

    无论是在精神领域,还是在科技和制造业领域,或者在金融领域,我们都是有脂肪而缺少骨胳,有高大身体而缺少强大精神支撑。肥胖而臃肿,庞大而无力量,这不是我们要的中国重新崛起,我们所要的中国重新崛起,首先是精神文化的重新崛起,是革命意志的重新崛起,是吃苦耐劳的重新崛起,是自主创新的重新崛起,是先进科技的重新崛起。

  • 美拟立法维持中兴禁止令 中兴仅是被先手的坦克

    美拟立法维持中兴禁止令 中兴仅是被先手的坦克

    美国朝野对中国是有一个基本共识:中国是美国的巨大竞争对手,并在不断削弱美国的竞争优势;中国以国家战略的形式推进《中国制造2025》,是政府主导的不公平商业竞争、强迫进行技术转让,是美国必须要加以阻止打断的。所以在批评中兴商业违规之前,我们必须先看清完整的局面:美帝从上到下的共识,是想阻碍乃至打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简称“禁止中兴”。

  • 点亮国产自主信息化的星星之火

    点亮国产自主信息化的星星之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示范项目刚开始时,自主IT生态相比于现有IT体系也就小小一点力量,但它在当今中国的环境下不但具备了发展可能性,还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于是,星星之火已经点燃。我并不希望国家“加大投入”是砸钱对自主软硬件从研发到应用的一手包办,而是应该鼓励使用和制造、引导需求,比如说让云浮应用规模更大和让这样的城市更多,或者说把并不充裕的资金投入到对自主软硬件的优先政府采购上,能促使产业团队获得任务并按照真正的用户需求开发和完善产品。

  • 余永定:美巨额罚款公正还是勒索?

    余永定:美巨额罚款公正还是勒索?

    企业违法必须受罚,这是天经地义的。对于一些真正为涉恐涉黑融资、以有毒资产欺骗消费者以及像英国石油公司污染了墨西哥湾等企业,的确应该受到惩罚。但是,正如《经济学人》所说,正义不应当建立在闭门的勒索之上。由于可定罪的法规多达30万条,美国的刑事诉讼制度赋予执法者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使他们可以选择性执法。一旦对企业提起诉讼,他们就只能赢,不能输。因此,在一些实际案例中,如果对企业提起诉讼,不管是否有证据,不管证据是否充足,执法者会利用手上一切可以利用的杠杆,来敲开企业防卫和抵抗的大门。

  • 专家谈中国芯片:某些舆论对中国芯片发展不是好事

    专家谈中国芯片:某些舆论对中国芯片发展不是好事

    倪光南建议,我国从事网络信息服务的机构或企业最好都检查一下自身产品的供应链。

  • 新结构经济学因中兴事件而轰然倒塌!!

    新结构经济学因中兴事件而轰然倒塌!!

    新结构经济学反对从新兴产业价值链高端入手实施国家追赶战略,反对研发核心技术,反对中国发展芯片产业,主张“我们可以等发达国家研究成熟后再引进技术”。新结构经济学的这些理论在中国流行了三十多年,但在“中兴事件”和这次美国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和技术战中已经轰然倒塌。有媒体曾宣传说,林毅夫世行归来为中国经济指明道路,但在实际上,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和政策建议基本上与十八大以来党的大政方针是背道而驰的。在习近平总书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指引下,国内经济学已经到了重视和研究演化发展经济学和中国学者独创的“新李斯特-马克思发展经济学”的时候了。本文为2018年4月21日上午在第十届中国演化经济学年会上的大会发言。

  • 中兴事件揭开追“芯”战

    中兴事件揭开追“芯”战

    本月8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进行出口限制的命令,认为中兴非法将美国制造的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兴事件给中国再次敲响了警钟:我国通信行业缺乏核心技术,缺“芯”的命门,这个事实也因此再无法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