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派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李玲 江宇: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全文)

    李玲 江宇: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全文)

    医改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人”,这是根本的理念,体现了方向道路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建立了公共医疗系统和保障系统,普遍改善了社会卫生健康状态。毛主席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我国80%的人口是农民。可见,公益性的医疗体制是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必然产物。医药卫生是一个特殊领域,不能生硬地以一般经济学道理硬套,也不能简单地走市场化路子,它关系到公平正义。

  • 专访汪晖:如何将中国建构为思想的对象

    专访汪晖:如何将中国建构为思想的对象

    在汪晖看来,20世纪中国对自身发展道路不仅做了理论化总结,而且这一工作影响深远,现代中国最有意义的思想大多是从实践当中来的,中国自身经验的总结和理论化,不只是强调中国自己的特殊性,所谓“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形成也参考了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

  • 不易、变易、简易—从中国传统看中国学派

    不易、变易、简易—从中国传统看中国学派

    中国道路与中国实践的全部真理性,它的起点与归宿、前提与结论、手段与目标、信仰与现实,归根到底,就是一句:为人民服务。

  • 王绍光:开眼看世界的“中国学派”

    王绍光:开眼看世界的“中国学派”

    中国学派并不局限于中国学者的贡献,却必定要求对“中国特殊性”有深刻理解。中国学派包含不同的理论流派,包含与国内外各派学者的竞争和相互借鉴,逐渐成长和增强“自信”,破除“他信”,从学术自觉到学术自信,进而到学术自强,深刻把握中华文明不同于其他文明的独特品质,彰显富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独特精神。

  • 孔丹:推进中国学派的理论创新

    孔丹:推进中国学派的理论创新

    我觉得那些所谓“陷阱”反映出来的脱离中国国情的理念很强烈,我们解决问题是为了解决修昔底德陷阱拿出中国方案,还是我们就是按照我们自己走的道路,我们实际遇到的问题挑战来解决,我们的理论界是不是这么苍白到了这种程度,不说修昔底德就不能谈大国博弈,不谈中等收入陷阱就不知道我们中国怎么发展。中等收入陷阱是这样的概念,我认为是个伪命题,所以我说我认为坚持问题导向应该是真问题,不是伪命题。

  • 孔丹:中国学派大有可为

    孔丹:中国学派大有可为

    新的历史时期呼唤新的思维。我一直认为真正的大战略是能够识局、解局、破局的,《中国道路辩证法——社会主义探索四个三十年》这本书针对新时期的党群关系提出了建设党的群众工作委员会构想,针对新常态的中国经济增长问题,提出了需求侧结构性战略、实行“新鸟笼经济”等建议,都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政策新意。

  • 中国的伟大实践呼唤“中国学派”

    中国的伟大实践呼唤“中国学派”

    现在西方需要重新认识中国的体制,再像过去那样大贴‘集权’、‘威权’的狗皮膏药已经不灵了。”中国的学者有义务对中国的创新进行理性客观专业化的总结,并及时介绍给世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这就是中国学者的缺位。胡鞍钢总结,学术有“三自”:从学术自觉到学术自信,进而到学术自强,开创“中国学派”,就特别需要这种自觉、自信和自强。

  • 人民日报整版讨论:构建中国学派恰逢其时

    人民日报整版讨论:构建中国学派恰逢其时

    构建中国学派,要用中国理论阐释中国实践、解决中国问题,从中国道路中提炼出对世界各国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具有借鉴意义的经验和规律。如何构建中国学派?《周易》提出了把握宇宙规律的“三大原则”:不易、变易、简易。这“三大原则”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髓之一,对于时下构建中国学派具有重要启发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