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模式共为您搜索到12篇文章
  • 新自由主义:矛盾性、本质及非均衡发展

    新自由主义:矛盾性、本质及非均衡发展

    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充满内在矛盾的思想与政策体系,其矛盾性集中表现在理论上类宗教的市场崇拜与政策上的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之间的矛盾,以自由之名导致更多和更大程度的不自由的矛盾,去政府管制的同时要求政府危机兜底和垄断保护的矛盾。新自由主义的这种矛盾性源于其本质上的偏资本和偏金融倾向,而其相应的“绩效”也尤其集中地体现在抑制劳工和金融化两个领域,而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则乏善可陈。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历史、社会结构、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理论上的新自由主义在转化为政策上的新自由主义时并不是同质化的,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的发展也是不均衡的。总体而言,在全球新自由主义浪潮中,发展中国家过早开放金融领域往往会给其发展带来风险,而社会阶级力量在发展中国家的重构也会构成新自由主义的推动力量,在中国深化改革与发展的过程中,这两点尤其具有警示意义。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什么模式——与吴敬琏先生讨论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什么模式——与吴敬琏先生讨论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相结合,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有本质区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模式,不是欧美模式。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只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树立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才能实现共同富裕。

  • 王绍光:开眼看世界的“中国学派”

    王绍光:开眼看世界的“中国学派”

    中国学派并不局限于中国学者的贡献,却必定要求对“中国特殊性”有深刻理解。中国学派包含不同的理论流派,包含与国内外各派学者的竞争和相互借鉴,逐渐成长和增强“自信”,破除“他信”,从学术自觉到学术自信,进而到学术自强,深刻把握中华文明不同于其他文明的独特品质,彰显富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独特精神。

  • 逐利的德国资本与负责任的中国国企

    逐利的德国资本与负责任的中国国企

    对中国来说,现时确实还不可能丢掉资本这个杠杆,但中国正在改变着资本的某些属性。这是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所必然做出的选项。如果中国不给资本做这样的改变,那么中国将来就会与西方资本一样,后继乏力而陷入危机。中国这样的改变,不仅让中国经济能够维持较长时间的可持续发展,而且带动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也能维持可持续发展。

  • 中国道路的启蒙之作—摩罗新著《历史的选择》序言

    中国道路的启蒙之作—摩罗新著《历史的选择》序言

    我们不得不严肃认真地回答以下问题:是走国民党的路好,还是走共产党的路好?究竟是国民党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正能量,还是共产党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正能量?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这场革命,是不是白忙一场?假如不革命是不是更好?他们建立的新中国,是不是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假如没有它,中国是不是早就腾飞世界了?在西方列强和殖民者面前,究竟是国民党能维护民族利益,还是共产党更能维护民族利益?究竟是国民党更能引领中华民族复兴,还是共产党更能引领中华民族复兴?这本书的主体部分,就是摩罗兄对上述问题的有力回答。

  • 中国经济发展的启示:要独立自主,不要邯郸学步

    中国经济发展的启示:要独立自主,不要邯郸学步

    本文将通过梳理中国过去六十多年经济发展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将中国保持持续,健康发展的基本经验总结为:第一,保持了较高的广义积累率,使得发展可持续有后劲;第二,充分尊重企业发展主体同时,政府要作为推动发展和调控发展的主体,实现发展的自发性和自觉性的统一;第三,实现不平衡性与平衡性的辨证统一,推动经济发展的螺旋式上升;第四,实现自主性开放,从而成为全球化的赢家;第五,通过两个发挥两个积极性,实现人民的主体性。

  • 中国“国际中心战略”需要新思维

    中国“国际中心战略”需要新思维

    所谓的“国际金融中心”,就是“中心国家”对其他参与“中心”运作的国家的一种负债。随着“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加强,“近水楼台”优势让这个国家的投资者开始追求高利润率,开始转向具有高附加值的生活非必需品制造业。世界市场的扩张和深化,将廉价劳动力地区纳入进来,生活必需品制造业自然也会向这些地区转移。“国际金融中心”这一宿命式的发展,就是本文所谓的“中心困境”。

  • 江宇 : 毛泽东和经济发展“中国模式”的形成

    江宇 : 毛泽东和经济发展“中国模式”的形成

    只要跳出西方经济学的教条,站在具体历史环境中分析,就会发现,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启动现代经济增长的时代,这一时期经济发展的总体战略是正确的,毛泽东经济思想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西方道路和苏联模式都有所超越,是中国模式形成的时期,对今天仍然有指导和借鉴意义。

  • 中国公共管理的“经济学中毒症”—反思经济学思维主导下的中国公共管理

    中国公共管理的“经济学中毒症”—反思经济学思维主导下的中国公共管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公共管理逐渐被经济学思维所主导,从而引发了公共管理的“经济学中毒症”,助长了贱卖创富、富而不稳,唯富是求、道德沦丧,精英阶层某些人公共品格滑坡、社会良心和社会正义无所依托等不良社会现象。

  • “非正规经济”与城市化的“中国模式”——一个政治经济学的观察视角

    “非正规经济”与城市化的“中国模式”——一个政治经济学的观察视角

    进入新世纪以来,在对我国城镇化模式的描述和评价中,出现了“不完全城市化”、“半城市化”、“伪城市化”、“要物不要人”的城市化、“土地城镇化快于人的城镇化”等等提法。“不完全城市化”高度概括了我国城市化“模式”的主要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