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共为您搜索到15篇文章
  • 鹿野:电影票房破600亿的喜与忧

    鹿野:电影票房破600亿的喜与忧

    除了相关的经济丑闻以外,《大轰炸》思想上的问题更不容忽视。其官宣宣称,电影的主要内容是“展现了重庆不死中国不亡的民族气节。为了保卫家园,年轻的中国飞行员在美国飞行教官的帮助下与日本空军展开了一系列惨烈悲壮的空战。”然而事实上,抗日战争的希望是在延安而不是重庆。整个国民党抗战的进程,就是一个不断丧失失地的历程。同样,美国各种物资也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而《大轰炸》完全无视这一切,借抗战拔高国民党和美国,其实无非是在沿袭过去一个时期内贬低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套路罢了。

  • 中国电影体制瓦解与重组:地下化的

    中国电影体制瓦解与重组:地下化的"第六代"浮出水面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关于底层的表述只出现在包括地下电影、独立纪录片等艺术运动中,这些作品的意义正在于使中国经济崛起时期所产生的看不见的弱势群体以这种“地下”、“小众”的方式被观看。

  • 中国电影体制的瓦解与重组之一:计划年代的晚钟

    中国电影体制的瓦解与重组之一:计划年代的晚钟

    电影作为一种高度分工协作、需要大资本投入的艺术商品,其生产和消费方式受制于社会的基本制度环境。同时,电影作为现代大众媒介,自诞生伊始就成为意识形态的重要载体,其叙事形式与主流意识形态有密切关系,在这方面好莱坞最具代表性——既是美国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美国主流价值观的最佳媒介。

  • "重工业电影"什么鬼?中国电影迟早被伪概念害死

    电影原本是有着丰富元素的词语,一搭上重工业二字就被限制在一个非常狭隘的语义中,变得不堪一击。重工业电影实际上是子虚乌有的概念,是中国的原创,属于典型的营销手段,是自媒体为了100000+,而不得不将两个几乎没太有关联的词儿套在一起,生造出来的一个新词儿。过度宣传或消费“重工业电影”,自然就挤占了其他类型片的生存空间,整个市场发展畸形,同一片土壤的秧苗一半溺死一半干死,出现旱涝均不保收的怪象。

  • 中国电影人如何突出重围——观《战狼2》影评

    中国电影人如何突出重围——观《战狼2》影评

    战狼的确突出了“资本”、“剧本”、“小鲜肉”、“大牌明星”的重重包围,值得庆贺。同时这也并不意味着影视圈的整体突出重围。例如《血战湘江》遭遇的排片率很低,远不如其他同一时期引入的好莱坞大片。其实只要国内“正能量”的资本没有介入影视发行,听任资本主导影视产业链,这种状况不可能根本好转。资本方不仅掌控了影视制作的产业链,更决定着院线的排片率。中国电影人还需奋勇前行。

  • 《战狼2》告诉中国电影,什么是靠不住的?

    《战狼2》告诉中国电影,什么是靠不住的?

    《战狼2》中国电影圈里的人,你们曾经自以为是的很多东西是靠不住的。一、自辱献媚是靠不住的;二、商业炒作是靠不住的。《战狼2》有着满满家国情怀,爱国精神,中国英雄同样可以是救世主,整个故事流畅,不玩低智烧脑,动作戏拳拳到肉,干净利落。一群二三线演员,能干出这样一部一票难求的电影,的确是奇迹。这种票房,靠表情包,靠水军,靠脸痴,是永远也做不到的。

  • 也谈中国垃圾电影何以横行:观众不做“背锅侠”!

    也谈中国垃圾电影何以横行:观众不做“背锅侠”!

    中国的电影人,为什么制造了这么多垃圾,还自我感觉良好?大的历史背景,和冷战结束以来,资本主义在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废墟上以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明的面目重返,并宣布全部历史终结,任何对新的未来可能性的想象因此也成为非法。以市场化、私有化为主要价值取向的新自由主义浪潮席卷全球,新自由主义浪潮把电影裹挟其中,同时也成为电影的内部逻辑。什么意思呢?电影成了和别克汽车、LV包、麦当劳汉堡一样的商品,其最高的原则就是利润。冯小刚在《集结号》上映后,自己也对记者说他别的不在意,只在意市场。这实际上意味着电影人主动放弃了对价值的坚守和追求,这就是出垃圾的主观因素。

  • 《摔跤吧!爸爸!》摔散了中国电影的五官

    《摔跤吧!爸爸!》摔散了中国电影的五官

    我们根本不可能拍出《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电影,因为资本是不容许一个不是IP的、制作周期漫长的、没有酷炫特效的、有小鲜肉参与的、没有强大资本刷榜的,而且故事核是摔跤这样冷门项目而不是足球或篮球,这不是主旋律作品,资本不会容许。

  • 孙佳山 | 长城与中国电影的“精神分裂”

    孙佳山 | 长城与中国电影的“精神分裂”

    自张艺谋电影《长城》公映伊始,围绕其引发的争论就从未中断,“张艺谋”、“长城”、“饕餮”等符号以人们各自的文化想象持续撩拨着不同群体的神经。本文认为,《长城》的“成功”是国内电影与好莱坞在文化工业意义上的成功对接,可中国资本在电影工业的成功并不能代表中国电影本身的崛起。

  • 中国电影要学会超越好莱坞

    中国电影要学会超越好莱坞

    电影作为现代大众媒介,是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文化载体,其叙事形态、故事逻辑与彼时彼地的社会氛围有着密切关系,因此经常被作为社会变迁的晴雨表。从上世纪80年代到今日,中国电影的变迁与社会变迁彼此作注。

  • 好莱坞不可能为中国生产中国文化

    好莱坞不可能为中国生产中国文化

    戴锦华教授在第二届国际影视文化产业发展与投融资高峰论坛上海电影节专场上的演讲全文:大家,上午好!刚才前面的三位演讲人讨论的都是资本...

  • 郭松民:中国电影要有“中国心”

    郭松民:中国电影要有“中国心”

    电影是中国投资,中国人导演、主演,主要在中国市场放映,但电影的“心”——即立场、情感——却属于西方,这还不能叫中国电影,只能说是中国人制作的“西方电影”。

  • 戴锦华:资本称霸的中国电影

    戴锦华:资本称霸的中国电影

    IP电影最大的问题是电影一切的诉求和运营都是以资本安全和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