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路共为您搜索到55篇文章
  • 魏南枝:走出中西文明二元对立叙述

    魏南枝:走出中西文明二元对立叙述

    今天的知识系统显然滞后于现实世界的需求,需要走出“中西文明”的二元对立叙述,根据中国与世界的发展全貌来界定过去与当下的世界历史进程。因此,我们不应当简单地把西方文明看成单数的或整体性的,而应看成一个由多国多民族文明所组成的复数形式和动态过程;不应当拘泥于将中国与西方的关系作为中轴,也不应当受西方思维范式所囿,而是用更自主和多元的思维范式去思考中国与世界,发现不同文明形态下独立精神生产的成果;不应当片面地用“此消彼长”的视角来观察新时代的中西文明,而是要看到不同文明形态在当下所面临的多种共同挑战。

  • 刘英:中国的道路选择与毛泽东早期思想实践

    刘英:中国的道路选择与毛泽东早期思想实践

    从思想底蕴看,毛泽东早期思想的形成与发展始终贯穿着“民族解放”“民族复兴”这条主线。从《毛泽东早期文稿》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发展,不仅生动地呈现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脉络,更波澜壮阔地表达了马克思主义鲜明的时代特色。

  • 黄平:为什么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

    黄平:为什么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

    这样一个政党,第一它的权力来自人民。老百姓民心所向,还在夺取全国胜利以前就已经赋予它这个权力。第二,秦汉以来的“大一统”一脉相承至今,不但有组织力、号召力、规划力和执行力,而且有整体的和长远的战略目标。第三,共产党本身具有创造性,从三湾改编、古田会议开始,如此成功地把普通农民组织起来,塑造成新型的人民军队。有没有问题和错误呢?当然有。有些问题还很突出,有些错误还很严重,教训也很深刻。但整体来说,新中国能够在那么差的经济条件下,用 30 年时间就建立起相对独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在全国农村建起水利灌溉系统,还使人均预期寿命翻了近一番,从 1949 年的 35 岁到 1978 年的 68 岁,甚至改变了文化生态和社会道德状况,这一切不论到哪儿都是了不起的成就。改革开放这 40 年,中国的发展举世瞩目,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十几亿人的大国用这么短的时间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 朱志华:百年中共与世界共运

    朱志华:百年中共与世界共运

    只有社会主义制度和道路,才是全球各国与世界人民走上共同富裕、民主平等的唯一出路。这既是中国70年和平崛起的政治密码,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必然复兴的内在逻辑。互联网时代,思想文化、意识形态没有国界,所谓的“去意识形态”“非政治化”完全是一个伪命题。中国共产党人,国际共运的软实力和话语体系,本质上就是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信仰基础上,以中国特色的成功实践和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不断解构“西方中心论”和话语权的历史过程,而焕发强大的国际道义力量,感召和凝聚世界各国人民的人心,才是实现人类大同,构建各国命运共同体的必然要求。

  • 大风:从武汉抗疫行动中折射出的中国制度担当

    大风:从武汉抗疫行动中折射出的中国制度担当

    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是无数先烈仁人志士点点鲜血结成的信仰“化石”,也是老一辈革命家留给他的人民的永恒遗产。所以过去、现在和将来,任何看轻或污蔑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都与人民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而在今天都可视为疫魔的帮凶。

  • 谭伟东:假如我是美国总统

    谭伟东:假如我是美国总统

    特朗普们上台以后,把世界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的产业空洞化,经常项目巨大逆差的罪魁祸首锁定在中在中国,掀起了美国战后的大有复兴麦卡锡主义的反中反共的新高潮。一时间,什么“中国修正主义”,“中国偷窃论”,“中国经济侵略”,“中国新殖民主义”等等甚嚣尘上,并同时开启了人类史上超过29-33年大危机时期的半万亿级的空前绝后的关税战,并辅之以科技战、金融战和文化心理战。然而,不但这些说法逻辑莫名其妙,逻辑荒诞不经,就是其政策转向,也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不但迎来了中国和全世界的对等和不对等的报复,而且造成了美国对外经济的困境,但美国股市却表现异常,就业率和国民经济呈现不俗的景观。相反,中国尽管增长速度依然世界少有,却股票和各项微观与宏观经济指标不尽如意。这究竟是为什么?世界到底怎么了?其症结又到底在哪里呢?

  • 文林墨客:2020年,世界将走向何方?

    文林墨客:2020年,世界将走向何方?

    2020,世界究竟走向何方?从发展趋势上看,和平发展大势不可违,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求和平、谋发展,已经成为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共识。当代世界将沿着和平发展的道路前行。从时间节点上看,当今世界的和平发展形势还比较复杂,既面临着难得的和平发展机遇,又面临着诸多风险挑战。亟待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抓住难得机遇,采取有效政策措施,推动经济复苏进程走稳、走实、走快;推动社会矛盾化解、社会分歧弥合、社会进步加速;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创造新局面、登上新台阶、展现新境界。

  • 周绍东:劳动力再生产的“中国道路”

    周绍东:劳动力再生产的“中国道路”

    改革开放以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公有制经济不仅生存下来并实现了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解决了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世界性难题。在公有制经济内部,劳动力再生产介于完全商品化模式和完全社会化模式之间,塑造了公有制经济中的劳动者凝聚力,并形成了其在市场竞争中的独特优势。公有制经济在劳动力市场树立起“待遇标杆”和“福利标准”,赋予了劳动者在不同所有制之间自由流动的就业选择权,也使得非公有制单位不能仅仅支付劳动力商品价值作为工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公有制经济作为“普照的光”,发挥了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作用。

  • 全球化与中国道路的深层构境

    全球化与中国道路的深层构境

    昔时中国风,今日中国梦;理论是范畴的先声,实践是规律的先声。按照述、评、论的路径,可掌握《全球化视域下的中国发展道路研究》的题旨要义:一是书写“中国道路全球化”的机理机制;二是因应新的选题要求,创设具有马克思主义工作性质的用作分析经济全球化的架构工具,力求研究方法上的创新;三是以社会主义作为“历史理性的回归”,立足社会主义发展与运行的世界统一,进一步求取新的发展理念和原理。大道至简,我手写我心,“新时代”的中国理论构建行动亦需要适时地从“黄昏时分”起飞!然则以古解古,以今解今,古今贯通,中外会通,上述16字应成为指导中国政治经济学本土建构以及进行中西学术对话的工作“心法”。

  • 陈先达:中国为什么要走“中国道路”

    陈先达:中国为什么要走“中国道路”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现代化必经之路,是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我们对道路的自信,源自对文化的自信。中国不仅有五千多年文明发展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还有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在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文化不仅是知识、智慧的积累,更是一个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中国百年来历经劫难而九死无悔,“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其中闪烁的就是“我以我血荐轩辕”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

  • 新思想对中国道路的深度剖析与战略引领

    新思想对中国道路的深度剖析与战略引领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道路的重要论述,既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有机组成部分,同时也为人们正确认识和把握有关中国道路的系列问题提供了重要指导。中国道路是中国历史发展逻辑“内生性演化”的产物,坚守共享发展和共同富裕的价值理性;党的领导是中国道路走向成功的根本保障,和平发展是中国道路最大特点;新时代中国道路具有世界性的意义,要在丰富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进程中不断完善和发展中国道路;中国道路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逻辑、基本原则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时代结晶,具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新思想对中国道路的深度剖析和战略引领,深刻体现了以“中国话语”解读“中国奇迹”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反映中国实际、体现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的光辉典范。

  • 田辰山:新时代中国道路是一条生态哲学道路

    田辰山:新时代中国道路是一条生态哲学道路

    中华文明是以人同人命运共生共存、生生不已关系为中心形成与承传的。中国文明从来不是现代文明那种简单工具理性,不是工具发展的以同别人战斗为目的。应该可以明白了,恰是这里,西方及其他文明开始的它们不了解中华文明,是从这里的不了解中国,才有的对中国扭曲、误读,才把很多负面西方概念,把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一套褒贬尺度,强加给中国文化文明事务,统统讲入那本来不属于中国的框架,造成中国文明、文化几乎全部被丑化。

  •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进入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跨国公司的扩张推动着全球价值与生产链向复杂化方向发展,塑造着全球化的宏观进程。而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出现的劳资失衡加剧、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困境,导致“反全球化”的社会思潮与政治力量抬头。以新自由主义为基本理论构架、以美国为领导的“中心—边缘”世界体系的现行全球治理体系逐渐“失向”“失序”和“失范”,全球治理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上。中国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应当明确国家调控市场的方式是多元的,警惕和防止全面私有化让人类社会走向另一种“通往(被资本)奴役之路”。中国道路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中国共产党这一主导性政治力量所具有的相对于资本权力的政治自主性。中国道路的核心诉求不应当局限于物质层面的赶超,而应当从道路论出发来“明确方向”,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

  • 中国道路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

    中国道路是对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超越

    中国道路在三个根本点上超越了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所走过的道路:首先是中国道路坚持和平发展取代了资本主义现代化血腥的掠夺和战争道路;其次是中国道路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坚持国家宏观调控、坚持金融监管抵制了“华盛顿共识”鼓吹的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再次是中国道路坚持独立自主、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方针抗衡了西方列强输出民主、颠覆别国政权的“颜色革命”。

  • 贾根良:中国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技术追赶道路

    贾根良:中国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技术追赶道路

    显而易见,在当代世界经济中,只有价值链高端才有技术追赶的机会窗口。目前,我国“高端产业低端化”严重阻碍了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这不仅使我国依靠技术进步和新兴产业实现转型的目标存在落空的危险,而且也将使我国利用新技术革命改造传统产业的经济升级出现“为他人作嫁衣”的局面。因此,我们亟须改变目前试图从价值链低端入手实现技术追赶的路径,坚决抛弃依靠外资技术转移和沿着跨国公司全球价值链逐步实现技术升级的幻想,痛下决心自主研发绝大部分甚至所有领域的核心技术。从长远看,只有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价值链高端入手,我国才能实现对发达国家的技术经济追赶。

  • 吕新雨:国家政权与乡村建设

    吕新雨:国家政权与乡村建设

    上世纪三十年代,梁漱溟与毛泽东有过一场关于中国特殊性与普遍性的辩论。今天需要重新回顾这场辩论背后的历史逻辑,即现代化过程中国家政权与乡村建设之间的复杂关系是如何在近代历史中展开的。其中梁漱溟对中国共产党建国前后在阶级、国家、执政党、人民与人心问题上的看法与转变,折射出中国之路所具有的特殊性与普遍性的辩证关系。今天的中国需要呼唤新的政治觉醒、文化觉醒以及新的理论创造,并以之为中国未来的道路开辟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