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共为您搜索到24篇文章
  • 刘新刚 程恩富:写在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之际

    刘新刚 程恩富:写在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之际

    共产国际解散是为建立更广泛的统一战线以共同应对法西斯主义威胁而做出的战略抉择。当时的各国共产党逐渐成熟,共产国际解散有益于其独立开展工作。苏共只是承担大党责任而不是操纵共产国际,这主要是由各国共产党发展状况和共产国际的相关制度安排决定的。尽管共产国际在对待中国革命问题上有若干失误,但为中国革命提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武器,为中国共产党确立毛泽东在全党领导的核心地位做出了重大贡献,其功绩大于失误。

  • 中国革命凝聚起了“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

    中国革命凝聚起了“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

    自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间,我国屡遭西方强蛮的侵略而反击无力,有一种说法指出我国社会“一盘散沙”。中华文明发展得早而成熟,面对世界时眼光就温和,心胸就宽厚,在遇到狼群般纠聚一起掠夺成性的野蛮的西方族类时,就显得力量分散,一时难于应对。这时候,中华文明就需要进行一定量的社会基础结构的改变,以便将文明的力量组织起来,凝聚成形,从而能够抵御野蛮,保卫先进文明,并在这过程中,使先进文明得以发展——当年的中国革命,实际上正承担并完成了这样的人类文明的历史任务。

  • 《万山红遍》:“井冈山道路”的壮丽文学史诗

    《万山红遍》:“井冈山道路”的壮丽文学史诗

    革命历史上的“井冈山道路”,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实现革命胜利。小说中,最初由于党内“城市中心论”的影响,“在县委特派员黄国信的执意坚持下”,郝大成和吴可征率领的红军大队“到处流动”,“在铁路沿线的城市集镇,和成团成旅的敌人转战”,力量越来越削弱,以至被敌人重兵围困在白马山峡谷中,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这时,郝大成和吴可征排除黄国信的错误思想干扰,坚定地借鉴井冈山的革命经验,率部挺进地理偏僻、敌人势力薄弱的四岭山区,经过艰苦卓绝的军事和政治斗争,终于创造了革命的新形势,为革命发展奠定了基础。这部小说,堪称“井冈山道路”的壮丽文学史诗。

  • 韩毓海 | 新中国靠什么度过了最为困难的时期

    韩毓海 | 新中国靠什么度过了最为困难的时期

    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了以人民币为核心的自主的中国财政金融体系,创立了中国的工业体系。这两项伟大成就把中国的治理体系建立在了前所未有的崭新基础之上,为中国的一切现代进步奠定了根本基础,从根本上推动了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以人民币为核心的财政金融体系的建立,使中国彻底摆脱了货币发行对外部的依附。中国共产党人能够完成这一伟大历史创举的原因,在于共产党建立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最具“信用”的国家政权,在于最广大的中国人民对于“人民政权”的衷心拥护,更在于“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到来,而这为人民币制度的确立奠定了根本性的政治前提。

  •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主张“非毛化”就意味着抛弃毛泽东思想,意味着否定我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所取得的成绩,这显然是违背历史逻辑的。必须深刻地认识到,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是西方“和平演变”一以贯之的目标,在这一点上,“非毛化”思潮与西方敌对势力有里应外合的“共犯”之嫌。因此,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勇于同“非毛化”及与之相呼应的错误思想作斗争。

  • 梁柱 | 毛泽东:“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梁柱 | 毛泽东:“他是我真正的老师”

    十月革命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使中国人民找到了科学的理论武器,对中国革命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作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最早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准备了思想条件。他初步运用马克思主义,正确说明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面临的基本问题,指明帝国主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无产阶级是中国革命的先锋、农民群众是伟大的革命力量、中国社会问题要“根本解决”以及指出了中国革命发展的社会主义前途。李大钊对中国革命基本问题的探索和回答,对实现中国革命由旧民主主义向新民主主义并同社会主义前途相连接的伟大转变,做了理论上的重要准备。

  • 《铜墙铁壁》:中共将一盘散沙凝聚成强大力量

    《铜墙铁壁》:中共将一盘散沙凝聚成强大力量

    当年中共领导的革命,其本质上也可以说是将“一盘散沙”凝聚而成强大的力量以击退野蛮、捍卫文明的努力。由《铜墙铁壁》中农民出身的金树旺、石得富等基层党员干部组织沙家店村的村民支前抗敌、为战争胜利作出其所能作的最大贡献,可以知道这个努力一定会成功——当然,新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努力成功了。

  •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相较以前,解放战争时期的还乡团的成分更为复杂,不但有逃亡地主、土豪劣绅和土匪,它还集结起以往和解放区军民有血海深仇,以反共反人民为职业的日伪汉奸和国民党顽固派、特务分子。如果说逃亡地主的主要要求在于追租追田,而过去投降日本鬼子的大小汉奸及为非作恶的特务分子,在求财之外更求“命”,为保自己的命,去要别人的命,土豪劣绅和土匪则是他们的积极追随者和帮凶。所以,这部分“政治还乡团”,对根据地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疯狂程度,性情之凶狠和手段之残忍,完全刷新了“人”的底线。

  • 印度让我明白中国革命的意义——印度见闻与思考

    印度让我明白中国革命的意义——印度见闻与思考

    印度虽然从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下获得独立。但印度从殖民统治向独立建国的过程不是革命性的,只是殖民主义精英换成了本土的精英,这个本土的精英是依附于殖民精英的精英。他们没法跟殖民地的文化和思维方式决裂,他们没有能力对过去的旧文化和旧体制进行批判。殖民地时期的传统文化的精英,经济精英一直没有被推翻,今天仍然在继续着他们对印度社会的控制。

  • “以数千年大历史观之”:毛泽东与漫长的革命

    “以数千年大历史观之”:毛泽东与漫长的革命

    “往事越千年。从千年以来的视野看去,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彻底改造了中国的治理体系,增强了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的能力,为新中国的根本制度奠定了基础,为新中国乃至世界的发展指明了方向。”韩毓海说。

  • 《中国1927》告诉你:为啥一定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1927》告诉你:为啥一定是中国共产党!

    纵观《中国1927》,编导们在为我们展示了这样一幅宏大的历史画卷:1927年,革命的火炬从那些背离孙中山先生革命初衷的国民党继任者手中失落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又把它高高举起!1927年,毛泽东还不在舞台的中心,但他代表了中国革命未来的趋势和发展,因此历史和人民必然将那些已经背离中国人民利益的人摒弃,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国共产党所代表的无产阶级,必将站在中国这个大舞台的最中央!

  •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阳早、寒春在中国生活了大半辈子,但一直没有加入中国籍。寒春解释说,她爱的不是“中国”,而是“中国革命”。阳早、寒春像热恋那样爱上了中国革命。这场爱情,至死不渝,历久弥新。

  • 中国革命与中国现代文明建立—以毛泽东思想为线索

    中国革命与中国现代文明建立—以毛泽东思想为线索

    欲解决近代中国所遭遇的全局性危机,必须首先完成传统中国向现代中国的转化,否则任何形式的政权更替,都无法保证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也不能改变中国在世界格局中被殖民-被支配对象的地位。唯有借革命之伟力,摧折扫荡一切阻碍,方能实现上述目标。正因其摧枯拉朽之势,不免泥沙俱下,其中当然有暴力、杀戮和黑暗,有无辜者的鲜血和死亡,这是历史的现实。但这一切无损于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与合理性。历史从来不是可以用简单的道德判断便能加以通约解释的。

  • 吕新雨: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

    吕新雨: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

    布拉格会议是辛亥革命得到的最早的国际声援,并第一次显示了布尔什维克作为社会主义政党所具有的国际主义精神,是列宁最早敏锐地指出辛亥革命具有“世界意义”,它为之后的苏俄对中国革命的物质支持开辟了道路。而此时的俄国正在策动外蒙“独立”,布尔什维克旗帜鲜明地反对之,这并不是在“十月革命”之后才开始的“机会主义”——这正是今天翻案史学的主要立论。

  • 十月革命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十月革命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中国人民不仅会永远记住十月革命,而且也会永远记住,正是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今天在社会主义建设进程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同样也要同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结合起来。不断产生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永远都不能丢弃这个伟大的理论。

  • 仇视咒骂十月革命者,终被证明只是历史的小丑

    仇视咒骂十月革命者,终被证明只是历史的小丑

    李大钊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与研究不是书斋式的,而是在实践中寻求救国真理,寻求中国革命的新道路。因此,他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同时,注意引导先进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确立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1920年,在李大钊指导下,北京大学社会主义研究会和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相继成立,吸引了校内外—批先进分子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并引导他们走向工农中去,与工人运动相结合,为中国共产党成立做了重要的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建党时期50多位早期党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直接或间接地受到李大钊的影响而走上马克思主义指引的革命道路的。如青年毛泽东两次来到北京,都得到了李大钊的帮助而确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并从此再也没有动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