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共为您搜索到152篇文章
  • 征收高出口税:中美经济战出奇制胜的“杀手锏”

    征收高出口税:中美经济战出奇制胜的“杀手锏”

    特朗普的高关税恫吓是一只“纸老虎”,只要我国对2017年占对美出口约70%的两大类产品——机电类和纺织鞋帽家具类——征收高出口税就可以从容应对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挑衅,并将中美经济战转变为中国经济深刻性结构变革的重大历史机遇。本文讨论了征收高出口关税对我国经济的短期效应和长期影响:在短期,我国对出口美国产品征收高出口关税,不仅不会增加政府开支,产品过剩没有增加,局部性的失业也将得到妥善解决,而且,平均每位农民工年收入反而增加8.67%,从而可以有力地扩大内需;在长期,出口税战略将导致中国经济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革,这包括中国的货币主权得到更完整的恢复,由此增加的“财政收入”将为核心技术研发提供雄厚资金、支撑在农业振兴中对农田水利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投资、给民营企业减税以及解决社保基金养老金余额严重不足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战略将为民营企业的大发展提供巨大的国内市场空间,为我国在价值链高端和核心技术特别是集成电路方面的进口替代奠定基础,成为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性选择。

  • 中美较量将从贸易战转向科技战和金融战!

    中美较量将从贸易战转向科技战和金融战!

    欧洲、日本和韩国等等有美国驻军的国家与美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仅仅是军事联盟还是已经因为美国驻军而成为了美国的政治殖民地?我以为当前美国与欧日韩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军事联盟的关系,正在成为美国的政治殖民地,是这些国家的政治主人,是殖民者,这些国家因为丧失军事主权而连带地丧失了政治主权,当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要组建欧洲军队时,立即受到了美国的强烈攻击,随后法国就爆发了大规模骚乱,这是一种值得我们思考的地缘政治现象,从这个角度来说,当下全球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政治主权,如中国、美国、俄罗斯。

  • 中国和美国,究竟谁依赖谁?

    中国和美国,究竟谁依赖谁?

    那些号称“改革开放是中国核心利益”的人,其实是等于在高喊“发展中美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其骨子里是这些人严重地绑架了中美关系,因为发展中美关系是他们核心利益之所在,所以就要不讲条件、不计代价了。所以,有关“中国与美国究竟谁依赖谁”的命题,回答就是,中美两国不存在什么相互依赖,而是一些中国人离不开美国,这的确是一种依赖。这种依赖不可忽视,因为如果不解决这些人对美国的单相思、苦相恋,不解决他们的依赖问题,中国就不会获得全面的战略自由与解放,复兴崛起也要受到相当程度的掣肘。

  • 特朗普为何敢于肆无忌惮地极端反华?

    特朗普为何敢于肆无忌惮地极端反华?

    特朗普政权之所以敢于放手对中国采取种种极端打击手段,就是因为判定亲美的新自由主义势力已经相当大程度上影响乃至主导了中国的政治经济秩序,中国缺乏类似俄罗斯普京政权那样的让美国遭受核心打击和损失的能力与胆量。因此美国特朗普政权判断,美国对中国采取极限施压打击方法,中国会最终向美国妥协投降,割让巨额国家核心利益。贸易战以来,经过几轮较量,特朗普的底牌其实已经展示出来了,其目的正是不断对中国勒索和吸血,让中国经济和政治秩序发生崩溃后,颠覆肢解中国。中国国内存在强大的亲美新自由主义势力,是美国决定稳住俄罗斯,优先打击中国的重要原因。

  • 许石坪:对中美关系的几点看法

    许石坪:对中美关系的几点看法

    从中美两国现在的实力对比看,中美间的斗争将会主要在经济领域进行,美国会把经济战作为对付中国、维护他的霸权地位的主要武器。美国《华尔街时报》刊文,认为“美国陷入了一场与中国之间你死我活的经济战争,这是两个大国在21世纪的一场大战”。尼克松说,经济战“如果巧妙地加以使用,就能促进我们的利益”。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仅是这场经济战的一个战役。

  • 余云辉:美国是否有足够实力发动并打赢对华新冷战

    余云辉:美国是否有足够实力发动并打赢对华新冷战

    只要中国看清形势,看透本质,坚定意志,坚守阵地,寸土必争,寸步不让,愿意认真地配合美国的经济冷战而不是迁就、退让甚至投降,那么,美元必然崩溃,美国虚拟经济泡沫必然破裂。美国股市和债市的近期走势正在应证这一点。时间是美国的敌人,却是中国的朋友。

  • 三大军师十张牌——预知特朗普下一步对华战术

    三大军师十张牌——预知特朗普下一步对华战术

    特朗普想打仗!他不仅想打贸易战,还想打军事战,不仅想冷战,还想热战。他要把美国总统的权力用到极致。发动对外战争是美国的传统,而二战后几乎每一任美国总统都会在国外展示武功,一贯喜欢出风头的特朗普想要让自己伟大,难道会经得起耀武扬威的诱惑?

  • 魏凤和怒怼美国务卿:“分裂不惜开战!”

    魏凤和怒怼美国务卿:“分裂不惜开战!”

    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必须由中国自己解决,美国不放弃台湾只会让自己背上的包袱越来越沉重,长此下去只会被拖下水,即使将台湾当做与中国谈判的棋子也是有限的,不可能是永久的。惹火烧身的结果无非是让美国再次体会一下朝鲜战场上的滋味。中国统一必将实现,台当局若能为台湾民众着想,体谅台湾百姓的忧虑,替台湾社会未来的考量,在有限的时间内与大陆协商统一问题,和平统一的希望还存有一线希望。如果以为靠着美国的几个国内法就可以保护台湾,以为只要紧紧抱着美国大腿就平安无事,以为美国政客的空头支票就可以实现“台独”目的,最终只会尝到“解放军不惜一战”的苦果!

  •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对我国安全产生严重影响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会对我国安全产生严重影响

    我国常规中程导弹的射程,只能打到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关岛以西的一部分军事基地,连夏威夷都打不到;而美国在日韩等国部署的常规中程导弹的射程,却可以打到我国东部的广大地区,不仅可以打击军事目标,还可以打击包括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在内的政治和经济目标。

  • 中美在金融等各领域的开放十分不对等

    中美在金融等各领域的开放十分不对等

    其实美国精英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的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学及其衍生的华盛顿共识经济政策,其基本公理就是“人是自私的”。美国人有美国人的利益,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利益。两者从利益上讲是相互对立的,是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崇美精英们显然没有学懂美国精英推销的西方经济学,因为其基本假设与美国精英谆谆教诲的西方经济学的“真理”是相互矛盾的。他们显然不认为美国精英是自私的,而是指望美国精英们是无私的天使,会主动帮助中国人致富。在这些地方变富的过程中,也许美国确实“帮助”了他们,并且发挥了作用。但美国帮助这些地方势力,是指望它们充当美国进攻中国的炮灰。

  • 中美博弈的重点在哪?

    中美博弈的重点在哪?

    对中美关系要分清几个概念。一个是外交关系不等同于中美关系的全部;二是大陆与台湾的关系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不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它影响中美关系,但不是中美关系的问题;三是,我国不能再出现仰美国鼻息的做法,以为中国离不开美国,中美关系必须是一种正常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不能总是容忍美国不断地利用台湾,不断地干涉我国内政,不断地无视我国主权领土的完整。我国作为世界大国,不能把中美关系看成是一种特殊的国家关系,它国不能干涉我国的内政,美国同样不能!这次我国必须要明确宣示这一点。美国给我国这个机会,不能放过!

  • 中美贸易战的意识形态考量

    中美贸易战的意识形态考量

    自2018年3月份美国签署301备忘录触发“中美贸易战”以来,中国国内舆论对中美贸易战讨论不断深入,而当前越来越多的关注转向了探求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中美贸易不平衡是美国的经济政策失衡所导致的结果,其症结在于美国所奉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进一步说,在于美国社会的基本矛盾。中美贸易战实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制度、两种意识形态的较量。因此,我们必须充分认识中美贸易战和意识形态斗争的长期性、尖锐性和复杂性,坚定战略定力,树立长期作战思想,下定决心准备打持久战。

  • 中美贸易战进入第二阶段,中国应终止与美谈判!

    中美贸易战进入第二阶段,中国应终止与美谈判!

    面对美国发起的新的贸易战攻势,中国没必要惊慌,也没必要惧怕,从340亿+160亿的500亿美元到现在的2000亿美元,如果按照特朗普计划的还将对中国267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那么就应了中国的一句老话: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因此中国现在只须心平气和地奉陪,到最后美国所有的牌都出完了,到了三而竭的时候,中国就可以发起力量强大的反击,一举打败美国,令其举旗投降,从而赢得这次贸易战的最后胜利。可以说,现在中美贸易战进入了第二阶段,即战略相持阶段,也可以说是到了黎明前的黑暗,尽管特朗普磨刀霍霍,但我们必须对这次贸易战进行冷处理,不再跟美国谈判,不再理会美国,也不必过于消耗实力,静静地等待反攻时机,比耐心,比韧劲,比毅力。

  • 中美较量的性质及中美压舱石

    中美较量的性质及中美压舱石

    中美是世界上两个极其有影响的大国,而美国则正在阻止世界任何方向出现新的美国式国家,这种战略跟特朗普没有关系,无论美国换谁当总统,中美关系几乎不可能再出现从前的局面,中国必须做毫无选择的准备:应对步步惊心的美国挑战。

  • 张文木:新时代中美关系特点及其本质

    张文木:新时代中美关系特点及其本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美国已经从一个原来受欧洲压迫的民族国家转变为一个受国际财团即华尔街压迫和剥削的半殖民地国家,今天的美国政府已经将其政治基础从石油美元转为军火美元并异化为战争政府,美国外交的目标再次回到战争的轨道。新时代的中美关系的竞争本质是制度竞争。随着国际资本收益面严重萎缩,美国对中国的无理索求已严重逼近中国的底线。与20世纪下半叶和21世纪初相比,中美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完全不同且有利于中国的重大变化,但是中国总体防御的外交态势没有改变,不过我们仍有局部攻势的必要和空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抓住国际社会主要矛盾,把握国际斗争规律,科学研判国际局势,吸取苏联亡党亡国历史教训,学习毛泽东对敌斗争艺术,采取一种在总体防御中的局部进攻的方针,把提速台海两岸统一进程作为优先考虑的选择。

  • 如何应对川普的新斗争方式——从中美贸易摩擦说起

    如何应对川普的新斗争方式——从中美贸易摩擦说起

    国家间经济较量之后的政治角力,国内形势从单纯应对到借势发力。1.立威。第一阶段惩治腐败整饬吏治统一思想已经立竿见影,修宪及核心确立已经完成;2.扬名。政治遗产尚缺乏实绩支撑,故一带一路拓展发展空间,金砖、亚投行等夯实国家金钱向世界金融转变基础,文化自信地位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