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共为您搜索到194篇文章
  • 这样去做,就不惧美国再搞什么贸易战和“脱钩”

    这样去做,就不惧美国再搞什么贸易战和“脱钩”

    我国改变旧有的发展模式,增强经济自主发展能力,不仅会摆脱对美国的经济依赖,减轻我国的国际压力,团结美国及其他国家的普通劳动者,占领国际道义制高点,而且会动摇美元霸权的基础,倒逼美国解决其国内的结构性矛盾,遏阻其在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从而为构建惠及更多普通民众的全球经济新秩序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当然,美国内部的深层矛盾是否能解决以及如何解决,最终取决于美国国内各种力量的博弈和斗争。

  • 王湘穗:疫后时代的全球格局与中美关系

    王湘穗:疫后时代的全球格局与中美关系

    我们必须丢掉幻想,积极斗争。首先是丢掉对美国的幻想。对一个信奉霸权主义的帝国主义国家,要求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无法实现的,只能与其霸权主义和霸凌行为做坚决的斗争;此外,还要丢掉速胜论的幻想,因为美国的国家综合实力还很雄厚,而中国处于将强未强的阶段,美强中弱是一段时期里两国力量对比的基本格局,不要幻想在短时间里就取得压倒性的优势。既要有敢于斗争的底线思维,也要有善于斗争的战术素养,还要有长期斗争的战略耐心。

  • 胡新民:毛泽东周恩来在对美外交上的珠联璧合

    胡新民:毛泽东周恩来在对美外交上的珠联璧合

    著名党史专家、《毛泽东传》和《周恩来传》的作者金冲及,在1993年接受采访时谈到了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关系,他说:“周恩来从国家和革命事业全局利益出发,甘愿把自己放在‘配角’的位置。而他的内心确实钦佩毛泽东,相信毛泽东考虑这些更大的问题要比自己高明。也就是尼克松讲过这么一句话:周恩来总是小心翼翼地把聚光灯的焦点只对准毛泽东一个人。”

  • 鄢一龙:中美政治体制——七权分工vs.三权分立

    鄢一龙:中美政治体制——七权分工vs.三权分立

    中国领导集体是专业治国团队,产生方式主要是逐级竞争性选拔,任职主要基于专业治理能力,筛选机制是实践检验;美国领导集体是政客群体,产生方式主要是竞争性选举,任职主要基于选举能力,筛选机制是选举。中国共产党的长期执政使得中国决策具有长期战略视野,同时通过党代会等机制进行自我调适,是一种累积性调适;美国的两党轮流执政也构成了一种调整机制,但是出现了摇摆效应。

  •  陈先义 | 唱响《国际歌》:这是最后的斗争

    陈先义 | 唱响《国际歌》:这是最后的斗争

    我们可以预见,疫情解除以后,我们与一切敌对势力的斗争将会更加剧烈,更加残酷的战斗在等待我们,一些西方国家已经撂下狠话,我们准备面对更加严酷的考验。不论经济上还是政治上,我们都要准备好,要与更强大的敌人进行斗争。这正如国际歌中所唱的:“这是最后的斗争”。

  • 林爱玥:论抗疫,中美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林爱玥:论抗疫,中美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抗疫早就已经进入“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扫尾阶段”。中国的医疗条件和水平很难讲是世界最好的,但中国为什么就能够早早控制住疫情呢?这就是态度和能力问题了,别的不敢说,面对新冠疫情,中国绝对是全世界重视程度最高,应对态度最积极的。

  • 骠骑参领:中美金融搏杀,特朗普已走火入魔

    骠骑参领:中美金融搏杀,特朗普已走火入魔

    美国奄奄一息,仍在垂死挣扎,特朗普看似小丑,逢场作戏,不知道蒙骗了多少人善良的中国人,其实他心如明镜!有些人对阴谋论不屑一顾,岂不知虚伪狡诈、权谋当道正是生存竞争的真实的西方!中国每前进一步都有巨大阻碍,狭路相逢勇者胜,硬着头皮中国也要往上顶。

  •  于中宁 赵瑜|中美经济博弈:中国差距在哪里

    于中宁 赵瑜|中美经济博弈:中国差距在哪里

    中国差距在哪里?最近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指出,工信部对全国的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显示,32%的关键材料在中国仍为空白,52%依赖进口,绝大多数计算机和服务器通用处理器95%的高端专用芯片,70%以上智能终端处理器以及绝大多数存储芯片依赖进口。在装备制造领域,高档数控机床、高档装备仪器、运载火箭、大飞机、航空发动机、汽车等关键件精加工生产线上超过95%制造及检测设备依赖进口。

  • 浅析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新冷战”

    浅析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新冷战”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对中国发起了新一轮“和平演变”攻势,这一攻势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科技、文化、民族、宗教等各方面,其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因此,我们要提高警惕,保持定力,以不变应万变,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实现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和社会进步。

  • 余云辉:如何取得中美贸易谈判的最终胜利?

    余云辉:如何取得中美贸易谈判的最终胜利?

    面对日益严峻的国际政治经济局面,中国宏观经济管理部门应该要比美国政府更为重视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变动趋势,并根据国内外经济形势及时调整内外经济政策。当前的当务之急应该是:避免一切激进的对外开放政策,提高未来危急时刻外汇储备的流动性保障能力;同时,借助人民币的资本化功能和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功能,迅速降低行业龙头企业的负债率和地方政府的负债率;严格控制政府财政支出和财政赤字,优化国家整体的资产负债表,提高国民经济整体抗风险能力。

  •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实质上是出于对中国发展趋势和社会制度优势的担忧。旧的秩序正在坍塌,新的秩序正在重建。中国在旧梦中惊醒,虽有不适和隐痛,但这不过是大国成长的烦恼。中美贸易战促使中国经济由“依附性经济”向“自主型经济”转型,通过产业、金融和制度三者之间的结合与互动,实现产业与科技的自主、金融与货币的自主、制度与机制的自主,并形成良好的“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 吴铭:从口罩涨价问题看战争动员潜力与经济体制

    吴铭:从口罩涨价问题看战争动员潜力与经济体制

    中美两国当年在战争动员能力方面的天渊之别,根本原因不在于经济规模,而在于经济体制:一个是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所有商家都要谋取利益最大化、大发国难财;一个是公有制为主导的经济体系,所有方面都支持人民战争,不要说利润,全国人民节衣缩食、不惜牺牲生命,也支援自己的战争。所以,没有人发国难财、没有人涨价,相反,还有很多无偿奉献。

  • 李光满:我的忧思!

    李光满:我的忧思!

    我们可以发展得慢一点,我们可以经受暂时的灾难,可为什么随着我们国家的强大,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升,仍然有那么一批人崇拜、跪舔美国呢?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有一批拿着洋人的钱为洋人服务的人,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有很大一批人是受了西方文化体系培养教育而不自觉地成为西方文化的卫道士,而且他们正在教育下一代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 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

    黄星清:贪婪可能会使前面赢的筹码输个精光

    在国际关系中,有一种战略误判,是指战略博弈中的一方仅仅是为了多赢一点利益,一再步步紧逼,总以为对方尚有退让的空间,结果在贪婪和冒进中失去了前面所有到手的利益。这就像一个已经赢了很多的赌徒,为了在赌桌上赢得更多,但最终却在冒险中失掉了前面所赢得所有筹码一样。对中国来说,核心利益已经无可退让;对美国来说,贪婪地再进一步,就将导致全面对抗,两败俱伤,而退后一步,双方却可以海阔天空。这笔账其实是很好算的。

  • 清醒!香港问题,还未在中美战略博弈的棋眼上……

    清醒!香港问题,还未在中美战略博弈的棋眼上……

    此次的香港问题犹如一面镜子,值得我们反思、警醒,为何会让美国有了借题发挥的机会?我们在对待香港的工作上有哪些地方还亟待改进和提高?香港青年的教育、百姓的民生等方面的社会问题,在内地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美国也好,其它外部反华势力也罢,只能算得上“外因”。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推进各方面的改革举措,不断自我完善、自我提高,让自己更加“强壮”,足以抵抗任何“病菌”的侵蚀。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但绝不是结局,结局应是以此进一步开启中国改革的新时代。而这,恰恰是全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