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共为您搜索到183篇文章
  • 深入研究中美关系变化 把握解决问题时机

    深入研究中美关系变化 把握解决问题时机

    毛主席早就讲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们要跳到外线去作战。外线就是现在的“一带一路”倡议,我们怎么做好这些事情,怎么能够和欧洲搞好关系。美国现在力量有限,它掌控不了欧洲、日本这些国家,后者不一定跟它一条心,所以怎么做好欧洲、日本和其它地区的国家的工作,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的工作,非常重要。这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不跟你对着干。

  • 中美关系曲折艰难 彰显美国外交荒唐愚蠢

    中美关系曲折艰难 彰显美国外交荒唐愚蠢

    美国佬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本性,可以追溯到美国人骨子里的白人至上的种族优越感。白人优越主义是一种种族分子的形态意识,主张白色人种族裔优越于其他族裔,理念是白人至上,余皆劣种。在他们看来,白人种族是上帝派来统治世界的,白人种族“才算人”,其他种族都“不算人”,都必须服从他们的奴役。特朗普几乎完美地传承了美国白人祖先的一切臭毛病,六亲不认,唯利是图,为了美国利益,可以不择手段掠夺世界,反正美国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其行径甚至野蛮到厚颜无耻的程度。

  • 胡新民:如何避免中美关系的误解误判?

    胡新民:如何避免中美关系的误解误判?

    我们今天处理中美关系,仍然要记住毛泽东的这些话。从中国的角度讲,要让美国方面明白:第一,我们没有挑战美国的意图,我们只为实现自己国家的人民的美好愿望而努力奋斗;第二,我们也不惧怕任何来自外部的压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我们中国不但挺过来了,而且成为了“重要影响的大国”。

  • 张宏毅:美国再次面临是否“读懂中国”的考验

    张宏毅:美国再次面临是否“读懂中国”的考验

    “读懂中国”是美国正确制定对华政策的关键所在,但美国似乎始终面临是否“读懂中国”的考验。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美国扶持蒋介石发动内战,又发动侵朝战争并迫使中国抗美援朝,结果均以美国失败告终。中美建交后,美国不接受历史教训,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故伎重演,事实证明美国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和发展方向的企图纯粹是痴心妄想。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美国当局在发动对华贸易战的同时迅速形成“全面敌视中国”政策,几乎完全看不懂也不愿“读懂中国”。但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却从实践和对比中开始“读懂中国”,一些保持理性思考的人士正大胆表达出自己的真知灼见。美国当局再次面临是否“读懂中国”的考验。

  • 李光满:集群式爆发的中国向着星辰大海进发!

    李光满:集群式爆发的中国向着星辰大海进发!

    在看到成绩的同时,要看到困难。当前中国的发展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和风险。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攻击、绞杀越来越不择手段,越来越穷凶极恶,中美关系正在演变成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转换时的激烈碰撞,虽然我们不希望爆发战争,但战争正在不以人的意志而发生。从香港到台湾,从新疆到西藏,从贸易到科技,从金融到政治,从网络到舆论,美国动用了几乎所有手段对付中国。以前我们常说,时间在我们这一边,现在我们要说,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中美较量已进入全方位、全领域、全时空、综合一体阶段,中美斗争越来越激烈,中美关系正在进入你死我活的激烈搏杀状态,态势胶着。

  • 张文木 | 美国只尊重打不败的对手

    张文木 | 美国只尊重打不败的对手

    在我看来,建国时的美国带有浓厚的民族色彩,而现在的美国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民主和民族国家了。美国今天真正的主人是华尔街国际资本。应对这种挑战,要以长视对短视,以可持续对不可持续,要耐着性子。“资本”永远选择胜利者。不被资本打败,就是资本的“朋友”。美国的“朋友”就是它打不败的对手;它能打败的对手,它从来不尊重。资本是这样,谁顶住,它就不惹谁,它需要的永远是弱者。

  • 胡新民:邓小平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与他的遗憾

    胡新民:邓小平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与他的遗憾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中国始终是一个说话算数讲原则的国家,对于台湾问题我们一直坚持中美建交时的一贯立场。对于美国方面每次在台湾问题上的错误作法,我国政府都表示了坚决的反对。2019年9月25日,针对美国对台新的军售,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义正言辞地表示:“我们强烈敦促美方恪守向中方做出的庄严承诺,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售台武器,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以免继续给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造成干扰和损害。”

  • 面对美国的全方位、全领域战争,中国无所畏惧!

    面对美国的全方位、全领域战争,中国无所畏惧!

    打赢中美战争,关键不在国外,而在国内,筑牢基础,凝聚人心,坚定意志,下定决心,敢战能胜,唯此才能让敌人无任何可乘之机。有了国内的铜墙铁壁,我相信任何外部势力都无法打败中国,都无法征服中华民族。

  • 胡新民:中美关系三个指导性文件签订的后面

    胡新民:中美关系三个指导性文件签订的后面

    1979年4月10日由美国国会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经美国总统卡特签署正式生效。该法案严重违反中美建交公报的精神,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为中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制造了严重障碍。对此,中国政府展开了坚决的斗争。在这一中美建交后首场严重政治斗争中,邓小平提出了一整套指导中美关系发展的思路和原则。

  • 越洋聊天:美国第四次“应对危险”绝非儿戏

    越洋聊天:美国第四次“应对危险”绝非儿戏

    2019年3月25日,美国成立了“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这个委员会作为一个专门对付中国的组织机构,它的成立标志着美国遏制中国崛起进入全面实施阶段。美国历史上这种“应对当前危险委员会”成立过3次,第一次是1950年,防止共产主义国家继续扩张,结果成功了;第二次是1976年,目的是搞垮苏联,也成功了;第三次是2004年,应对全球反恐战争,到现在也基本成功了;现在是第四次,直接针对中国,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推翻中国政权,彻底遏制中国崛起,保住美国世界霸权地位。

  • 清江游:美日欧携手促进数字贸易拉开新较量的帷幕

    清江游:美日欧携手促进数字贸易拉开新较量的帷幕

    西方集团国家作为一个集团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不仅在世界大事上、在未来发展上仍要继续利用自己拥有的先发优势,企图恢复对世界的统治,而且它们在主要的政治、经济、贸易问题上会始终保持着高度的一致性。以前说过,在涉及我国主权、内政的问题时,西方集团国家总是高度一致的。这次在数字贸易的规则制订上同样显示出这种高度一致性,这意味着我国崛起面临的阻力不是来自美国一国,而是来自整个西方集团所有的国家。

  • 胡新民:中国和美国,谁该感谢谁?

    胡新民:中国和美国,谁该感谢谁?

    不管当年中美关系解冻的具体过程是怎样进行的,即不管当年中美哪一方对作出这个战略决策的分量更重一些,但美国当时有求于中国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回顾中美关系史,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中美两国只有在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互惠互利的基础上的合作,才是唯一明智的选择。过去是这样,今天也应该是这样。特别是现在我们处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

  • 中美友好?美国用“签证武器”打击中国是何居心?

    中美友好?美国用“签证武器”打击中国是何居心?

    美国一直是在跟中国搏命,是要中国的命,而我们却仍在吃斋念佛,美国已经对中国伸出了獠牙,我们却仍在对人家讲和平发展,讲铸剑为犁,这无疑是以羊伺狼,当年麦哲伦到达美洲的时候,当地的土著人就是这样对待欧洲强盗的,结果被那帮欧洲强盗斩尽杀绝。我们决不要做印第安人,不要铸剑为犁。我们现在最缺的是斗争精神,缺了斗争精神,不懂得以战止战,所以处处被动,处处受人欺负。

  • 余东晖:中美不得不面对部分“脱钩”之现实

    余东晖:中美不得不面对部分“脱钩”之现实

    技术上,美国试图与中国“脱钩”,或许会放慢中国超车的节奏,但阻挡不了中国的技术进步,只要中国自己能够保持一个开放宽松、鼓励创新的环境。历史事实已经证明,美国对中国技术封锁越厉害的领域,中国往往以举国之力发展,更有可能追赶,航天领域就是例证,下一个领域可能就是芯片。

  • 张志坤:当代中国对美斗争的特点与意义

    张志坤:当代中国对美斗争的特点与意义

    中美之间存在的是战略矛盾而不是问题分歧,彼此发生的对立与冲突,也不是一般性的摩擦,而是结构性的战略对抗;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对抗性矛盾具有全面、全般和全方位的特点,它涵盖一切领域、包括一切方面,贯穿发展权过程;美国正在调动调动全球一切力量、动用全般资源来围剿中国,而中国也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抗击美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大的外部障碍和阻力来自美国霸权,复兴崛起与抗击霸权这两者是二而一、一而二的关系,实现复兴崛起,意味着抗击成功;抗击成功,自然也就实现了复兴崛起。中国将没有抗击霸权失败或者不需抗击霸权而实现复兴崛起的任何可能。

  • 盘点特朗普对华举措,展望未来中美关系

    盘点特朗普对华举措,展望未来中美关系

    纵观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中美关系,笔者发现有一个规律:美国把中国视为伙伴,两国关系就发展,就友好;美国把中国视为对手、威胁,两国关系就对峙甚至对抗。当下,美国已经明确把中国视为主要威胁,未来两国发展趋势难以乐观,将在有限合作的同时,更多地会出现矛盾、摩擦甚至发生冲突。美国著名外交家基辛格说,“中美两国关系回不到从前了”。对此,我们必须足够重视,而不应有任何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