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共为您搜索到242篇文章
  • 中美贸易到底谁占了便宜?

    中美贸易到底谁占了便宜?

    说中国占了便宜,美国吃了亏,这是对美国政治经济结构的完全无知,严重误判,对于那些对美国没有多少了解的人也许还能说得过去,而专门研究美国的人,做出这种判断,就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了。

  • 鹿野:中国制裁美国,可以学习美国的经验

    鹿野:中国制裁美国,可以学习美国的经验

    中国完全可以学习借鉴美国在制裁方面的这种经验,不再把对美国的企业制裁仅仅限于“直接涉事公司的在华民用业务上”,而应该适当的扩大一些制裁的范围。比如说,我们完全可以让制裁的对象不止限于直接售台武器的公司,而是把其上下游的企业也纳入制裁的范围。像一些企业虽然没有直接售台武器,但是其为售台武器生产零配件等业务,也完全可以涵盖在制裁的范围之内。

  • 美诺奖得主克鲁格曼:特朗普正在输掉对华贸易战

    美诺奖得主克鲁格曼:特朗普正在输掉对华贸易战

    中国从美国买的东西可能没有向美国卖的东西那么多,但中国农业市场对美国农业州选民来说至关重要,而这些选民是特朗普必须牢牢稳住的。因此,特朗普对轻松取得贸易胜利的设想正在变成一场政治消耗战。与此同时,特朗普对以往贸易协定的随意破坏严重损害了美国的信誉,削弱了国际法治。

  • 要谨防特朗普利用贸易战来争取选票的鬼把戏

    要谨防特朗普利用贸易战来争取选票的鬼把戏

    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越是有利于美方,也就越有利于特朗普竞选争取选票。所以,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为了提升支持度,不仅不会轻易地在原有的条件上退让,而且还随时有可能提高要价;并配合选情需要,随时下重手打击中方经济要害,除了继续采取加征关税、封杀我高科技企业等措施外,甚至有可能对中国发起金融战、网络战等,进一步扩大经济战争的规模和领域。这就使得中美贸易谈判会更加艰难,斗争会更加激烈。

  • 中美贸易战将进入“边谈边打”阶段

    中美贸易战将进入“边谈边打”阶段

    中美两国重启经贸磋商,标志着中美贸易战进入第三阶段——“边谈边打”的阶段。在此阶段,双方的斗争将更加激烈。因为,在经贸磋商中,中国的底线是习近平在大阪中美元首会晤中讲的“在涉及中国主权和尊严的问题上,中国必须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而美国的目标是特朗普6月11日在白宫南草坪回答记者提问时所说的“若想达成协议,必须回到之前同意的几大要点”。这说明,中美双方的想法差距很大。所以,在此阶段,必然会是“边谈边打”。美国为了迫使中国让步,不仅不会取消已加征的关税,而且还会采取对中国输美商品进一步加征关税,进一步加大打杀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力度,甚至对中国进行金融战、网络战等攻击行动。中美贸易战还远没有结束,今后的斗争将更加激烈。

  •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时候读毛主席这本书了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时候读毛主席这本书了

    建国前夕,毛主席发表评白皮书的重要评论《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回顾中国近百年来遭受世界上帝国主义欺辱的教训,不断对中国发起的侵略战争,曾经的处境比现在又艰难何其多,可毛主席等革命先辈可有放弃斗争?毛主席的革命斗争精神,怎不让我等后辈汗颜!我们要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斗争精神,势必将美国发起这场侵略战争斗争到底!

  • 李慎明:中美贸易摩擦的相关思考

    李慎明:中美贸易摩擦的相关思考

    我们坚信,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知己知彼,胸有成竹,指挥若定,进退有度,把原则的坚定性与策略的灵活性结合起来,把坚守的原则与必要的妥协结合起来,把眼前利益与长远根本利益结合起来,我国一定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共赢者甚至是胜利者。

  • 为什么美国在贸易战中必败无疑

    为什么美国在贸易战中必败无疑

    无论美国如何虚张声势,其实根本不具备与中国这样的强劲对手展开长期贸易战的经济实力。由于缺乏国内外社会力量的有力支持,也经不起长期贸易战的毁灭性打击。因此,美国策动贸易战,纯属愚蠢至极的战略误判,等待他们的只能是失败的结局和历史的审判。当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美国国内的反动势力绝对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他们肯定会负隅顽抗,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 中美贸易战:两种梦想的战斗

    中美贸易战:两种梦想的战斗

    中美贸易战越激烈,这两种梦想的交织对撞就越催人警醒,中国梦的回响就越扣人心魄。正如一位著名学者所言,一种是“美国第一”“零和博弈”,另一种是“合作共赢”“人类命运共同体”,哪种声音得人心呢?相信凡是不用去看精神科的正常人都会有正确的选择。

  • 同美国“不得不打”的将不只是贸易战

    同美国“不得不打”的将不只是贸易战

    现在,为了打压中国,美国正在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动员一切能够动员的资源,使用一切能够找到的手段,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平台。美国的国会、军队、学者、大学等纷纷加入到反华大合唱之中,美国国务卿等高级官员不遗余力游走世界,使出浑身解数,动员盟国构筑遏华统一战线,表现得十分疯狂,简直肆无忌惮,其当局的几个要员大员对中国激愤与夸张的程度,甚于两国之间进入交战状态一般。现在,在美国的煽动下,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已经覆盖北极、覆盖太空,几乎是无所不至了。

  • 贸易战反证新中国前三十年独立自主发展的必要性

    贸易战反证新中国前三十年独立自主发展的必要性

    有些人以改革开放后,中国在开放中得到大发展为基础,质疑前三十年政策,认为太封闭,太保守,阻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其实,前三十年,中苏关系破裂后,新中国也积极发展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关系,并取得实质性的成果。世事变化难料,深在其中的人类有时不明白,甚至非常糊涂,不断被历史播弄。在中美贸易战的当下,我们再去看新中国前三十年历史,我们发现,那时的政策非常正确,有效,且必要。

  • 中美不得不经历“不打不相识”的困难时期

    中美不得不经历“不打不相识”的困难时期

    现在的态势是资本主义正在走下坡路,弊病丛生,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外交都积重难返,特朗普想要改革,但打的是老掌柜的老算盘,没有新思维。但美国仍是最强大的国家,且还能维持相当长的时间。有人形容今天的美国是“口袋缺金钱、两手缺力气、头脑缺好主意”,这就是近10多年来常见西方舆论的“战略焦虑”。而中国正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若说中国做得不成功,美国又何必着急成这个样子呢?一个华为就吓得它宣布“紧急状态”。可笑的是,失灵的一方却强逼成功的一方放弃自己的一切,必须按它的办法办,天下哪有这等道理?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5月19日刊登编委文章说了句公道话:“中国不是问题,资本主义才是。”

  • 美国这只纸老虎为何敢对中国张牙舞爪?

    美国这只纸老虎为何敢对中国张牙舞爪?

    我以为,美国就是一只纸老虎,只不过是一只欺软怕硬的纸老虎,当你硬的时候,它就是纸老虎,当你软的时候,它就是一只能够吃人的真老虎。美国之所以成为中国人眼中的纸老虎,是因为美国从一只真老虎被中国人民在朝鲜战场上打成了一只纸老虎。特朗普最害怕的国家除了俄罗斯和朝鲜,就是委内瑞拉和伊朗,因为这些国家在美国的极限施压面前表现出了对美国的极大蔑视,表现出了绝不对美国屈服的国家尊严,无论美国采取怎样可耻的手段都无法使这两个国家的人民屈服,美国对这两个国家的颜色革命、政治暗杀、经济制裁、金融危机、战争威胁等等都失败了,如果所有国家都这样硬气地对美国,美国如何能变成一个吃人的真老虎?

  • 木易:中国没有责任维护美国的优势地位

    木易:中国没有责任维护美国的优势地位

    美国至上恰恰是导致当今世界深刻安全问题的根源。为维护美国独霸地位,美国主导建立了一整套以保证其利益最大化为目的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使其坐享全球经济发展成果,广大发展中国家虽然资源丰富,辛勤劳作,却被压制于价值链的末端,难以摆脱贫困境地。正是这种不平等的国际治理,催生了地区动荡和恐怖主义。美国以上帝选民和民主灯塔自居,对不同宗教和人种有着深刻的歧视,人为将各国划分为“民主国家”和“非民主国家”,并强行按自身模式对“非民主国家”进行改造,甚至武力颠覆,导致伊拉克、叙利亚等人类最古老的文明发源地几成废墟,战乱丛生。美国为制衡后起大国,玩弄帝王术,在其他大国周边和内部插楔子、打钉子,导致国际政治永无宁日,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塔利班等极端组织等等,哪个不曾接受过美国的支持和培训?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等等,哪个不是美国为制衡中国留下的梗?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像一只闯进瓷器店的大象,为一己之利为所欲为,想退约就退约,任意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毫不掩饰颠覆委内瑞拉和伊朗之心,不惜动用国家力量打压中国一家民营企业,世界眼见更加动荡不安。对这样的美国,怎么能指望他来维护世界持久和平呢?

  • 孔丹:依托制度优势抗击美国霸凌

    孔丹:依托制度优势抗击美国霸凌

    “如果没有中美贸易战,中国人对美国的认识还很肤浅,现在我们认识不一样了。中美贸易战从开始到现在,它只是一个形式,甚至可能是一个借口,本质上是美国企图迟滞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战略要求,从贸易、经济、产业、科技、金融,到人才、资源等各个方面,他们要迟滞中国的发展。”

  • 反动向进步的强攻——中美贸易战的实质

    反动向进步的强攻——中美贸易战的实质

    毛泽东常常把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政治人物、政治领袖和政治集团称之为反动派。帝国主义及其走狗都是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政治人物、政治领袖和政治集团,因而自然是反动派。特朗普及其政客所持有的零和博弈思维和“美国优先”理念,美国政府所实施的逆全球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孤立主义、霸凌主义的政策措施,美国资本统治集团所推行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无一不是逆时代潮流而动的行为,因而都具有反动派的特征,都应归于反动派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