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共为您搜索到200篇文章
  •  “美国牛”牛在哪?

    “美国牛”牛在哪?

    令人奇怪的是,我国的那位专家怎么会忽视这一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最基础、最基本的条件是它牛的主要因素,却妄称“美国牛”因它是全球最大的进口国?没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备,美国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吗?如果不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它能牛起来吗?

  •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持久战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持久战

    同美国打贸易战应该遵循有利有理有节的方针,以战止战是我们的目标。虽然我们不知道在谈判中美国会对中国提出什么具体要求。但是我们相信,这些要求也不一定是完全不合理的。对于合理要求我们应该尽可能满足。有些要求不尽合理,但可能并不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对于这些要求我们也可以作出适当让步。但中国不能接受最后通牒,不能做有损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潜力的让步。

  • 李若谷:中美关系发生了实质性变化

    李若谷:中美关系发生了实质性变化

    我认为美国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将产业链挤出中国。现在产业链已经开始移出中国,东南亚国家完全可以接收,这些国家都在产业链的中低端,而且东南亚的劳动力成本更低。无论将来中美谈判结果如何,产业链的转移都难以避免。因为投资者会考虑把产业放在一个目前全球最大市场的对手家里,未来的市场安全、稳定的不确定性太大,因此肯定要考虑至少是部分地转移。不转移的部分主要是为了中国国内的市场。第二就是要遏制中国沿着现在这条道路发展,逼迫中国采纳美国认可的市场经济制度。这就是制度之争,道路之争,不会轻易结束。

  • 戴旭:论抗美持久战与抗日持久战的异同

    戴旭:论抗美持久战与抗日持久战的异同

    尽人皆知,八十年前中国人民靠着毛泽东《论持久战》透彻的战略分析和指导,完全彻底地战胜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武装入侵。当时的中国人,如饥似渴地读着这篇文章,从中看到希望,得到信心,受到鼓舞,然后挺身接战,终胜强敌。现在,面对特朗普式经济帝国主义的贸易入侵,中国人民热读此文,仍希望从中得到真理的启示,以赢得新时空下的“抗战”胜利。

  • 无法回避的网络事件,中美服务贸易将更加严重失衡

    无法回避的网络事件,中美服务贸易将更加严重失衡

    现在我国的网络主权受制于人,造成政治上受压迫、安全上受监控、经济上受剥削的局面就是我们中国作为主权独立国家的最大隐患(国家主权总体体现在海、陆、空、天、网络空间五大疆域里,目前我国在海、陆、空、天方面上能直面美国的挑战,但在因特网网络空间则是遭到全面入侵)。这也是我国开展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新时代建设时在数据通信基础网络方面遇到的最大危险!那就好比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

  • 杨斌: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对实体企业家有致命威胁

    杨斌:美国金融资本主义对实体企业家有致命威胁

    美国贸易战暴露了自身经济的惊人脆弱性,原因是金融资本主义对实体经济有致命危害,导致美国经济从二战后繁荣滑向非正常急剧衰败。

  • 2019中美冲突最大风险,不是贸易战

    2019中美冲突最大风险,不是贸易战

    尽管,不少人越来越担心中美贸易争端逐步恶化,以及中美之间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对抗和潜在冲突,但这份报告认为,中美两国之间只有一个紧急情况被视为2019年风险最高冲突点,那就是在南海爆发武装对抗。

  • 余云辉:美国并没有和中国对等开放

    余云辉:美国并没有和中国对等开放

    世界大国之间的关系不是一成不变的,中美关系也是不断变化的。目前,中美关系是敌是友?这个“定价权”或“定性权”不是掌握在中国手中,而是掌握在美国手中。一句话,是美国的国家战略和现实需要主导并决定着中美关系的敌友性质。美国基于其国内的产业发展与军工利益,需要创造和制造外部的敌人。中国究竟属于美国的战略伙伴还是战略对手?这与中国人的良好愿望无关,而与美国维护其全球的货币霸权、科技霸权和军事霸权有关。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就要犯一厢情愿的主观幼稚病,就会选择以肉伺虎、放弃主导权和生存权的妥协策略,就会犯主观唯心主义的致命错误。在中共党史上类似的血的教训并不少见。

  • 任正非为何不怕美国打压——从他在辽阳化纤厂说起

    任正非为何不怕美国打压——从他在辽阳化纤厂说起

    仔细研究华为的发展,不难发现其市场攻略、客户政策、竞争策略以及内部管理与运作,无不深深打上传统权谋智慧和“毛式”斗争哲学的烙印。典型的一个例子,华为初期“农村包围城市”战略的运用。1992年,华为自主研发出交换机及设备,当时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等洋巨头把持着国内市场,任正非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迅速攻城略地,通讯设备价格也直线下降。1996年,华为开始在全球依法炮制,蚕食欧美电信商的市场。

  • 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特朗普贸易理论背后的“疯狂推手”

    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纳瓦罗和威尔伯·罗斯都是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核心设计师。纳瓦罗将中国描绘成一个邪恶的角色,并提出了遏制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的计划。特朗普上任后,成立了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并任命纳瓦罗为主任。有传言说,国家贸易委员会将与强势的国家经济委员会甚至国家安全委员会平起平坐。然而,正如俗话所说,人事任命即政策,美国政府从来不是罗斯和纳瓦罗说了算。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来自高盛(Goldman Sachs)的加里•科恩(Gary Cohn)也加入了政府,导致特朗普政府立刻陷入了有关贸易政策的恶斗。

  • 小心!比“贸易战”更凶狠的可能来了!!!

    小心!比“贸易战”更凶狠的可能来了!!!

    战略打法上,美国将主打“安全牌”,特朗普是聪明的,美国精英不傻,“贸易战”他已很难形成对华绝对优势,杀敌一千自损了九百,他的体制,没有中国体制抗压!他会发挥军事上与我巨大的优势,玩“安全牌”,将会在我周围玩“战争边缘”游戏,挑起更多的安全事件,从安全上,彻底恶化我发展大环境!一定要小心,美国当前还具备在我周边挑起安全事端的能力!2019年,我们将面临美国打比“贸易战”更恼火的“安全牌”压力,急需提高中国军队实力,这是决定中美两个“伟大”世纪博弈胜负的最后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 美国早就开始筹划这场对中国经济主权的侵略战争

    美国早就开始筹划这场对中国经济主权的侵略战争

    目前美国正在对中国进行的“贸易战”根本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贸易战,而实际上完全是一场经济主权攻防战——美国要夺取和控制中国的经济主权,而中国要保卫自己的经济主权,双方围绕中国的经济主权正进行着夺取与反夺取、控制与反控制的作战行动。这场经济战争的基本目的是要阻止中国经济特别是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并控制中国经济的主导权;最终目的是要摧毁“中国梦”,维护和增强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

  • 特朗普班子的误区和我们的对策

    特朗普班子的误区和我们的对策

    美国执政精凭借傲慢的帝国主义文化自信,根本意识不到自身的资本主义矛盾。他们只看到中国的崛起对自己霸权的威协。他们以为,拼尽全力,遏制中国的发展步伐就可以解决自身问题,他们想的太简单了。中国对美国的中下层阶级,带来了价廉物美的中国造,解决了他们的生活基本需求,同时,中国也可以通过电子商务让他们安居乐业,用行动让他们明白,使得产业资本空心化的真正敌人是金融垄断资本和反对控枪、播撒战火的军工集团。与其你垄断寡头挑动民粹主义,培育帝国主义冲动,不如我以电子商务有求必应,集中大数据,推动技术进步,顺便争取民心。以资本主义的市场自由竞争,怼资本主义的寡头垄断,拓中国企业发展空间,在当下事半功倍。总之,在互联网时代,中国能做的事情很多。

  • 警惕美国给中国设计的“改革蓝图”

    警惕美国给中国设计的“改革蓝图”

    美国要求中国进行“强迫技术转让、智慧财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服务和农业等方面的结构性改革”,如果中国不答应进行这些“改革”,90天后美国将要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商品征收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而美国要中国进行的“改革”就是要中国把自己的政治主权和经济主权拱手交给美国,并且美国不仅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还要当中国改革的“检察官”和“法官”。这是明目张胆地严重侵犯中国国家的政治主权的行为,我们绝不能容忍和答应!

  • 余云辉:中美贸易战,美国的大棒之后还是大棒

    余云辉:中美贸易战,美国的大棒之后还是大棒

    中美之间战略对立的性质,决定了美国的大棒之后还有大棒。如果中国能够拿出宁死不屈的精神,同时拿出要对等毁灭之决心,给美国立一个做事的规矩,那么,美国一定会把大棒高高举起,最终轻轻放下。在国际经济体系里,美国是受益者,不是受害者,而中国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受害者没有理由给受益者赔偿和补偿。只要中国敢于斗争,敢于孤立美国,敢于拿出与俄罗斯、欧洲、日韩构建经济共同体的决心和勇气,敢于与欧洲和俄罗斯结成货币联盟并排斥美元,敢于建立中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统一战线,敢于在美国市场之外形成中国朋友遍天下的局面,那么,中国就可以形成对美贸易战的强大优势,就可以变被动为主动,让美国不敢伤害中国。

  • 美帝围堵华为机关算尽 奈何后院起火高通送人头

    美帝围堵华为机关算尽 奈何后院起火高通送人头

    本次事件给大家的最大启示就是,在中美关系不睦的大环境下,要充分利用美帝内部矛盾,毕竟美帝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各家跨国巨头之间有非常深的矛盾。就一直被美国垄断的CPU来说,由于Intel拳打Power、PA-RISC,SPARC,脚踩MIPS、Alpha的光辉历史,硅谷幸存至今的很多老牌企业都和Intel有仇。全球很多科技公司都对X86处理器的长期垄断非常不满。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充分沟通,收购MIPS,或者说服MIPS像RISC-V一样开源,与全球饱受Intel压迫的科技公司一道努力,这就有望成为中国打破美国Wintel垄断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