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战略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习近平关于农村集体经济重要论述研究

    习近平关于农村集体经济重要论述研究

    习近平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的重要论述,是对马克思和恩格斯农业合作论、毛泽东“组织起来”论和邓小平“第二个飞跃”论等的继承和创新。习近平关于农村集体经济重要论述在宏观方面和战略层面提出了蕴含辩证思维的“统分结合”论、创新思维的“两个绝不是”论、底线思维的“不能改跨”论,在微观方面和操作层面对适度规模经营、深化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整村推进精准脱贫、改善乡村治理等的细致论述,为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及深化农村集体经济改革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 贺雪峰:城乡二元结构视野下的乡村振兴

    贺雪峰:城乡二元结构视野下的乡村振兴

    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经验是,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在当前中国基本制度设置中,一方面,农民可以自由进城务工经商,也可以选择进城安居生活,另一方面国家为农民保留了返乡退路,万一进城失败,农民仍然可以退回农村。正是因为进城失败有退路,农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城,国家也不担心因为经济周期造成进城农业失业所引发社会政治不稳定,中国因此有了城乡之间的相互支持、相互补充和相反相承的关系。在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的2035年之前,乡村振兴战略的重点是要为占农民绝大多数的弱势群体保底,要解决中国绝大多数农民在生产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困难,回应他们的诉求。要防止当前学界、政策部门和地方政府实践中已经普遍曼延开来的激进的乡村振兴解读,要倡导积极稳健的乡村振兴战略。

  • 乡村振兴战略的社会学思考

    乡村振兴战略的社会学思考

    乡村振兴如果从经验层面来看,当然包括生态环境、社会建设、乡村组织、经济层面以及农民富裕等等,但强调主体地位就不应当只是富裕。如果只是富裕,只是要解决收入水平、人均GDP水平、慈善水平和福利保障水平,而不是主人翁地位和主体地位水平,那么福利就会成为一个无底洞。如果自己不是主人的话,那么再多的福利大家也不会珍惜的。一旦“我”是社会的主人,哪怕有困难,哪怕有风险,人民也会同舟共济,同甘共苦。

  •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重建农村建设的集体化机制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重建农村建设的集体化机制

    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要战略任务,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保证。我国农村建设的集体化机制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长期以来,我国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改革重点在于不断地巩固和完善“分”的改革,缺乏加强村级组织“统”的改革举措,削弱了农村建设的集体化机制。实行乡村振兴战略必须要加强集体经济组织“统”的能力,恢复农村建设的集体化机制,破解农村“统”不起来的难题。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重点是加强农村基层组织“统”的功能,实现“统分结合”,重建农村建设的集体化机制。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壮大农村集体经济。

  • 乡村振兴战略,要靠“老支书”不能靠“乡贤”

    乡村振兴战略,要靠“老支书”不能靠“乡贤”

    能人(富人)治村的一个理论和逻辑悖论是:先富起来的人是着重于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人,先私后公,而“村官”的要求首先却是要追求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先公后私。这其中的矛盾如何协调?交叉点在哪里?所有关于能人(富人)治村的叙述都不能完美的回答这个问题。到村任第一书记的机关干部一定要认识到,自己工作的全部目的,都是为了使农民的主体性通过党的领导充分实现。因此,绝不能满足于拉一两个项目,修一两条道路。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最终还是要靠内生于乡村的、坚决跟党走的健康力量来领导,而不可能永远靠下派第一书记来领导。这一点必须谨记。

  • 邓小平“第二次飞跃”论与习近平“统”的思想关系

    邓小平“第二次飞跃”论与习近平“统”的思想关系

    从邓小平“第二次飞跃”论和习近平“统”的思想出发,壮大集体经济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相互依存,荣衰与共的。新时代亟须重温“第二次飞跃”论的高瞻远瞩战略和习近平“统”的思想,科学认知两者关系,挖掘习近平“统”的思想所蕴含的“经济大合唱”思想、“大农业”思想、“统”与“分”辩证思想、“四条底线”思想、“贫困村集体经济较弱”思想的五大内涵,在新时代改革发展实践探索中可以开辟一条壮大集体经济以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路径。

  • 乡村振兴战略 农村基本保障不能市场化

    乡村振兴战略 农村基本保障不能市场化

    当前学界和政策部门在认识上存在偏差,典型的是过度强调沿海城市带发达地区农村的经验,过度强调发展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尤其是“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而对占全国农村和农民绝大多数的中西部农村地区,也试图通过更加市场化的办法让农民在农村发展产业发家致富,甚至鼓吹资本下乡大规模地去流转农民土地。结果就是占中国农村和农民绝大多数的中西部农村地区失去其一直在起的稳定器与蓄水池的作用。中西部农村不可能复制沿海农村地区的经验,又不具备旅游资源发展农村新业态。这是亟待认识清楚的一个农村问题重点。

  • 贺雪峰:振兴乡村不得不直面的现实

    贺雪峰:振兴乡村不得不直面的现实

    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内中国都将保持四亿到五亿的农民,而“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充其量只能“养活”几千万农民,而且这些能够受惠受益的农民,一定来自具有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区位优势或旅游资源的特定少数农村地区,这些地区在全国农村中的比例不超过5%。这些农村不用政策照顾或财政支持,具有高度市场敏感性的资本自会进入,与当地农民结合起来推动相关业态发展。

  • 冯钺:乡村衰败可能带来两大隐患

    冯钺:乡村衰败可能带来两大隐患

    乡村振兴事关国家战略安全。希望我们能将乡村建设得更加美丽,继续发挥好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和守护国土的重大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