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共为您搜索到25篇文章
  •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余春明:国家是领土、人口和政权的有机统一体

    让政治走开,是阴谋家的口号。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人是社会的产物,人的本质是社会性,在阶级社会首先表现为阶级性。政权是人类社会的组织者。政治,是每个人都撕不掉的标签。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包括一首歌、一幅画,都与政治有关。文章读到这里,如果你仍然坚持人可以与政治无关,那么,我已经没有能力说服你,请坚持你的吧。现在,很多人流行说某人被“洗脑”,这些以为自己比别人高明的人,不过仅仅是一群被另一种思想洗脑的人罢了。如果不是,你告诉我,你的脑子里有什么超越了当今人类社会已知的思想,你有什么超越了历史的认知?不是被这种思想影响、占据,就是被那种思想影响、占据。悲哀的是,明明脑子里装着落后、保守、僵化的东西,装着已经被批判不是真理的东西,还嘲笑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人。

  •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问秦晖:国民党真的让中国人口繁盛,经济发达了?

    没有抗美援朝的浴血奋战,没有对越南倾力援助,就不可能阻遏美国军事力量紧贴中国边疆生根扎营,中国到现在每年还不知要耗费多少财富进行战备;没有对美、蒋挑衅窜犯一次次的迎头痛击,半月形的中国沿海,不可能有超大的城市群,与吸收众多劳动力的“世界工厂”!这些战备,都要消耗巨量的国民财富,中国前三十年不那么好看的经济数字,要从这里多考虑!没有那些年的艰苦,没有那些年的“难看”经济数字,从哪里来现在光鲜漂亮的经济数字?这是常识!难看的“前三十年”,是漂亮的“后三十年”永远割舍不断的基础。

  • 基辛格秘密报告: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确保美国利益

    基辛格秘密报告: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确保美国利益

    基辛格报告的秘密级别属于confidential(confidential之上还有两个级别,secret 和 top secret),该级别的秘密文件,应该在文件产生后的次年算起,于第六年的年底解密(https://www.law.cornell.edu/cfr/text/18/3a.22)。例如,这篇报告写于1974年,从1975年起开始算,满六年解密。即按一般解密时间表,该报告应于1980年12月31日解密。但是我们知道它实际上1989年才被解密,这是因为该报告还有一句加粗的话“本文件只能由白宫解密”。

  • 人口政策务必要有科学与历史的判断

    人口政策务必要有科学与历史的判断

    生育平衡最理想,但这又由不得理想所愿,人类的繁衍时涨时跌可以接受,尤其象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暂不必喊亡族灭种。最好的生育政策是自由生育,不要限制,不要搞差别化生育。连全民免费幼儿园的福利都还未实现,就准备拿几万亿重奖二胎,这是多大的不协调啊!

  • 五大信号预示全面放开生育临近,你生吗?

    五大信号预示全面放开生育临近,你生吗?

    我们建议,一是实行差异化的个税抵扣及经济补贴政策,覆盖从怀孕保健到18岁或学历教育结束。二是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大力提升0-3岁入托率从目前的4%提升至40%,并对隔代照料实行经济鼓励。三是进一步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并对企业实行生育税收优惠,加快构建生育成本在国家、企业、家庭之间合理有效的分担机制。四是加强保障非婚生育的平等权利。五是加大教育医疗投入,保持房价长期稳定,降低抚养直接成本。

  • 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及其相关问题研究

    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我国非正常死亡3000万人是个值得商榷的观点,必须进行全面系统的考量和分析。以1955~1957年平均死亡人口作为基准,结合1953~1964年死亡漏报及其纠正的状况,估算出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约为400~500万人。非正常死亡人口在分布上具有明显的地域、年龄及性别结构上的差异。造成此次非正常死亡的原因非常复杂,难以从单一的因果关系中寻求答案。但种种迹象表明:这批非正常死亡人口是以饥饿死亡类型为主、其他死亡类型为次;以抗灾能力不强引起为主、以地方救灾失误引起为次。尽管非正常死亡几百万人的教训值得反思,但不能抹杀中国政府应对饥荒所做的努力及其取得的成效。

  • 中国未富先老,人口危机正影响国家未来!

    中国未富先老,人口危机正影响国家未来!

    面对我国未富先老的人口潜在危机,我们要采取如下四方面措施来保障这一点:一、放开人口政策,鼓励生育;二、加快产业升级步伐,增加科研投入,特别是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等领域的投入;三、加大力度推进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融合速度;四、研究如何增加我国西部的人口承载问题。我们至少需要上述4方面措施来对冲我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如果这些对冲方面做得好,考虑到我国城市化进程还将持续差不多20年,我们有足够的调整时间来进行亡羊补牢。但是,哪怕如此,考虑到严峻局面,也是时不我待!

  • 难民与人口

    难民与人口

    当今世界正处于转折关头。西方国家原先主导的世界秩序正在崩坏,人口增长问题是西方世界秩序失灵并走向危机的领域之一。虽然这个危机似乎还比较遥远,但一旦爆发,它必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在人口控制方面,中国毫无疑问是全世界的榜样。当中国尽了义务,就应该获得其相应的权利。不接收国际难民,就是中国应有的权利之一。

  • 谁才是华夏民族繁衍的最大敌人?

    谁才是华夏民族繁衍的最大敌人?

    影响人口增长的第一因素绝不是土地,也不是水源,更不是气候,内乱、外战才是华夏民族的第一杀手。内乱、外战为什么对人口的减少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因为乱世之中,人一方面被战乱所杀,一方面被战争的巨大消耗耗光了积蓄,饿死人的事情时有发生,而在这种乱世之中人们天然选择了不生或少生孩子,这是生物的本性。

  • 一亿人口迁往城市后,农村还剩下什么?

    一亿人口迁往城市后,农村还剩下什么?

    城市化一方面导致城市人口拥挤,另一方面则导致农村更加萧条。几千年来维系中国农村自治的根基已经动摇,不仅人口越来越少,而且农村传统文化也在消亡。农村的绝大部分青壮劳动力都已经离开农村,进城打工,现在的农村土地荒芜,人丁稀少,在许多地方可以看见七八十岁的老人在田间劳动,在中西部一些离城市较远的农村基层组织老年化并渐渐失序,农村崩溃或许会成为一个重大社会问题。

  • 王中宇:节制生育还是资本--人口问题的非主流思考

    王中宇:节制生育还是资本--人口问题的非主流思考

    从“节制生育”到“计划生育”到“人口发展”,我们看到了从单一注重人口数量向关注人口质量的转变,这一观念的转变对我中华民族意义重大。愿关于人口问题的研究能够开放而深入,愿关于人口问题的决策能建立在理性研究的基础上,愿对人口质量的关注落实到具体的政策与财政资金分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