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共为您搜索到39篇文章
  • 孙松林:5G让人工智能无处不在

    孙松林:5G让人工智能无处不在

    作为未来信息时代主要的发展方向,人工智能的感知、认知、行动三方面缺一不可,但在5G时代,最重要的则是认知。5G时代到来了,但人工智能中最核心的认知能力,却是5G无法凭借自身实现的,也是其最需要的。

  • 辽宁王忠新:当“狗”能做诗的时候

    辽宁王忠新:当“狗”能做诗的时候

    从阿发狗问世短短几年,围棋AI已将人类棋手远远抛下。围棋界普遍认为,面对AI,顶尖的人类棋手即使受让两子也毫无胜算。可感情能用阿发狗计算出来吗?就如凡是能用钱买到的,都不是最珍贵的;凡是最珍贵的,都是用钱买不到的。同样的道理,凡是能计算出来的,都不是珍贵的感情,凡是珍贵的感情,都是无法用计算机能计算出来。而优秀的诗歌注重真情实感,或者说,诗歌面对阿法狗的计算,更需饱含真情实感,尤需抛弃虚情假意。

  • 2020年俄美将在人工智能+战争博弈上华山论剑

    2020年俄美将在人工智能+战争博弈上华山论剑

    在“人机结合智慧社会”中,智能机器人是由人类发明创造、设计、控制的,人无疑是最生动、最活跃的因素,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主宰者,智能机器人就是机器,离开了人,它将无法发挥智能作用,只能说是一堆废铁。然而,我们在强调人这一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不能忽视智能机器人所发挥的巨大作战潜能和负面影响。

  • 倪光南:自主可控携人工智能打造网络强国

    倪光南:自主可控携人工智能打造网络强国

    过去三十多年,我国发展主要靠引进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成果,基本是利用国外技术,早期是二手技术,后期是同步技术。而现阶段,不仅无法从他国获取关键核心技术,而且也很难获得一般的高技术,因此在引进高新技术上不能抱任何幻想,应当改变过去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逻辑。总而言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宏伟目标时不我待,要有志气和骨气加快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和实力,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把创新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 美军人工智能发展现状与前景

    美军人工智能发展现状与前景

    2018年4月,美国参议院提出一项法案,建议成立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关注的重点是使美国成为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量子计算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其工作的另一项任务是对美国安全风险进行评估,风险源于军事人工智能的发展及其在中国和俄罗斯军队的推广使用。

  • 冯象:人工智能让我们害怕什么?

    冯象:人工智能让我们害怕什么?

    人工智能带来的首要挑战是个人隐私的消亡。在传统社会,隐私之所以被称为“私”,是因为它可以“隐”。中文词将其特点诠释得非常完美。当前社会已经普遍使用机器智能,它能够记录每个人的行为与信用表现,其背后涉及的法律问题就是个人的隐私权。在法律层面,隐私权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权利。美国在经过了多年的宪法诉讼后,隐私权早已被确立为宪法中的一项基本权利,中国编纂起草的统一《民法典》正在审核中,隐私权正是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

  • 人工智能技术对网络舆论引导的影响不容忽视

    人工智能技术对网络舆论引导的影响不容忽视

    “推荐算法”在后台运作的属性无形中赋予了算法制定者隐形而又强大的新闻选择权,其中较为完善的精细化用户画像存在被商业、政治甚至敌对势力操纵或影响的巨大隐患。如果算法取代人工编辑成为新闻的“把关人”,那么由谁来为算法“把关”,将是一个现实存在的监管隐患。技术并非绝对中立,算法同样可以被赋予新闻伦理和价值观。“推荐算法”强调的是用户偏好而不是新闻价值,但从历史实践看,不加约束和引导的舆论将不可避免地陷入低俗甚至违背伦理道德。

  • 人工智能,能不能解决996问题?

    人工智能,能不能解决996问题?

    如果,人工智能产业升级真的成功了,一切都全面自动化了,我敢说,除了许多特殊的高端职位,大部分精英白领,反而是最快失去工作的,因为在万物互联、人工智能掌控设计、生产、分配、分析的环节中,将不再需要高端的、富有创造力的工作!人类的”白领工作“,将只剩下重复、简单、无价值的劳动,比如替电脑圈出几个还没有学习到的物件儿。

  • 一场全球争夺战悄然打响!中国怎么办?

    一场全球争夺战悄然打响!中国怎么办?

    人工智能产业覆盖过于广泛,即便像美国这样的科技大国,也不可能寻求在所有领域争得头筹。在全球化时代,各国仍将遵循比较优势交换的商业模式,形成一个相互依赖、合作共赢的全球人工智能产业链条。中国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上也应有所侧重,与其他主要国家尽早开始产业合作。

  • 数据独裁的兴起

    数据独裁的兴起

    人工智能革命最大和最骇人的影响可能与民主国家和独裁政权的相对效率有关。历史地看,独裁政权面临着创新和经济增长的巨大障碍。20世纪后期,民主国家通常比独裁统治表现更好,因为它们在信息处理方面要好得多。我们倾向于将民主与独裁之间的冲突视为两种不同道德体系之间的冲突,但它实际上是两种不同数据处理体系之间的冲突。民主分权处理信息并由多人/机构决策,而独裁统治将信息和权力集中在一个地方。鉴于20世纪的技术,信息和权力过于集中是低效的。没有人能又快又准确地处理众多信息并正确决策。与美国相比,这是苏联决策糟糕透顶以及经济落后的原因之一。

  • 欢迎来到硬规则世界…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

    欢迎来到硬规则世界…人工智能与人类未来

    因为另一条路,资本主义私有制走到黑,恐怕阶级斗争只会益发激烈。当贫富鸿沟固化,财富高度集中,一切产品、服务连同物联网底层数据,彻底知识产权化,那会是什么景象?“超人”统治,法西斯暴政。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根本的一条,是机器不得伤害人类。但是按照资本主义的逻辑,机器如果比人聪明,学会了资本及其附庸的自私自利,它干吗老老实实伺候人类,而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所以我在书里说,待到那一天,AI的飞速进步,将迫使人类在改造世界的同时也改造自己,第二次起来,废除普遍的剥削与压迫,做共产主义新人。

  • “后人类时代”还是“前人类时代”?

    “后人类时代”还是“前人类时代”?

    “人类”作为一个统一的“物种”,还处于“史前期”。这才是“人类”真正值得担忧的地方,因为“人类”还没有形成真正的“命运共同体”。用马克思主义的话说,人类历史还没有超越阶级斗争的历史。而只要还有剥削和压迫存在,只要“人类”在事实上还分为各阶级,任何科学技术的进步都可能威胁“人”本身。所以当我们用“人”或“人类”这个抽象的概念时,实际上就掩盖了问题的根本:问题不在于人工智能或科学技术的当代发展超出我们的想象,而在于我们还没有建立真正有效的社会组织形式。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对迅猛发展的科学技术感到担忧,不是因为我们处于或即将进入“后人类时代”,而是因为我们实际上一直处于并且目前仍然处于“前人类时代”:我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人类时代”。

  • 我是阿尔法 ——论人机伦理

    我是阿尔法 ——论人机伦理

    人工智能如此有利可图,在资本主义放任竞争,弱肉强食和私人垄断的条件下,不可能阻止它的无序研发、违法使用、滥用,或变为战争机器。放眼未来,有一点很清楚:凭借AI挖掘占有海量的网络数据,极少数人便能攫取大部分资源,控制经济命脉和文化宣传。且不说对宪制(人民民主)的威胁,一次意外事故或遭受攻击,即可引发危及全社会的灾难。故为安全计,AI的尖端技术及核心平台,是不宜让任何个人或私企拿在手里的。就像核武器生化武器,在销毁之前,除了由强大稳定的国家来维护,谁担得起如此重托?

  • 无产阶级会沦为无用阶级吗?

    无产阶级会沦为无用阶级吗?

    170年前诞生的《共产党宣言》宣告无产阶级是具有远大前途的先进阶级,但近些年来,赫拉利提出的“无用阶级论”即人工智能将使无产阶级沦为“无用阶级论”的观点,使马克思主义这一观念遭到新的历史虚无主义之冲击。以《共产党宣言》观之,人工智能是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长期发展与技术积累的结果,而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又是资本谋取剩余价值的技术工具。人工智能之所以排斥无产阶级,仍源于资本与劳动的对立。然而,资本主义无论怎样利用人工智能赢得新的生存空间,都无法改变“两个不可避免”的历史发展总趋势。的确,未来社会存在一个“无用阶级”,但这个阶级不是无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这是从《共产党宣言》看人工智能的阶级影响而得出的必然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