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共为您搜索到62篇文章
  • 清江游:以色列扩张在为自己挖坑?

    清江游:以色列扩张在为自己挖坑?

    很多人都觉得以色列就是中东一霸,实力远在周边国家之上,其实这是虚假现象。以色列当年是英法支撑着,现在是美国支撑着,如果美国学英法不再支撑以色列,以色列还能猖狂多久呢?中国有句老话,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美以能一直坐在一张桌旁吗?关键是美国优先是会抛弃一切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同盟,以色列也不过是一个同盟而已,不能抛吗?那时以色列是不是要四面楚歌、悔不当初?这预言也许早了些,但由于以色列的不停扩张,中东和平离以色列越来越远大概是没有疑问的。中东没有和平,以色列能有和平、能有安宁?

  • 千钧棒:中国驻以大使杜伟不幸去世背后的疑云

    千钧棒:中国驻以大使杜伟不幸去世背后的疑云

    美国现在在特朗普的领导下日益法西斯化,美国当年扣在其他国家头上的“无赖国家”和“流氓国家”的帽子现在戴在美国自己头上非常合适。至于杜伟大使的不幸去世到底是不是美国佬所为或者是美国指使,到时候以最后的调查结果为准。但是对于美国,只有善良的人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出的,我们对此不能放松起码的警惕性。

  • 鹿野:美国与中国驻以色列大使的死亡之谜

    鹿野:美国与中国驻以色列大使的死亡之谜

    在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死亡一事上,美国统治集团既有动机,也有能力,不仅在历史上有很多前科,在本次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更是出现了很多类似事件,并非孤立的个案。因此虽然不能断言杜大使一定是美国方面下手暗害的,但是至少可以说美方有很大的嫌疑。本次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国内的媒体由于种种原因在反对西方舆论战方面并不是很给力,外交官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中国舆论反击的主力军。如果要是这次杜伟反击美国污蔑后很快便死亡,也不进行详细的调查,恐怕其他的人也不大敢反击西方特别是美国反华势力的攻击污蔑了。所以中国方面进一步调查核实,查明真相是非常有必要的。

  • 李建秋:长远的看,特朗普上台是对以色列的祸害

    李建秋:长远的看,特朗普上台是对以色列的祸害

    特朗普主义和传统共和党的政策是格格不入的,特朗普把共和党改造成特朗普的党,问题是:特朗普最多八年总统,即便是这次胜选,下一个四年完了以后怎么和民主党竞争?传统共和党已经凋零殆尽。而共和党无法执政,可能以色列的倒霉日就会到来。

  • 以内部团结应对内忧外患:以色列危机管理机制启示

    以内部团结应对内忧外患:以色列危机管理机制启示

    显而易见,以色列在长期的内忧外患之下,已在不同信仰、种族、民族等的国民中,确立起一套危机管理机制。不过,不论怎样的机制,其基础或称唯一基石必然是——团结!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我们面对新冠疫情时,绝不能忘记“团结”二字,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度难关,以迎接美好的未来!

  • 反美就是恐怖主义?!

    反美就是恐怖主义?!

    左手反恐,右手扶植对它国有害的恐怖主义和民族分裂势力,反恐不过是美国中东布局的一个“借口”。从阿富汗到伊拉克,到利比亚,再到叙利亚,反恐大旗下,中东已是一片乱局。去年7月30日,联合国公开了阿富汗平民伤亡人数。数据显示,自2019年1月1日到6月30日,阿富汗平民死亡人数高达1366名。最重要的是,平民伤亡数量远远超过了武装分子,且呈现增长趋势。再看伊拉克。80年代,还是区域内的重要国家。但是如今,经过美国的介入,它已经变成一个四分五裂、民不聊生的国家。这种行为,总有一天会滋长出反噬自身的力量。

  • 以色列关闭驻全球所有使领馆,为什么可以这么任性

    以色列关闭驻全球所有使领馆,为什么可以这么任性

    美国的军队救灾荷枪实弹,因为他们的首要责任是维持秩序而不是救人;美国的消防员不是按需分配,而是按金钱分配,富人区优先。加州的山火就是如此。金钱买服务,不是很公平吗?中国政府和老百姓的关系完全不同,中国政府历来对老百姓承担无限责任。全世界只有一个中国政府,永远不会罢工,也永远不会关门。这就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金钱服务。

  • 以色列会充当美伊冲突的急先锋吗?

    以色列会充当美伊冲突的急先锋吗?

    以色列一向是个狠角色,过去历次中东战争表明,其往往说到做到。伊朗拥有核武器,必定会令以色列寝食难安。过去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朗设施发动过数百次攻击,但大多是秘密进行,而最近一年来往往是公然宣布有关攻击情报。伊朗也曾经宣称,以色列暗杀了伊朗多名核科学家。可见以色列并非只是嘴上说说。以色列人口虽然不到900万、实控面积只有2.3万平方公里,与8100万人口、面积近150万平方公里的伊朗几乎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但以色列却号称中东头号军事强国和第二个硅谷。其军事能力和行动力为历次中东战争所证明。除了美国源源不断的军事援助外,以色列人强大的情报能力也是其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因素。

  • 特朗普的犹太情缘,我打死都挺以色列

    特朗普的犹太情缘,我打死都挺以色列

    特朗普背后的最大金主,是以色列总理的铁哥们。特朗普最疼爱的女儿的老公家族,和最大金主关系匪浅。特朗普通过他们两位的牵线搭桥,和以色列总理也成了铁血兄弟,至此,不管是在以色列的政治界,还是经济界,特朗普都获得双重支持。在这背景下,你说特朗普会不对以色列忠心耿耿吗?

  • “离间”中国和以色列,美国下手了……

    “离间”中国和以色列,美国下手了……

    下一轮全球科技产业革命,主要在人工智能、3D打印等增材制造等领域,在这些新兴领域,中国和以色列也有非常大的合作空间。因为新兴技术本身是需要各方的合作才能促进自身的技术成熟,包括引领下一轮产业技术革命。但美国恰恰相反,采取技术保护主义。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肯定需要开拓另一个市场和机遇,加强和其他国家的合作。以色列无疑是很棒的选择。但美国自然不愿看到中国与以色列走得过近。虽然以色列不在以美国为首的情报共享的“五眼联盟”之中,但却是美国重要的“网友”,如果扩展到“六眼联盟”的话,以色列一定位列其中。以色列和美国在军事、安全等领域有着非常深厚的情报合作的空间。

  • 中国出面协调俄土在叙利益,以色列空袭叙利亚!

    中国出面协调俄土在叙利益,以色列空袭叙利亚!

    战术上,以色列F16战机空袭的拉塔基亚地区正好是叙利亚军队与该地区TIP/HTS恐怖分子作战区域,也是俄罗斯空天部队袭击这些恐怖分子军事基地赫米姆空军基地所在地。叙利亚军队作战前锋直指TIP大本营季斯尔舒古尔镇,之前血饮说过以色列一直在戈兰高地为HTS恐怖分子提供医疗救助服务,HTS也投桃报李在自己的军营中挂起以色列国旗,而季斯尔舒古尔镇的TIP恐怖分子则直接使用与其同样信仰的犹太以色列的社区治理模式,可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以色列空袭拉塔基亚直接支持该地区恐怖分子作战,再次暴露了犹太复国主义支持国际恐怖分子的事实。

  • 田文林:伊朗与以色列对抗的根源及前景

    田文林:伊朗与以色列对抗的根源及前景

    当前,伊朗与以色列关系呈现持续恶化态势。伊朗革命型外交导致伊以在意识形态上严重对立,而双方地缘目标日趋冲突,加之以色列追求“绝对安全”与伊朗矢志提高军力的结构性矛盾,导致两国关系陷入全面对抗。在可见的未来,伊朗与以色列的矛盾恐将继续升级。但由于缺乏足够的意图和能力,伊以矛盾远未达到爆发全面战争的程度。

  • 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其中的一步

    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其中的一步

    美国要偏袒以色列,自己也要控制全球能源,就必须要搞伊朗,最快的办法是鼓动库尔德人独立,而这必然损害土耳其的利益,这是土耳其跟美国之间最本质的矛盾。美国在2015、2016年刚开始露出这个企图的时候,土耳其就已经比较警惕了,到现在他看得更明白了。如果美国要这么干,他就会反其道而行之,那双方就会发生尖锐的矛盾。有人认为埃尔多安太强硬,想把它搞下去好,于是就有了2016年未遂的军事政变。但是你发动政变还没有成功的情况之下,就会让埃尔多安更加强硬,更加激烈对抗美国的这种战略,他就会采取靠近俄罗斯的手段,来对美国进行报复。所以我们看到了后来土耳其跟伊朗和俄罗斯靠的越来越近,才有了土耳其想去进口俄罗斯S400导弹防御体系,包括其它的军事合作,这就又激怒了美国,双方就进入了恶性循环。

  • 以色列枪杀平民却无人谴责,这样的世界真丑陋!

    以色列枪杀平民却无人谴责,这样的世界真丑陋!

    白头盔在叙利亚明明白白造假说叙军使用化武,甚至连究竟死了几个人甚至是否死了人都没讲,美英法就喊叫得天翻地覆,绕开联合国对一个主权国家说打就打了。加沙死了62人,还有8个月的小孩儿,竟然除了埃尔多安以外没人“敢”说句话。

  • 李光满:多个战场同时出击,特朗普胜算几何?

    李光满:多个战场同时出击,特朗普胜算几何?

    这四个问题或者说四场战争正在侵蚀美国的信用,正在剥去美国的伪装,让一个真实的美国暴露在世界面前,从中印、中日关系改善到中国在朝核问题上不可或缺的作用显现出中国的大国地位和大国作用,当前面临考验的是中国在伊朗问题上的态度和在中美贸易战中的定力,我以为中国在伊朗问题上要表现出坚定的支持,因为这是一次符合中、欧、俄、日、印等大国意愿和国际正义性的事件。在中美贸易战方面,绝不能在重大国家利益问题上妥胁退让,坚决维护国家利益,坚决打赢这场贸易战。

  • 以色列与伊朗大规模战争会不会爆发?

    以色列与伊朗大规模战争会不会爆发?

    打仗就得有战场,但以色列伊朗战争的战场却别开生面,可能具有以下几个特点:其一,以第三国为战场;其二,以代理人战争为依托;其三,以不对称战争为手段;可以看出,人们议论纷纷的以色列与伊朗的大规模战争其实很艰难,想真正打起来着实不易。笔者相信两国的决策者对此一定也洞悉明见,他们未见得要迎难而上,做得不偿失的蠢事。但问题是,推动这场战争的第三方因素却不可小视。第一个极力推动这场战争的国家是沙特。第二个乐见这场战争的是美国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