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共为您搜索到75篇文章
  •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于人的生存和发展中的特殊必需品。我国医疗改革以来,理论界对医生劳动的特殊属性、药品作为商品的特殊属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在学理层面上尚未讨论清楚。本文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结合医生劳动和药品在劳动力再生产中的特殊作用,对医生劳动的特殊性,药品生产、流通和消费的特殊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医药分离的学理依据。本文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医药关系要以民生为导向,不能走医院企业化、医生劳动资本化之路。

  •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国企低效论”的核心主张无不恪守“绝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完全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信条。其实质是要在“国企低效率”与“私有化改革”之间建立起一种破与立的逻辑关联,试图通过颠倒黑白来妖魔化国企,制造“国企低效”的社会舆论,削弱乃至取消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实现所谓“私有化”目标。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坚守正确的改革方向,必须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根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也是国企改革者必须具有的底线思维。历史已充分证明,私有化改革并不能真正带来效率,决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

  • 对这家欠收拾的美企,咱不必客气了!

    对这家欠收拾的美企,咱不必客气了!

    由于波音在飞机自动控制系统中的缺陷,造成了这么多人失去了生命,甚至有的是整个家庭都离开了这个世界,有的则是家庭的破碎、骨肉别离。这不是波音轻飘飘几句道歉就能抹平的。

  •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在国产操作系统系统的发展过程中,除了企业,国家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可以把分散的资源进行一定程度的整合,以统一的标准和外国跨国公司竞争,这样才更有可能成功建立起完全由中国企业主导的操作系统生态环境。而政府单位和国企部门的IT设施全面自主化进程,则会促进国产关键应用软件市场的蓬勃发展,为国产操作系统生态补充必需的养分。共同努力之下,不仅安卓和Windows系统本身,连Office、Adobe CC这些流行的应用软件也将看到有足够实力的国产替代品。如今,操作系统早已没有“移动、桌面”的本质区别。Windows可以用在手机上,安卓也可以跑在PC环境,国产操作系统也是如此。在移动市场立足后,国产系统即可向PC领域扩张,一举取代Windows。到达这一步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让国产操作系统从“可用”到“好用”再到“都用”是我们必经的一个过程,需要长期“苦熬”,不能心存一丝侥幸。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被资本裹挟的企业只认利润,何谈道德绑架?

    被资本裹挟的企业只认利润,何谈道德绑架?

    资本没有国界,也没有爱国情感,更不会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资本的本性是逐利,在受它控制的企业眼里,只有利润是第一位的,其他任何因素都绑架不了它,道德也一样。

  • 十几年前那场外资收购中国骨干企业风潮

    十几年前那场外资收购中国骨干企业风潮

    当这场风潮最近成为社会话题时,一些中国的经济学家出来为此开脱,理由无非是“企业并购是市场行为”、“外商投资企业也是中国企业”、“外资进入有利于提高中国企业的投资效率”、“外资带来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等等陈词滥调。但如果稍微观察和分析一下实际发生的案例,就会发现它们处处违反市场规律,个个都是以攫取中国企业的品牌、技术诀窍和市场份额为动机,甚至几乎没有一桩交易是经过中国企业管理层同意的。

  • 任正非:我确实很“富裕”!

    任正非:我确实很“富裕”!

    任正非虽然是个冲着赚钱去的企业家,但却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大部分企业家,走的是“商业”的道路,用营销牟利,用金融杠杆暴富;唯有华为、京东方等企业,骨子里其实是“工业党思维”,生产产品,打磨技术,从低端到高端,挣最难挣的钱,逐步建立自己的技术护城河,掌握自己的核心生产力,然后厚积薄发,反过来去攻占世界市场。

  • 美国司法助美企打击竞争对手?这本新书揭背后黑幕

    美国司法助美企打击竞争对手?这本新书揭背后黑幕

    德国新闻电视台认为,对美国来说,用《反海外腐败法》惩罚外企可谓“一箭三雕”:财政上可获得巨额罚款收入;美国强大的媒体力量将此当做美国道德义务及价值观的体现;能帮美企扫除竞争者。“美国司法是否经常帮助美企打击国际竞争对手?”德国《经济周刊》写道,“皮耶鲁齐的书曝光了美国行为背后的真面目。”

  • 紫虬:正视矛盾,建立新时代的企业评价导向体系

    紫虬:正视矛盾,建立新时代的企业评价导向体系

    股份制脱离了劳动要素参与分配,就质变为按资分配为核心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90年代开始的国企改革,在“抓大放小”中“卖光、送光”中小企业,通过大规模私有化,实施了按资分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如果说,这是因为在实用主义思想方法之下,受新自由主义诱导,所导致的传统公有制和私有制之间的此消彼涨,是一种阶段性的矛盾形式。那么,尊重社会化大生产的客观规律,借鉴大型跨国公司华为“劳动收益优先于资本”的原则,成为实质上转化劳资矛盾的新阶段。处在中国企业金字塔中下层,占据数量主体的中小企业,通过学习华为以及美国中小企业员工持股的经验,才能坚定地走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的道路,这是中国当下各种所有制企业应对即将进入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的必由之路。中国共产党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和劳动阶级的先锋队,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

  • “同仁堂”金字招牌被砸给我们的警示

    “同仁堂”金字招牌被砸给我们的警示

    从“同仁堂”这块金字招牌被砸,我们可以得到一个警示:在一些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存在着私有经济成分蚕食国有经济成分的危险,而用损害商标权品牌价值等国有的无形资产为代价,来为私有经济成分增值,就是其中的一种办法。如果我们不提高警惕,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早晚有一天要由姓“公”变成姓“私”。

  • 把企业家精神从资本家的欢宴中剥离出来

    把企业家精神从资本家的欢宴中剥离出来

    我们的社会,在法律层面,依法制裁各类职务侵占罪和非法收入,依法保护合法收入,依法调节超额收入;政治意识形态层面,按照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从利于企业发展的角度,鼓励劳动要素参与分配,鼓励公平公正,鼓励兼济天下苍生的企业家精神。把社会驱动力从私人占有巨额财富,转到创新,发展生产力成就感方面来。转到普惠制,利他性、包容、共享的市场需求上来,以适应社会化大生产,因为它具有顺者昌盛,逆者衰亡的客观性。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已经也必将再次证明恩格斯的名言:共产主义不是观念,而是事实。

  • 华为事件是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追杀

    华为事件是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追杀

    现在西方遏制中国策略发生了变化。一段时间以来,美方动用国家力量抹黑和打击特定的中国企业,企图扼杀企业的正当合法经营,背后有很强的政治企图和政治操弄。应该说,采用种种不正当手段打压中国公司华为的做法,暴露了一些人见不得人的阴暗心理,但注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显然,这一事件不是华为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中国的某些高科技已经引领世界。现在美国故意说成是法律纠纷,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背后真实意图却是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打压。美国希望通过打压中国具有代表性的高端企业,来摧毁中国发展高科技工业的信心。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断中国高科技企业崛起,遏制中国进军高科技领域,保持西方在该领域的绝对优势。或者说,保持美国的科技优势。

  • 从常平仓看国有企业的利润及人民币的定价权

    从常平仓看国有企业的利润及人民币的定价权

    因为控制着重要必须物资的全国性产、供、销体系的建立,人民币就可以以这些国家控制的重点物资为“锚”,控制其定价权,使物价相对平稳,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这样,人民币就有了足够的信用。这个国家控制了“常平”体系,实际上,就是人民币的信用,就是人民币的“锚”。

  • 美国基金会“慈善”的内幕和实质

    美国基金会“慈善”的内幕和实质

    在美国创办基金会的“慈善家”们并不是普通人所想象的多么“大公无私”。对大资本家来说,建立基金会不仅可以享受税收减免与财富转移的好处,而且通过基金会的资金运作还可以获得巨大的资本收益。同时,通过基金会与政府之间的利益结合,也可以扩大大资本家自身影响力,增强其盈利能力,并协助美国政治外交和文化价值观在全球不断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