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共为您搜索到91篇文章
  • 不仅构陷孟晚舟!汇丰企业文化,欺凌中企是传统

    不仅构陷孟晚舟!汇丰企业文化,欺凌中企是传统

    从汇丰在中国扎根之后,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它怎样欺凌华人、华企,汇丰都没有被我们恶狠狠地整治过,所以,惯出它的一个恶习,或者说“培养”出它的一个企业文化:华人都是好欺负的,不管什么时候的华人,也不管是哪里的华人,都好对付,都好欺负。那么凡是华人兴办的企业,它只要逮住机会就要不择手段地坑害!孟晚舟事件不会是最后,华为不是终结。

  • 紫虬:自主联合劳动是实现企业市场价值的主要出路

    紫虬:自主联合劳动是实现企业市场价值的主要出路

    华为的出现,代表在雇佣劳动制度的资本主义市场方式的胎胞里成熟的“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它出现在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中,对于资本主义具有免疫力,青出于蓝,与马克思时代的劳动合作工厂不同的是,它的社会化大生产程度更高,它是共产党领导的。

  • 贾根良 李家瑞:美企业股东治理模式的困境与启示

    贾根良 李家瑞:美企业股东治理模式的困境与启示

    美国现行企业治理模式失灵是其经济难以真正复苏的主要原因之一。外部大股东介入公司运营非但没有带来理想中的效率提升,反而干扰了管理层的正常决策,加重了对劳动者的盘剥。金融资本家大肆攫取公司资源,严重损害了企业的创新能力。股东治理模式误解了股东与经理人的经济关系,高估了股东投资对于企业经营的重要性,错把股东视为唯一的风险投资者与关键的创新推动者。此外在分析时所采用的同质化抽象处理也不利于普通股东。股东至上的观念本质上属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必然产物,倾向于大股东的利润分配方案根植于以交换为核心的新古典经济学,不能据此来指导企业经营。我国下阶段的公司改革需要以适合我国国情的、专注于提升企业生产创新能力的新型公司治理理论为指导。

  • 中央企业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 打通复商复市微循环

    中央企业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 打通复商复市微循环

    4月8日,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终于等到了他的春天,伴随着武汉的重启,华润集团在汉各行业的复商复市也逐渐开始。汉街万达广场的Ole精品超市正式营业;怡宝业务员小鲁同学一大早便抵达岳家嘴的超市上货;太平洋咖啡武汉珞喻店的小徐也早早到达门店给解封的人们满满一杯醇香;华润燃气的营业厅也迎来了一批能出门缴费的市民朋友……

  • 子稻:警惕,美日企业大撤退,一场真正的危机!

    子稻:警惕,美日企业大撤退,一场真正的危机!

    我们要克服自满、焦虑、抱怨、浮躁、急功近利的心态。战争已经打响,你是否做好了准备?或许有人已经找到了发展的机会,但也有人还在原地不停的怨天尤人,却独独忘记如何踏出那勇敢的一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时刻考虑的问题!而活下去,才能更好的发展自己!

  • 云轩:大企业家发不起工资了吗?

    云轩:大企业家发不起工资了吗?

    面对疫情肆虐造成的经济下滑,在庞大的私营企业群体中,我们看到的是,一方面小微企业、个体户、创业者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不得不冒着风险登上复工的班车,而另一方面,那些高高在上的民营巨头们,一边依靠积累下来的利润,享受“慢下来的生活”,一边叫嚷着要求政府给予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我们倒是想知道,大资本们是真的“心里左右为难”了吗?事实的真相恐怕是左右逢源,两边通吃吧!

  • EAR——美国制裁中国企业的法律天网

    EAR——美国制裁中国企业的法律天网

    面对EAR这张天网,我们没必要躲躲藏藏。既然是人家定的规则,遵守即可。因为只有当你认可游戏规则了,等你将来一旦制定规则,才能让别人也乖乖遵守。专利是制造业最后的堡垒。攻不克这座堡垒,则规则永远是别人制定,而我们只能给别人打工。一旦攻克,我们取代美国,成为新的rule maker.为此,对知识产权/专利的尊重,使我们必须要培养的。

  • 疫情当前,企业如何进行有效的风险管理

    疫情当前,企业如何进行有效的风险管理

    在这次疫情风险中,稳健医疗在其他口罩、防护服等生产企业都春节放假无法恢复生产时,因为提前部署和动员口罩车间380人春节不休假,各子公司领导手机保持通畅,随时参加线上会议,员工随时待命等举措,在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1月26日,为社会尤其是医院生产和提供了1.089亿只口罩,11.47万件防护服,为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也同时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在不确定性无处不在的今天,风险可以转化为机遇,关键是学会风险管控。

  • 新自由主义企业理论方法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新自由主义企业理论方法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新制度经济学以个人主义方法论作为企业理论研究的基础,其理论渗透着唯心史观;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以唯物辩证法作为企业理论研究的根本方法,其理论始终贯穿着唯物史观。新制度经济学以“新经济人”假设作为企业理论研究的出发点,使其理论陷入了形而上学思维;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以历史的、现实的人作为研究的出发点,使其企业理论的研究在辩证联系中展开。新制度学派采用静态比较的方法,把企业问题置于交换领域中研究,使企业理论仅仅限于市场运行层面的解释;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则运用系统发展的观点,在生产与交换的有机结合中研究企业问题,既能认识企业的市场运行特征,又能认识企业深层的本质关系。

  • 望长城内外:必须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望长城内外:必须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习近平同志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所作的《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指出,要“提高司法公信力。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我曾经引用过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其中的道理是深刻的。

  • 曹老板为何会挨“骂”?——也谈猪肉涨价问题

    曹老板为何会挨“骂”?——也谈猪肉涨价问题

    前30年的工人不存在失业问题,他们的收入,除了工资外,明明还有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大劳保)和其他诸多福利;而现今工人除了工资外,就再无其他任何收入了,更不谈下岗、“待业”之人。请问曹老板,在你的比较中,怎么就没了这些内容?究竟是你无知,还时故意隐没呢?如此比较,岂非荒谬?!

  •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我国在基础领域的全球差距不断拉大。在制造强国指数上,中国结构优化指数已连续两年下降,与美国、德国、日本依然存在较大差距。2013-2017年,我国基础产业(主要包括:基础零部件、数控机床、仪器仪表产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从11.54%跌至6.92%,与美、日、德的差距拉大,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的制约性日益凸显,已成为制约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

  • 左大培:警惕外资势力对我自主创新政策的抵抗

    左大培:警惕外资势力对我自主创新政策的抵抗

    几十年来,外资企业在中国享尽了特殊低税率之类的“超国民待遇”,在中国市场获得了超额的利润。捞到实惠的外资企业,并没有把中国人民的独立地位、中国的国家主权当回事,反而变本加厉地提出无理要求。最近美国政界一直在吵吵嚷嚷,要求美国政府逼迫人民币汇率升值。其真正目的,是以要求人民币升值为借口,向中国政府寻衅施压,迫使中国政府为了不使人民币升值而在其他问题上做出让步,以便得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迫使中国政府取消鼓励自主创新的政策,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之一。

  •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对货币供给实施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非常迫切,这不只是企业资本需求之必须,同时也是股市等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之必须。在住户储蓄存款不断走低的情况下,没有长期的资金供给,容忍金融期限错配过度发育,这显然将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大的风险。这一点,央行无论如何都要提高警惕。

  • 美企是配合美政府演戏,还是真的反对?

    美企是配合美政府演戏,还是真的反对?

    美企反对也好,起诉也罢,既有配合美政府演戏的成分,也有动真格的意思。演戏更多是为了忽悠外界和撇清责任,不希望他国反制的棒子打在自己身上。动真格是因为它们的利益确实已经或将受损,如若不阻止特朗普们的继续折腾,它们利必将受损且损失会越来越大。

  • 彭五堂 余斌: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的三级追问

    彭五堂 余斌: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的三级追问

    当今资本主义发展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际经济竞争早已不是单纯的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甚至以国家联盟(如欧盟)的形式展开竞争。资产阶级国家政府不仅站在企业背后,以各种形式支持本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竞争,而且公开出面为本国企业在国外的扩张铺路搭桥。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经济要顺利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全国一盘棋,发挥整体优势。这就需要在中国共产党这个坚强领导核心的全面领导下,通过科学的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统筹协调各方面的力量,理顺各种关系,集中攻克阻碍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各种技术难关,协调解决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如果没有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各个单位各个地方各自为政,不仅不可能形成合力,而且还会发生内讧相互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