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共为您搜索到80篇文章
  •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隐形冠军是制造业强国的基石

    我国在基础领域的全球差距不断拉大。在制造强国指数上,中国结构优化指数已连续两年下降,与美国、德国、日本依然存在较大差距。2013-2017年,我国基础产业(主要包括:基础零部件、数控机床、仪器仪表产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从11.54%跌至6.92%,与美、日、德的差距拉大,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的制约性日益凸显,已成为制约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

  • 左大培:警惕外资势力对我自主创新政策的抵抗

    左大培:警惕外资势力对我自主创新政策的抵抗

    几十年来,外资企业在中国享尽了特殊低税率之类的“超国民待遇”,在中国市场获得了超额的利润。捞到实惠的外资企业,并没有把中国人民的独立地位、中国的国家主权当回事,反而变本加厉地提出无理要求。最近美国政界一直在吵吵嚷嚷,要求美国政府逼迫人民币汇率升值。其真正目的,是以要求人民币升值为借口,向中国政府寻衅施压,迫使中国政府为了不使人民币升值而在其他问题上做出让步,以便得到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迫使中国政府取消鼓励自主创新的政策,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之一。

  •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钮文新:央行需要注意“这件事”

    对货币供给实施供给侧结构改革已经非常迫切,这不只是企业资本需求之必须,同时也是股市等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之必须。在住户储蓄存款不断走低的情况下,没有长期的资金供给,容忍金融期限错配过度发育,这显然将给中国经济带来重大的风险。这一点,央行无论如何都要提高警惕。

  • 美企是配合美政府演戏,还是真的反对?

    美企是配合美政府演戏,还是真的反对?

    美企反对也好,起诉也罢,既有配合美政府演戏的成分,也有动真格的意思。演戏更多是为了忽悠外界和撇清责任,不希望他国反制的棒子打在自己身上。动真格是因为它们的利益确实已经或将受损,如若不阻止特朗普们的继续折腾,它们利必将受损且损失会越来越大。

  • 彭五堂 余斌: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的三级追问

    彭五堂 余斌:经济高质量发展问题的三级追问

    当今资本主义发展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国际经济竞争早已不是单纯的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甚至以国家联盟(如欧盟)的形式展开竞争。资产阶级国家政府不仅站在企业背后,以各种形式支持本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竞争,而且公开出面为本国企业在国外的扩张铺路搭桥。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经济要顺利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全国一盘棋,发挥整体优势。这就需要在中国共产党这个坚强领导核心的全面领导下,通过科学的总体规划和顶层设计,统筹协调各方面的力量,理顺各种关系,集中攻克阻碍我国高质量发展的各种技术难关,协调解决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如果没有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各个单位各个地方各自为政,不仅不可能形成合力,而且还会发生内讧相互消耗。

  •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于人的生存和发展中的特殊必需品。我国医疗改革以来,理论界对医生劳动的特殊属性、药品作为商品的特殊属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在学理层面上尚未讨论清楚。本文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结合医生劳动和药品在劳动力再生产中的特殊作用,对医生劳动的特殊性,药品生产、流通和消费的特殊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医药分离的学理依据。本文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医药关系要以民生为导向,不能走医院企业化、医生劳动资本化之路。

  •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肖斌:“国企低效论”辨析

    “国企低效论”的核心主张无不恪守“绝对自由化、彻底私有化、完全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信条。其实质是要在“国企低效率”与“私有化改革”之间建立起一种破与立的逻辑关联,试图通过颠倒黑白来妖魔化国企,制造“国企低效”的社会舆论,削弱乃至取消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实现所谓“私有化”目标。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坚守正确的改革方向,必须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根本的出发点和归宿点,也是国企改革者必须具有的底线思维。历史已充分证明,私有化改革并不能真正带来效率,决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

  • 对这家欠收拾的美企,咱不必客气了!

    对这家欠收拾的美企,咱不必客气了!

    由于波音在飞机自动控制系统中的缺陷,造成了这么多人失去了生命,甚至有的是整个家庭都离开了这个世界,有的则是家庭的破碎、骨肉别离。这不是波音轻飘飘几句道歉就能抹平的。

  •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在国产操作系统系统的发展过程中,除了企业,国家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可以把分散的资源进行一定程度的整合,以统一的标准和外国跨国公司竞争,这样才更有可能成功建立起完全由中国企业主导的操作系统生态环境。而政府单位和国企部门的IT设施全面自主化进程,则会促进国产关键应用软件市场的蓬勃发展,为国产操作系统生态补充必需的养分。共同努力之下,不仅安卓和Windows系统本身,连Office、Adobe CC这些流行的应用软件也将看到有足够实力的国产替代品。如今,操作系统早已没有“移动、桌面”的本质区别。Windows可以用在手机上,安卓也可以跑在PC环境,国产操作系统也是如此。在移动市场立足后,国产系统即可向PC领域扩张,一举取代Windows。到达这一步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让国产操作系统从“可用”到“好用”再到“都用”是我们必经的一个过程,需要长期“苦熬”,不能心存一丝侥幸。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被资本裹挟的企业只认利润,何谈道德绑架?

    被资本裹挟的企业只认利润,何谈道德绑架?

    资本没有国界,也没有爱国情感,更不会有高尚的道德情操。资本的本性是逐利,在受它控制的企业眼里,只有利润是第一位的,其他任何因素都绑架不了它,道德也一样。

  • 十几年前那场外资收购中国骨干企业风潮

    十几年前那场外资收购中国骨干企业风潮

    当这场风潮最近成为社会话题时,一些中国的经济学家出来为此开脱,理由无非是“企业并购是市场行为”、“外商投资企业也是中国企业”、“外资进入有利于提高中国企业的投资效率”、“外资带来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等等陈词滥调。但如果稍微观察和分析一下实际发生的案例,就会发现它们处处违反市场规律,个个都是以攫取中国企业的品牌、技术诀窍和市场份额为动机,甚至几乎没有一桩交易是经过中国企业管理层同意的。

  • 任正非:我确实很“富裕”!

    任正非:我确实很“富裕”!

    任正非虽然是个冲着赚钱去的企业家,但却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道路”,大部分企业家,走的是“商业”的道路,用营销牟利,用金融杠杆暴富;唯有华为、京东方等企业,骨子里其实是“工业党思维”,生产产品,打磨技术,从低端到高端,挣最难挣的钱,逐步建立自己的技术护城河,掌握自己的核心生产力,然后厚积薄发,反过来去攻占世界市场。

  • 美国司法助美企打击竞争对手?这本新书揭背后黑幕

    美国司法助美企打击竞争对手?这本新书揭背后黑幕

    德国新闻电视台认为,对美国来说,用《反海外腐败法》惩罚外企可谓“一箭三雕”:财政上可获得巨额罚款收入;美国强大的媒体力量将此当做美国道德义务及价值观的体现;能帮美企扫除竞争者。“美国司法是否经常帮助美企打击国际竞争对手?”德国《经济周刊》写道,“皮耶鲁齐的书曝光了美国行为背后的真面目。”

  • 紫虬:正视矛盾,建立新时代的企业评价导向体系

    紫虬:正视矛盾,建立新时代的企业评价导向体系

    股份制脱离了劳动要素参与分配,就质变为按资分配为核心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90年代开始的国企改革,在“抓大放小”中“卖光、送光”中小企业,通过大规模私有化,实施了按资分配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如果说,这是因为在实用主义思想方法之下,受新自由主义诱导,所导致的传统公有制和私有制之间的此消彼涨,是一种阶段性的矛盾形式。那么,尊重社会化大生产的客观规律,借鉴大型跨国公司华为“劳动收益优先于资本”的原则,成为实质上转化劳资矛盾的新阶段。处在中国企业金字塔中下层,占据数量主体的中小企业,通过学习华为以及美国中小企业员工持股的经验,才能坚定地走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的道路,这是中国当下各种所有制企业应对即将进入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的必由之路。中国共产党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和劳动阶级的先锋队,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