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共为您搜索到42篇文章
  •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近代以来,在西方国家观的长期渗透和冲击下,伊斯兰世界被动地进行“自我改造”。具体地说,这种“观念改造”体现为依次递进的三大方面:西方国家先是用“一族一国”的国家观,瓦解了伊斯兰世界维系数个世纪的多民族共存的帝国体系;继而用“主权国家观”瓦解中东国家刚刚建立起来的“民族国家观”;最后,西方国家又通过形形色色的新干涉主义理论,侵蚀了中东国家形成不久的“主权至上”原则。然而,伊斯兰世界的自我改造始终赶不上西方国家战略利益变化的现实需求。伊斯兰世界对西方国际秩序观的接受使原本自洽的伊斯兰世界体系逐步瓦解,由此给其地缘版图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性后果。

  • 世界最大伊斯兰国家选举,各方背后是哪些靠山?

    世界最大伊斯兰国家选举,各方背后是哪些靠山?

    去年8月印尼盾经历了97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最大跌幅,这是受中美贸易战影响的结果,这种经济颓势恰是普拉博沃希望看到的,他好将其归因为印尼对中国投资过度依赖。中国目前是印尼最大贸易合作伙伴,普拉博沃号召经济民族主义,废除佐科当政以来经济被外国人控制的局面,颇有特朗普做派。佐科引以为傲的雅万高铁订单成为被抨击的焦点,被批评不公开透明,印尼方收益不大。普拉博沃就扬言要重审该项目,与中方签订更公平合约。从目前佐科的口风来看,他确实有意回避中国对印尼投资的相关课题,与中国保持距离。

  • 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么?

    伊斯兰革命卫队是“恐怖组织”么?

    其实在国际社会上,不欢迎革命卫队的远不止美国和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巴林也早就把革命卫队设为了恐怖组织。这背后当然也是有具体原因的,沙特指控革命卫队曾经组织对沙特进行过轰炸,而巴林则认为革命卫队经常在巴林境内煽动什叶派骚乱,干预巴林内政。

  • 暴戾,还是温和?——伊斯兰在东南亚的不同命运

    暴戾,还是温和?——伊斯兰在东南亚的不同命运

    亚洲的宗教脉络极为庞杂,印度尼西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却不以任何宗教为国教,且与各宗教的关系相对平稳;但在以佛教徒为主体的缅甸,伊斯兰和国家、佛教的关系却十分紧张,暴力事件不断。李隆从比较历史的角度探讨两国迥异的伊斯兰现状及其社会成因,可以看出在国家与宗教这一动态关系中,法律确立的国家制度、政治领导人的决断、政治与社会长期互动下形成的宗教生态,都在潜移默化地引导政教关系的走向。

  • “穆斯林禁令”阴影下的美国伊斯兰

    “穆斯林禁令”阴影下的美国伊斯兰

    近年来,欧美世界“反伊斯兰”“恐穆斯林”情绪日趋激化,“现代社会”的中心——美国在特朗普上台后甚至接连颁发“穆斯林禁令”。但有意思的是,相较于欧洲穆斯林的激烈态度,美国伊斯兰教徒反而显示出大相径庭的审慎姿态,本文作者从神学的视角指出,美国穆斯林试图创造出合乎伊斯兰信仰的美国宗教组织,这反映出穆斯林永远都要在多神的经验世界中,努力地遵照唯一的、绝对的上帝的律令生活。

  • 一言难尽江湖路:逊尼派VS什叶派

    一言难尽江湖路:逊尼派VS什叶派

    教派之争的背后,全是利益和权力,能让中东稳定,繁荣的最好办法是走世俗化道路,这才是一道光明大道。美国却一而再而三的摧毁世俗政权,从全球来看,ISIS几乎每一次行动都能很巧妙配合到美国利益点,这早晚会报应到美国身上。

  • 被群殴的卡塔尔,被撕裂的伊斯兰世界……

    被群殴的卡塔尔,被撕裂的伊斯兰世界……

    沙特除了有石油,有美元之外,泛善可陈,军队不行,工业不行,人口又少,教育等各个方面都是差劲。它最应该低调,坐拥麦加和麦地那两大圣地,最应该做伊斯兰世界的精神领袖,太平绅士。而现在如此高调,想挟美帝号令伊斯兰世界,注定会撞得头破血流,众叛亲离。看到中东伊斯兰世界的乱象,我只想说统一万岁,分裂该死!一定要尽快解放台湾!

  • 土耳其离伊斯兰神权复辟还有多远?

    土耳其离伊斯兰神权复辟还有多远?

    现在谁都知道土耳其将离世俗社会越来越远,军队经过几次折腾也无法再有力量阻挡这种趋势,包括CNN昨天都在说土耳其民主已经“灭亡”。但出于短期眼前利益,美俄都在拉拢埃尔多安,说白了就是绥靖政策。而欧洲与土耳其关系在不断恶化,这也许都是美俄都想要的局面。如果将来有一天,这支欧洲人数最多的军队,成为一支伊斯兰军队,如果埃尔多安的梦想真的是打算成为新“苏丹”,那么欧洲就等着哭吧!欧罗巴斯坦不是梦!

  •  美式全球化阴影下的伊斯兰世界

    美式全球化阴影下的伊斯兰世界

    当前伊斯兰世界之所以陷入困境,与其过度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有着直接关系。面对具有技术、品牌和组织优势的国际大资本,中东伊斯兰世界日益溃败,最终被锁定在全球产业链下游位置。与之相关,正是由于伊斯兰世界没有实现工业化,因而与西方的“火力差距”相差悬殊,西方大国对该地区国家进行军事干预和打击时,往往肆无忌惮,如入无人之境。这种外来军事干预明显加剧了伊斯兰世界的动荡和贫困。

  • 警惕养贼自重的宗教学者

    警惕养贼自重的宗教学者

    中国的宗教学者理应理直气壮的站出来,明确极端宗教思想的危害和对于现实社会的冲击,俯下身子到基层去认真调研,将目前极端宗教思想在基层的真实情况反馈给公众和决策层。主动站出来为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讲明极端宗教思想的危害,做好宗教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思想工作,避免他们被极端宗教思想蛊惑。

  • 田文林:“伊斯兰国”已成美在中东博弈筹码

    田文林:“伊斯兰国”已成美在中东博弈筹码

    “伊斯兰国”的极端做法,固然威胁美国自身安全,但该组织适度发展也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这种两面性决定了美国对“伊斯兰国”的态度是“既打压又纵容”。美国在组建反恐联盟时,故意将叙利亚、伊朗等坚定反恐的国家排除在外,对叙利亚反恐也并不热心,反而频频“误炸”参与反恐的叙利亚政府军。换言之,“伊斯兰国”已成为美国进行地缘政治博弈的筹码。

  • 阿桑奇爆料希拉里为伊斯兰国提供武器,靠谱吗?

    阿桑奇爆料希拉里为伊斯兰国提供武器,靠谱吗?

    本文将证明,“维基解密”的此次爆料,不是空穴来风。本文将用铁证证明,希拉里及美国政府,是制造和扶持伊斯兰国的幕后元凶。希拉里的行为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中重要分支势力和机构的秘密行为。

  • 泛突厥主义与伊斯兰极端主义

    泛突厥主义与伊斯兰极端主义

    泛突厥主义渗透泛滥的地区,从前苏联中亚地区各突厥族“斯坦”到中国新疆,都成为“伊斯兰国”与其他极端主义势力招兵买马的乐土。“伊斯兰国”组织的众多维吾尔族成员,只是例子。原本世俗的泛突厥主义的宗教化,已经成为从中亚到中东各国都必须面对的安全威胁。

  • 土耳其政变的背后,世俗主义与伊斯兰主义已是刀兵相见

    土耳其政变的背后,世俗主义与伊斯兰主义已是刀兵相见

    今天一觉醒来,土耳其又发生了军事政变,虽然这次军事政变可能又一次被埃尔多安扼杀在摇篮中,但极端的政变,暴露出的是土耳其军方与埃尔多安根深蒂固的矛盾,或者说,是世俗主义军方对伊斯兰主义政权的极度恐惧和仇恨。

  • 田文林:“伊斯兰国”的结局会是什么?

    田文林:“伊斯兰国”的结局会是什么?

    “伊斯兰国”注定充当“搅局者”角色,使中东地区更加动荡混乱,它使中东的恐怖主义活动换代升级,地区教派矛盾更加复杂难解,未来,“伊斯兰国”即使被打散,但由于强烈的意识形态属性,很可能“形散神不散”,重拾非对称恐怖袭击,最终导致中东伊斯兰世界更加动荡分裂,距离伊斯兰复兴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