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共为您搜索到71篇文章
  • 守成霸权倒逼时代觉醒—反思历史覆辙关键时刻到了

    守成霸权倒逼时代觉醒—反思历史覆辙关键时刻到了

    特朗普承诺“让美国再次伟大”,本质上就是:充分利用美国仍是世界“老大”的尚存优势,全力阻挡守成大国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的历史趋势,不择手段维护和加强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其种种倒行逆施的言行举措,归根到底是要“美国优先”,即极端霸凌的“国家利己主义”!

  •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李文亮医生之死,原来真的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中国人对美国体制的崇拜,同样是资本控制的媒体和网络以及渗透的教育平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市场化竞争的大环境下,不光是资本媒体,就是一些非资本的体制内媒体,流量也是重要的考核指标,也因此时不时会变成谣言的传播者,甚至出现大量的“媒体两面人”现象。媒体市场化,非常适合美国,因为美国就是资本至上的体制。资本控制的主流媒体,会自觉地维护美国的体制而不会去反体制。只要美国政府登高一呼,就会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阵营做到一致对外,这种政治自觉,都不需要外部的干预,是融化在资本骨子里,并渗透到媒体文化和媒体制度流程之中的。

  • 人命关天全民救?还是,有病无钱不给治?

    人命关天全民救?还是,有病无钱不给治?

    这个举国体制一直在发挥作用凝聚人心,使百姓对政府保有最基本的信任:在“前天”,救过1998长江流域大洪水、03广东非典;在“昨天”救过汶川大地震、青海玉树大地震;在今天正在全民救武汉;还有明天、后天……我们都需要这个举国体制凝聚人心共度时艰!这个举国制度实际上代表着一种国家层面的“托底”承诺——百姓们有了大事国家管!百姓有指望!这个制度一旦被动摇了,那就代表着国家不管老百姓,老百姓只好各走各路,各管各!14亿中国人大部分要变成丛林兽!这样的情形一出现,我们这个国家该何处去,怎么想那可怖情形都不为过!

  • 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业企业的劳动竞赛

    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业企业的劳动竞赛

    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业企业中的劳动竞赛,是提高生产效率最常见的手段之一,透过它可以考察中国计划经济体制的微观运作与产能效益。事实上,改革前中国的计划经济自有它的激励机制和效率考量,劳动竞赛等群众运动式的生产动员方式,正是当局在意识到企业(单位)外部与市场隔离、内部缺乏自主经营权和增效动力的体制缺陷时采用的一种直接针对劳动者的激励增效办法,但是,国家未能有效减少来自单位组织及其成员的体制内博弈行为所带来的损耗,以至于将旧体制下的中国经济送入了高增长、低效益的漩涡之中。

  • 尹帅军:当前学界关于中外大学治理体系研究的通病

    尹帅军:当前学界关于中外大学治理体系研究的通病

    当前学界关于西方大学和中国大学治理体系的研究,绝大部分局限于大学内部治理体系,却对外部干预体系完全无视,或极为不重视。这样的研究无法解释西方大学的发展历程,也无法解决中国大学的问题。如果我们搞明白西方大学内部治理体系与外部干预体系的关系,就会明白仅仅依靠完善大学内部治理模式,无法实现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工作。

  • 新中国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的确定及其重大意义

    新中国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的确定及其重大意义

    实行单一制的国家结构形式,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具有极大的重要性和极其深远的意义。首先,它有利于保障国家的统一和国内各民族的团结,巩固人民民主政权,保障国家建设具有和平、安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遏制和粉碎各种敌对势力分裂、分化中国的图谋,维护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促进整个中国的发展;其次,它有利于广泛而充分地调动各族人民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积极性,并按照全国一盘棋的要求,配置人力、物力等方面的资源,保证整个中国的繁荣和各民族的共同发展;最后,它有利于保障各民族的平等地位,便于各少数民族从本民族、本地区的实际出发,更好地管理本民族的事务,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这是加强人民民主政治建设的基本路径之一。

  • 新型举国体制“新”在何处

    新型举国体制“新”在何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中,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魂,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既发挥国家的主导作用、政府的更好作用,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举国体制优势,又更好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发挥企业在市场调节中的主体作用,并形成二者协同创新的合力与合唱,这是新型举国体制新优势的题中应有之义与核心要义。

  • 李慎明:关键在人还是关键在制度及体制机制?

    李慎明:关键在人还是关键在制度及体制机制?

    中国共产党历代领导核心一以贯之的相关论述、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阶级社会中一定阶级地位中的人对待制度及体制机制的态度及制度的作用等都表明,制度及体制机制与人相比,关键在人,人才是最终决定制度及体制机制的最活跃、最关键的因素。世界观及人生观、价值观即人的理想信念这一内因与制度及体制机制这个外因相比,内因即理想信念起着决定性作用。“关键在人”表明:拥有什么样的既定立场、观点和方法,会决定选择、建立、巩固和发展与之相应的制度及体制机制。只有坚持思想建设与制度建设相结合,我们党才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正确领导下,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

  • 是好体制摊上了坏总统,还是美国真实面目大暴露?

    是好体制摊上了坏总统,还是美国真实面目大暴露?

    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民主党再次上台,他们也不会在特朗普耍流氓获得的利益上往后退,顶多是对美国的盟友不会像特朗普那么六亲不认,他们最可能做的是让特朗普背锅,而在对付中国的问题上,美国两党高度一致,这些中国人民都看到了,自由派公知想再对国人洗脑谈何容易!所以特朗普上台以后的倒行逆施并不是什么好体制摊上了一个坏总统,而是美国的本来面目的大暴露并且被中国的大多数人看清楚了,至于一小撮自由派公知直到现在还坚持用这种说法欺骗自己,那就由他去吧!

  • 为现代化奠基:新中国前30年社会保障和人类发展

    为现代化奠基:新中国前30年社会保障和人类发展

    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前(1949-1978年),中国依托特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创造了符合国情和社会事业规律、具有独创性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一制度着眼于社会事业优先发展,把社会保障嵌入基本的政治经济制度中,具有较高的福利性和公益性,和群众工作相结合,并采取符合国情的本土化路径。这一时期的社会保障,不仅有效保障了新中国的经济起飞,而且大幅度提高了人力资源水平,增进了社会团结,为改革开放打下了坚实基础,其中的有益历史经验也值得在新时代继续发扬光大。

  • 在新的起点上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在新的起点上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纪检监察机关肩负着党和人民重托,必须牢记打铁必须自身硬的政治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多次谈到“谁来监督纪委”、防止“灯下黑”,这就是监督者要接受监督的问题。这对行使监督权的机构和同志同样适用。纪检监察机关要马克思主义手电筒既照别人更照自己,不能只照他人、不照自己。在这里,我要再次提醒,纪检监察机关不是天然的保险箱,监察权是把双刃剑,也要关进制度的笼子,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监督,行使权力必须十分谨慎,严格依纪依法。

  • 贾根良:实事求是与改革开放问题

    贾根良:实事求是与改革开放问题

    事实上,战后以来,美国在科技创新方面是世界上实施最强有力政府干预的国家,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实际上是美国这种“发展型网络国家”进一步发展的结果,本文揭露了这种事实的真相。美国之所以有意隐瞒其“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真相,目的就在于便于推行“按美国所说的去做,而不能按美国所做的去做”,它肆意歪曲和无端指责“中国制造2025”充分暴露了其“只许州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权逻辑。在政府发挥作用的程度上,我国应该认识到“中国制造2025”在广度、深度、力度和凝聚度上都与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存在着比较大的差距,我国不仅应该借鉴和学习美国先进制造业计划,而且也应该借鉴和学习美国战后“发展型网络国家”的成功经验,坚定地将“中国制造2025”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 鄢一龙:国家计划体制真如西方所说失败了吗?

    鄢一龙:国家计划体制真如西方所说失败了吗?

    中国五年规划的转型对理解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道路也具有启示意义:第一,倒出洗脚水的时候,要留住婴儿。既要有开放创新的精神,又需要实事求是地坚持走自己的道路。改革成功经验在此,新时代改革更需要坚持这一条。第二,改革开放的中国道路已经超越了苏联模式,也超越了西方模式,而是走了一条中间道路,形成了组合优势。第三,中国的实践开创了21世纪国家发展规划的成功范例,它既扎根于中国体制,又具有全球普遍意义。

  • 对老虎伤人事件不应该过度解读

    对老虎伤人事件不应该过度解读

    一个社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从整个社会层面说就会乱套,从个人层面说会付出代价,而且有些代价是无法承受的。付出代价之中有些是受到人为的惩罚,比如法律制裁,有些是受到自然法则惩罚,比如猛兽要咬人等,所以做人对规则还是应该有敬畏之心,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

  • 最高法,这次你要顶住——兼评美国“司法独立”的真相

    最高法,这次你要顶住——兼评美国“司法独立”的真相

    公知真是混淆概念的高手,公知把保障司法机关的独立司法权,如独立审判权和独立检察权,和司法机关独立于党的政治领导混淆。其实,推销司法独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通过司法独立,来控制中国的司法权,用司法权来制约行政权,并终结党的领导地位,从而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