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共为您搜索到473篇文章
  • 混合战?整体战?真的来了!

    混合战?整体战?真的来了!

    日前,美、俄两则报道先后提及混合战争,而在2019年3月7日傍晚,一场大规模电力故障令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以及全国其他大部分地区陷入彻底的黑暗,地铁、机场、医院、通讯、互联网、银行等公共服务几乎全部停运。虽然在3月8日有部分地区恢复供电,但3月9日再次遭到破坏。委内瑞拉政府面对的是一场几乎是全国性的、反复遭到破坏、持续数天仍无法全面恢复供电的电力灾难,总统马杜罗也指责美国对委内瑞拉发动了“电能战”。这一事件着实牵动笔者的神经——混合战争?整体战?或再次成为焦点?!混合战争,整体战,真的来了,应受到高度重视!

  • 俄对美“特洛伊木马”战略的回应给中国提了个醒

    俄对美“特洛伊木马”战略的回应给中国提了个醒

    美军的“特洛伊木马”战略也是冲我而来的。美国空军参谋长戴维•戈德费恩公然声称,提出“特洛伊木马”战略有一考虑就是,中美两国军队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美方担心中国崛起——尤其是在更强大的军事力量的支持下——将对华盛顿的全球领导地位构成威胁。俄罗斯已然在行动,在回应。这给我们也提出了一个问题,怎么办?

  • 久加诺夫:“8·19”事件中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

    久加诺夫:“8·19”事件中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

    1991年8月19日,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为首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立,其目的是克服苏联面临的全面的政治危机、民族对抗危机和混乱无政府状态的危机,阻止苏维埃联邦解体。这个由苏联副总统、苏联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克格勃主席、苏联总理、内务部长、苏联国防部长等政界、军界强力人物组成的委员会仅存在3天就寿终正寝了,其主要原因:一是远离人民,完全没有动员组织群众抵制“自由民主派”对苏维埃的攻击行动;二是优柔寡断,错误的妥协和模糊的立场,将阻止国内局势恶化的希望寄托在戈尔巴乔夫的幡然醒悟上,这导致紧急状态委员会悲剧性的失败,并被“暗地”利用为最终瓦解苏联和苏共的工具。“8·19”事件中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是为了维护苏联现存的政治体制,而绝不是政变、阴谋或篡政。

  • 俄罗斯的战争准备紧锣密鼓,虚张声势还是风声鹤唳

    俄罗斯的战争准备紧锣密鼓,虚张声势还是风声鹤唳

    现在,东欧一些国家对俄罗斯充满敌意,其中特别是乌克兰,其政治精英普遍性地叫嚣要夺回克里米亚。不要以为这只是政治口号,他们完全可能铤而走险,将口号付诸行动;在东面,日本处心积虑地想夺回南千岛群岛,背后得到美国的撑腰,南面,格鲁吉亚始终图谋复仇。对俄罗斯而言,这些还都只是局部之患,更要命的战略大患是,美国及其所挟持的北约仍然是俄罗斯致命威胁,这个组织及其领导头头的战争面目越来越狰狞,动用武力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只要有哪怕一点点可乘之机,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诉诸武力、遂行战争,这个特征,目前再一次在委内瑞拉危机和吸收马其顿加入北约这两件事情上得到无情的验证。

  • 30年来俄罗斯在历史观和历史问题上的教训

    30年来俄罗斯在历史观和历史问题上的教训

    普京成立专门政府机构、拨付巨额财政资金进行历史、道德教育等做法,也遭到俄罗斯内部一些人的垢病,批评普京是在用苏联时期“行政命令式手段”,根本不能有效地教育或感化在信息时代网络条件下成长起来的青少年。另外,一些西化、自由化政治势力在西方支持下仍极力抵制俄官方修史的努力,反对普京在历史教科书等问题上的做法。 同时,也应当看到在事关重大历史问题和历史人物和评价上,以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为代表的俄罗斯高层还有不少摇摆不定、模糊不清和自相矛盾之处。普京的寻根努力以及回归“沙俄历史”倾向也引起境内外的警惕,担心普京的爱国主义和保守主义会不会演变成咄咄逼人的“沙文主义”和“大俄罗斯民族主义”。可见,今后俄罗斯社会历史思想领域的探索和斗争仍会持续下去。

  • 从国情咨文读普京

    从国情咨文读普京

    中国在他心里有地位。他视同中国的平等互利关系是世界事务中的一个重要稳定因素,认为,两国关系在保障欧亚安全与经济上,堪称卓有成效合作的典范。他,在保障国家安全上,信心十足、霸气充天。表示要继续发展俄武装力量,借鉴在叙利亚的反恐行动经验,提高训练强度和质量。实际上所有陆军师(旅)长、特种作战部队和军事警察保障部队,各军舰战勤人员、陆军航空兵、战役战术航空兵、战略和军事运输航空兵机组人员都取得了经验。

  • 俄罗斯“断网”测试背后的军事博弈

    俄罗斯“断网”测试背后的军事博弈

    作为世界网民第一和网络经济体量第二的中国,要成为维护网络空间和平发展的中流砥柱,就应紧紧围绕军民融合战略、网络强国战略的深入推进,及时启动国家层面针对信息关键基础设施的攻防演练,甚至也进行必要的“断网”测试,提升危机状态的自适应能力,扎扎实实地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空间纵深防御能力建设,形成常态化机制,让网络国防力量为新时代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提供坚实保障。

  • 俄罗斯壮士“断网”,中国该跟它学吗?

    俄罗斯壮士“断网”,中国该跟它学吗?

    考虑到互联网对一个国家的特殊价值,任何物理上切断一个大国海底光缆接入的行为所引发的反应,不仅不可能局限在网络空间,甚至都已经超出了和平状态下国家之间行为准则能够容许的范围。说白了,如果哪个国家敢切断中国的海底光缆,导致中国与外界的网络物理上切断,那就很可能进入战争状态了。

  • 美俄是如何斗法的?—由中导条约“双暂停”想起的

    美俄是如何斗法的?—由中导条约“双暂停”想起的

    美俄关系越来越僵,而且还在不断恶化升级,已由政治、外交、经济领域博弈向军事安全领域转换,危险性越来越高,美已启动退出《中导条约》进程,俄方也已宣布不再受条约约束,双方将有一场军事较量,可能出现核军备竞赛,相关情况需密切关注。

  • 这次手法有何不同?件件事实直戳要害!

    这次手法有何不同?件件事实直戳要害!

    可以说,无论是在对“颜色革命”的研究与关注方面,还是在对其防范上,俄罗斯都是敏锐的、走在前面的。美国搞委内瑞拉居心何在?自然,控制其石油资源是一方面。俄有学者称,搞伊朗、整委内瑞拉,标志着美国对华贸易战已开始转移到能源战上来了。美国《华尔街日报》则刊文称,解除马杜罗总统的职务是美国政府企图加强对委内瑞拉的控制并削弱俄中两国在该地区影响的第一步。

  • 李淑清:操纵俄罗斯——揭秘哈佛大学俄罗斯丑闻

    李淑清:操纵俄罗斯——揭秘哈佛大学俄罗斯丑闻

    哈佛大学俄罗斯项目的主角们基本上没有受到丑闻和灾难性后果的影响。哈佛大学关系如此强大,以至于即使做了低劣的决策,似乎对哈佛大学所属个人的发展轨迹影响也不大。威德尔教授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哈佛大学俄罗斯丑闻被归罪于少数人,而不是整个组织。威德尔说,通过观察哈佛大学和“丘拜斯派”,她逐渐认识到一个新的群体已经形成,这个群体行使权力和施加影响的方式与过去截然不同。“今天的最高权力掮客是拥有多重身份的人,担任政府顾问、商业顾问,可能还属于某个智库,还与媒体合作宣传自己的观点。虽然一直在说自己是为了公共利益工作,但是实际上是为自己。与过去相比,新政治掮客更不容易被察觉,更身兼数职。”

  • 俄日岛屿争端并非同中国无关

    俄日岛屿争端并非同中国无关

    中国还必须警惕日本在中俄之间离间。如果俄日果然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达成妥协,实现交易,两国之间通过妥协解决了这个“纠纷”,则日本发展日俄关系的目标就要转向,要把主要精力与资源转到如何对付中国上来。事实上,长期以来日本一直在中俄之间挑拨离间之能事,当年尤其在中俄石油管道问题上使尽了卑鄙伎俩,现如今囿于领土争端,日本的挑拨效能毕竟有限,可一旦失去这个羁绊,中俄关系就很可能面临来自日本的阴险离间。

  • 日本索岛多年:这次能要回吗?

    日本索岛多年:这次能要回吗?

    领土问题太过敏感,俄日双方在缔结和约和岛屿归属孰先孰后问题上眼下还没有完全谈拢,具体表现为:岛屿归属涉及深层历史遗留问题,矛盾错综复杂;俄日两国对岛屿归属的态度存在巨大差异,很难达成协议;岛屿归属涉及大国背后的战略较量,问题不易解决;岛屿归属涉及俄国内外重大安全问题,俄不会轻易答应。普京总统的新闻秘书表示,谈判处于初始阶段,俄会尽量减少与日本签署和平协议所需时间,但是完全不需要时间是不可能的。讲的就是这个问题火候还没到,急不得。

  • 吴恩远:俄罗斯最新历史著述及评析

    吴恩远:俄罗斯最新历史著述及评析

    2007年前后,俄罗斯调整了历史研究方向。反对歪曲本国历史,提出了一些代表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历史观点。俄罗斯政府以立法形式反对篡改国家历史,使得俄罗斯人文科学和历史教育领域中混乱的历史研究现象得以扭转,历史航向得以拨正。此外,俄罗斯在史学研究中提出了“伟大的革命”、“现代化”等新概念,以此来客观评价俄罗斯历史,并且出版了一批颇有分量的著作。

  • 反思解体之痛,俄民众自发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

    反思解体之痛,俄民众自发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

    用马克思主义对当代俄罗斯进行反思与反观,其现实性和独特性尤其醒目。苏联改革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国家解体、社会制度演变为代价,幻想一朝融入西方现代文明生活。但却事与愿违,残酷的现实一再延续,苏联剧变27年来,俄罗斯人渴望的自信与尊严,至今没有得到,融入西方的梦想越来越遥远。广大民众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也从未超过苏联时期。当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日子到来时,俄罗斯人内心深处涌动的是复杂的情感,是国家和民族灵魂深处挥之不去的对世纪悲剧的沉痛悼念。所以,“马克思没有走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近得多”。

  • 普京在国防部会议上的“话外音”很有料

    普京在国防部会议上的“话外音”很有料

    普京说,“最后,对年轻人、孩子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这非常重要,我希望武装力量、国防部的这项工作能够继续下去。”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是俄国防部与俄军的一项重要工作。为做好这项工作,近年来,在绍伊古的提议下,俄国防部发起了“青少年军”运动,规模不断扩大。目前已在俄联邦各主体都有代表机构,汇聚着27.6125万青少年。俄国防部计划使其进一步扩大到50万人,“青少年军”运动的成员,成为俄军兵源的重要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