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共为您搜索到18篇文章
  • 蓝正威:房地产与债务——即将袭来的风暴之眼

    蓝正威:房地产与债务——即将袭来的风暴之眼

    金融衍生品,即ABS、CDS、CLN、CRMW等类金融衍生品,总的来说就是通过金融对赌和债务打包,对债务风险进行对冲性转嫁。这种东西实际上就是08美国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然而近年来已然被引入国内,并且其市场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增长率,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现象。市场上一旦大量出现这种现象,金融市场上就会出现可怕的踩踏现象,资本之间互相对赌,对冲性和衍生性风险就会交错扩散,一个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就将形成,大到不可避免。

  • 钮文新:美国有人正在琢磨如何欠债不还

    钮文新:美国有人正在琢磨如何欠债不还

    好在美国没有赖账,不是它不想,而是它不敢。如果如此严重地伤害其他国家、尤其是盟友的利益,那美国显然无法承受这样的政治压力,所以它当年的做法的是:告诉全世界,为了我不赖账,请你们更多购买美国债务。可时过境迁,未来会发生什么谁都说不好。如果美国倚仗货币霸权仍在,而以极其凶狠的手段解决债务问题,那会如何?鲍威尔前不久在美国国会谈到美国政府债务问题时就说:这是一个长期而必须面对的问题。如何面对?真有正常的解决路径?美国政府税收什么时候才能出现“足以令债权人放心的大幅增长”?我们信用认真关注这样的问题。

  • 李若谷:中国会出现债务危机吗

    李若谷:中国会出现债务危机吗

    中国目前主要的问题是非市场化的管理体制、金融体制与已经基本市场化的经济之间的矛盾制约我们的发展。在政府具有有效的调控能力的情况下,不存在不可控的危机。既要促进发展,又要控制风险,但发展还是第一位的。我们要辩证看待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高杠杆率问题,在不轻信西方误导的同时,也要加快推进各项改革,积极化解潜在债务风险。

  • 温铁军:工友之家事件与基层债务难题

    温铁军:工友之家事件与基层债务难题

    从北京工友之家现在所提供的材料来看,实际原因似乎是村和乡两级之间在债务问题上存在某种理不清楚的情况。应该建议村乡两级都适当地调整一下工作方法,不要过分地把村乡两级债务链所发生的矛盾转移向打工者公益服务组织和其他的租户。皮村外来租户里面,有些属于开展经营活动的,可能多多少少有一些承载能力。而纯公益性的租户,是没有承载能力的。

  •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

    如何看待《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

    预案由财政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后实施。然而,可能出现的情况,包括并不限于:国有资产贱卖、地方官僚家族或当地黑恶势力贱买国有资产、地方公务员裁员、削减基本社会福利、疯狂查税、贫富差距扩大、瞒报成风、经济全面下滑。倒霉的总是中下层,无论是体制内,还是整个社会,都将是如此。

  • 信仰与债务——中美颠峰对决的命门

    信仰与债务——中美颠峰对决的命门

    当前中国与美国正在进行一场历史性的角逐,这是对于世界领导权的角逐,对于世界发展道路的角逐。在这场悠关人类命运的历史性角逐中,信仰与债务便是中美两国的命门,关系着中美两国的命运。对于中国而言,最大的危机便是信仰的危机,而对于美国而言,最大的危机便是债务危机。美国人通过和平演变来攻击信仰危机中的中国,而中国人则可以通过购买或抛售美国国债来放大美国的债务危机。

  • 美国梦碎:美国学生的惊人债务

    美国梦碎:美国学生的惊人债务

    在美国,后高中教育(大学教育、高职教育)的学生中有70%身负贷款,学生贷款占据了联邦所属金融资产的45%,总金额已超过了信用卡和汽车贷款总和。

  • 美国债务上限在哪儿

    美国债务上限在哪儿

    债务上限问题,是经济问题,但是近年来,逐渐演变成政治问题,比如2011年那次,上演了一场美式“民主政治”戏码。为何这次能比较轻松地通过预算案?美国政府债务的上限在哪里?如此下去,持有美债的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呢?

  • 债务、失业、恐怖攻击:和平奖无法粉饰突尼斯的问题

    债务、失业、恐怖攻击:和平奖无法粉饰突尼斯的问题

    从革命前到革命后,突尼西亚人始终如一的生存困境,就这样被留在了阴影裡。外患加上内忧,突尼西亚的未来其实还是充满变数,在这个节骨眼上,一座和平奖究竟能为这个受伤频频的社会注入强心针?或者可能掩盖了更多外界不想看见的问题?恐怕有得争论。

  • 德国从希腊债务危机中赚取1000亿欧元

    德国从希腊债务危机中赚取1000亿欧元

    对希腊破产和爱尔兰、葡萄牙和意大利(2010年)支付能力差充满恐惧心理的投资者大量抛出这些国家的国债,将资金转到在欧盟债务市场一向信誉度极高的德国国债上。

  • 债务和供应链转移可能夹击中国制造企业

    债务和供应链转移可能夹击中国制造企业

    中国的供应链体系正面临前后夹击。一方面人力成本敏感的制造业环节迁往工资更低的国家。日本、韩国、美国和欧洲的新投资开始流向东盟、印度及其他地区。这将提升这些新兴市场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另一方面,随着信息网络、自动化和3D打印等技术的突破,全球供应链的制造环节有可能重回发达国家,以发挥其人力资本水平高、靠近消费市场等优势。

  • 希腊债务危机、反紧缩抗争与对台湾的启示

    希腊债务危机、反紧缩抗争与对台湾的启示

    希腊的危机也引起了海峡对岸的关注。2016蓝绿总统参选人洪秀柱和蔡英文,也罕见地在脸书上辩论希腊问题,焦点围绕在“台湾会否希腊化”和“年金改革”议题上。然而不论是蓝营还是绿营,都把希腊危机的根源归结为过高的福利制度,并通过对希腊问题的讨论,达到削减公共开支、降低劳工福利和私有化等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目的,这是由其财团本质决定的。

  • 希腊搞公投缓解不了债务危机

    希腊搞公投缓解不了债务危机

    在希腊政府与国际债权人就债务问题进行的谈判僵持不下的情况下,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上月28日突然宣布将于本月5日就债权人提出的“金钱换改革”方案举行全民公投,希腊债务危机进入“未知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