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医疗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李玲:以疫情为契机全民免费医疗,将有利经济复苏

    李玲:以疫情为契机全民免费医疗,将有利经济复苏

    目前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现在正在做的是恢复经济,国外通过发钱来促进经济恢复,但是中国的情形跟国外不一样,中国推免费医疗刺激消费比发钱有效。国外发钱刺激消费是因为国外老百姓不存钱,没钱消费,发钱有效果。而中国老百姓储蓄率很高,平均超过50%。他不是有钱不花,是因为他要攒钱去看病、去买房,为很多的不确定做准备。如果我们现在及时推出免费医疗,那么过去老百姓的预防性储蓄就可以大大下降,进而促进消费和经济发展。与其发钱不如把钱花在医疗上,这个政策更得民心,且刺激经济的效果会更好。

  • 关于恢复公有制在中国经济中主体地位的建议

    关于恢复公有制在中国经济中主体地位的建议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冠疫情爆发和治理进一步印证了十九大报告的正确判断。具体而言,中国医疗体系公益性不充分发展,与人民“病有所医”的需要相矛盾;收入分配不平衡的现状,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贫困群众抵御风险的需要相矛盾;中国公有制经济成分的不充分发展,与宏观经济稳定和提供社会效益的目标相矛盾。要想解决这些矛盾,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就必须全面推进以全民免费医疗为核心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以公民基本收入为核心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和以恢复公有制经济主体地位为核心的所有制结构改革。

  • 伯尼·桑德斯:全民免费医疗是现实可行的

    伯尼·桑德斯:全民免费医疗是现实可行的

    该研究表明,事实上,桑德斯法案的四年过渡期太长,可以缩短为一年或两年。作为证据,它引用了1965年医疗保险制度的建立,以及台湾于1994年迅速过渡到单一支付制度的历史事例。该研究还引用了管理技术的快速发展,这使得雇主不按年龄组逐年而是直接替换掉员工相对容易。总而言之,向全民医疗保险过渡并不像批评者所说的那样具有挑战性。它肯定会面临复杂情况,但医疗保险机构能够在它们到来时对它们进行分类处理。该研究警告说,实际上,四年的过渡可能会导致更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因此更快的过渡可能是明智的。

  • 院士振臂高呼:真正的医学人文是全民免费医疗!

    院士振臂高呼:真正的医学人文是全民免费医疗!

    印度和俄罗斯都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中国怕什么?第一,自从实行市场经济以来,有相当一批人想把医疗推向市场。第二,我们国家有一些重要部门、重权官员,如发改委、财政部、民政部的部分官员最反对全民医保。此外,我们国家的干部保健制度必须彻底改革。

  • 鹿野:我们需要的真正药神是什么?

    鹿野:我们需要的真正药神是什么?

    近几年来,由于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日益突出,国家又加大了在医保方面的投入。可是只加大医保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持续发展下去,未来,公共医疗支出太多会不会拖垮财政呢?要挣脱国际医药垄断资本绑架,我能看到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着手做优做大做强中国的国有制药企业,将医药领域被新自由主义冲击垮的自主研发能力再重建起来,形成和掌握自己核心技术,才能不受制于人,才能用最小的成本保障人民的健康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