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共为您搜索到154篇文章
  • 在全球制造对立和冲突是美国称霸世界的生存方式

    在全球制造对立和冲突是美国称霸世界的生存方式

    美国目前的国家力量虽然还有不少,但是按这种速度继续透支,最多30年,美国的综合国力就会透支殆尽,到时候就什么问题都出现了。其实说到底,美国这种靠制造对立和冲突来获得世界主导权继而欺压他人的统治模式,本就是一种错误的发展方式,虽然一时的确能让国家走上巅峰,但是巅峰过后,往往就是万丈深渊,而且走得越高,摔得越惨。

  •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全球一体化是激发国家生存新模态的利器。从一开始,就有一条基本判断标尺迄今未变,即实力决定一切。足够的资本、强大的军事、自信的文明才能主动推进全球化,资本是基础、军事是保障、文明是根本(近现代文明中,船坚炮利开道是惯常手段,英语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是可见事实,各阶层“唯美”层出不穷是当下现状)。接下来的时代里,面对人类社会唯一延续至今没有中断的古老文明,“孔子学院”或许能够改变武力征服导致文明融合的历史轨迹——那么这就是中国对于全球治理的最大贡献。

  •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一个大胆的战略构想将改写全球地缘政治版图!

    亚欧大陆古老文明的复兴与亚欧大陆力量的回归将真正实现亚欧大陆是亚欧人的大陆,亚欧是人类文明和文化的中心,亚欧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版,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设想,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需要,亚欧终将回归世界大陆的中心,亚欧文明终将回归世界文明的中心,而中国则是这一战略的倡导者、开创者、推动者和最重要的建设者,这是世界的未来,也是人类文明的未来。

  •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美国“吃亏”论是弥天大谎,全球要警惕汇率武器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国际货币关系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性。每个周期从相对和谐开始,继而进入失衡调整中的高度对抗,最终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进入新的相对和谐阶段。如此周而复始。亨宁把这样的五十年分成五个周期,即:其一,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其二,1978年波恩峰会解决世界再通胀冲突;其三,20世纪80年中期的美日敌意和广场协议、卢浮宫协议;其四,20世纪90年代前期和中期的衰退与复苏;其五,新世纪的纠纷。在每个周期中,美国政府总是压迫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政府或央行采取扩张举措,而自己则主动实施美元贬值,享尽了所有的好处。

  • 霸权主义是全球供应链面临的最大威胁

    霸权主义是全球供应链面临的最大威胁

    这次,美国政府对华为举起了行政法令的屠刀,而真正提出的问题则是:还能信任美国企业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据关键环节吗?有多少国家自信自己是不会受到美国威胁的?在技术和产业领域形成有效的替代方案,建设能有效应对美国政府抽风的“备胎”,在考虑是否采用美国企业的技术、产品和服务时将美国政府单边主义的威胁纳入其中,以及在条件成熟时构建更加安全的、绕开滥用霸权优势的行为体的、新的产业链,恐怕逐渐会成为其他行为体的共识。

  •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二)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二)

    “这世界属于谁?”我们认真讨论了世界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各种状态,提出了权力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已经消失,我们的经济和财富不再依赖于我们,也不再依赖于我们的老板们,即使他们是强大的首席执行官;也不再依赖于议会或各国政治家们。我们的经济和财富依赖于管理着巨额资产的那些人,其资产规模之大难以想象。他们可以让资金在全球流动并追逐资金。他们利用其他人的资产在工作,从而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人造世界”。

  •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一)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一)

    新资本主义就像臭氧洞一样,人们往往看不到,也听不到。在现代资本主义中,货币极富权力,它是流动的,它在国家和大洲之间、在公司和股市之间流动,来来往往,货币流动就创造了一种新的全球化。在各国经济中,产生了各种参股、联合和子公司,它们相互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张巨大的网络,并定义了完全属于它自己的基础框架。没有全球化资本,就没有生意。举例来说,日本头号大银行三菱UFJ银行的金融集团与美国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合作,它成了美国摩根斯坦利银行最大的股东。东方汇理(Amundi)这家资产管理公司属于法国银行帝国——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曾经接纳中国农业银行作为股东。这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分工发展得越充分,相互参股所构成的全球网络越有效益,网眼越细密,对于西方世界的公民而言,这种新的世界资本主义就越恐怖。

  • 戴锦华:文化全球化约等于美国化

    戴锦华:文化全球化约等于美国化

    在这剔除了政治污染的纯净飞地之上,20世纪的历史纵深不是在诸多断裂、暴力无痕的隐形空白间萎缩,而是干脆成了某些支离破碎、全无趣味与实感的污渍、血痕,成为中小学教科书苍白的文字,成了文明史浩渺剧目中无差异可言的,间或可悲、可爱的小插曲。如果说,全球化时代,新自由主义主流文化的重要症候之一,是历史纵深感的消失,那么,这处飞地于成就这一全球主流建构之时功不可没。

  • 一场全球争夺战悄然打响!中国怎么办?

    一场全球争夺战悄然打响!中国怎么办?

    人工智能产业覆盖过于广泛,即便像美国这样的科技大国,也不可能寻求在所有领域争得头筹。在全球化时代,各国仍将遵循比较优势交换的商业模式,形成一个相互依赖、合作共赢的全球人工智能产业链条。中国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上也应有所侧重,与其他主要国家尽早开始产业合作。

  • 西方经济学对保护主义的掩饰和误导

    西方经济学对保护主义的掩饰和误导

    当前,美国试图以超常规的贸易讹诈为武器,重要一点就是消除对其垄断利益的挑战,维持其对市场的垄断地位。中国的发展客观上影响了西方在全世界收取垄断租金的地位,这是保护主义发出讹诈的根本原因。

  • 中国如何在全球金融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中国如何在全球金融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今天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脱实向虚压力。中国已经由短缺经济转变为过剩经济,实体经济利润率的下降也促使大量资本涌入虚拟经济追逐投机暴利。中国经济如果也走上虚拟化的道路,面临的问题会比美国更大,因为中国并没有美国搞金融霸权的条件,不能像美国一样让全球为其分担后果。

  • 两次全球经济大危机背后的哲学思考 ——读《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有感

    两次全球经济大危机背后的哲学思考 ——读《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有感

    西方金融危机的原因分析大多从市场失灵或者政府失灵的角度去分析,这样就必然忽视了其更深层次的文化哲学中的思维方式根源。本文结合近年国内外研究金融危机的成果,以对立统一规律和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的“中道”整体观为认识论和方法论,从分工与合作、货币中性与非中性、形式逻辑中的排中律的不足分析了西方金融危机深的内在根源及其经济学理论的天然缺陷。

  • 郭晓明:中国如何阻止全球经济地缘政治化?

    郭晓明:中国如何阻止全球经济地缘政治化?

    中国只有宣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决心和能力,才能阻止全球经济进一步地缘政治化,恢复全球经济对市场经济的信心,消除对一带一路的疑虑,落实G20杭州峰会的共识,通过市场机制到达全球资源的最佳配置,改变全球对正常市场经济徘徊观望的现状,以此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 王湘穗:以泛亚共同体建设推进全球治理

    王湘穗:以泛亚共同体建设推进全球治理

    构建超出主权民族国家之上的泛亚共同体,主要原因在于这是顺应美式全球化体系正在瓦解的趋势,对未来多极化世界的主动推进;是抵御传统西方盟国体系的压力,摆脱发展中国家“边缘”命运的组织化方式;是中国实现现代化,完成国家、民族复兴的重要路径。

  • 残酷的全球金融战争屠杀战场—《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序言

    残酷的全球金融战争屠杀战场—《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序言

    2015年、2016年中国反复发生了大股灾,使中国蒙受了数十万亿元的损失,中国公安部的调查证明了美国的最大对冲基金参与了做空中国股市,该基金还有长期充当美联储市场打手的战略背景。从分析中可以看出这仅是初步损失,中国尚未完全开放资本账户管制并与国际市场和美国金融接轨,倘若接轨之后就仿佛将高效率的嗜血金融魔鬼接入国门,中国股市、汇市、楼市等就会变成高效率的金融屠杀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