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共为您搜索到83篇文章
  • 魏南枝:新技术革命、经济全球化与国家能力分化

    魏南枝:新技术革命、经济全球化与国家能力分化

    新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处于相互作用之中:一方面,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兴起使围绕技术展开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另一方面,“资本+新技术”驱动的经济全球化浪潮推动新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迅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然而,新技术革命与经济全球化相互作用所产生的人类社会无法预知的各种风险,不仅对各国的治理能力提出了更大挑战,也从客观上要求国家治理机制不断创新,而这一切正在推动世界各国国家能力的分化,塑造着各国的未来。

  • 韩东屏:全球化与阶级斗争

    韩东屏:全球化与阶级斗争

    资本家不一定效忠自己的祖国,有些资本家往往倾向依附于能够创造最高利润的帝国主义国家。这就像工人阶级没有祖国一样,从长远的看,这是没有错的。 全球化的发展将是不可能逆转的。即使中国政府,中国人想把美国和西方的跨国公司赶出中国,那也是不可能的,就像纳瓦罗想让美国的跨国公司回归美国一样不可能。全球化必将把人类带进一个全新阶段,这个新阶段将是什么?那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或者马克思所说的超越民族国家的世界大同。为了避免人类的互相厮杀,为了避免环境的大破坏,我们别无选择,这是人类摆脱自我毁灭的唯一出路。

  •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全球化是走向半球化?还是升级为“命运共同体”?

    当欧美国家抵制华为5G、火烧华为基站之时,我们不仅需要打赢舆论战,更需要站在创新全球化的角度重新审视、重建信任,既要在帮助其它国家打好疫情防控战中建立信任,也要在国内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化契约精神中强化信任,还要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层次上完善制度——建立更好的国际商业环境和商业规则!可以说,没有信任,就不可能推进新一轮创新全球化;没有信任,就不可能取得“一带一路”的硕果。

  • 王俊: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王俊: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的并行不悖,既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也决定了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通过考察20 世纪70 年代末西方国家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的现实经济状况,可以发现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已经导致了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消极后果。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集中爆发,也为我国当前金融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些启示。

  • 全面看待全球化——与李慎明的对话

    全面看待全球化——与李慎明的对话

    在开放和参与全球化的过程中,各个国家和民族,都必须结合各自的国情和特点,坚持趋利避害的原则,有所取舍,而决不能照抄照搬。要从本国的实际情况和国家民族的最大利益出发,独立自主地决定本国参与全球化的步骤、进度与深度,决定参与的方式和方法。针对经济全球化中资本在国际间流动加快、金融动荡瞬息万变的特点,采取恰当正确的方式方法,加强金融监管。

  • 全球化与中国道路的深层构境

    全球化与中国道路的深层构境

    昔时中国风,今日中国梦;理论是范畴的先声,实践是规律的先声。按照述、评、论的路径,可掌握《全球化视域下的中国发展道路研究》的题旨要义:一是书写“中国道路全球化”的机理机制;二是因应新的选题要求,创设具有马克思主义工作性质的用作分析经济全球化的架构工具,力求研究方法上的创新;三是以社会主义作为“历史理性的回归”,立足社会主义发展与运行的世界统一,进一步求取新的发展理念和原理。大道至简,我手写我心,“新时代”的中国理论构建行动亦需要适时地从“黄昏时分”起飞!然则以古解古,以今解今,古今贯通,中外会通,上述16字应成为指导中国政治经济学本土建构以及进行中西学术对话的工作“心法”。

  •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背景下,21世纪的资本主义生产不再是国家经济的集合体,资本主义剥削也不再为现有政治经济学甚至左翼学者所能理解。那么,怎样才能正确理解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呢?本文主张将分析视角从国家实体转变为跨国公司的全球商品链,并为此构建了以劳动力为中心的劳动价值商品链分析方法。借此方法可以看出,帝国主义是通过全球商品链,利用南北方国家间巨大的单位劳动成本差异榨取外围地区的超额利润,并将其间所产生的附加值归功于中心国家自身的经济活动。因此,单位劳动成本是解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剥削之谜的关键,而单位劳动成本分析所揭示的极高剥削率则反映了全球化垄断金融资本的本质。

  •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进入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跨国公司的扩张推动着全球价值与生产链向复杂化方向发展,塑造着全球化的宏观进程。而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出现的劳资失衡加剧、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困境,导致“反全球化”的社会思潮与政治力量抬头。以新自由主义为基本理论构架、以美国为领导的“中心—边缘”世界体系的现行全球治理体系逐渐“失向”“失序”和“失范”,全球治理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上。中国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应当明确国家调控市场的方式是多元的,警惕和防止全面私有化让人类社会走向另一种“通往(被资本)奴役之路”。中国道路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中国共产党这一主导性政治力量所具有的相对于资本权力的政治自主性。中国道路的核心诉求不应当局限于物质层面的赶超,而应当从道路论出发来“明确方向”,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

  • 全球化进程的微妙变化与资本主义的自我否定

    全球化进程的微妙变化与资本主义的自我否定

    贸易逆差的背后,是发达国家中低端劳动者的高失业率。这是让发达国家非常头痛的事。虽然发达国家社会福利还不错,不至于让失业者吃不上饭。但是,久而久之,问题就来了。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自身财政也开始发生困难,高福利制度也难以为继。所以解决失业的问题就成了发达国家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特朗普要恢复制造业,主要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但是,制造业一旦流失,想让制造业再回来,难度就非常之大。除了本国工人劳动力成本实在太高之外,制造业多年迁移国外,本国的技术力量就随之被削弱。即使企业回来了,可是技术力量却跟不上来,所以这样的企业即使开工生产也会麻烦不断。

  • 王湘穗:美式全球化的终结

    王湘穗:美式全球化的终结

    美式全球化体系的终结,并不是美国的终结和全球化进程的结束,而只是为其中的一个章节画上了句号。历史的河流在此拐个弯,将继续奔流。下一个全球化体系的春天,应当依然是以实业为主基调。目前,它正蛰伏于危机的厚厚坚冰之下,等待拓荒者的到来。未来的全球化应当是世界各国平等参与的全球化,需要的是全球合作而不是新的霸主。中国应当也愿意参与全球合作,共同建设更加公平、公正的全球秩序。

  • 日本制裁韩国暴露经济全球化的极端脆弱与巨大风险

    日本制裁韩国暴露经济全球化的极端脆弱与巨大风险

    在当今这个经济高度全球化、产业高度全球化时代,无论哪个国家都不可能掌握一个产业中所有零部件、所有材料的生产,而当今世界上许多看似很小众的一些产品和技术,都可能处于被某个国家或某个企业的垄断状态,由此使得每个零件都可能卡住一个巨大产业链条的脖子,当掌握这个零配件技术和生产的国家因国家利益和政治利益的需要以这一技术和产品对敌对国家实施制裁和禁运的时候,这个巨大产业链就可能瞬间崩溃,这就是当今经济全球化、产业全球化、产品全球化所具有的极端脆弱性,所存在的巨大风险。这就形成了当今世界经济中的一个悖论:我们既需要全球化,又害怕全球化,哪怕是像中国这样全球唯一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哪怕是像美国这样掌握着强大科技霸权的国家,哪怕是韩国这样在智能手机、高端芯片方面拥有强大实力的国家,一旦受到敌国的禁运,其产业、产品大厦将瞬间倒塌。在经济、产业和产品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避免这种风险。

  • 全球化的纠结

    全球化的纠结

    美国不仅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对欧洲,对北美的邻居也采取了与贸易战相类似的做法,逼着这些国家和地区向美国低头。这就可以看出,美国的贸易战不仅是针对中国的,而且是在全世界要搞出一个没有人敢对美国滋毛的局面来。在美国的眼里,就只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是在实际上,顺从了美国的国家就真的有昌起来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逆美国者,真的就一定会亡吗?恐怕也未必见得。但这总是美国的一厢情愿。他们的美梦总是要这样做下去的。

  • 李慎明: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李慎明:全球化与第三世界

    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和世界各国人民包括美国人民是最为基本的依靠力量,第二世界国家是争取团结的对象,全世界结成最广泛的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统一战线,才能孤立世界的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者,才能最有力地维护世界和平,促进人类文明进步事业,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 慕峰:深度全球化与中美之争

    慕峰:深度全球化与中美之争

    我们还要更加强调的是,一个国家社科基础研究的至关重要性,无论是美国、德国还是日本,这些先发国家社科研究实力之强,对全球资料、信息收集之充分,社科研究与跨国企业一线的交流之紧密,绝非今天中国社科学研界可比。可以说中国社科学研的滞后,已经造成了中国政策应对选项的极端缺失。美国的政策之所以能在短期发生根本转向,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国内长期存在不同观点的研究力量,在实际施政时即可予以直接采纳。我们每年的科研投入经费甚巨,但在应对今天美国的冲击时,仿佛相当迟缓而后知后觉。

  • 望长城内外:从经济全球化的视角看中美贸易战

    望长城内外:从经济全球化的视角看中美贸易战

    由于经济全球化加剧了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矛盾,使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规律的作用更加突出,从而导致美国社会出现了严重的分裂:一边是从经济全球化获益较多的东西海岸地区,另一边是受到经济全球化严重伤害的中部地区。目前,美国社会的大部分人已经对经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失去了信心。而这部分反对经济全球化的美国人就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特朗普为了兑现他在竞选时的诺言,更为了实现连任美国总统的企图,于是,他悍然向中国发起了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