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危机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温铁军:疫情影响下的全球化危机

    温铁军:疫情影响下的全球化危机

    我们这次疫情影响,导致全球化危机爆发,应该说是客观规律。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什么趋势呢?比如有些人开始谈脱钩。脱钩这个理论,是第三世界重要思想家叫萨米尔·阿明所提出的,叫做第三世界的依附理论,发展中国家都在依附发达国家,怎么才能有独立的主权?有自主的发展呢?说只有“脱钩”。他给出两个趋势,一个是钩连,一个脱钩。中国历史上有过“脱钩”,那我们说当全球化危机几乎符合客观规律、走向爆发的趋势已经显而易见,我们要考虑到可能出现脱钩。

  • 本·法因:马克思主义视角下的金融化

    本·法因:马克思主义视角下的金融化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通过逻辑、理论和历史三个视角来理解金融化。金融化不同于信用,它可由生息资本存在性的日益增强来定义,它在现实资本积累中所起的作用与虚拟资本的积累相反,并且它构成了包括全球危机在内的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基础。金融化可被视为是生息资本在深度(intensive)和广度上(extensive)的扩张。在深度层面值得注意的是,金融资产的增长及扩散(proliferation)本身与商品生产及交换本身的联系日趋减少,广度层面则涉及生息资本以与其他资本类型相杂糅的形式,拓展至社会经济生活的新领域。附录罗列了本文所采用的金融化研究进路同科斯塔斯·拉帕维查斯的金融化研究进路之间的区别。

  • 特朗普为何退出《巴黎协定》?-为全球危机做准备

    特朗普为何退出《巴黎协定》?-为全球危机做准备

    《巴黎协议》如果真的严格执行,可以相对缓解世界产能过剩危机,这样危机爆发的时候就会相对小一些。美国实际是希望世界危机非常严重,美国独善其身。然后危机最严重、资产价格最低、美元最强势的时候,抄底全球资产。对全世界进行一次剃羊毛行动。美国这次从危机中收获的利益可以远远超过二战所获利益。

  • 周立:极化效应和全球大危机

    周立:极化效应和全球大危机

    我想讲的是,这个世界的确已经走到了尽头。之所以走到尽头,是因为我们的发展模式。这是一个强者愈强和弱者愈弱的机制,是一个财富自增强和贫困自增强的机制,是一个自动走向毁灭的机制。

  • 俄罗斯学者:全球政治衰退,根源在美国

    俄罗斯学者:全球政治衰退,根源在美国

    当前国际局势的恶化,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美国在其全球霸权衰退的情况下仍力图维持“单极化”和自身私利。事实上,为了维护自己的全球统治地位,美国及其盟友不惜破坏整个国际关系体系的稳定。为此,它们挑起巴尔干地区的军事冲突、入侵伊拉克和阿富汗、瓦解利比亚、支持叙利亚的“温和派”恐怖分子;宣称“中国威胁论”,直接或间接支持威胁俄罗斯国家安全的武装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