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卫生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瞭望》专访曾光:公共卫生首先要姓公

    《瞭望》专访曾光:公共卫生首先要姓公

    医改的改革策略不足以决定、支撑公共卫生改革。公共卫生改革宜单独策划。道理很简单,医改改得再好,也没办法从根源上防范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所以我认为,公共卫生以往多次改革,效果并不好。公共卫生,首先要姓公。但以往的改革把很多地方的卫生防疫站都推到市场,不再姓公了。一边要搞疾病防控,一边还要想着挣钱,这样的机构很难做好公共卫生。这样的改革,大大影响公共卫生的效果,一定程度上造成队伍人心涣散。公共卫生改革应该改回来了。

  •  赵秀荣:公共卫生领域需要“大政府”

    赵秀荣:公共卫生领域需要“大政府”

    这次疫情是二战之后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它也必将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上影响未来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们在经济领域反对“大政府”有一定的道理,但在公共卫生领域需要“大政府”。并且,各国政府在此次大疫之后定会加强公共卫生领域的建设或改革,国际合作也必将进一步加强,因为公共卫生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既考验各国政府的执政能力,也会加强各国政府的执政能力。

  • 新中国应对重大疫情的回顾、经验与启示

    新中国应对重大疫情的回顾、经验与启示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积极开展卫生防疫工作,在应对重大疫情方面取得重大成就。新中国应对重大疫情的经验,包括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一中流砥柱,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这一根本遵循,坚持大力协同这一根本保障,坚持依靠科学技术这一利器,坚持法治和德治相结合这一有效手段等。新中国应对重大疫情的历史和经验启示我们,要始终保持应对重大疫情的忧患意识和斗争精神,要在应对重大疫情中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把应对重大疫情同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紧密结合起来,要加强应对重大疫情的舆论引导,要推动应对重大疫情的国际合作。

  • 光明日报:将中医药融入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光明日报:将中医药融入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将中医药真正融入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中来,实现中西医并重参与传染病防控;完善中西医协作的机制,确保中医第一时间了解疫情、全程参与。二是加强中西结合人才培养,长学制、宽口径,两套基础知识如何融汇好是关键。三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在高等院校教育中,加强中医疫病学、传染病学及公共卫生管理课程的教学,建立起中医药防治传染病的学科体系;培养建设一支中医功底深厚、重症救治能力强的临床人才队伍,特别是急重症临床人才培养;加强中医药从业人员公共卫生管理能力与水平的培养。

  • 面对新冠病毒,美国公卫体系为何一败涂地?

    面对新冠病毒,美国公卫体系为何一败涂地?

    美国的疫情应对是非常糟糕的,目前尚且还看不到任何亮点。这里面一方面是新自由主义时期的诸多改革使得公共卫生以及整体医疗体系遭到破坏,另一方面是美国资产阶级利欲熏心,耳目闭塞,又丝毫没有战略和全局意识。这两方面使得美国不仅错过对抗疫病的时机,也使得美国人民不得不遭受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这些都是世界各国在卫生健康领域都应该认真吸取的重大教训。

  • 世卫组织专家的这两句话,值得14亿中国人铭记!

    世卫组织专家的这两句话,值得14亿中国人铭记!

    布鲁斯的第一句话是说,中国方法是事实证明唯一成功的方法;这句话是对中国14亿人民的最高肯定,也是对我们过去近两个月来为全民抗疫战争,所付出努力的最好表彰。第二句话是,武汉人民,世界欠你们的!这句话也是全网刷屏了,现场做同声传译的美女翻译似乎是个武汉人,当翻译到“世界欠你们”这一句就哽咽得说不出话了,这个镜头被敏锐的记者抓住了,一下子就引爆了舆论!

  • 唐金陵: 疫情肆虐下的公共卫生回望与思考

    唐金陵: 疫情肆虐下的公共卫生回望与思考

    在21世纪医学转折的重大关口,有必要重温英国社会政策学家理查德·蒂特马斯对输血研究的结论,他说:“输血应看做是一种礼品,而不能做为一种交易”。也许这个结论适用于所有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服务就像我们的血液一样,它太珍贵、太重要、又太容易腐败,不应该把它作为交易来做。这是一直支撑英国国家健康服务体系的社会理念,也是公共卫生的核心价值观。

  • 细谈你不知道的五起“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细谈你不知道的五起“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北京时间2020年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此中国成为第六个被世卫组织宣布的国家。在这之前,世界卫生组织先后宣布了五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是榜首。那么这前五起又分别是哪些呢?

  • 从舆情研判看公共卫生领域的资本与政府监管

    从舆情研判看公共卫生领域的资本与政府监管

    中国医药产业必须在政府和资本市场的引导下,进行大规模的整合。信用政策和产业政策,这才是监管部门的战略任务。扩大来说,中国所有重要的产业,都需要具有战略眼光的产业政策和产业战略。希望医药系统的改革能够成为一个中国经济管理的典型,逐步将中国经济管理现代化甚至智能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