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医疗体制改革的补偏救弊

    医疗体制改革的补偏救弊

    从全球的医院产权分布来看,发展民营医院并不是多数国家的首选。经验地看,当前全世界共有100多个国家选择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服务保障模式。加拿大98%的医院是公立的;法国公立医院占全国医院数量的65%,非营利医院占16%,营利医院占19%;德国公立医院占三分之一;荷兰法律不允许有营利医院;瑞士46%的医院为公立医院,32%的医院为非营利医院,22%的医院为营利医院;美国公立医院占全国医院数量的25%左右,非营利医院占60%。在香港,公立医院的市场份额占到整个医疗服务市场的95%以上,其医生和护士都是公务员。由此可见,并不存在一个最优的比例来划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大量发达国家和地区依然存在高比例的公立医院。因此,真正适合我国国情的医疗体制改革,应当坚持政府主导,构建以公益性公立医疗机构为主的医疗体系。

  • 公立医院私有化:动力与困境

    公立医院私有化:动力与困境

    确保医疗服务的效率和公平,是每个国家进行医疗改革的基本目标。按照新自由主义的理念,实现这些目标的一个重要举措是对公立医院进行私有化或变相私有化的产权改造。然而,从中国及全球的医疗改革实践来看,公立医院私有化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医疗服务因为信息高度不对称很容易导致市场失灵,公立医院私有化不仅没能提升医疗效率,反而强化了医疗排斥效应。维持医疗服务的公益性需要强有力的政府干预,而对于政府而言,控制医院的产权是推行医疗政策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

  •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医改已进行了8年多,从数字看2015年政府的财政补助占公立医院收入的8.97%,比以前略有提高,在医务人员的收入上,政府提供的只占不到20%。其他80%是靠医院自己创收。在这样的投入体制的桎梏下,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要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卫生工作方针是很困难的。为此,特作如下建议:强化医改中供给侧的改革,增加政府对公立医院的直接投入,特别是对医院发展和医生薪酬的直接投入。也可以通过三医联动,把医保费用和卫生投入整合起来,让公立医院真正姓公。根据各地区不同的条件,进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 正确理解“管办分开”:管办结合是公立医院的优势

    正确理解“管办分开”:管办结合是公立医院的优势

    医疗体系的特殊性决定了政府要从事前规划、事中监督、事后评估全程参与到医院的监管中,直接举办就是最强有力的一种监管手段。从这种意义上看,管就是办。如果放弃了对公立医院“办”的责任也就无法实现“管”的目的。如果把管和办分开,恰恰就抹杀了公立医院这个最大的制度优势。国际上的经验是,只要政府举办公立医院,必然同时承担管和办的职能,没有一家是管办分开的。

  • 江宇:不完全契约和公立医院的理论问题——2016诺贝尔奖的启示

    江宇:不完全契约和公立医院的理论问题——2016诺贝尔奖的启示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住O·Hart等人对“不完全契约”的研究,为重新认识公立医院提供了理论工具。用一个极其通俗的语言来说,不完全契约理论认为:契约越完全,市场就越能解决问题,当契约不完全的时候,改变所有制就是一种替代的办法。我国公立医院改革需要澄清“市场万能论”。

  •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娄底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娄底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并打着“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的标语。据参与活动人员介绍,“医院在运行良好的状态下,被政府强行改制,将医院卖给了众一集团。”“为了反对医院引入民营资本,医院数百名职工无奈采取自愿签名,表明心声反对医院私有化改制。”

  • 公立医院离“公益性”还有多远?

    公立医院离“公益性”还有多远?

    公立医院原本就该姓“公”,但目前却普遍面临着公益性不到位的畸形。公立医院还原“公益性”,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需要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