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共为您搜索到18篇文章
  • 疫情证明:绝不能取消公立医院医生编制制度

    疫情证明:绝不能取消公立医院医生编制制度

    医疗卫生是一种需要长期协作的复杂劳动。越是需要协作的复杂劳动,就越需要比较固定的执业和比较稳定的编制。取消编制,客观上是削弱公立医院。目前,在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编制是公立医院吸引和稳定人才的重要手段。如果贸然取消公立医院编制,客观上就会削弱公立医院,导致医疗卫生公益性的改革难以进行。

  • 再提用“非市场化”手段解决医疗人员待遇问题

    再提用“非市场化”手段解决医疗人员待遇问题

    回到医疗领域,我们现在有个尴尬,就是公立医院实际上已经与市场产生了很大的交集,国家投入有限,医院在一定程度上自负盈亏,但又要求公立医院必须担负起“社会主义”性质的“为人民服务”职能。而这两者是有一定内在冲突的,这导致医生付出了相对较高的行业进入门槛后,工作负担大,拿到的工资在较大程度上却是“非市场化”的,前些年有些医生还有创收任务,这也会产生医患之间的对立和不信任。

  • 钟南山 | 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钟南山 | 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医院与学校一样,都是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所必需的最为重要的公益事业。既然是公益事业,就应该主要由国家和政府来办,决不能把其主体交由社会特别是国内外资本来办。如果其主体是由国内外资本来办,资本就会很快用高薪把优秀人才从公立医院和公立学校挖走;这样不用太长时间,就会把公立医院和公立学校搞垮。这样下去,普通百姓患了复杂的或难治的病就要到民营医院去看,要读高水平的学校只有去民办学校就读。这些最重要的民生问题如果在我国得不到解决,就会影响我们的政权巩固和党的执政地位。

  • 疫情防控必须“公”字担纲

    疫情防控必须“公”字担纲

    要避免盲目与“世界接轨”, 发挥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制度性优势,完善有中国特色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这个疫情防控体系浓墨重彩的一条,就是必须由公立医院领衔担纲,绝不能让“莆田系”驾辕拉车。

  • 打赢抗疫战争,幸好我们还有公立医院!

    打赢抗疫战争,幸好我们还有公立医院!

    如果说,抗疫战争能给我们留下什么宝贵的遗产的话,那就是让我们重新认识和发现中医的重要性,公立医院的重要性!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深刻反思打压中医的错误政策,打压公立医院的错误政策,出台扶持中医的政策,叫停公立医院的私有化进程,叫停取消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的事业编制!

  • 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是公立医院少了吗?

    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是公立医院少了吗?

    把公立医院的多寡用来判断应疫情防控体制机制的优劣显然是不恰当的甚至是极其荒谬的,医疗卫生体制甚或重大疫情防控体制的好坏不是也不可能是以公立医院的多寡或驰援医护和医用物资多少去衡量,而是以治理能力去判断。更何况在医疗卫生领域,社会资金的进入时间远远晚于其它领域,大量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公立医院手里,比如医护和高端诊疗设施,而社会资本只能在薄弱领域取得突破,像莆田爱尔这样比较大的民营医疗机构也只能在某些专科上取得成效,而像维康那样进入综合性医疗机构的社会资金最终由于缺乏优质资源而不得不退出。诚然,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还有许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但决不是因为公立医院少造成的,而是医疗卫生领域投入尚显不足,基础设施尚显落后,体制尚显陈旧,机制尚显迟滞造成的,特别是未能将各方面的医疗资源纳入整体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因此加大医疗卫生领域特别是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基础设施建设,夯实基层医疗单位特别是以社区为单元的医疗机构经济技术基础,整合全社会医疗卫生资源,是健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完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的根本方向。

  • 辽宁王忠新:千人医疗队缘何从辽宁召之即来

    辽宁王忠新:千人医疗队缘何从辽宁召之即来

    “武汉防疫保卫战”以极其沉重的代价证明三点:其一,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公有制。《充分发挥制度优势 坚决打赢疫情阻击战》,归根到底就是发挥社会主义公有制优势,发挥公立医院优势!其二、公立医院私有化必须叫停! 一次次抗震、抗灾、防疫证明,只有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才集团性“不计报酬,无论生死”地冲在最前线;其三、医改亟需考虑“藏军”公立医院,在公立医院建立一支不穿军装的,能在抗震、抗灾、防疫,甚至能防细菌战、能防生化战争,能维护人民生命健康和国家安全的“防疫部队”!

  • 武汉疫情拷问:如何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武汉疫情拷问:如何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号称有国内最顶尖的医疗团队的和M家,竟在这个节骨眼停诊了。按照官方的通报是根据卫健委的要求停诊,这让百姓还能说什么呢?至于物资捐赠紧急行动,倾尽所有的;开足马力生产,确保医药物质供应的;保障医疗物资,日夜兼程输送的,不也几乎都是国有医药企业?在这个世界上,凡是能用钱买来的,都不是最珍贵的;最珍贵的,往往都是用钱买不来的。面对防控新肺炎这重大疫情,我们是不是要重新审视公立医院改制的私有化,是不是也要思考:医院改制需要考虑“钱”,但也要更长远的考虑非钱能解决的防疫救灾,绝不能以改革的名义改掉,用钱买不来的那些最珍贵的东西!

  • 医疗体制改革的补偏救弊

    医疗体制改革的补偏救弊

    从全球的医院产权分布来看,发展民营医院并不是多数国家的首选。经验地看,当前全世界共有100多个国家选择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服务保障模式。加拿大98%的医院是公立的;法国公立医院占全国医院数量的65%,非营利医院占16%,营利医院占19%;德国公立医院占三分之一;荷兰法律不允许有营利医院;瑞士46%的医院为公立医院,32%的医院为非营利医院,22%的医院为营利医院;美国公立医院占全国医院数量的25%左右,非营利医院占60%。在香港,公立医院的市场份额占到整个医疗服务市场的95%以上,其医生和护士都是公务员。由此可见,并不存在一个最优的比例来划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大量发达国家和地区依然存在高比例的公立医院。因此,真正适合我国国情的医疗体制改革,应当坚持政府主导,构建以公益性公立医疗机构为主的医疗体系。

  • 公立医院私有化:动力与困境

    公立医院私有化:动力与困境

    确保医疗服务的效率和公平,是每个国家进行医疗改革的基本目标。按照新自由主义的理念,实现这些目标的一个重要举措是对公立医院进行私有化或变相私有化的产权改造。然而,从中国及全球的医疗改革实践来看,公立医院私有化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医疗服务因为信息高度不对称很容易导致市场失灵,公立医院私有化不仅没能提升医疗效率,反而强化了医疗排斥效应。维持医疗服务的公益性需要强有力的政府干预,而对于政府而言,控制医院的产权是推行医疗政策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

  •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医改已进行了8年多,从数字看2015年政府的财政补助占公立医院收入的8.97%,比以前略有提高,在医务人员的收入上,政府提供的只占不到20%。其他80%是靠医院自己创收。在这样的投入体制的桎梏下,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要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卫生工作方针是很困难的。为此,特作如下建议:强化医改中供给侧的改革,增加政府对公立医院的直接投入,特别是对医院发展和医生薪酬的直接投入。也可以通过三医联动,把医保费用和卫生投入整合起来,让公立医院真正姓公。根据各地区不同的条件,进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 正确理解“管办分开”:管办结合是公立医院的优势

    正确理解“管办分开”:管办结合是公立医院的优势

    医疗体系的特殊性决定了政府要从事前规划、事中监督、事后评估全程参与到医院的监管中,直接举办就是最强有力的一种监管手段。从这种意义上看,管就是办。如果放弃了对公立医院“办”的责任也就无法实现“管”的目的。如果把管和办分开,恰恰就抹杀了公立医院这个最大的制度优势。国际上的经验是,只要政府举办公立医院,必然同时承担管和办的职能,没有一家是管办分开的。

  • 江宇:不完全契约和公立医院的理论问题——2016诺贝尔奖的启示

    江宇:不完全契约和公立医院的理论问题——2016诺贝尔奖的启示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住O·Hart等人对“不完全契约”的研究,为重新认识公立医院提供了理论工具。用一个极其通俗的语言来说,不完全契约理论认为:契约越完全,市场就越能解决问题,当契约不完全的时候,改变所有制就是一种替代的办法。我国公立医院改革需要澄清“市场万能论”。

  •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娄底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湖南娄底一公立医院标语惊人

    7月24日,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生了医护人员因反对“改制”而发生的集体活动。并打着“紧跟共产党走,不当资本家的狗!”的标语。据参与活动人员介绍,“医院在运行良好的状态下,被政府强行改制,将医院卖给了众一集团。”“为了反对医院引入民营资本,医院数百名职工无奈采取自愿签名,表明心声反对医院私有化改制。”

  • 公立医院离“公益性”还有多远?

    公立医院离“公益性”还有多远?

    公立医院原本就该姓“公”,但目前却普遍面临着公益性不到位的畸形。公立医院还原“公益性”,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需要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