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共为您搜索到398篇文章
  • 徐汉成:蒋介石的历史判决书

    徐汉成:蒋介石的历史判决书

    毛主席逝世也几十年了,如果他说的历史“不科学”,那么,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人却将这样长期说话既“不科学”又“说谎话”的人拥戴为领袖,岂不有辱全国人民与全体的共产党人的智商?据此,肯定了蒋介石国民党,就否定了中国共产党,否定了中国革命。真“不是一个小问题”了。而是超出了“学术研究”或是“学术自由”范畴的,触碰了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与中国革命合法性的底线的大问题了。

  • 孙锡良:创建新中国的任务为何落在共产党身上?

    孙锡良:创建新中国的任务为何落在共产党身上?

    如果把14亿人交给美国,美国不只是天天有枪击案,美国还天天有革命。旧中国,曾经以“被蹂躏”苟活于世;新中国,始终以“特殊力量”影响世界。中国人,不只是站了起来了,还能自信地面对所有不同的民族,关注自己与关注全人类实现了统一。新中国,还有很多问题,但也有很多很多治世之才。人多,解决问题的人也多,这就是新中国未来的希望。

  • 申纪兰:一辈子的承诺

    申纪兰:一辈子的承诺

    如今忙碌了一辈子的申纪兰,依然为村里忙活着:到施工现场询问进展,入村民家中了解需求,学习中央有关精神,为社会各界讲党课……申纪兰总说:“我虽然年龄大了,但还能做一些事情,党需要我,我就要一直干下去,听党话、跟党走,是我一辈子的承诺。”

  •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正是在艰苦的斗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形成了救亡图存谁也靠不住的意识,同时也树立起救亡图存我可以的信心。当年北伐军面对英国军舰绕过去了,解放军就不绕过去,而是炮打得他们升白旗。物质条件差距依然,但在国格人格上,中国人首先站起来了。

  • 孙帅: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批判

    孙帅: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批判

    由于毛泽东思想的巨大影响力和重要地位,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总是存在着各种声音。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对于促进毛泽东思想的海外传播起了重要作用,国外学者的毛泽东思想研究在一定程度上也具有重要价值,但是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倾向是影响对毛泽东思想进行客观评价的不良思潮。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对毛泽东思想进行责难有着明显的政治目的性。分析政治因素、学术认识问题等因素在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影响作用,对国外毛泽东思想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进行批判,有助于国外学术界树立研究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视角,也可以间接回击国内学界存在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促进国际社会正确地看待中国的领袖人物和中国的近现代历史。

  • 习近平:在中央政协工作会议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习近平:在中央政协工作会议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70年前,在新中国的曙光喷薄而出之际,中国共产党顺应大势、团结各方,开启了协商建国、共创伟业的新纪元。70年后的今天,在同心共筑中国梦、携手奋进新时代的新长征路上,中国共产党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加强大团结大联合,同心同德、共襄盛举。在这个历史进程中,人民政协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希望人民政协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继续奋斗!

  •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柯华庆:论香港为何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回归前的香港采取的是英国判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的是制定法,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继续保留香港的判例法制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香港司法的终审权是超越“一个中国”底线的,因而是不能接受的。否则对于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案件,香港法院可以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最终裁决,对法治的统一性和宪制的统一性是巨大的伤害。即使是采取联邦制的英国和美国,在宪法层面上都只有一个司法管辖区,只有一个司法终审机构,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制国家,理应确立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突破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的法治底线后患无穷,当前的香港困局就是其突出表现。

  • 郑州李爷:从前有两个兄弟

    郑州李爷:从前有两个兄弟

    兄弟忍辱负重,自力更生,大哥还时不时的抽冷子给兄弟两刀。是为皖南事变。期间,大哥家又出了一些不肖子孙,公开卖国,美其名曰曲线救国。是为汪伪。日本人个个是野兽,大哥中正流抵不住,时不时的打退堂鼓。兄弟采用赶驴上山的办法迫使大哥在峨眉山守住底线。兄弟发动全家人抗战,深入敌后,全民皆兵,中流砥柱。1945年,兄弟俩终于打跑了日本人。

  • 鹿野:蒋介石为何抛弃东北?

    鹿野:蒋介石为何抛弃东北?

    蒋介石为什么始终不把东北当一回事儿,认为这一部分领土是可以抛弃的呢?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和现在某些学者把蒋介石称之为“富有民族大义的人”相反,一方面,其带有浓重的军阀意识,认为自己实际掌控下的江浙地带才是属于自己的地盘,而一直在东北军集团掌控下的东北地区则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另一方面,更根本的原因是蒋介石站在地主买办阶级的立场上,始终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看成最大的敌人。为了反共这个总目标牺牲领土主权,在他眼中是理所当然的。其名言便是:“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仍还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

  • 别争了,蒋介石就是“不抵抗”的罪魁祸首

    别争了,蒋介石就是“不抵抗”的罪魁祸首

    蒋公统治大陆22年,东北被他送给了日本人;外蒙古被他送给了苏联人;西藏被他送给了英国人和美国人;蒋公统治台湾30年,南海被他送给了越南人和菲律宾人,东海被他送给了美国人和日本人。清朝丧失了150万平方公里国土,果粉把清朝骂得像孙子;北洋政府签了个“二十一条”果粉恨不得把他们碎尸万段;怎么到了蒋介石这里损失了150多万平方公里东北、17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120多万平方公里的西藏和88.6万平方公里南海海疆时,“果粉”就集体装瞎了?蒋介石就是个把国土送给别人的卖国贼,啊不对,送国贼,因为哪怕慈禧太后,还知道出卖国土和权益时,尽量为自己争回一点脸面,而我们伟大的蒋公,居然全然不顾脸面,把国土摊在地上,白送给人家……试问,这不是罪人是什么?

  •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相关讲话有感

    我们只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说的,以“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作为试金石,才能真正做到“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在这个标准下,才不至于像某些核心领域的党员干部那样,把某些新自由主义公知旨再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当作“开明知识分子”们善意的批评,而把马克思主义学者和人民大众对某些涉及民生的具体政策的建设性批评看成反改革。毫无疑问,习总书记关于“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的讲话,为我们进行意识形态的斗争划清了敌我友的界限,指明了方向。

  • 蒋介石读“毛著”后为何训斥幕僚

    蒋介石读“毛著”后为何训斥幕僚

    看着幕僚们一个个那种难堪的形象,白崇禧清清嗓子,想替幕僚们打个圆场。可是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他想说什么呢?他想说,据自己掌握的情况,毛泽东的那些文章和讲话,全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的。毛泽东的文章诗词歌赋,谁都知道啊,就连作战电报都是自己亲自拟稿,秘书跟他学习都跟不上啊。

  • 永远站在斗争的最前线

    永远站在斗争的最前线

    在过去的一些年中,有些共产党员认为,只要做好经济建设工作就可以了,不要再讲什么斗争的。甚至一说斗争,就说会破坏团结,会激化矛盾。这样的说法都是片面的。有些共产党员甚至有些惧怕斗争,喜欢明哲保身,不敢对错误的人与事进行坚决和果断的斗争。在腐败分子和腐败现象面前,也是要做老好人,怕得罪人,结果给党和人民带来巨大损失。还有的人,明知腐败是犯罪,但因为不敢斗争,反而被腐败分子拉上了水,成为了人民的罪人。所以今天强调斗争精神非常必要,也非常重要。作为共产党员,作为维护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员,在斗争的问题上绝对不能含糊,绝对不能退缩,只有勇往直前,只有坚决斗争,才能真正维护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保证我们的这条道路最终能够走到最后胜利的一天。

  • 黄四郎最怕什么?

    黄四郎最怕什么?

    黄四郎之生平,我素知之,汝世居南海之滨,商贾出身,借妻舅之力起家,以鹅城百姓之住房致富,以国家为后盾成大业。理当为国为民,履行职责、助我华夏一统、百姓安康。何期投机倒把、损公肥私、两面三刀、左右骑墙,食膏血而自肥,移资产以事敌?鹅城之弊,尔无责乎?

  • 从麦贤得等英雄看毛泽东为何说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

    从麦贤得等英雄看毛泽东为何说战争的决定因素是人

    人是战争中武器装备的使用者、作战方法的创造者、军事行动的实践者,再先进再强大的武器也是受人支配的;其设计性能在战争中发挥到何种程度,除了取决于战场环境外,主要取决于使用者的技术素质和精神素质。战斗意志、战斗技术水平、指挥谋略能力等人的因素,在战争的对抗而此对于能够取得胜利至关重要。

  • 曹征路:共产国际解散真如沈志华所说那么突然吗?

    曹征路:共产国际解散真如沈志华所说那么突然吗?

    1943年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渡过了它童年期,成长为威武雄壮的现代性大党。通过延安整风,毛泽东的一系列思想成果已逐渐成为全党的共识,特别是文化建设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的建设“科学的民族的大众的”文化观念在党内形成了崭新的精神风貌,此时它已经站在了民族的最前沿,成为带领中国人民前进的精神上的领导者,连它的敌人也无法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