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共为您搜索到101篇文章
  • 从《共产党宣言》看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

    从《共产党宣言》看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的贡献

    恩格斯与马克思不约而同地叩响真理的大门,共同创立了唯物史观;与马克思共同创建共产主义者同盟并为之起草党纲。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继续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他概括了“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思想”,并根据实践的检验论证了其真理性。他进一步总结巴黎公社经验,发展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运用摩尔根的研究成果和马克思的批注发展了史前社会理论和阶级斗争理论;针对把唯物主义歪曲为“经济唯物主义”的现象,阐述了“相对独立性”“反作用”和“相互作用”的思想,发展了唯物史观;提出马克思的世界观不是教条而是指南,确立了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准则。当代中国共产党人学习马克思主义,必须学习恩格斯的著作、思想和他的精神,坚决反对把恩格斯和马克思的思想割裂开来的错误观点,坚决反对曲解恩格斯晚年著作和思想,并以此来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

  • 保罗·克雷比尔:《共产党宣言》依然在变革世界!

    保罗·克雷比尔:《共产党宣言》依然在变革世界!

    资本主义的矛盾日益激化,地球上的苦难和生命受到的威胁日益增加,越来越多的人疏远了他们,许多人加入了我们的阵营。回望今天席卷我们国家和世界的群众运动,这是非同寻常的,特别是它的深度和以千万计的参与人数使进步和社会主义运动无处不在。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70年前所写的那样,我们确实看到了“工人和我们的盟友之间日益扩大的团结”。正如废奴主义者所说,那是我们的北极星。

  • 这样一位旷世伟人,会去争发明权吗?

    这样一位旷世伟人,会去争发明权吗?

    极端个案,牛顿和莱布尼茨分别、独立、几乎同时发现微积分,你说谁抄了谁的?普遍公理,一个把一生无私地奉献给劳苦大众和全世界被压迫者,以“万物皆备于我”的担当,为普天下实现共产主义奋斗到生命最后一刻,这样一位旷世伟人,会去争一个什么名词、定义、论断的发明权?聪明的你们,都拿去好了,别托古自矜了,不要说是几十年前谁谁谁发明的,就说是你作者发明的,毛主席选集四卷、文集八卷,军事文集、建国以来文稿都是你写的,全世界就你行,地球围着你转,行不?

  •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时代价值与现实意义

    王伟光: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时代价值与现实意义

    资产阶级及其理论辩护士拒不承认其理论的阶级性,鼓吹超阶级的、全民的、普世的价值理念和理论形态,这不过是掩耳盗铃的骗人把戏,是剥削阶级永远统治人民的需要。进入阶级社会以来,任何理论都是该理论所代表的那个阶级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及其继承者公开承认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性,其阶级性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性和人民性是高度一致的,而不是像资产阶级理论那样两张皮,挂着羊头卖狗肉。

  • 且看一个“共产党员经济学家”的“社会主义”观

    且看一个“共产党员经济学家”的“社会主义”观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说私有制是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前提下存在,而沈越则只说社会主义“存在私有制”,不提公有制,也不提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显然,他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有所不认可了。“共产党员经济学家”沈越把社会主义的概念内涵置换成了资本主义,那么,令人好奇的是,他会把“共产党”的内涵置换成什么呢?

  • 常与共:《宣言》里的阶级斗争理论何以“可怕”?

    常与共:《宣言》里的阶级斗争理论何以“可怕”?

    资产阶级政客看得尤为清楚,苏联解体前夕,美国最后一任驻苏大使有过这样的表达,阶级斗争理论是列宁主义者的国家结构演进观,以及同西方发生冷战所依据的中心概念。如果苏联领导人真的愿意抛弃阶级斗争观念,他们是否继续称他们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也就无关紧要了,这已是一个在别样的社会里实行的别样的“马克思主义”。

  • 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

    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

    现在,重读《宣言》和序言,我们深切感到要把“但书”反过来理解,因为那种过于“老实”的读书法,也是教条主义的直接诱因。时代不同了,读书更要会读。那么,这段话,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虽然当时列举的那些党派,随着政治形势的完全改变,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这个属于经验史学的问题,可以交给考据家去分析。虽然《宣言》第四章的原则就其实际运用来说,在1888年似乎已经过时,但是,相关论述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而且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一点也没有过时。

  • 《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三)

    《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三)

    列宁说过,革命秩序是最好的秩序。革命是一个有破有立的宏大进程。共产主义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对极少数的一次历史理性的复苏和拨乱反正,所以,统治阶级为此而发抖,那是灵魂深处的。因为觉醒了的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整体,一旦成为破天荒的那个主词,其迸发出的重建正义的力量,是不可阻挡、不可战胜的。他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 《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二)

    《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二)

    如果把马克思对未来社会的所有制主张,解释成另一种私有制,甚至是重建生产资料私有的个人所有制,则是杜林的精神遗产,能够流风余韵能够泽被今日之学界,也着实可间,抬头看天,做一只密涅瓦的猫头鹰在黄昏时起飞的密涅瓦的猫头鹰是多么容易,而要成为一只迎接黎明的“高卢雄鸡”,是多么需要胸怀和勇气。

  • 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

    常与共:《共产党宣言》第四章的17个“真”命题

    现在,重读《宣言》和序言,我们深切感到要把“但书”反过来理解,因为那种过于“老实”的读书法,也是教条主义的直接诱因。时代不同了,读书更要会读。那么,这段话,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虽然当时列举的那些党派,随着政治形势的完全改变,大部分已被历史的发展彻底扫除了。这个属于经验史学的问题,可以交给考据家去分析。虽然《宣言》第四章的原则就其实际运用来说,在1888年似乎已经过时,但是,相关论述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而且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一点也没有过时。

  • 常与共:因为“序言”更爱宣言

    常与共:因为“序言”更爱宣言

    一段时间以来,觉得共产主义不时兴了,社会主义名声也不好了,理想信念是大话了,一些党员干部连《宣言》这本共产党人的圣经也不读了,而个别能读懂的学术权威,偏好写出序言“反对”宣言、我们要发展“序言”这样的盖世奇文。以至于像“无神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和前提”,“宗教信徒不能入党”、“党员不能信教”等基本原则问题,似乎都是可以在政治上(学术无非是外衣)“商榷”的。这本身也是“序言更是宣言”,需要常读常新、入脑入心的一个有力证据。

  • 常与共:有感于译者不愿把《宣言》当成自己的作品

    常与共:有感于译者不愿把《宣言》当成自己的作品

    我们能够容忍黑格尔的精神哲学里开出的现象学系列,影响到至今(包括大批马哲研究者),为什么就不能容忍马克思主义有三大分支(在现实层面只能如此罗列,没有办法将其贴上正反合的标签而高悬于学院门廊上)呢?而且科学社会主义恰恰以合题的方式凸显了“改造世界”的行动哲学的意义。所谓囫囵个儿的马克思主义是预设了逻辑完备并且先在的。而马克思恩格斯当然不会在第一个环节上止步,“哲学的世界化”和“哲学的终结”是伴随着而不是“指导着”现实历史发展而必将出现的事实。

  • 《共产党宣言》关于政治信仰的论述探析

    《共产党宣言》关于政治信仰的论述探析

    坚定政治信仰是党的政治建设的根基。以《共产党宣言》为核心文本的马克思恩格斯经典文献中,“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共产党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一个准备公布的详细的理论和实践的党纲”等重要论断,分别体现了坚定政治信仰的本质揭示、任务明确、政治保障,为更好地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铸育新时代共产党人坚定政治信仰,提供了文献支撑和理论支持。

  • 用《共产党宣言》解读古田会议精神及其现实意义

    用《共产党宣言》解读古田会议精神及其现实意义

    “古田会议”精神内容极其丰富、深刻,其现实意义也极其巨大。学习研究这一问题,实质也是研究毛泽东同志如何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创立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如何用毛泽东思想如何指导中国当代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继续革命的伟大实践。

  • 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习近平: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共产党宣言》毫不掩饰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阶级性,旗帜鲜明站在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一边,热情讴歌人民群众在推动历史前进中的伟大作用,把无产阶级看作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者、资本主义制度的掘墓人、新社会制度的创造者,强调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这一鲜明的政治立场,充分肯定了人民的历史主体地位,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性质和宗旨。

  • 西方政客扶持的港独暴乱能叫“革命”吗?

    西方政客扶持的港独暴乱能叫“革命”吗?

    《资本论》是煌煌巨著,《共产党宣言》是伟大的宣言,但你不能拿着几百年前圣贤的一些字词片段做文章,那叫断章取义,凭什么你就可以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难不成伟大的建设不是社会主义,让14亿人口安居乐业,让大家有饭吃,让几亿人脱贫,让边远山区都有了道路、桥梁、通信不是社会主义;你们打砸烧、上房揭瓦、伤害普通人、危及公共安全,反而成了“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