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国际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刘新刚 程恩富:写在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之际

    刘新刚 程恩富:写在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之际

    共产国际解散是为建立更广泛的统一战线以共同应对法西斯主义威胁而做出的战略抉择。当时的各国共产党逐渐成熟,共产国际解散有益于其独立开展工作。苏共只是承担大党责任而不是操纵共产国际,这主要是由各国共产党发展状况和共产国际的相关制度安排决定的。尽管共产国际在对待中国革命问题上有若干失误,但为中国革命提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武器,为中国共产党确立毛泽东在全党领导的核心地位做出了重大贡献,其功绩大于失误。

  • 共产国际历史价值及其精神的时代价值

    共产国际历史价值及其精神的时代价值

    近几十年来,由于苏联解体和西方舆论的误导,共产国际的历史价值及其精神的时代价值被低估甚至歪曲。共产国际在思想、政治、经济以及军事领域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为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和民族国家的解放运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共产国际精神对于现时期推动社会革命、民族复兴、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及社会主义事业具有重大时代价值,要推进共产国际精神的创造性转化。

  • 共产国际的经验和教训:欧洲左翼未来合作与展望

    共产国际的经验和教训:欧洲左翼未来合作与展望

    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是2013年在希腊共产党的倡导下建立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团结合作的组织。2019年2月16日至17日,由土耳其共产党主办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纪念共产国际成立100周年会议在伊斯坦布尔召开,来自欧洲的21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参加会议,大会围绕“为共产主义奋斗:100年的政治遗产”的主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参会政党认真总结共产国际的经验教训,深入剖析了欧洲共产主义运动衰落的原因及纠正了各党的错误思想和路线。在此基础上,大会提出了新时期欧洲共产党人的斗争任务和策略,为21世纪加强共产党人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引领和价值引领。

  • 共产国际的历史价值及其精神的时代价值

    共产国际的历史价值及其精神的时代价值

    当今时代与共产国际运行所处时代具有不同之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当今时代,和平和发展已成为势不可挡的主题和主流,现时期私人垄断资本逻辑的矛盾还没有引发全球性的系统战争冲突。同时,也具有相同之处,如各国经济需要包容的不断现代化、世界经济需要公正的不断全球化、国际政治需要平等的不断民主化、各国文化需要互鉴的不断交流化、全球军事需要均衡的不断自控化、推动共商共建共享的世界格局的形成及社会主义复兴发展的较好机遇等问题。这两个时期的相同之处决定了共产国际问题在当今不应该被漠视,而不同之处决定了我们不能完全照搬共产国际的方式方法。

  • 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久加诺夫:共产国际的宝贵经验

    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久加诺夫:共产国际的宝贵经验

    共产国际24年发展历程的历史意义在于:在世界范围内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工人运动相结合,推动建立无产阶级的政党,加强工人阶级的国际团结,动员劳动人民投入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斗争,把殖民地和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引上了一个新水平。今天,世界资本彻底撕下了“民主”和“人权”的面具,变得更加具有进攻性。铭记和理解共产国际的宝贵经验,加强革命力量之间的联系和团结就显得至关重要,这一任务只有坚定地争取社会主义的共产党能够完成。

  •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打过的一场舆论战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打过的一场舆论战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通过有效反击,成功击破国民党顽固派的污蔑和诽谤,同时坚持“斗而不破”的原则,始终高举团结抗战大旗,最终赢得了这场舆论战的胜利。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得以继续坚持下来,直至取得抗战伟大胜利。

  • 你知道“毛主席”内涵的演变吗?

    你知道“毛主席”内涵的演变吗?

    概括的说,“毛主席”内涵的演变主要经历了六个阶段:1930年至1931年指的是军队兼地方政府的领导人,1931至1935年指的是政府的最高领导人,1935年至1943年指的是军队的最高领导人,1943年至1949年指的是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人,1949年至1959年指的是党、国家和军队的最高领导人,1959年至1976年指的是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人。另外,在毛泽东逐渐上升为中共中央第一代领导核心的过程中,斯大林与共产国际对毛泽东始终是赏识的,只不过是王明、博古等人利用掌握中共中央与共产国际联系通道之便,擅自篡改斯大林与共产国际的意见打压毛泽东而已。

  • 长征的秘密:“国际”不再具有无庸置疑的正确性

    长征的秘密:“国际”不再具有无庸置疑的正确性

    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在长征中完成了一次最具决定意义的启蒙:中国只能走自己的道路,任何照搬别国的理论——无论它看上去多么权威、多么“主流”——的做法,都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红军从此具有了“坚韧而清醒”的政治品格,“国际”从此脱魅,不再具有无庸置疑的正确性。这就是红军在长征途中发生的最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