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共享经济中的市场与计划

    当共享经济的交易起点和终点都不是占有,而是使用和收益时,对于公有资本,是合乎逻辑的效益回归,对于私有资本,是一种贪婪后的自我挽救。总之,是一种社会化生产力的扩张,是对私有桎梏符合价值规律的扫荡。

  • 公有制的经济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

    公有制的经济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

    共产主义的通俗理解是关于“共产”的主义,“共产”的主体应是人民,人民的主体是劳动人民,共产主义是人民主要是劳动人民“共产”的主义。“产”既指财产,包括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也指生产。全面的“共产”包括共生活资料,共生产劳动,共生产资料,这样的经济就是全面的公有制经济。共享的一般含义是“共同拥有”和“共同分担”,人民共同享用生活资料,共同享受生产劳动,共同享有生产资料,才是真正全面的共享经济。《共产党宣言》实际上阐明了公有制的经济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按需分配与按劳分配相结合确保人民共同享用生活资料是共享经济的根本特征;公正分配劳动义务确保人民共同享受生产劳动是实行共享经济的根本途径;做强做优做大公有经济,特别是国有经济确保人民共同享有生产资料是发展共享经济的根本基础。

  • 金融大监管,试问多少小甜甜会变成牛夫人

    金融大监管,试问多少小甜甜会变成牛夫人

    其实在王霸之气十足的“大资管时代”,体格庞大起来的金融系统本质也是在服务实体。要说完全脱实向虚,不投实体,那绝对是冤枉。但说没有很好的服务实体,有脱实向虚的苗条,也是事实。如果继续按照之前的路数走,脱实向虚的概率大大增加。所以金融风险自然而然也就来了。在共产党的金融观念中,不能服务实体的金融就不是好金融,就是制造麻烦的熊孩子,该打板子了。所以,新的金融监管也就自然而然的来了。

  • 论共享经济的“资本主义”属性及其内在矛盾

    论共享经济的“资本主义”属性及其内在矛盾

    数字资本主义的提出包含着对这个时代的批判与反思。共享经济是依赖于互联网平台所构筑的一种新的资本运行模式。共享观念的重心在于对使用权的再分配,其实际的运作过程包括:从依赖于预估值而产生的资本投注,到依赖于圈定用户数量而实现的接盘资本的增值,在整个过程当中渗透着资本的逻辑。共享经济迅速成长为垄断资本,它的存在是对过剩资本的消化方式,而过剩资本正是资本主义社会一般利润率下降的标志。共享资本在其现实的运作方式中,不仅没有带来对沉淀资源的循环利用,反而在资本利润的推动之下带来了更多资源的浪费性生产。同时劳动者在共享平台上所实现的灵活性、自由劳动模式从未改变劳动者在资本逻辑当中的结构性压迫与剥削的本质。

  • 共享经济呼唤有为政府:共享单车案例

    共享经济呼唤有为政府:共享单车案例

    共享经济降低了物品的闲置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物品的功效,不仅可以增进了生产者剩余和消费者剩余,而且也有利于打造新型的低碳环保的经济形态。但同时,共享经济的无序发展也带来了两大严重问题:(1)准公共品性质滋生出大量的搭便车行为,进而使得运营商受损;(2)准公共品性质还滋生出强烈的负外部性,进而使得运营商获利。进而,第一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有效的治理机制,其中最佳机制是“强互惠”机制,而这依赖于社会网络的建设和文化伦理的培育;第二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明确的责任界定,其中可行的措施是设立“维安基金”,而这有赖于新的制度安排和立法思考。一般地,只有解决上述两大问题,才能全面衡量新兴共享经济的真实经济价值,进而才能更好地引导共享经济的有序发展。很大程度上,共享泡沫的产生和破灭都体现出市场创新的盲目性,从而就需要有为政府的积极规划和引导。

  • 共享发展何以可能:一个劳资利益失衡纠偏的视角

    共享发展何以可能:一个劳资利益失衡纠偏的视角

    我们应通过宏观、中观与微观等三维度的结构性调整对劳资利益失衡进行系统纠偏,以之推进共享发展。在宏观层面,迫切要求通过强化公有制主体地位来促进所有制结构优化。在中观层面,迫切要求通过创新驱动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加速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产业结构整体向全球生产链中高端迈进。在微观层面,迫切要求通过实现劳动本位来促进企业组织结构变革。使得劳动者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改变资本统治劳动、“物”统治“人”的反常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