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共为您搜索到20篇文章
  • 俄罗斯打击车臣叛乱分裂势力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俄罗斯打击车臣叛乱分裂势力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任何有预谋的叛乱势力,为了给自己的反叛行动争取人心,都要把自己打扮成弱者,所谓“爱哭的孩子有奶吃”。但是对照他们的所做,实质上他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揭穿他们弱者的假面,会比武力战场上的强攻,更能瓦解他们的同盟阵营。俄罗斯这样的成功经验,我们应当汲取,精心研究:如何、怎样就能控制、管制、绳规所有境内舆情工具做有利于统一的、一边倒的大鸣大放,绝对不许有丝毫偏向分裂的杂音出现!用正义的声浪灌注所有人的耳朵,清除所有图谋不轨的聒噪,严惩重判发布杂音的不轨者!

  • 英国晨星报:柏林墙倒塌30年后,德国仍然分裂

    英国晨星报:柏林墙倒塌30年后,德国仍然分裂

    尽管有人极力想把德国统一视为资本主义的胜利,然而事实上,德国东部和西部之间仍然存在着明显的鸿沟。西部许多人对用于援助东部发展的5.5%的额外税收持不满态度。哈雷经济研究所(Hall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发现,在德国前500强企业中,93%的企业总部位于德国西部。2019年,东部地区的工资比德国其他地区低20%。

  • 白人至上主义回潮与美利坚“分众国”的浮现

    白人至上主义回潮与美利坚“分众国”的浮现

    白人至上思潮的复归是以当前美国的历史性、社会性、区域性、群体性等特点为背景的,是社会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体现。它在2017年酿成形形色色群体性运动的同时也以超越种族分歧内核的方式深深植入社会制度和政策的肌理之中,进而与美国的外交政策相互呼应,反过来进一步作用于国内社会日益“撕裂”的局面,使其切实陷入“美国反对美国”与“美国反对世界”两项叠加的恶性循环。若不加正视和遏制,一个由内而外的“美利坚分众国”将日益浮现。

  • 吕景胜:看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如何拯救悲剧性国家

    吕景胜:看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如何拯救悲剧性国家

    乌克兰喜剧演员总统至少要经历如下考验,从热闹的形式民主走向良好的治理民主,真实取得国家治理的实际绩效,寻求和平稳定的周边及国际发展环境,寻求在西方、北约及俄罗斯之间的平衡,化解政府与民众的矛盾、分歧,寻求各派国民共识和治国政策最大公约数,弥合各政治派别的利益冲突及权力争斗及撕裂,改变乌克兰政治当中的寡头操纵政局的乱象,化解东部战乱,稳定分裂势力,停止军事流血,留住本国传统优势国防军工产业优秀人才。

  • 赵大鹏:当代西方国家社会撕裂的政治根源及其警示

    赵大鹏:当代西方国家社会撕裂的政治根源及其警示

    在经济全球化、移民、环保等世界性议题上难以取得的共识,不但导致了全球治理体系的碎片化,也成为西方各国社会共识的分水岭。而伴随着英国脱欧的发生以及欧盟在内部事务的协调一致上面临的诸多困境,可以说,外部移民的到来,正不断解构着欧盟的超国家认同。2019年1月,由21个国家的30位知识分子共同签署的《为欧洲而战——否则破坏者会摧毁它》的公开信在法国《解放报》发表。学者们呼吁:在民粹主义的声浪之下,欧洲正深陷7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因此必须为捍卫欧盟这一理念而行动,重新发现我们“失去的身份”。

  • 奚兆永:对匈牙利事件的认识和思考

    奚兆永:对匈牙利事件的认识和思考

    联系今天的情况,国际帝国主义对于我国的发展强大总是看作是“威胁”,他们对各种分裂势力,包括“台独”、“藏独”和“疆独”都一概给以支持,难道是因为我们做错了吗?当然不是。我们要发展自己的经济有什么错?我们要实现国家的统一有什么错?我们解放西藏的农奴有什么错?但是,他们就是要反对,要捣乱,要破坏。这些事件其实也和匈牙利事件一样,如果不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去看,不首先分清敌我,不解决根本立场问题,那是很难说得清楚的。

  • 去伪求真:给反共小丑们上堂外蒙古独立历史课

    去伪求真:给反共小丑们上堂外蒙古独立历史课

    蒋介石为了乞求外援和反共,以保住自己的统治地位,屈服于外国的压力,拿国土作交易,不仅同意外蒙古搞脱离中华的“全民公决”,而且1946年1月5日责令国民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于2月13日急慌慌地与外蒙古建立外交关系,8月6日又指使中华民国驻联合国大使徐淑希发表支持外蒙古加入联合国的声明。1961年10月在联合国讨论通过“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的关键时刻,已于1953年宣称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并将外蒙古重新纳入“中华民国”版图的蒋介石再次屈服于美国的淫威,装聋作哑,放弃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票否决的权力,默认蒙古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加入联合国,把收复外蒙古的希望全然抹杀。

  • “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政治

    随着特朗普上台执政,美国政治正在经历一些重要变化。在政治运作层面,建制派与反建制派的对弈成为美国政治的全新范式;政府运转失衡、失范;特朗普迄今为止无法组成完整的工作团队,共和党内斗不止,民主党抗争加剧;总统与传统主流媒体尖锐对立。在社会政治生活领域,美国社会的撕裂正在加剧,阶级矛盾并未有效缓解,政治极化进一步加剧,种族矛盾尖锐化。

  • “分裂欧洲”的锅,轮不到中国背

    “分裂欧洲”的锅,轮不到中国背

    打铁还需本身硬,建设好“一个欧盟”也好,梦想着“一个欧洲”也罢,这是欧洲人自己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也是德国要做欧盟领袖应当承担的责任。如果随意推卸责任和转移矛盾,至少说明目前的德国还不具备领导“一个欧盟”的气质和担当,更不要说“一个欧洲”了。

  • 经济两极化、白人至上、道德冲突——分裂的美国

    经济两极化、白人至上、道德冲突——分裂的美国

    2016年11月总统大选时美国没有战争(美军从阿富汗和伊拉克已基本完成退出),没有经济衰退〔2016年第3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9%,远高于西方其他主要发达国家〕,也没有发生类似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等极易引起社会撕裂的重大事件,但美国社会处于严重分裂之中却勿庸置疑。美国《时代》杂志推选特朗普为2016年年度风云人物,其封面文章的标题就是“美利坚分裂国总统”。

  • 川普“禁穆令”遭反对,唱双簧还是闹分裂?

    川普“禁穆令”遭反对,唱双簧还是闹分裂?

    川普此令真正目的就是两个:1,对官僚系统做一次摸底,看看他的话好不好使。2,扶持穆斯林国家民主人士的票子花得划不划算。“禁穆令”没有什么代价,在机场被影响的人也不过三百人,无非是拘留和驱逐的区别。国内媒体不必为此跟着美媒激动,大选支持率教训这么快忘了?

  • 新自由主义:孤独、分裂的制造者

    新自由主义:孤独、分裂的制造者

    还有什么能比心理疾病的蔓延更体现对一个体系的控诉呢?现在像焦虑、压力、压抑、社交恐惧症、饮食失调症、自残以及孤独症等流行病正袭击着世界各地的人们。造成这种困扰的次级理由有很多,但是在我看来背后原因都是一样的:人类是具备超社会性的哺乳动物,其大脑和别人的反应相互接通,而被剥离出来。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也起到了主要的作用,意识形态也是如此。

  • 美国分裂中国突破口:新疆深陷意识形态危机

    美国分裂中国突破口:新疆深陷意识形态危机

    最近30多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始终把新疆作为遏制和肢解中国的抓手,其重要手段就是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打着宗教、民族和人权的幌子,宣扬西方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和社会制度,企图搞乱人们的思想,配合“东突”势力,使新疆成为其攻击中国的突破口。新疆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受到侵蚀,有些群众对马克思主义迷惘、困惑和怀疑,人们对边疆地区复杂的意识形态环境丧失警惕。

  • 恨死美国,爱死美国?中国人为何如此分裂?

    恨死美国,爱死美国?中国人为何如此分裂?

    苹果上线新产品后,有人说美国苹果公司有意在“9·18”上线新产品,“险恶目的”在于让中国人忘掉国耻。笔者觉得这事太不靠谱,因为即使美国政客有这么深的心机,美国企业也不会任其摆布。这件事让笔者再次想到一个纠结了很久的问题:在中国的舆论场上和相当数量的中国人心里,美国为什么显得如此分裂?

  • 西报:西方为什么对分裂阿拉伯人兴趣浓厚

    西报:西方为什么对分裂阿拉伯人兴趣浓厚

    自从殖民主义大国分裂阿拉伯人以来,几乎过去100年了,从来没有尊重过由这些大国自己建立的阿拉伯国家的边界。为了确保阿拉伯人永远不团结,西方深入地采取最大限度制造不和的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