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共为您搜索到7篇文章
  • 清华教授王绍光:香港为何不平等?(完整版)

    清华教授王绍光:香港为何不平等?(完整版)

    在大多数讨论香港收入分配不平等的研究中,关注点一般放在初始市场收入的分配上。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确有必要深入了解为什么市场收入分配的不平等程度会发生变化。然而,仅仅把研究停留在初始市场收入分配上是不够的。如本文所揭示的,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市场收入不平等是常态,而不是例外。香港之所以显得例外是因为它的政府再分配力度太弱,而大多数与香港人均GDP相若的经济体再分配力度要强得多。这告诉我们,要缓解香港收入分配不平等的程度,仅在初始市场收入上做文章,改善的可能性恐怕不大。真正重要的是,香港必须加大政府再分配的力度。只要香港的再分配力度达到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其最终收入的基尼系数就可以降到0.35左右。不过,香港政府真有可能改变其“不干预”的哲学吗?什么因素可以促使香港政府作出这样的改变?这些就不是本文可以回答的了。

  • 方敏: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分配关系

    方敏: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分配关系

    分配体制改革始终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分配关系是否合理也是检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是否实现的一条重要标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分配的基本原理为我们分析现实的分配关系和重大分配问题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论。对改革开放以来不同时期分配关系、分配制度、分配理论和分配政策的考察表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制度和分配体制是政治经济学理论逻辑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发展逻辑相统一的产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完善分配关系、处理好分配问题,根本是要解决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为从“先富”到“共富”奠定坚实基础。

  • 法律的制定不仅是学术问题,更是个分配问题

    法律的制定不仅是学术问题,更是个分配问题

    法律不是一个在象牙塔中的,交由几个所谓的专业学者来制定编写便万事大吉的技术产物,而是一个关乎大多数人利益分配的,各方利益权衡之下政治产物。其次,任何法律在分配利益的过程中,都是有他明确的阶级性的。关于这一点,虽然某些法学家们回避这一点,某些法学家的徒子徒孙们不懂这一点,他们或有意或无意的编织着迷雾阻碍着人们去认识他。但是,只要抓住“谁得利,谁受害”的核心线索,就能看清制定出的法律到底试图站在哪一边,这是无可隐藏的,正如同狐狸的尾巴一样。

  •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30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证明,主要依靠非公有制经济和缺乏规制的自由市场不能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即使建立了比较全面的社会保障制度,城乡差距明显缩小了,收入分配不公问题仍然会非常突出。1970年代以来至今,七国集团在自由化中收入分配状况下行就证明了这后一点。这个意思,邓小平也多次说过。所以,建议有关部门在制定“十二五规划”时,要排除干扰,认真研究和解决一下所有制构成与收入分配的关系。

  • 关于我国现阶段分配问题的深层反思与建议

    关于我国现阶段分配问题的深层反思与建议

    北京大学推出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让人惊愕。事实表明,分配不公仍然是我国当前社会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我国分配不公问题,从提出到现在已经过去20多年了。在这20多年的时间里,虽经几任中央领导集体及各级党和政府的持续努力,仍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并且还呈现出新的发展态势。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在过去长时间里,对分配问题的认识以及为此所采取的政策措施还不够到位与得力,没有抓到根本上。为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须对以往的改革思路与具体做法做一番认真反思,确定新的思路,找出新的举措。

  • 当前我国收入分配领域的主要问题及改革路径

    当前我国收入分配领域的主要问题及改革路径

    我国收入分配领域的问题,在宏观上表现为收入分配格局不合理,在微观上表现为收入差距扩大和分配不公。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包括体制机制制约、劳资关系力量对比失衡、市场机制本身的缺陷、生产力发展不平衡、居民资源禀赋差异等。当前我国收入分配领域的改革,应该通过收入分配制度的顶层设计形成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通过生产力均衡发展解决城乡居民之间和地区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通过户籍制度、税收制度、转移支付和社会保障制度以及农村土地制度的调整逐渐形成良好的收入分配关系,通过处理好效率与公平的关系逐步解决收入不公平问题。

  • 中国的分配制度是“从按劳分配到共同富裕”?

    中国的分配制度是“从按劳分配到共同富裕”?

    要研究分配制度的演变,必须从所有制结构说起,这是分配制度的根子。按照这个思路,我们生产资料所有制改造完成以来分配制度的变化过程,简单说来就是,随着所有制结构由单一公有制改变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分配制度就由单一的按劳分配改变为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相结合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