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共为您搜索到69篇文章
  • ​胡澄:列宁主义旗帜永远不能丢!

    ​胡澄:列宁主义旗帜永远不能丢!

    列宁对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十分关怀,马林同志作为共产国际驻中国的代表,代表列宁参加指导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在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诞辰之际,我们怎么能够忘记无产阶级与中国革命的伟大导师列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列宁,如果没有列宁主义,如果没有十月革命,如果没有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那么马克思主义至今顶多只是一种学说而已。

  • 鹿野:普京日前对苏联和列宁的批评不靠谱

    鹿野:普京日前对苏联和列宁的批评不靠谱

    在列宁和斯大林时代,苏联虽然实行联邦制,但是并不强调民族身份的差异性,相反一直注重打破民族界限,推进干部自由调动。但是后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越来越泛滥,资产阶级的“文化多元论”再度沉渣泛起,苏联中央的权威不断下降,民族地区也越来越成为独立王国而不接受干部的跨区域调动了。这虽然为苏联解体埋下了隐患,但是显然不能归咎于列宁。

  • 普京年度记者会强调:俄国家制度不应重蹈苏联覆辙

    普京年度记者会强调:俄国家制度不应重蹈苏联覆辙

    主政俄罗斯后,普京意识到、目睹甚至切肤体会到当年的错误,他几乎每迈出一步都能感受到国家当年被人为分割、变成邦联所造成的延续至今的后果。90年代俄各地的离心潮、高加索战争,如今的乌克兰冲突,都是苏联解体酿成的,其罪魁祸首是名为联邦实为邦联的模式本身。作为爱国者的普京,不得不着手应对苏联解体的后果,他最有资格就其发表评论,所以他在19日的记者会上才会说:“我对苏联的不复存在感到遗憾。”

  • 殷鉴不远,苏联忘却列宁的叮嘱而最终解体

    殷鉴不远,苏联忘却列宁的叮嘱而最终解体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的建设向基层全面延伸,基层党组织建设取得了新成效,但仍旧存在文化蜕化导致理想信念不坚定,文化领导力下降导致城乡、党群桥梁断裂等现实问题。从历史上看,苏共亡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层党组织文化建设缺失。在新经济政策时期,列宁曾提出过一个重要论断:共和国的命运归根到底将取决于农民群众是和工人阶级一道走,还是让新资产阶级使农民和工人分裂。对此,在利用商品原则的同时,列宁十分重视基层党组织的文化建设,提出了坚定理想信念、密切联系群众、努力提升知识等诸多理念和政策。基层党组织是和平建设时期同资产阶级进行“文化竞赛”的战斗堡垒,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理应继承发扬列宁基层党组织文化建设思想,将我国基层党组织建设提升至更高水平。

  • 毛岸英蛋炒饭,列宁是蘑菇,美国颜色革命套路!

    毛岸英蛋炒饭,列宁是蘑菇,美国颜色革命套路!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那些刻意抹黑开国元勋,甚至公开反毛反周等思潮的泛滥,必然有英美境外势力的推波助澜,目的就是通过编造谣言丑化中共,虚无化中共历史,否定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这种政治谣言的危害,乍看上去不像一些网络热点事件中出现的即时性谣言那样具有随时可见危害,但是长期发展下去,对国家根基的侵蚀危害既深且远。

  • 张文木 | 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 | 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 十月革命距离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十月革命距离愈远愈使人们认识其道路的正确

    列宁说过:我们干了许多蠢事,但我们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五”,而我们敌人干的蠢事,是说“二二得蜡烛”。我们当然承认苏联共产党犯过错误,从一定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犯过错误的政党。我们反对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也承认斯大林本人和斯大林时期干过“二二得五”的“蠢事”;而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干的却是“二二得蜡烛”的“蠢事”。这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所干的“蠢事”是背叛人民根本利益的“罪孽”,这与斯大林时期所犯的错误有着根本完全不同的性质。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决不在于十月革命道路本身,而恰恰在于从赫鲁晓夫直到戈尔巴乔夫逐渐脱离、背离和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所致。

  • 列宁的社会主义观——纪念十月革命胜利102周年

    列宁的社会主义观——纪念十月革命胜利102周年

    列宁社会主义观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一个将经典作家的设想、个别结论与苏俄国内外实际情况相结合,突破、纠正、不断完善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列宁深谙苏俄所处的世界政治、经济背景,国内的实际情况,一切以实践为归依,以革命事业要达到的最终目标为标准,突破经典作家的个别结论,纠正自己及周围人的认识与实际情况的差距,校正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战略、策略和政策,从而探索出适合社会主义发展的路径。

  • 张 捷:“你们等着吧,1917年还会来的。”

    张 捷:“你们等着吧,1917年还会来的。”

    1905年革命失败后,一家自由派报纸在谈到群众的情绪时说,现在俄国谁都不会再想照马克思的学说进行革命了。列宁反对这样说法,他引用了一位织布工人信中的话说道:“你们等着吧,1905年还会来的。这就是工人的想法。”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并且曾经成为国家主人的俄罗斯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不会长期忍受今天重新遭到的剥削和奴役,他们一定也会说:“你们等着吧,1917年还会来的。”

  • 欧洲议会通过反共决议

    欧洲议会通过反共决议

    “对共产党人的一切迫害,对共产党人的一切禁令,对纪念碑的一切破坏,都必须停止。真相终将昭昭。通过不懈奋斗,人民特别是青年终将战胜这些无耻行径,把资本的结构和组织统统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 在莫斯科遇见那抹“苏联红”

    在莫斯科遇见那抹“苏联红”

    今年上半年俄罗斯著名民调机构列瓦达公布2019年对斯大林评价的调查结果:70%以上的俄罗斯民众对斯大林的历史作用持肯定态度,认为斯大林起了消极作用的不足19%。这打破历年来对斯大林正面评价指数的最高纪录。《环球时报》记者为什么能在莫斯科与苏联时代的那抹红色不期而遇,有了答案。

  • 妖魔化列宁意味着什么?

    妖魔化列宁意味着什么?

    苏联历史已经被俄罗斯的历史虚无主义者给丑化得不像样子了。但由于列宁还在,所以苏联历史的样子还没有变得那么难看。而今天如果把列宁也彻底妖魔化了,那么苏联的历史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任何苏联的合理性都没有了根据。苏联成了什么?今天在俄罗斯,那些曾经生活在苏联时期,而且至今对苏联还存有怀念之心的俄罗斯人民,真的能把苏联的一切都看成是比中世纪的欧洲还要黑暗的时代吗?如果列宁和斯大林在今天的俄罗斯都成了恶魔,苏共还能是什么样子呢?况且,我相信,有很多今天的俄罗斯人,并不打算真的相信那本所谓教科书里所说的那一套。

  • 英共(马):像捍卫自己的自由一样捍卫中国的自由

    英共(马):像捍卫自己的自由一样捍卫中国的自由

    这些由“非政府组织”(NGO)资助的流氓们企图煽动警方进行镇压,这完全是美国“颜色革命”的伎俩。在过去的20年里,同样的策略也迫使东欧那些有独立思想或亲俄的政府下台。这与2011年在叙利亚爆发战争的策略相同,最近也被用来试图在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挑起“内战”。

  •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国国有企业的基本性质是全民所有制

    我们看待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来认识问题和分析问题,而不能简单化、片面性和情绪化,更不能上一些反毛反共的“公知”的当。

  •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张文木:反对民主社会主义

    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从理论转向制度的关键环节,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直接来源。当代所有重大国际现象,若不回到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就不能被很透彻地理解和很好地解释。民主社会主义用抽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及由此必然导致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阉割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品格,将马克思主义学说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普世”学说。其结果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每次重大关头,民主社会主义都以“非暴力”为标榜,死死抱住无产阶级的双手。中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通过屏蔽列宁主义、特别是屏蔽其中的阶级分析方法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以达到事实上抽掉毛泽东思想灵魂的目的;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宁主义灵魂的“毛泽东思想”,继而用抽掉“四项基本原则”的“邓小平理论”去麻痹中国人民,与用抽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一样,其结果对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而言,是大灾难的开始。民主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将成为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最危险因而在意识形态领域必须坚决斗争的新对象。

  •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陈先达: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必须坚持学用结合,否则就从根本上违背马克思主义。在学习马克思主义课程中,我们可以学习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著。通过原著的学习,我们原原本本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学习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许多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这样,我们可以更加体会到马克思主义的博大精深,加深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和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