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共为您搜索到15篇文章
  • “芯片危机”会卷土重来吗?

    “芯片危机”会卷土重来吗?

    鉴于国外对DSP和FPGA等高端芯片产业的垄断,从国防安全角度考虑,应刻不容缓发展自己的FPGA、DSP等高端芯片产业。这些武器装备需要的关键部件,不能像民用产品那像完全从市场效益出发考虑问题。最重要的是安全意识。有些基础技术,例如模拟电路技术的教育不能取消,甚至还要加强。上世纪我们电真空下马的教训应该记取。基础科技是不能临时抱佛脚的。

  • 路风:中国高铁如何走上激进创新之路?

    路风:中国高铁如何走上激进创新之路?

    高铁建设变成一个政治过程:来自民间的实际需求和口碑、国内外舆论的赞誉以及地方政府力争建设高铁的呼声,汇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促使决策层在高铁建设上保持着积极态度,从而使铁路投资在2014—2018年间保持在每年8000亿元以上的高水平上。尽管没有形成概念,但以高铁替代传统铁路已在事实上成为中国铁路建设的稳定战略方针。

  • 路风:中国如何战胜美国的技术封锁和“脱钩”威胁

    路风:中国如何战胜美国的技术封锁和“脱钩”威胁

    引进派喜欢说,创新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从逻辑上讲,站在“巨人”肩膀上创新是在“巨人”的成就及其背后的知识、技能和经验基础上创新;如果无力吸收和利用“巨人”的这些“成果”,非但不可能创新,反而只能被“巨人”踩在脚下——这是由中国一些工业部门和企业的经验所证明的。因此,从引进中受益从来不是中国工业发展的主要原因——如果中国核电发展只能依赖美国西屋的AP1000技术,如果中国高铁只能依赖继续购买外国车型来升级,如果京东方也依赖引进生产线,如果中国机床工业只能购买外国数控系统,那么这些工业部门今天会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是不难想象的。

  •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当前我国机床工业面临的形势与问题

    作为社会主义大国,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必然受到西方的防范、限制和围堵。长期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将高档数控机床及其关键配附件视为战略物资,对我国实行限制或禁运。“巴统”解散后,西方国家于1996年又签署《瓦森纳协定》,对向中国出售的高端设备、数控系统、功能部件实行不同程度的控制。我国一些重要企业都被列入美欧日的“禁售黑名单”。当前我国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西方对我国的限制和封锁必然日趋严厉。我们要下决心,坚持自主创新,奋力追赶世界先进水平。

  • 高梁:只有自主创新才是立国之本

    高梁:只有自主创新才是立国之本

    要想引进先进技术,面临没有知识产权而处于谈判劣势,特别是核心技术外方绝不会转让我方。而一旦我国自主研发有了成果,人家马上降低转让“门槛”,甚至低价倾销。这种形成“引进一代、落后一代”的恶性循环,造成我国战略性技术自主研发能力被压制的衰落。无条件(即不附加技术换市场条件的)的合资鼓励政策,加剧了跨国公司对我产业的分割,和对我自主创新能力的冲击,其实质是经济科技的殖民化。只有通过国家创新体系的建设,提高消化和再创新能力,才能扫除重重障碍,达到这一目标。这是关系到后进国家是走“依附跟进”还是“跨越”道路。

  • “钱学森之问”的真相——我们听毛主席的话了吗?

    “钱学森之问”的真相——我们听毛主席的话了吗?

    毛主席要我们创新,我们做到了吗?回想在60年代,我国科学技术人员是按毛主席教导办的。但是今天呢?我国科学技术人员有重要创新吗?诸位比我知道得更多。我认为我们太迷信洋人了,胆子太小了!我们这个小集体,如果不创新,我们将成为无能之辈!我们要敢干!

  • 任正非是如何进行“分形创新”的?

    任正非是如何进行“分形创新”的?

    李一男的幸运,除了他自己的能力出众之外,还在于他在恰当的时间加入华为,并且正好赶上C&C08 万门机项目的研发。C&C08万门交换机对华为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它是华为后来发展的基石,也是华为发展历程中第一个重大转折点。我们可以说,正是C&C08万门交换机给华为电信业务带来了破局点。

  • 朱富强:捍卫和尊重何种企业家

    朱富强:捍卫和尊重何种企业家

    逐利的企业家在市场经济中往往会采取不同行为方式,有的促进财富创造和经济增长,有的则破坏财富创造和经济增长;相应地,基于不同维度就可以将企业家区分为生产性企业家和非生产性企业家,或者创新型企业家和破坏型企业家,或者工程师型企业家和商人型企业家,等等。同时,生产性企业家的创新活动不仅是指技术和产品的创新,而且也包括新技术和新产品的传播,因为两者都有利于生产力的提升。因此,为了防止技术创新和传播之间潜含的搭便车问题,就需要建立一整套社会制度以促成各类生产性企业家之间的分工合作。

  •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多样化创新的原则和思路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多样化创新的原则和思路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及其理论体系,注重提炼和总结中国经济发展的丰富经验与世界经济的新变化,为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 ,作出了重要贡献,呈现出多样化格局。然而,多样化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各有长处与短处,需要在科学评析的基础上继续完善和开拓创新。

  • “以色列创业教父”索尔·辛格:切莫轻视中国的创新基因

    “以色列创业教父”索尔·辛格:切莫轻视中国的创新基因

    索尔·辛格表示,虽然有人称中国是“抄袭大国”,但他坚定地认为中国绝对是创业的国度。“像微信,脸谱都要拷贝它的支付功能。”说着,他熟练地给朋友发了个语音微信。“很多人说中国没有创新精神,我完全不同意。中国人比他们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具备创新精神,像微信、小米、华为,这些产品和公司都非常具有创新精神。”

  • 要创新,不能只跟着供给学派的屁股跑!

    要创新,不能只跟着供给学派的屁股跑!

    习近平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而不是西方一些国家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眼于GDP发展,也就是其背后的摆脱“滞胀”困境,让垄断资本的红利回升。因此,不同的目的就不能全盘照搬西方的理论与做法。

  • 刘仰:创新是积累的延伸

    刘仰:创新是积累的延伸

    关于创新最常见的一个错误认识就是把新和旧对立起来,似乎只有推翻旧的、否定旧的才能有创新。事实上,这种创新所衍生出来的一系列结论,几乎无一例外地咀嚼着历史虚无主义、中国人劣根性的残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