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共为您搜索到130篇文章
  • 杨凤城:社会主义具有巨大的制度优势

    杨凤城:社会主义具有巨大的制度优势

    70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艰苦创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华民族经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巨大转变。70年的沧桑巨变展现了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使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独特创造力和强大生命力。

  • 在美国,把权力装进了笼子,但是装进了谁的笼子?

    在美国,把权力装进了笼子,但是装进了谁的笼子?

    对试图研究欧美政治的学者来说,挖掘出隐藏在美国政府背后并且真正控制着美国的势力才是最让人感兴趣的成果。这个领域的最关键问题,就是谁真正统治着美国?最新歌颂美国政治的人们唱到美国人“把权力装进了笼子”,然而很少有人问一声,鸟儿自己会建造一个笼子然后钻进去么?答案显然是不会的。那么是老百姓把权力装进笼子里的吗?也不是。那权力这只鸟儿是被谁装进笼子的呢?这才是关键。这至少说明美国是先有的笼子后装的鸟儿,就说明美国有超出政权的力量。嘿嘿,这恰恰暴漏了把鸟儿装进笼子的是超越政权的一只黑手。

  •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闻言:换一种政策安排,畅想香港今后将会怎么样

    如何定位香港今后二十多年的位置?香港现在优势无非是:制度安排,政策资源倾斜、有危机时中央政府托底等。不妨换一种思路,假设并畅想一下,假如在2047年以前,中央政府根据“一国两制”的“基本法”,在香港完整而强制性地实施政治、法律、文化、教育等方面应有主权,将金融、航空等政策资源与内地平等安排,让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与香港在同一政策资源下展开竞争。如此香港,将会是什么样的香港?

  • 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香港应该怎样摆脱“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

    即使未来香港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应该吸纳一些大陆的发展经验,例如发展公益事业、关注民生、共同富裕、精准扶贫等等。另外,也应该在香港的文化教育当中注意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让普通劳动者分清是非,明确到底谁是自己的朋友,谁是自己的敌人。只要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拥护中央,反对西方资本势力,香港就不会出大的问题,即使有点问题也很容易解决。

  • 章莹颖案:美国陪审团制度的种族歧视阴影

    章莹颖案:美国陪审团制度的种族歧视阴影

    章莹颖案12名陪审员至少11人是白人(另一人有白人血统),他们要对一个白人罪犯是否死刑作出判决,这个罪犯杀害了一名亚洲人中国人。资料显示,伊利诺伊州白人占比70%,而此案陪审员白人占比高达92%,这样的人员构成比是否能最大限度地体现公平公正原则?其所标榜的“程序正义”又在哪里?一个问题是,如果章莹颖是白人或是美国人,陪审团会不会这么判?会不会这么多人性?

  • 皇上一定“圣明​”吗?

    皇上一定“圣明​”吗?

    身居高位久了,会不知道一个最基层的公务员怎么工作,会不知道一个底层家庭一年花多少钱,会不知道发生灾害了一个县饿死多少人,会不知道官僚体系里的那些官儿,都是怎么上来的。无论你多么“圣人”,只要失去了实事求是的作风,放弃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那就会变得比猪还蠢。自以为统治固若金汤,其实千疮百孔,自以为满朝都是自己的铁杆和嫡系,其实满朝都是敌人。唯一爱戴你、尊敬你、愿意保护你的,只剩下那几个底层士兵、小吏、平民,可是他们没有力量啊,你也不爱他们啊。

  • 香港回归后美国如何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

    香港回归后美国如何对香港进行民主输出

    美国希望把香港塑造成另一个“民主”样板,把“促进香港民主化作为对北京政策的基石”,通过培养、扶植香港的“民主势力”,企图使其能够左右香港的政制发展方向甚至能够入主特区政府,从而使香港成为能够按美国意愿发展的政治“实体”。

  • 方鲲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美国司法制度

    方鲲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美国司法制度

    美国的司法制度无疑有很多缺陷和漏洞,然而纵使设计得再高明、再精细,如果整个社会文化堕落了,上层建筑腐朽了,一个组成部分亦不可能独善其身。检察官奉行丛林规则,不知正义为何物。而律师认钱不认理。社会文化、社会道德沉沦至于此,穷尽设计之所能,也不可能创造出一个成功的司法制度。所谓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设计再好的制度,也能被活人找到空子可钻。美国司法制度存在的问题,其危害性、严峻性不见得低于中国,但统治美国、控制美国舆论的精英阶层拥有强大的宣传机器,长期以来持续不断进行贬低他国的洗脑宣传,已经形成了美国人普遍的傲慢思维方式,这是美国的悲哀。

  • 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一个国家综合实力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软实力是通过文化、价值观、制度或政策等呈现的实力。中国革命、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思想以及“为人民服务”“以人民为中心”等价值观,经济、政治、文化等制度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吸引力和说服力,并形成强大的凝聚力和动力,对于新中国的成立、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顺利发展、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等,均发生决定性作用。而究其根源,就是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作为指导思想,决定着文化、价值观、制度的发展取向与目标追求。因此,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是我国软实力的灵魂和核心。

  • 从香港暴力事件看西方民主制度的劣根性

    从香港暴力事件看西方民主制度的劣根性

    当前香港所发生的一切,令人愤怒,也令人痛心,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还没到不可回头的地步。也许我们还得感谢这群暴徒的不理智,因为他们的不理智行为,让更多香港人醒悟,也因为他们的不理智,让更多国人认清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劣根性。而以英美为首的某些西方国家的真面目再次暴露,算得上是又一次给中国人上了节“保家御敌”的爱国主义教育课。香港同胞与大陆同胞血浓于水,一个国家一条血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我们真切的希望香港好,不希望香港走向深渊。当然,具体还得看香港同胞自己的造化了,尤其是那一群无脑的违法暴徒,好自为之!

  •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战略解析

    美国“民主制度输出”战略解析

    在美国国家对外战略中,“民主制度输出”战略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它的本质就是美国以文化、价值观、思维方式等软实力为支撑,以国家政治诉求为先导,以国家利益为根本目的而建构的一套追求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战略思想。美国通过武力、新媒体和更加隐蔽的手段到处兜售美式民主的做法已经激起许多国家的反感和抵制,其“民主”的推行面临着众多现实困境。中国应该认清该战略对于我国的危害,深刻了解美国“民主制度输出”战略的内在逻辑,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发展道路,汲取优秀传统文化营养、展现社会主义政治优势、传播中国价值观,大力提升国家软实力。

  • 李玲:把医疗制度设计好对中国有多重要?

    李玲:把医疗制度设计好对中国有多重要?

    上海学者做过研究。我们现在费用里面,40%以上是药,所以他们把中国人的用药跟欧美先进国家对比一下,发现什么?现在中国人平均每年用药大约300美元,跟英国差不多。但是再打开看看,英国大量是最好的治癌症等重大疾病的药,免费全报;而我们用以治疗癌症等重大疾病的真正救命的药的报销比例很低——不少都不在报销目录内,但是我们用的大量药安全、无效,利润高,也就是可用可不用的辅助用药。这就是我说的,我们现在支出,大量的钱浪费了,这些药根本不需要。所以,你把制度设计好了,其实老百姓可以得到很多福利的。

  • 中国道路从哪里来、向哪里去?

    中国道路从哪里来、向哪里去?

    幸运的是,中国共产党近百年的历史和新中国成立七十年的历史,已经积累了真正经得起历史检验的理论和经验。因此,中国模式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自然反应,我们有自信也有责任将中国道路的理论内涵揭示出来。

  • 长期执政条件下推进党的自我革命重大命题研究

    长期执政条件下推进党的自我革命重大命题研究

    长期执政是社会主义国家政党制度的基本特征。在长期执政条件下,中国共产党要实自身发展壮大,有效应对面临的严峻挑战以及避免重蹈苏东垮台的覆辙,必须进行党的自我革命。长期执政条件下不仅必须要进行党的自我革命,而且也能实现自我革命。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为指导建设先进政党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一切以人民为中心、真心诚意地接受人民监督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外在动力,党自我净化、自我监督的优良传统与机制是实现党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因此,在长期执政条件下,要实现党的自我革命,就必须始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激活党自我革命的内在动力;积极借助人民群众的监督,增强党自我革命的外在压力;创新党内民主监督的机制,夯实党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从而加强党自我革命的理论基础、群众基础和制度基础。

  • 朱继东:永葆斗争精神

    朱继东:永葆斗争精神

    必须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坚决反对一切损害人民利益、脱离群众的行为,坚决破除一切顽瘴痼疾,坚决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的行为,坚决战胜一切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和自然界出现的困难和挑战,夺取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新胜利。

  •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宋方敏:我国国企产权制度改革的历史轨迹和教益

    通过加强和改进党对国企的领导,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保证企业经营发展的正确方向。至于对国企本身,还要按照中央要求,完善纵向多层次分级管理和横向包括党委、纪委、职工、社会监督等各方面分工协同的一整套企业监督机制。如果今后不管企业,还抓国企党的领导干什么?所以,应该正确理解新机制下的党政企关系,“分工”管理不是“分开”不管;构建新的国资监管体制必须把国企管得更好更科学,而不能把“管资本为主”演变成国家撒手不管国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