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共为您搜索到34篇文章
  •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别忘了党员申纪兰

    被誉为“新中国农村争取男女同工同酬权益的第一人”的申纪兰同志离开了我们,我们缅怀她的精神,那么什么是“申纪兰精神”呢?让我说,就是这十二个字:“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

  • 王今朝:关于劳动话语和就业话语对立统一的思考

    王今朝:关于劳动话语和就业话语对立统一的思考

    一个国家是否是社会主义国家决不仅仅是由公有制或公有制为主体来决定的。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就认为,苏联已经变成修正主义国家。而在90年代初,苏联就解体了。只是在解体之后,苏联的公有制才由于实施休克疗法而彻底解体。这就表明,仅仅由公有制为主体并不足以保证社会主义制度的稳定。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还需要有所有制以外的制度内容。十九届四中全会把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分配制度等几项制度作为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其实,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还应该包括劳动人事制度(今天一般被称为就业制度)。人们一般认为,就业制度不仅与所有制相联系,而且总是与分配制度相联系。就业的人必然获得一定的收入。没有就业的人,就丧失了通过正式工作获得收入的机会。当前中国,通过就业获得收入依然是绝大多数工人农民获得收入的主要方式。但这就是我们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劳动制度吗?

  • 赵磊:价值究竟有啥用?

    赵磊:价值究竟有啥用?

    劳动价值论作为评价体系,并不像某些学者所认为的那样,“是马克思主观构造、凭空发明出来的理念”。 因为,“劳动决定价值”客观存在于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之中,只不过马克思科学地发现并揭示了它的存在而已。劳动价值论当然是人们对人类与商品世界之间关系的一种评价,但是,这个评价所依据的标准却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劳动价值论的客观性在于:评价商品价值大小的依据,并不是个人的“主观偏好”,而是以“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衡量的人类“抽象劳动”。

  • 紫虬:自主联合劳动是实现企业市场价值的主要出路

    紫虬:自主联合劳动是实现企业市场价值的主要出路

    华为的出现,代表在雇佣劳动制度的资本主义市场方式的胎胞里成熟的“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它出现在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中,对于资本主义具有免疫力,青出于蓝,与马克思时代的劳动合作工厂不同的是,它的社会化大生产程度更高,它是共产党领导的。

  • 韩少功: 收回自己该出力时就出力的权利!

    韩少功: 收回自己该出力时就出力的权利!

    一个科学幻想作品曾经预言:将来的人类都形如章鱼,一个过分发达的大脑以外,无用的肢体将退化成一些细弱的游须,只要能按按键盘就行。我暂不怀疑键盘能否直接生产出粮食和衣服,但章鱼的形象至少让我鄙薄,一台形似章鱼的多管吸血机器更让我厌恶。

  • 申鹏:劳动,创造文明

    申鹏:劳动,创造文明

    劳动,本就应当是光荣的、进步的;劳动者,应该享有最高的荣耀,扫大街、盖房子、送外卖、造芯片、修铁路、写代码、造火箭……没有谁高谁低,都是建设社会主义。人类是群居动物,人类发展到了高度合作的社会化大生产阶段,我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脱离社会单独存在,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他人的劳动成果,都需要整个社会支持下的产品和服务,我不能既会种粮食,又会造化肥,又会造芯片,又会盖房子……只有社会化大生产,才能让每个人享受现代化的生活。所以,每一个劳动者,都需要为他人提供劳动,同时,也需要他人为自己提供劳动,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 常与共:劳动者的“美丽”需要加倍捍卫与呵护

    常与共:劳动者的“美丽”需要加倍捍卫与呵护

    爱我们的劳动人民,爱我们的人民中国,任何时候都要理直气壮,祖国是没有资本、没有关系、没有潜规则的劳动者最大的资本、后台和明规则。那些吃着中国农民种出来的粮食、穿着流水线上中国工人制造的衣服,用着中国青年劳动力组装的电脑手机、收着挥汗如雨的中国快递员送来的快递,却大骂普通劳动者为爱国贼的,等于自己跳出来承认,和这个国家格格不入,和广大人民势不两立,那么,这些人就是无产者、劳动者的大敌。

  • 常与共:自主性劳动才能诗意地栖居

    常与共:自主性劳动才能诗意地栖居

    在西方资本主导的语境下,增值资本和养活资本家是一切生产的终极目的所在。人们为什么劳动?劳动是为了获取生存资料、生活资料,而这个获取的限度值是能够基本维持劳动者的自然生命同时足以繁衍后代,同时则一定要给你的脖子上套上多重绞索,比如房贷车贷等等,让你每日每时的劳动本身,在形式对象上是与无物之阵进行一茬又一茬毫不来电的假沸式对话,在内容指向上则充溢着为了明天的虚假的奋斗感。西方人在疫情来临之前,排队抢购大麻的景象,恰恰是这种虚无感的最有力写照。自我催眠和自我摧残也是自我唤醒,更是最可悲的自我“抱抱”。

  • 毛泽东:干部参加体力劳动要成为一种永久制度

    毛泽东:干部参加体力劳动要成为一种永久制度

    时代在变化,但“干部参加劳动”的精神内涵历久弥新。我们有理由相信,只要我们党的各级干部能够坚持“带头发扬、带头实践、带头劳动、带头创造”,就一定能够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 常与共:只有“延安作风”才能战无不胜

    常与共:只有“延安作风”才能战无不胜

    现在,很多人说西南联大如何如之何,但是,历史的真相恐怕是真正的好大学在红都延安。否则,就没法解释,当一些人靠着强大的垄断资产阶级和买办阶级的国家政权的庇护而一路向南的同时,另一些成千上万的出身各个阶层的有觉悟的年轻人,则冒着枪林弹雨和重重封锁,死也要喝上延河水、吃上小米粥,难道是那里有能给自己带来功名利禄的国学大师、两院院士、学术超男?同样是在延安,我们居然汇集了全世界一切爱好正义、和平事业的人们,甚至培育出了更多的亚非拉世界的共产主义接班人、领导人?凭什么、靠什么?

  • 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业企业的劳动竞赛

    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业企业的劳动竞赛

    20世纪50年代上海工业企业中的劳动竞赛,是提高生产效率最常见的手段之一,透过它可以考察中国计划经济体制的微观运作与产能效益。事实上,改革前中国的计划经济自有它的激励机制和效率考量,劳动竞赛等群众运动式的生产动员方式,正是当局在意识到企业(单位)外部与市场隔离、内部缺乏自主经营权和增效动力的体制缺陷时采用的一种直接针对劳动者的激励增效办法,但是,国家未能有效减少来自单位组织及其成员的体制内博弈行为所带来的损耗,以至于将旧体制下的中国经济送入了高增长、低效益的漩涡之中。

  •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据说现在很多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已经弄出了一个“马克思学”。这个“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就是处心积虑地去考证:马克思与恩格斯互怼互殴,老年马与青年马不共戴天,马克思自己挤兑自己……。这就像李零所说:“所谓马克思学,‘鸾刀缕切空纷纶’,不但马、恩后学与马、恩作对,恩格斯与马克思作对,就连马克思自个儿,晚期与早期也作对。”

  • 怀念郑州李爷!

    怀念郑州李爷!

    忍看朋辈成新鬼,李爷和风的节奏吹的消失对广大爱国网民来说固然是极大的损失,可是我们还是要惯于长夜过春时。坚持就是希望,我们有理由相信,爱国始终是最伟大的情怀,爱国者无论何时都是高尚的。在我看来,爱国网民就是新时代网络空间的隐形守护者,无形战线、无名英雄、无私奉献,无上光荣,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爱国者的步伐,相信我,李爷会回来,风的节奏吹会回来,而我们,一直都在!

  • 朱富强:市场收入体现“劳动”所得的荒谬

    朱富强:市场收入体现“劳动”所得的荒谬

    尽管我们往往把劳动视为决定其收入乃至财产合法性的重要乃至唯一依据,但劳动与其所得之间本身就存在一个卡夫丁大峡谷。按照洛克等人的看法,自然权利是不能被剥夺的,而所谓自然权利是指在任何民事制度或政治制度建立之前的自然状态下个体所拥有的权利,进而,在自然状态下的个体拥有自由使用自然资源的权利。但问题恰恰在于,在现实社会中,这种自然资源的使用权已经为某些个人或全体所独占,而他们仅仅为此付出极少的成本。正因如此,从根本上说,任何人的消费和劳动行为都不是纯私人的,而是涉及社会公共资源的分配使用问题;即使具有极端私有性的劳动权而言,它也涉及资源分配的公共问题。

  •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与现代主流经济学两大范式的比较

    马克思经济学和现代主流经济学在利益取向存在根本性不同,这也可以在其劳动价值理论和效用价值理论中得到经典的体现:劳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冲突的,并把价值的创造归功于工人的劳动投入;而效用价值理论把社会利益看成是和谐的,并依据供求来为现实的利益分配辩护。

  • 钱昌明:“红五月”的断想

    钱昌明:“红五月”的断想

    五四青年节留给后人的启示很多,除了反帝爱国、反封建的革命精神以外,还有重要的一条,就是知识青年必须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是青年运动唯一正确的方向。知识青年如果脱离了工农,脱离了实际,必将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