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力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周绍东:劳动力再生产的“中国道路”

    周绍东:劳动力再生产的“中国道路”

    改革开放以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公有制经济不仅生存下来并实现了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解决了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很好解决的世界性难题。在公有制经济内部,劳动力再生产介于完全商品化模式和完全社会化模式之间,塑造了公有制经济中的劳动者凝聚力,并形成了其在市场竞争中的独特优势。公有制经济在劳动力市场树立起“待遇标杆”和“福利标准”,赋予了劳动者在不同所有制之间自由流动的就业选择权,也使得非公有制单位不能仅仅支付劳动力商品价值作为工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公有制经济作为“普照的光”,发挥了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作用。

  • 人工智能,能不能解决996问题?

    人工智能,能不能解决996问题?

    如果,人工智能产业升级真的成功了,一切都全面自动化了,我敢说,除了许多特殊的高端职位,大部分精英白领,反而是最快失去工作的,因为在万物互联、人工智能掌控设计、生产、分配、分析的环节中,将不再需要高端的、富有创造力的工作!人类的”白领工作“,将只剩下重复、简单、无价值的劳动,比如替电脑圈出几个还没有学习到的物件儿。

  • 调整收入分配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调整收入分配既要做加法也要做减法

    近年,收入分配问题一直是我国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热点问题,因而党中央、国务院多次为此做出重要决策,各级地方人民政府也相应采取了许多具体政策措施予以解决,但是,问题的基本面并没有改变。解决这一问题要有新思维,即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直接从企业入手,一方面,在工人一方,增加收入分配项目,增大收入分配比例,提高收入水平;另一方面,在企业主或经营者一方,对其收入结构进行科学界定,减少收入分配项目,降低收入分配比例,降低收入水平。

  • 三线铁路与毛泽东时代后期的工业现代化

    三线铁路与毛泽东时代后期的工业现代化

    20世纪60年代后期,中国共产党尤为担心美国或苏联可能会入侵中国。为了保卫国家主权,中国共产党实施了旨在推进中国西部工业化的一场名为“三线建设”的大规模运动。本文聚焦于三线铁路建设。虽然三线铁路一开始就存在诸多问题,但最终将中国西部的大部分地区与全国工业网络紧密地连为一体,并且加速了区域交通体系的建设,促进了区域交通体系的标准化。为了建设铁路,中国共产党投入了大规模的劳动力来弥补国家工业资本的短缺。这种工业化战略给农民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为了鼓舞士气,中国共产党进行了“艰苦奋斗是为中国工业化和国防建设作贡献”的思想动员。这种捍卫国防安全和推进工业进步的集体主义叙事,并没有完全消解工人们的不满,但却为工人们提供了一条面对困难的可行之路。

  • 社会阶层分化不只是城市,农村也在悄悄进行

    社会阶层分化不只是城市,农村也在悄悄进行

    一些早年进城做生意的人多数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他们进城务工、经商,打拼多年,终于在城里买了房,安了家,然而他们已经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多数是计划生育一代,不习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更喜欢小家庭单独住。有能力的家庭就为儿女另外买房,没有能力的家庭只能选择返修农村的老房子,老人回到农村生活,把城里的房子和生意逐步转交给孩子。计划生育一代多数出生于11980年前后,他们多数在2000年前后结婚生子,而他们的孩子也已经15岁左右,用不了几年,也将在通过高考进入更高社会阶层和进入打工队伍之间做人生道路的二选一选择题。毫无疑问的是,这个选择也将越来越多地直接取决于家庭的经济收入水平。换句话说,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人的多年打拼形成的贫富差距在城市里早已转化为社会阶层分化和固化,这个趋势在农村也已经悄悄开始了,而且是无法逆转的。

  •  “未来劳动力”--德国要这么多难民做什么?

    “未来劳动力”--德国要这么多难民做什么?

    在欧洲大部分国家视难民为烫手山芋之时,德国却为其打开了大门。有不少人质疑:德国要这么多难民做什么呢?斯图加特难民收容中心的乔娜,为此提供了一个当下流行的解释:由于德国人口总量在下降且老龄化严重,所以难民可以为我们提供新的劳动力。

  • 三农问题的实质是农民劳动力的价值取向问题

    三农问题的实质是农民劳动力的价值取向问题

    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劳动力价值取向问题。如果农民在城里工作一个星期的收入高于其在土地上辛苦一年的净收入,外出打工就不可避免,与此伴随的是,青壮年劳动力的流失,和农村空心化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