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共为您搜索到8篇文章
  • 卫重山:重视疫情中暴露的医学领域的话语权问题

    卫重山:重视疫情中暴露的医学领域的话语权问题

    事实上,次要部分的逻辑推论非常严密,阅读体验非常好。可以让很多受众对此产生倾向性。但是,一个结论,如果核心的观点站不住脚,次要部分的逻辑推论再严密也是没有用的。不过没关系,西医用自己的话语权把该隐藏的隐藏起来,该展示地展示出来,再加上医疗圈以外民众的不明觉厉,一个“科学、合理”的医学体系形象就被塑造出来了。然而客观事实永远不会因为你的粉饰而改变。病毒没有世界观,没有意识形态,没有价值取向,它们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所以在这次唯物主义的考试面前,西医一败涂地,西方尸横遍野就是西医不科学,不合理的铁证。

  • 曹应旺:毛泽东为何提出“我可以当卫生部长”

    曹应旺:毛泽东为何提出“我可以当卫生部长”

    毛泽东“可以当卫生部长”的这些重要思想,对创造中国新医学已经产生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屠呦呦团队研究中医药学,发现青蒿素,在中国和世界上救了许多患者的命,得了诺贝尔奖,是一个证明。这次中西医结合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所取得的成绩,更是一个有力的证明。这次举国上下疫情防控阻击战所取得的成功,与习近平总书记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千方百计防止疫情蔓延、坚持中西医结合等指导、指挥密不可分。

  • 面对疫情只加强医学科技的投入和科学组织规划够吗

    面对疫情只加强医学科技的投入和科学组织规划够吗

    现在癌症治疗也体现了这一导向,它可以长期服药控制不能根治。这对资本是最有利的,即使研发出特效药也一定会贵到让普通大众怀疑人生,所以科技至上科技可以根本解决问题的看法是片面的。某院士是专家,笔者什么专家都不是,但生活和工作环境使我对专家有一定的了解,专家只在他了解的领域是专家,离开这个领域而涉及其他领域尤其是社会领域的问题时,他们的见解与普通人无异,个别人甚至低于社会平均水准。所以咱老百姓千万不要以为专家说的都是金科玉律。

  • 从人工合成胰岛素、核酸看原始创新

    从人工合成胰岛素、核酸看原始创新

    1958年到1960年,全国正处于“大跃进”时期。人工合成胰岛素项目的规划和开展,也不可避免地带上了浓郁的时代色彩。“大家都怀着革命激情,大干快上,希望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攀登世界科学高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项目参与者、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有机所)研究员徐杰诚对《中国科学报》说。一方面,在国内科研基础十分薄弱的时候,我国科技工作者敢于摘取世界科学之巅的明珠,坚信在党的正确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就能创造奇迹。这为最终取得世界首次人工合成蛋白质的成功,奠定了可贵的精神基础。

  • 高戈里|新中国开创临床医术顶级成就靠谁?

    高戈里|新中国开创临床医术顶级成就靠谁?

    毋庸讳言,创造世界首例断肢再植光辉成就的,是“举国体制”下提倡“社会主义大协作”年代的一个专家与草根水乳交融无缝隙合作的无私群体,其中,决策人是钱允庆和王智金,主刀医师是钱允庆,其断肢再植关键技术——“套管式血管吻合法”发明人是屠开元、赵定麟等,术后关键问题的临床医术指导是徐印坎、赵定麟等,手术台智慧贡献者有护士长宗英等……不难看出,这个群体创造出来的奇迹,正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缩影。

  • 毛泽东——中国新医学道路的指引者

    毛泽东——中国新医学道路的指引者

    1958年毛泽东在一次便宴上,向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副院长兼针灸研究所所长朱琏祝贺针灸万岁,并说“针灸不是土东西,针灸要出国,将来全世界人民都要用它治病”。今年10月24日美国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项名为H.R.6的法案,该法案允许将针灸纳入“联邦医保”范畴,毛主席的中医走向世界的预言实现了。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医药已传到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医针灸医疗机构达10万多家,针灸师有30万~50万人,针灸已经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取得合法地位。

  • 院士振臂高呼:真正的医学人文是全民免费医疗!

    院士振臂高呼:真正的医学人文是全民免费医疗!

    印度和俄罗斯都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中国怕什么?第一,自从实行市场经济以来,有相当一批人想把医疗推向市场。第二,我们国家有一些重要部门、重权官员,如发改委、财政部、民政部的部分官员最反对全民医保。此外,我们国家的干部保健制度必须彻底改革。

  • 从小八路到世界名医的于仲嘉-造手大师狭缝路1

    从小八路到世界名医的于仲嘉-造手大师狭缝路1

    在同代全国四肢显微外科教学领域,以自己独创的医术,于“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下,通过授课、主持培训班和带进修医生等方式培训四肢显微外科医师上千人,包括几十名外国医师,通过举办医治骨伤外固定支架新技术的推广学习班、推广会等培训骨科医师上万人,还多次应邀出国报告论文、做示范性四肢显微外科手术,迄今为止,除了于仲嘉,没有第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