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共为您搜索到54篇文章
  • 李玲 江宇: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全文)

    李玲 江宇: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全文)

    医改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人”,这是根本的理念,体现了方向道路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建立了公共医疗系统和保障系统,普遍改善了社会卫生健康状态。毛主席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我国80%的人口是农民。可见,公益性的医疗体制是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必然产物。医药卫生是一个特殊领域,不能生硬地以一般经济学道理硬套,也不能简单地走市场化路子,它关系到公平正义。

  • 为何说美国的医疗卫生是整个美国模式的溃烂之处?

    为何说美国的医疗卫生是整个美国模式的溃烂之处?

    美国的医疗卫生,是美国这个模式的一个溃烂之处,就像一个巨大的失血口,不断失血,使得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逐渐在走向衰退。美国为什么要医改?为什么说美国的医疗卫生是整个美国模式的溃烂之处?全世界只要是发达的国家,都有医疗卫生模式,基本上都是覆盖全民的医疗模式,或者是全民医保,或者是全民免费医疗。只有美国,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到现在没有全民覆盖的医疗卫生制度。

  • 江宇:医改要以人民为中心,而不能以资本为中心

    江宇:医改要以人民为中心,而不能以资本为中心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在医改中坚持公益性、破除逐利性。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是我们党对人民的郑重承诺,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时候,都要毫不动摇地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这是广大医疗卫生工作者的共同心声,也是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工作者的责任。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一定要守住医疗卫生公益性这条底线。

  • 医疗体制改革的补偏救弊

    医疗体制改革的补偏救弊

    从全球的医院产权分布来看,发展民营医院并不是多数国家的首选。经验地看,当前全世界共有100多个国家选择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医疗服务保障模式。加拿大98%的医院是公立的;法国公立医院占全国医院数量的65%,非营利医院占16%,营利医院占19%;德国公立医院占三分之一;荷兰法律不允许有营利医院;瑞士46%的医院为公立医院,32%的医院为非营利医院,22%的医院为营利医院;美国公立医院占全国医院数量的25%左右,非营利医院占60%。在香港,公立医院的市场份额占到整个医疗服务市场的95%以上,其医生和护士都是公务员。由此可见,并不存在一个最优的比例来划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大量发达国家和地区依然存在高比例的公立医院。因此,真正适合我国国情的医疗体制改革,应当坚持政府主导,构建以公益性公立医疗机构为主的医疗体系。

  • 詹积富自述:我所经历的三明医改

    詹积富自述:我所经历的三明医改

    三明医改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习总书记几次在中央深改组会上听取三明医改情况汇报并充分肯定,现在中央借鉴了三明医改模式,成立了国家医疗保障局。三明医改为什么能够取得成功,我的体会是党中央、国务院和福建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是三明市委、市政府一把手的政治决心,敢于担当的勇气和魄力,这是三明医改之所以成功的决定因素。有一支有情怀、想干事、会干事的医改团队是重要条件,而我本人就像一个“施工队长”或者“操盘手”而已。

  • 李玲:目前医改对大多数人获益甚小 该何去何从?

    李玲:目前医改对大多数人获益甚小 该何去何从?

    可以说医改在2009年到2012年的基层改革是非常有成效的。但是,目前医改确实问题太多。医改主要是在农村、乡镇、社区这一级。农村的量太小,基层医疗服务占总量不到20%,加上环境不配套,整个社会大环境在创收趋利。把基层小芝麻洗白了,西瓜还在那里。县级以上的医院没有改革,西瓜还在吃膨胀剂拼命长。客观的说,目前医改对大多数人获益甚小。医疗卫生制度是现代国家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医疗卫生领域最凸显国家治理能力。李克强总理说要用中国式的办法解决医改世界难题。什么是中国式的解决办法?我认为,单纯地投医保,在原有体系上建设是没有效果的。医改需要顶层设计,就是要明确中国的医疗卫生制度到底是什么模式。该做的不只是微观体系,还有宏观治理。所以,医改可以说是制度的建立,制度是纲,刚举才能目张,其他政策都是目,没有这个纲,其他目都起不来。

  • 尹伊文:中国医改要警惕印度陷阱,学习古巴经验

    尹伊文:中国医改要警惕印度陷阱,学习古巴经验

    古巴模式是社会主义模式,印度是资本主义模式。医疗供给中的关键元素是医生,而培养医生的周期是非常长的,需要长期投资,不能急功近利地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市场效应,社会主义的资源配置恰恰可以避免这方面的问题。印度的医保补贴具有拉选票的短期政绩功效,但是会造成长期问题。补贴刺激了私立医院的需求,但是缺乏需要长期培养的医生供给,使医疗供需进一步失衡,使资源进一步配置给急功近利的私立医院,使社会医疗服务和全民卫生健康落入陷阱。印度的陷阱给中国医改敲响了警钟,切不可走印度那样的道路,古巴模式才是正道。

  • “营利性医院床位数自主决定”将加剧看病贵看病难

    “营利性医院床位数自主决定”将加剧看病贵看病难

    “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是一般竞争性领域经济体制改革的做法,不能照搬到医疗卫生领域。医疗卫生服务,无论公立还是私立,营利还是非营利,都不是单纯的市场行为。从国际上看,哪怕是西方国家,对医疗卫生资源配置特别是营利性医疗机构的资源配置,也都有严格监管和规划。如果放任营利性医疗机构扩大规模,就会加剧现在已经非常严重的医疗资源分布不平衡、过度医疗、看病贵等问题。

  • 医改的前世和来生

    医改的前世和来生

    中国历代的杏林名医,都有心怀天下诊苦救弱的理想,但早在教会医院时代,瑞金的医生就发现光凭“慈善”无法解决穷人看病问题。到1940年,广慈医院就不得不依靠法租界公董局每年几十万银元的输血才能维持。如何让老百姓看得好病和看得起病,只能给穷人减免诊金的邝安堃们没有能力去解决,大半个世纪之后,他得意门生的儿子执掌13亿人的医疗保障体系,将这种探索继续下去。

  • 江宇:医改需要

    江宇:医改需要"基本法"--制定卫生基本法建议

    2009年前,全社会展开关于医改的大讨论,推动了医改方案的出台。医改关系千家万户,当前医改还面临着很大的阻力,迫切需要争取人民群众的支持。如果这次能够在开门立法方面有所推进,像当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那样,发动全国老百姓讨论,就更有可能立一部良法,也为医改增加新的动力。

  • 江宇:推广“医保办”完全符合十九大精神

    江宇:推广“医保办”完全符合十九大精神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共产党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伟大政党。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中国医改也是如此。符合规律的东西、符合人民利益的东西,是不可能被否定的。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相信医改必将迈出更大的步伐。

  • 必须谨慎!放宽医疗投资绝不能让医生为资本打工

    必须谨慎!放宽医疗投资绝不能让医生为资本打工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在医改中坚持公益性、破除逐利性。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是我们党对人民的郑重承诺,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时候,都要毫不动摇地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这是广大医疗卫生工作者的共同心声,也是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工作者的责任。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一定要守住医疗卫生公益性这条底线。

  • 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什么样的“医改”符合国情?

    中国各领域都已经市场化,如果单在医疗领域实行计划体制,恐怕会出现更多的混乱和问题,管理不好,权力寻租和特权医疗会更普遍,双轨制里尽乱麻。要计划,必须是全局性、体制性的全盘计划,绝不能搞孤立的医疗计划,整体是市场机制,医疗是计划机制,就好比在市场的大海中搁一叶计划的小舟,迟早要被风浪掀翻。

  • 市场化医改将加剧经济下行压力

    市场化医改将加剧经济下行压力

    有学者建议通过扩大医疗投资、发展医疗产业、鼓励竞争和营利来促进经济增长、减轻政府负担,这种方法是错误的。这样做,不仅不能保增长,而且会增加经济下行压力。在经济发展遇到“新常态”的背景下,只有公益性的医改,才能缓解投资过剩和内需不足的问题。长期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公平性、公益性的医疗体系,是有利于经济增长的。而盈利性、市场化的医疗体系,是阻碍和破坏经济增长的。

  • 十天三次部署,习大大吹响医改冲锋号

    十天三次部署,习大大吹响医改冲锋号

    现在离2020年基本实现医改目标只有四年了,要在4年内基本完成医改,实现健康导向,至少要打三场硬仗:一是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性,二是破除药品流通领域的灰色利益,三是扭转医疗行政体制的碎片化。2016年8月21日,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医改是世界性难题,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到了啃硬骨头的攻坚期”,这是对医改的再部署,标志着医改进入战略决战阶段。

  • 江宇:总书记再部署,医改开始战略决战

    江宇:总书记再部署,医改开始战略决战

    现在离2020年基本实现医改目标只有四年了,要在4年内基本完成医改,实现健康导向,至少要打三场硬仗:一是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性,二是破除药品流通领域的灰色利益,三是扭转医疗行政体制的碎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