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共为您搜索到67篇文章
  • 医疗,到底应该是什么?

    医疗,到底应该是什么?

    我们其实有很成功的经验,赤脚医生能证明,我们完全有办法通过挖掘传统中医的精髓,让医疗服务做到真正的廉价且有效,为什么非要走一条很贵价的路呢?有些人钱很多,非要吃几万一疗程的药才能感觉自己好点,那就让他自己吃去吧。

  • 70年 | 永不停歇的战斗:中国疾病防治70年

    70年 | 永不停歇的战斗:中国疾病防治70年

    我们的国家正是通过这些细小的方式,一点一点增强全民素质,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在很短的时间内,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就突飞猛进,从新中国成立前的35岁上升到77岁。如今,我们与疾病的斗争仍然从未停止过。2003年的非典,再到后来的流感、禽流感、手足口病等,我们在与各种各样的传染病的对抗中,不断积累经验,一次次取得了胜利。在埃博拉肆虐的非洲国家,也可以看到中国人的身影,援助非洲人民战胜埃博拉……

  •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李玲:中国学派在实践中找到真理(上)

    医改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人”,这是根本的理念,体现了方向道路问题。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建立了公共医疗系统和保障系统,普遍改善了社会卫生健康状态。毛主席说:“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我国80%的人口是农民。可见,公益性的医疗体制是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必然产物。医药卫生是一个特殊领域,不能生硬地以一般经济学道理硬套,也不能简单地走市场化路子,它关系到公平正义。

  •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古明浩:民“煮”天堂的救护车恐惧症

    一名45岁妇女下车时不小心左腿踩进列车与站台间缝隙,大腿深陷卡得动弹不得。在现场目击的《波士顿邮报》记者Maria Cramer于推特写道:“她痛苦啜泣,皮肤撕裂,腿部扭曲流血。如此狼狈,她还是恳求大家不要叫救护车,‘那要3000美元,我付不起。’她悲叹。”受伤这么严重却不敢叫救护车,只因担心付不起费用,制度的冷酷与小民的恐惧让人怀疑国人趋之若鹜的山巅之国真的是一个好的社会吗?

  • 危害数千年,祸害千万人,这三类疾病怎么消失了?

    危害数千年,祸害千万人,这三类疾病怎么消失了?

    血吸虫病是新中国遭遇的一个重要地方病,也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1955年冬,毛泽东同志发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1958年6月,江西余江在全国取得第一个以县为单位根除血吸虫病的伟大胜利,在全国血吸虫病防治战线插上了“第一面红旗”。毛泽东同志看到报道后欣然命笔,写下名篇《七律二首·送瘟神》。70年后,这片插上血防“第一面红旗”的土地,不仅送走了肆虐数百年的“瘟神”,更在新的疫情面前继续弘扬血防精神,将新的血防策略推向全国。

  • 为何说美国的医疗卫生是整个美国模式的溃烂之处?

    为何说美国的医疗卫生是整个美国模式的溃烂之处?

    美国的医疗卫生,是美国这个模式的一个溃烂之处,就像一个巨大的失血口,不断失血,使得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逐渐在走向衰退。美国为什么要医改?为什么说美国的医疗卫生是整个美国模式的溃烂之处?全世界只要是发达的国家,都有医疗卫生模式,基本上都是覆盖全民的医疗模式,或者是全民医保,或者是全民免费医疗。只有美国,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到现在没有全民覆盖的医疗卫生制度。

  • 美国一药企斥资千万美元贿赂医生

    美国一药企斥资千万美元贿赂医生

    观察人士注意到,处方类镇痛药、海洛因、芬太尼等阿片类药物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大规模进入美国市场,全美因滥用阿片类处方药致死人数从2005年前后逐渐攀升。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也不得不承认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成灾,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 毛泽东为何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毛泽东为何要“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50年代,在城市建立了医疗卫生制度。50年代末的“大跃进”时期,是医疗卫生资源向农村和基层发展的一个高峰,但60年代初的调整时期又有所反弹。到1965年,中共中央在批评官僚主义和过于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同时,也批评了医疗领域存在的“老爷医院”、“城市老爷卫生部”现象,并做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决定。面对医疗卫生领域存在的城乡差异大,以及预防为主措施落实不到位、对常见病多发病投入较少的状况,中央领导人多次进行了批评。其中影响最大的是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的谈话,后来被称为“六二六指示”。毛泽东不是把医疗卫生仅仅看作一般的民生问题,而是将其作为缩小城乡差距、实现革命理想、保持党的无产阶级本色的途径。此后十多年间,中国医疗卫生制度发生了显著变化。农村卫生事业蓬勃发展,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赤脚医生以及农村三级转诊体系成为农村卫生的“三大法宝”。

  •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赠尼克松国礼《中国针刺麻醉》

    由屠呦呦新突破想起赠尼克松国礼《中国针刺麻醉》

    那个时候讲的是针刺麻醉,这是恰当的。一般我们讲的针灸,其实是有点不妥当的。因为针与灸是分开的。灸,指的是艾灸。屠呦呦团队研究的青蒿素,就与艾蒿有关。如果不是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我们的中医药事业,会怎么样?这个问题值得深思。毛主席去世后,为什么非要等到外国人教育了我们,才会让某些人那个僵化的脑袋有所松动?难道不该好好回顾一下毛主席当年领导我们走过的路吗?毛主席的道器变通岂止是中医药,那是新中国无孔不入的文化影响。

  •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性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医药属于人的生存和发展中的特殊必需品。我国医疗改革以来,理论界对医生劳动的特殊属性、药品作为商品的特殊属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在学理层面上尚未讨论清楚。本文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结合医生劳动和药品在劳动力再生产中的特殊作用,对医生劳动的特殊性,药品生产、流通和消费的特殊性以及医药之间的内在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并提出了医药分离的学理依据。本文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医药关系要以民生为导向,不能走医院企业化、医生劳动资本化之路。

  • 毛主席下猛药治顽疾抓医疗:从送瘟神到626指示

    毛主席下猛药治顽疾抓医疗:从送瘟神到626指示

    合作医疗以最低的成本获得了满足农民基本医疗需求的最高效益,因此,被世界卫生组织誉为“是发展中国家群体解决卫生经费的唯一范例。”并被作为“中国模式”在发展中国家推广。毛主席针对医疗上遇到的全国性顽疾,下猛药医治,可谓稳准狠。那么短的时间,花的成本那样低,效果却是那样的快那样好,难道不是神奇的道器变通吗?

  •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

    屠呦呦团队,放“大招”了!

    屠呦呦认为,解决“青蒿素抗药性”难题意义重大:一是坚定了全球青蒿素研发方向,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青蒿素依然是人类抗疟首选高效药物;二是因青蒿素抗疟药价格低廉,每个疗程仅需几美元,适用于疫区集中的非洲广大贫困地区人群,更有助于实现全球消灭疟疾的目标。

  • 李玲:把医疗制度设计好对中国有多重要?

    李玲:把医疗制度设计好对中国有多重要?

    上海学者做过研究。我们现在费用里面,40%以上是药,所以他们把中国人的用药跟欧美先进国家对比一下,发现什么?现在中国人平均每年用药大约300美元,跟英国差不多。但是再打开看看,英国大量是最好的治癌症等重大疾病的药,免费全报;而我们用以治疗癌症等重大疾病的真正救命的药的报销比例很低——不少都不在报销目录内,但是我们用的大量药安全、无效,利润高,也就是可用可不用的辅助用药。这就是我说的,我们现在支出,大量的钱浪费了,这些药根本不需要。所以,你把制度设计好了,其实老百姓可以得到很多福利的。

  • 江宇:医改要以人民为中心,而不能以资本为中心

    江宇:医改要以人民为中心,而不能以资本为中心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在医改中坚持公益性、破除逐利性。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是我们党对人民的郑重承诺,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时候,都要毫不动摇地把公益性写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旗帜上。这是广大医疗卫生工作者的共同心声,也是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工作者的责任。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一定要守住医疗卫生公益性这条底线。

  • 国家卫健委主任: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健康获得感

    国家卫健委主任: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健康获得感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不断增进人民群众健康获得感作为深化医改、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一以贯之的出发点、落脚点和根本价值取向,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努力实现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

  • 北京两套房,众筹百万治病?

    北京两套房,众筹百万治病?

    众筹这件事一般人干不出来,一般只有两种人才会用,一种是有梦想的人,比如说唐三藏,要去印度自驾游取经,就得满世界众筹路费,找信仰佛教的人给他送钱,帮他实现梦想,他帮大家带回佛经和西游的故事。另一种是实在没有办法的穷人,得了重病,遭了大难,倾家荡产都不能救命解困,车子卖了、房子卖了、父母亲朋好友也都竭尽全力了,那么这时候,你在网上众筹,大家是愿意同情你,帮助你,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大家捐钱、出力、为了不是什么回报,而是出于善良和同情。历史证明过,中国的劳动人民是很有同情心的,是很善良的。但像你们这样——房子不能卖,车子不能卖,但我就是要钱!对不起,劳动人民真的是同情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