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共为您搜索到124篇文章
  • 鹿野:从“反对过度防疫”论谈中西方两种防疫思想

    鹿野:从“反对过度防疫”论谈中西方两种防疫思想

    这次北京以前开始的时候,“精准防控”和“反对过度防疫”声浪很高的时候,我其实反而是有点担心的。看到北京“对所有小区全面实行严格封闭式管理”的消息,我才长出了一口气,彻底把心放到肚子里了:这是真正落实了社会主义国家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第1位的做法。只要有了这种决心和力度,我们就一定能够战胜疫情。也只有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把资本利润放在第1位的西方国家是不可想象的。炸酱面,稳了!

  • 卢克文:沉默的六月

    卢克文:沉默的六月

    6月13日,大网红特朗普在西点军校举行了一场光鲜靓丽的演讲。他站在微风里、在19度的日光下,骄傲地宣称美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毕业的学员们陆续上前向他敬礼,特朗普还一一回敬。可是当他走下演讲台时,那坡道非常长而陡,并且没有扶手,第二天就要过74岁生日的特朗普,像一个普通的老头,低着头步履蹒跚巍颤颤着走下滑梯。仿佛如同他掌控的那个大帝国,正以沉重而缓慢的步伐,向历史深处下坠而去。

  • 张伯礼:中医药要与现代科技结合

    张伯礼:中医药要与现代科技结合

    张伯礼认为,提升中医药的国际竞争力,首要的任务就是实现标准化、数据化,必须改变中医就是老先生“问诊号脉开药汤”的刻板印象,让“望闻问切”有可靠的现代科技支撑,让中药的疗效通过成分、药效、药理、安全性等科学数据来验证。为此,他又组织了跨学科的研究团队,开展中医药关键技术仪器装备研发研究。在诊室,张伯礼是医生,脱下白大褂站上讲台是教师,进了实验室又是研究者,在中央各部委的咨询活动中,他又是战略家。

  • 人民日报专访李玲:探索全民健康体系的中国方案

    人民日报专访李玲:探索全民健康体系的中国方案

    这次疫情我们面对新的传染病,没有可以学习的对象,没有教科书,只能是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从最开始发现病毒,到核酸检测,到治疗,都是我们自己独创的模式。下一步完善治理体系我们要有更多的独立自主性,因为中国的问题就是世界独特的问题。基于制度优势、信息技术优势,我们完全可以建立起世界一流的全民健康保障体系,为世界提供中国方案。

  • 黄卫东:西方医疗市场化及其在疫情中暴露的问题

    黄卫东:西方医疗市场化及其在疫情中暴露的问题

    历史上看,新中国在经济基础还很薄弱情况下,依托集体力量建立的合作医疗制度,使我国人均寿命接近当时发达国家。古巴采用公有医疗制度,人均医疗成本只有美国的5%,人均寿命却高于美国。美国将非盈利医院故意宣传为私立医院,推销私有化,其根本目的是让他国开放医疗市场,让美国印钞控制获利。美国医疗器械和药品生产控制在私人资本手里,是美国治疗费用居高不下。治疗效果比古巴还差的主要原因。

  • 医院改革要坚持公有制公益性为主体

    医院改革要坚持公有制公益性为主体

    做强公立医院,关键是要提高公立医院硬件建设现代化水平。要科学规划公立医院建筑面积,保障医院功能齐全、设施配套所需要的场地。要为公立医院装备先进的医疗器械、网络设施,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提供先进的现代化治疗手段。

  • 左翼之声:一线医护人员正在成为社会主义者

    左翼之声:一线医护人员正在成为社会主义者

    随着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蔓延,医护人员再次见证了营利性医疗体系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无力应对这种全球性的灾难。已经将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的前线工人,由于缺乏个人防护装备(PPE)和其他本不应短缺的用品而面临更大的风险。特别是这发生在一个允许个人净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的国家。由于多年的“节约成本”措施,本已人手不足的医院由于病人的涌入而濒临倒闭。这有助于进一步暴露该系统弊端,并推动医护人员采取行动。正如他们所说,“雇主是最好的组织者。”

  • 习近平同钟南山、张伯礼等专家座谈,说了什么?

    习近平同钟南山、张伯礼等专家座谈,说了什么?

    人民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石。要强化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时刻防范卫生健康领域重大风险。只有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健全预警响应机制,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织密防护网、筑牢筑实隔离墙,才能切实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

  • 关于中医,张伯礼代表都说了些什么

    关于中医,张伯礼代表都说了些什么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世界,真实疗效让中国医药学大放异彩,这背后是无数中医人的辛勤工作和艰苦努力,而张伯礼就是他们中的一颗明星。正如我们上次所说,张伯礼院士拥有高超的医术,拥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爱国爱民的共产党人的真心,正是在以他为代表的中医人的共同不懈努力下,中医才得以为人民的健康事业不断做出贡献。我们也相信,中医必将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不断创造新的辉煌。

  • 时代的列车隆隆地响:评57年电影《护士日记》

    时代的列车隆隆地响:评57年电影《护士日记》

    本片编剧和原著小说作者艾明之后来回顾说:“我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在招待所的食堂里,在工地的火堆旁,在会议室外的走廊上,听到了他们许多生动的叙述。这些叙述本身往往就是一首壮丽的诗,一支动人的歌。他们为祖国献身的光辉理想,他们对生活和生命的意义所作的单纯而真挚的追求,他们的欢乐和痛苦,胜利和挫折,爱和憎,都深深感动了我,教育了我。”

  • 千钧棒:疫情面前,中美两国交上的两份不同答卷

    千钧棒:疫情面前,中美两国交上的两份不同答卷

    公知们说,“美国有医疗白卡,可以免费看病。”曾经的公知乔木却在美国反驳说,“那是极低收入的人才享有的福利,每年申请、评估,很麻烦”。实际情况是,奥巴马在任的时候曾经搞过医保改革,在2010年3月获国会通过。该医疗改革是为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公民提供医疗保障。法案初稿建议成立公营医疗保险,管制私人市场转保,由私人健保转到公营健保。现时法案建议限制美国全民买健保,并不容许保险公司因疾病等借口对受保人拒保,或擅自增加保费。结果特朗普上台以后,就把这给否了。在目前美国死亡的8万多人中,大部分是贫困人口,更加恐怖的是,装在车里的死者的尸体在大街上腐烂发臭。

  • 卫重山:重视疫情中暴露的医学领域的话语权问题

    卫重山:重视疫情中暴露的医学领域的话语权问题

    事实上,次要部分的逻辑推论非常严密,阅读体验非常好。可以让很多受众对此产生倾向性。但是,一个结论,如果核心的观点站不住脚,次要部分的逻辑推论再严密也是没有用的。不过没关系,西医用自己的话语权把该隐藏的隐藏起来,该展示地展示出来,再加上医疗圈以外民众的不明觉厉,一个“科学、合理”的医学体系形象就被塑造出来了。然而客观事实永远不会因为你的粉饰而改变。病毒没有世界观,没有意识形态,没有价值取向,它们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所以在这次唯物主义的考试面前,西医一败涂地,西方尸横遍野就是西医不科学,不合理的铁证。

  • 王维佳:为何西方重提“医疗国有”, 我们却忘了

    王维佳:为何西方重提“医疗国有”, 我们却忘了

    正是从“阿拉木图宣言”公布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晚期开始,市场原则、经济手段、专业化、私人化成为世界各国医疗健康事业改革的主流方向,由此出现了与之相适应的一整套卫生资源配置模式和健康传播模式。几十年的发展过后,卫生资源分配不公正;社会基层大众看病难、看病贵;医疗领域重治疗、轻预防等现象已经成为各国社会综合发展中的严重问题。面对当下的困境,我们有必要重新回顾当年的经验总结,尤其是“第三世界”国家如何发展出一套与市场放权、专业自治的机制完全不同的综合性公共卫生体系,并在提高人权、促进发展的意义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 申鹏:在美国,疫情把人变成“鬼”

    申鹏:在美国,疫情把人变成“鬼”

    美国这段时间展现出来的种种乱象,根源就在这里。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大美利坚的心头之患不在外边,而是在朝廷,就是在这白宫!就在大统领的骨肉皇子和大臣幕僚们当中,白宫国会这儿烂一点,大美利坚就烂一片,要是全烂了,50州就会揭竿而起,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呀!

  • 双石:“中国抗疫经验及其教训”的意义

    双石:“中国抗疫经验及其教训”的意义

    那些在方舱里和病友们一起跳舞的白衣天使们,那些重症在床却仍然对医护们比划“V”字型手势的患者们,都是在传递这样的信息:我们相互配合,我们团结一心,一定能战胜自己,一定能战胜病魔。我们有恐惧,但恐惧救不了我们!那就不如不恐惧,让阳光照耀我们的人生。我们正视世界的真面目,我们更爱世界!我们中或许会有人离去,但我们不哭,我们正笑对死神……

  • 老之:中国,谁也不欠!

    老之:中国,谁也不欠!

    应当看到,“病毒中国论”是“中国威胁论”的新枝蔓,经过美国的鼓噪和操弄,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精英阶层是有共识的,民调显示,这在民众中间也有相当的认同。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有根有据地揭穿它,批驳它,并且要有长期斗争的准备。中国应有骨气,有作为,不能一味地委曲求全。中国不要去当寃大头,也不能听住他们对中国泼髒水和竭力围堵,应当理直气壮地说,中国,不欠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