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共为您搜索到253篇文章
  • ​李光满:美国深陷三重危机,十方面分析大变局!

    ​李光满:美国深陷三重危机,十方面分析大变局!

    当前美国正经受三重危机,对这三重危机将给美国带来的影响和伤害到底会有多严重,世界格局会因此而发生哪些重大变化还有待观察,但美国将受重创这一点是肯定的。我认为,这三重危机将使全球地缘政治发生深刻变革,美国国力将会严重削弱是确定无疑的,现在中国已经战胜疫情,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标志性的事件正在发生,那就是在全球股市暴跌的时候,中国A股首次在全球重大灾难面前表现出了一个强者的形象,不跌反涨,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我们希望这一趋势能够很好的延续,这一事件表明,中国股市摆脱了对美国的追随,走上了自己的道路,或许这也是中国未来所必然会选择的道路。

  • 朱安东:资本主义世界面临系统性危机

    朱安东:资本主义世界面临系统性危机

    西方国家的金融经济危机正在逐渐转化为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危机。更加严重的是,包括新自由主义在内的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对于当前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制度性矛盾既无法解释,更无力解决,文化危机越演越烈。世界资本主义的系统性制度性危机正在形成,新自由主义及其背后的金融垄断资本的统治可能正在快速耗尽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合法性。

  • 望长城内外:新的世界大萧条即将来临?

    望长城内外:新的世界大萧条即将来临?

    目前,人们又看到了第一次世界大萧条爆发前许多类似的情况:贫富差距悬殊,国际贸易争端加剧,世界性的消费与投资不足,产能产品严重过剩,民众借贷消费,商家用超大杠杆玩钱,等等。这些情况,不能不让人们忧虑:新的世界大萧条即将来临?

  • 张文木:世界危机也是大国崛起的契机(最新修订)

    张文木:世界危机也是大国崛起的契机(最新修订)

    现在我们尽管提出“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的思想,但对世界市场和资源的另一个“大局”更多的是望洋兴叹,这显然不行。这与经济发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当代中国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中国的前途命运日益紧密地同世界的前途命运联系在一起。我们应该用世界战略眼光看待中国的发展问题,加强战略思维,善于从国际形势发展变化中把握发展机遇、应对风险挑战。如果没有这样的眼光,我们就化解不了中国的国内问题。在全球战略上,我们只有先脚踏实地,然后才能仰望星空。历史也并不总是在牧歌中前进的。现在危机在我们面前,机遇也在我们面前。在重大的历史机遇面前,“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 美国十八富豪为何联名呼吁:“向我征税”?

    美国十八富豪为何联名呼吁:“向我征税”?

    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使“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成为无法遏制的趋势,从而使资本主义社会日益分化和撕裂,社会矛盾日益加剧。然而由于资本主义长期和平的发展,包括资本家和政客在内的形形色色的既得利益者,已经形成牢不可破的利益集团,他们从现行体制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所以,即使现在的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因为财富分配高度不均和社会高度分化而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但他们也绝不会自动放弃给他们带来了巨大好处的这一制度。因此,尽管这一次美国的18名超级富豪公开要求“向我征税!”但即使真的开征“财富税”,也不过是暂时缓解眼前的危机。

  •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美国独立日,细数美全面爆发的七大内部危机

    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一、美国梦危机。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三、政治危机。四、管理危机。五、信仰危机。六、基础设施危机。七、人口危机。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重重地投射在夕阳的余晖里。新自由主义是为少数阶层量身打造的金铠甲,它曾经摧毁了苏联,难道,它现在要吞噬它的主人?

  • 张顺洪: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张顺洪: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金融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如此的重要,金融活动又存在着如此大的风险,因此我们必须时刻高度警惕。无疑,巩固和加强国家对我国金融活动的掌控能力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步骤。这一点正是我们从《论金融危机》中能够体会的。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各种风险和挑战,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

  •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所谓的“伊朗危机”将没有尽头,也将没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兰反美政权存在一天,美国就一天也不会放弃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战胜一切危机,正如伊朗总统所说,“抵抗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经常见诸于外交和舆论媒体的所谓通过谈判来解决,不过是无聊的扯淡而已。

  • 总统违宪和独裁:危机时刻美国渡过难关的法宝

    总统违宪和独裁:危机时刻美国渡过难关的法宝

    如果说英国、法国在国家进入战争等危机状态时,是以议会主动放弃程序性活动和权力为代价,造就一个强大的战时政府的话,在美国,总统权力的扩充,往往就是主动争取而来的。林肯在美国内战期间的所为,形成了某种先例;而西奥多·罗斯福甚至宣称,宪法没有明确禁止的职责,总统都可以为之。富兰克林·罗斯福在新政期间其实已经多次动用各方面的紧急权力。不仅如此,“美国政府和民众缺乏在危机时撤换不称职总统的合适机制”……“尽管美国十分幸运,每逢遇到大危机时都恰好是强力的总统在理政”。

  • “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

    “阿拉伯之春”又现抬头之势

    阿拉伯之春”的失败雄辩地证明,西方鼓吹的“民主价值观”在阿拉伯世界的屡屡碰壁,再次证明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早在“9·11”恐袭事件发生后,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同时,就进行了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的尝试。但该计划最终因“水土不服”而宣告失败。“阿拉伯之春”是西方“民主价值观”在中东遭遇的又一次重大挫折,它向世人昭示:民主脱离现实,势必带来动乱,国家受损,百姓遭殃。实践再次证明,一个国家的发展模式不能由外部强加,阿拉伯国家只有走符合自己国情的道路才能得到发展,才有前途。

  • 绞杀伊朗!

    绞杀伊朗!

    绞杀伊朗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的国家战略,特朗普是犹太金融集团的代理人,全心全意为以色列和犹太集团服务,在宣布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承认戈兰高地为以色列领土之后继续将大炮转向伊朗,对伊朗使出了最狠杀招。从退出伊核协议到启动对伊朗制裁,再到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表现了特朗普的一个更大的目的,那就是启动绞杀伊朗战略,将中东地区最后一个伊斯兰强国摧毁。

  • 叶劲松:经济危机与主流经济学家的狼狈和欺骗

    叶劲松:经济危机与主流经济学家的狼狈和欺骗

    主流经济学家肤浅地只讲美国对金融业松于监管,是对劳动人民的欺骗。主流经济学家的这种讲述,将“美国当局过分宽松的监管”归于一种政府经济部门的超阶级的管理业务问题,或业务管理水平问题。但他们首先隐瞒了这是阶级利益问题,即隐瞒了美国政府自由放任资本追逐利益,是满足资本利益要求的阶级问题。即隐瞒了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政策的阶级本质。

  • 中国未富先老,人口危机正影响国家未来!

    中国未富先老,人口危机正影响国家未来!

    面对我国未富先老的人口潜在危机,我们要采取如下四方面措施来保障这一点:一、放开人口政策,鼓励生育;二、加快产业升级步伐,增加科研投入,特别是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等领域的投入;三、加大力度推进经济全球化与区域经济融合速度;四、研究如何增加我国西部的人口承载问题。我们至少需要上述4方面措施来对冲我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如果这些对冲方面做得好,考虑到我国城市化进程还将持续差不多20年,我们有足够的调整时间来进行亡羊补牢。但是,哪怕如此,考虑到严峻局面,也是时不我待!

  • 国外左翼学者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困境

    国外左翼学者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困境

    2008年以来发端于美国的金融经济危机,直接原因是资本主义通过新自由主义以经济金融化的方式来克服停滞趋势的后果,根本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作用和结构性矛盾的爆发,即新自由主义积累体制的发展,导致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另一极是贫困的积累的状况越来越恶化,最终必然导致经济危机的爆发。

  • 资本主义危机漩涡中的美国社会与阶级斗争

    资本主义危机漩涡中的美国社会与阶级斗争

    在资本主义危机的大背景下,美国处在各阶级分歧表面化、矛盾尖锐化的过程中,于是政治极化、“黑天鹅”、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等现象纷纷登场。而美国只“属于百分之一,由百分之一所掌握,为了百分之一”,与此同时,普通劳动者家庭正在经历由相对贫困化到绝对贫困化的痛苦过程。

  • 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金融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如此的重要,金融活动又存在着如此大的风险,因此我们必须时刻高度警惕。无疑,巩固和加强国家对我国金融活动的掌控能力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步骤。这一点正是我们从《论金融危机》中能够体会的。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各种风险和挑战,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