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唯物主义共为您搜索到18篇文章
  • 有林:上层建筑是为产生它的经济基础服务的

    有林:上层建筑是为产生它的经济基础服务的

    按照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观点,不论是政治的上层建筑还是思想的上层建筑,都是适应一定的经济基础的需要,并且竖立在这种基础之上的,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要求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上层建筑也要相应地变革。同时,上层建筑也要作用于经济基础。文中特别强调了这一原理,同时还重点论述了经济、政治、思想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相互作用问题,并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关系进行了较为系统的阐述。

  • 张文木:试论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合力理论

    张文木:试论恩格斯晚年的历史合力理论

    在恩格斯的历史合力理论中,我们看到了阶级斗争画面的细部,从而获得了这幅画面的综合的和立体的效果;我们在历史的推动力中,不仅看到了经济力的细部一一贸易、金融等,而且还看到了上层建筑的细部一一国家权力、法、宗教、哲学、艺术等,从而获得了其中诸系统独立运动的同时所进行的相互作用的综合的和立体的效果。

  • 张文木:国家战略能力提升要有历史唯物主义的支撑

    张文木:国家战略能力提升要有历史唯物主义的支撑

    俗语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前者是自己被敌人所打倒,后者是自己被本人所消灭。而不管“撑死”还是“饿死”,对于国家来说都是灾难。从这个意义上说,笔者不主张用“鸽派”或“鹰派”的比喻来分类中国战略学研究,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形象概括,笔者同意“龙派”的概念,可以说中国战略学研究最需要的既不是“鹰派”也不是“鸽派”,而是“龙派”。龙是中华民族的化身,为了中国人民的最高利益,能屈能伸,且收放有度。“龙派”就是实事求是派。历史上看,国家战略制定中过猛或不足都是战略能力贫乏的表现,其效果都是不好的。当前的中国战略研究一定要认真学习毛泽东同志写的《矛盾论》 。只有弄清了谁是我们的敌人,才能知道谁是我们的朋友;而没有敌人即满眼都是“战略伙伴”的战略则一定会遇到缺少盟友的尴尬。

  • 陈先达:历史唯物主义与中国道路

    陈先达:历史唯物主义与中国道路

    中国道路问题,是最为世人关注的大问题。中国选择什么道路,中国向何处去,不仅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命运和全体中国人民的切身利益,也会改变世界政治格局和大国之间的力量消长。“中国威胁”论、“中国经济崩溃”论等,本质上都是以话语形态出现的包含对中国道路取得的伟大成就的焦虑和恐惧。

  • 鹿野: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历史?

    鹿野:如何用历史唯物主义研究历史?

    当前史学界当中更流行的一种倾向是鼓吹“去政治化”,自诩“客观公正”,宣称历史研究应该“一切从史料出发”。这种观点有着很大的迷惑性,很多人真的认为“这才是真正科学的态度,历史就应该这么研究”。然而事实上,这也只不过是捡胡适、钱穆为代表的某些民国反共大师的残渣剩饭。“一切从史料出发”这种理论要害实际上就是否认了史料出处的主观倾向性,是以“去政治化”的面目迎合了掌控话语权的剥削阶级那种“政治正确”。

  • “实证”如此狭隘,还剩几多“科学”?

    “实证”如此狭隘,还剩几多“科学”?

    历史唯心主义正是拿叙述方法的这一特点来证明,观念或理论可以脱离实践( 实证) 而凭空产生。这种认识当然是错误的,因为“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这些“材料”是不折不扣的经验存在,而并不是什么“先验的结构”。

  • 两个“决不会”的真谛在哪里?

    两个“决不会”的真谛在哪里?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这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的一段经典名句。对此,人们习惯于将这其中所蕴含的深邃思想称作两个“决不会”的科学原理。长时间以来,由于人们在学习和研究中缺少了马克思科学世界观与方法论的指导,始终未能对之给予正确理解与把握,因而也就始终未能摆脱它的困扰。研究发现,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人们对与之相联系的两个关键问题未能作出正确回答。第一,生产力在社会发展与更替,包括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变革中到底是唯一起作用的因素,还是诸多因素中的一个因素?第二,在社会发展与更替,包括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变革中所需要生产力到底有没有一个量的规定,如果有,那么它到底是当时社会发展中那个最高水平的生产力,还是一个极富弹性的生产力?本文试图对这两个问题作出尝试性说明,以求给两个“决不会”科学原理一个合理的解。

  • 张志丹:历史唯物主义视阈中的消费社会批判

    张志丹:历史唯物主义视阈中的消费社会批判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消费社会批判理论影响很大,其中的代表人物阿格里塔和鲍德里亚分别采用了经济批判和文化批判的路径,虽然他们的批判理论对于我们有一定启示,但却没有达到历史唯物主义的水平。只有以历史唯物主义来批判地审视消费社会,坚持经济批判和文化批判之间的互动,才能更加深入地透视消费社会及其诸种现象,并为超越消费社会指明方向。

  •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弘扬传统需确立大历史观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弘扬传统需确立大历史观

    就以中国传统的大一统政治文化而论,基于“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的政治伦理而形成的国家与社会治理体系,包括中央集权和郡县制相结合的国家治理体系,汉族地区和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一国多制的治理体系,依靠不同阶层之间经常流动、在地域之间经常流动的选贤举能进行国家与地方专业治理的体系,以及凭借家庭、家族、乡里等社会自组织进行自我治理的体系。这四大体系,如果不是放在一个更长的时段和一个更广大的空间范围中,而是用一时一地的某种固定标准来评价,或者舍弃制度性恒长起作用的基本面,而列举一大批反其道而行之的事例来评价,就很难对其利弊得失和其真正的价值作出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公允结论。

  • 打响“国家历史保卫战”,肃清历史虚无主义流毒

    打响“国家历史保卫战”,肃清历史虚无主义流毒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是改革开放以后伴随着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出现的一种政治思潮。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本目的在于动摇我国四项基本原则这个立国之本,实质在于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历史虚无主义否定党执政的历史依据,损害党的公信力,动摇党的群众基础和执政基础:动摇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和凝聚力,反对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破坏中华民族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颠覆社会基本共识,影响政治稳定,制造社会分裂;企图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引向邪路,干扰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一场严肃的政治斗争,要聚合全党全社会之力,持之以恒,打好主动仗、持久战。

  •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战略:走向进步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战略:走向进步

    文章开宗明义地指出需要建立一种包括资本主义竞争、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社会及其特定组织维度的,更加完备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不仅对于深入理解21世纪以来资本主义表现出的强大生命力有着重要的基础作用,而且有助于增进对工人阶级并非历史唯物主义创始人所设想的,现在还没有成为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这一问题的认识。文章进而得出结论:尽管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并不能为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世界提出明确的发展路线,但却可以为社会主义战略提供具有指导性的方针,其中包括建立能够广泛确定、调动和代表工人阶级的组织,以及承认有可能将工人阶级转化为社会变革领导力量的各种党派。在此基础上,文章认为社会主义战略的重点必须从重新创造工人阶级的政治组织开始,通过这些组织不仅可以重新点燃我们对社会主义的希望,使社会主义目标更加明确,而且将充分发掘社会主义潜能并最终实现我们的理想。

  • 眼见未必为实--建议高校开设历史唯物主义必修课

    眼见未必为实--建议高校开设历史唯物主义必修课

    科学业已证明,马克思是正确滴:“眼见”未必“为实”,由于现象与本质的区别是客观的存在,两者未必一致,所以透过现象看本质是必须的。进而言之,仅仅有“实证”还不是“科学”。马克思说:科学就是“理性地处理感性材料”,也就是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让假象掩盖真实,从而“理性地”揭示事物内在的本质和规律。

  • 鹿野:恐龙灭绝的马克思主义解读 ——自然史也可以参考历史唯物主义

    鹿野:恐龙灭绝的马克思主义解读 ——自然史也可以参考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或曰资本主义的基本理论范式是不一样的。马克思主义的认为人类社会基本发展脉络是“压迫—反抗”的阶级斗争范式,弱者最终将推翻强者的统治。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指出要“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一个政党是这样,一个物种也是这样。如果我们忘了原来是如何取得统治地位的,自诩“万物之灵长”而肆意妄为的话,那么结果可能与恐龙不会有两样。

  • 历史唯物主义、集体化与改革

    历史唯物主义、集体化与改革

    本文深入地探讨集体化与农村改革的方向,指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之一在于建立产业组织的路径不同。资本主义通过个体的自由契约形成产业组织。而社会主义则可以通过公有产权跨越“交易鸿沟”、直接形成产业组织,实现生产力的巨大提高。

  • 龚云:坚持历史唯物主义 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龚云:坚持历史唯物主义 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我们只有学习和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坚持和发展历史唯物主义,才能从认识上有效遏制历史虚无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