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共为您搜索到301篇文章
  • “新启蒙”——五四精神的反动

    “新启蒙”——五四精神的反动

    无论是老启蒙还是新启蒙,他们所标榜的人性并不抽象,实际上都是人格化了的资本的“人性”,也即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市民阶级举着反封建和反教会的旗帜走上历史舞台,代表着历史前进的方向,起过进步作用。随着资本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取得统治地位,市民变成富豪和寡头,人们看到,贴着民主自由标签的理性王国,原来是贫富悬殊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满嘴平等博爱的绅士,不过是凭借资本吃人的豺狼。“历史终结”以来,被“新启蒙”精英极力美化称颂的民主灯塔美国,也越来越露出了穷凶极恶的狰狞面目。

  • 警惕小众音频APP成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温床

    警惕小众音频APP成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温床

    需要注意的是,若想彻底打击历史虚无主义,单纯地删除历史虚无主义者的账号并删除问题言论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与形成影响,除了历史虚无主义者的信口开河以外,与民众对于相关历史的不了解也有极大地关系。因此,在删除问题言论的同时,还要通过各种群众乐于接受的方式和手段向民众传播真正的历史。因为如果不能向民众传播真正的历史,仅仅是将“删除”这一手段之一当作唯一手段甚至目的,那么民众依然处在易于受骗的状态下,最后就会出现“封了袁某人还有石某人,封了石某人还有高某人,没了高某人还有罗某人”的现象。

  • 铁索寒:诋毁公私合营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

    铁索寒:诋毁公私合营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

    在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这场异常激烈、复杂的斗争中,只有坚定站在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立场上,毫不犹豫、立场鲜明地批判、抵制错误思潮侵袭,坚定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制度,才能不断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集聚起强大精神动力。

  • 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

    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

    历史虚无主义者鼓吹史学理论上的“侵略有功论”,强调西方资本-帝国主义送给中国近代化文明,鼓吹中国现代化与工业化要追随殖民国家才能完成。大肆赞扬西方资本-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的殖民侵略,极力美化慈禧、袁世凯、李鸿章等帝国主义代理人,否认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否认中国各阶层人民群众反帝反封建的斗争脊梁。有些“社会主义歧途论”者指责“五四运动”割裂了中国近现代历史,“五四运动”以来选择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是错误的,由“以英美为师”的“近代文明的主流”走上了“以俄为师的歧路”。同时,谴责社会主义改造“根本搞早了搞错了”,阻滞和破坏了中国社会近代化的发展历程。他们要求“告别革命”而将改革开放前后三十年割裂开来,污蔑改革开放前的社会主义建设史“只是一部荒唐史”,将改革开放以来历史视为“以英美为师”的“近代文明主流”回归。

  • 虚无主义的中国样态及其批判

    虚无主义的中国样态及其批判

    虚无主义者提出“告别革命论”,意图实行资产阶级的改良主张,用外来的资本主义彻底改造社会主义,把中国拉入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秩序中去。因此,我们必须立足于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并结合革命的有效性进行严正反驳。中国是在革命中得以建立民族国家并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外来的、以附庸依附为特征的“理论给予”,绝不会带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有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历史传统以及当下国情相结合,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理论体系,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才能以理论自信和历史自信,坚决抵制虚无主义,保证社会前进始终有着强大的理论指引。

  • 高希中:如何克服我国文学史研究中的虚无主义倾向

    高希中:如何克服我国文学史研究中的虚无主义倾向

    我们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不能数典忘祖、妄自菲薄。我们要继承和弘扬中国知识人天下为怀的责任感、使命感,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虚无主义对系列文学家的消解,对中国文学史及其优良传统的消解,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消解,捍卫中国文学的光荣历史和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

  • 是还原真实的黄世仁?还是歪曲历史为地主翻案?

    是还原真实的黄世仁?还是歪曲历史为地主翻案?

    经过作者的加工,黄世仁一家三代,俨然都成了老实巴交,勤勤恳恳,慈眉善目,持家有道的大好人。仿佛经典样板戏《白毛女》中,处事机关算尽、对人敲骨食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比野兽还残忍,比魔王还可恨”的地主老财黄世仁,是另外一个人。而原本老实巴交被黄世仁欺负致死的杨白劳,却成了一身恶习的没落公子哥,败家子。

  • 民国学术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须适当回应

    民国学术研究中的“历史虚无主义”须适当回应

    近年来民国史研究中存在着过度拔高民国人物及“美化民国”等错误倾向,所谓的“民国范”距真实的民国有较大距离,“民国”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般美好。唯物史观在民国学术界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在民国史学发展中占有重要位置。不仅马克思主义史家自觉运用唯物史观指导历史研究,而且许多非马克思主义史家不同程度地用唯物史观研究历史,民国学术发展与社会环境、文化转型及学术体制的创建有着密切的关联。严肃的历史学家必须从史料和史实出发,还原真实的民国历史,突出原创性和专业性,加快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与中国风格的民国史学科体系。

  • 另一场卫国之争 ——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评析

    另一场卫国之争 ——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评析

    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一文,对我们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仍然有宝贵的警示。我们要准备同历史虚无主义打一场持久战,惟有取胜,决不言败,这是我们不可撼动的意志。

  • 长河红阳:奴隶主华盛顿“不做皇帝做农民”的真相

    长河红阳:奴隶主华盛顿“不做皇帝做农民”的真相

    1794年,身为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为了避免战争,缓和同英国的关系,派遣约翰·杰伊去伦敦与英国签订《杰伊条约》,割让美国的利益,缓和了英美关系,后来华盛顿批准了这一条约,实际上等于出卖了盟友法国,这在美国国内引发了以亲法的民主共和党为主的广泛不满,也触怒了当时支持法国大革命的广大的美国人民。在面对法国、共和党以及人民的反对时,精明的华盛顿选择以退为进,退居二线。华盛顿在他给朋友的信里,谈不参加第三次总统竞选时,说过:“如果我参加竞选,我就会成为恶毒攻击和无耻诽谤的靶子,不但会被加上摇摆不定的罪名,而且还会被污为怀有野心,一遇时机便爆发出来。总之,我将被指责为昏聩无知的老糊涂。”

  • 重温《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坚定政治自觉

    重温《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坚定政治自觉

    从党的历史视角看,“两个维护”源于党的宝贵历史传承,是我国革命、建设、改革的重要经验的升华。重温《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会帮助我们更加深刻认识和理解“两个维护”的重大意义。

  • 构建中国特色的历史自我意识和自主的历史叙事

    构建中国特色的历史自我意识和自主的历史叙事

    关于历史进步性评价,马克思主义坚持二重尺度说——历史尺度与价值尺度。但目前学术界对马克思历史评价尺度理论存在错误解读:或者强调“历史尺度优先”,或者强调“价值尺度优先”。这两种观点都从静态角度理解社会历史发展,不论认为何者“优先”,在逻辑上都意味着另外一个尺度被“虚置”起来,都隐含着历史虚无主义倾向。正确解读马克思历史评价尺度学说,坚持历史评价二重尺度的辩证统一,有效抵制历史虚无主义错误思潮,有助于正确评价历史,构建中国特色的历史自我意识和自主的历史叙事。

  •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王立华:讲改革开放必要性时,切莫搞历史虚无主义

    毛泽东时代26年,不止具有指标性的发电量增速与各主要工业国家相比遥遥领先,还有几乎所有基础性产品产量增速都遥遥领先,但在权威们估算的各主要工业国家GDP增速比较中,中国却成了与之相差悬殊的倒数第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国家GDP增长与物质财富增长到底是正比关系还是负比关系?该如何理解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

  • 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侵权案荣列最高法院审判指导案例

    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侵权案荣列最高法院审判指导案例

    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民法通则》修订条款。增加第一百八十五条:“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用立法捍卫英烈,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欣闻这个喜讯,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奔走相告,坚决支持把捍卫英烈写入国家法律!而有些势力却如坐针毡,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连发两条紧急呼吁微博炮轰修法,称立法保护英烈“太恐怖!”,令网友瞠目。

  • 改革开放以来党领导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践与经验

    改革开放以来党领导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践与经验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破立并举,一方面深刻揭露和批驳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本质和严重危害,另一方面加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研究、宣传党和国家的历史,牢牢掌握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导权。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回顾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践,总结所积累的历史经验,对于当前我国意识形态领域开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说老实话,当看到周铁东说“中国人写的中国历史绝对不能信”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莫非顺着周铁东的意见,中国的历史应该由美国、英国、日本抑或是其他哪个“公正客观的第三方”国家来写?何况,谁告诉周铁东外国就一定是“公正客观的第三方”的?话说,网络上崇洋媚外的人不在少数,但像周铁东这样崇洋媚外到如此令人作呕的地步的还真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