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共为您搜索到340篇文章
  • 齐德学:驳抗美援朝战争问题上的历史虚无主义

    齐德学:驳抗美援朝战争问题上的历史虚无主义

    朝鲜战争爆发与否与毛泽东无关; 出兵抗美援朝决非毛泽东为 “推行世界革命”作 出的决策; 毛泽东没有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设定 “超越现实的战略方针”; 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决 非个别学者所言的 “只是心理上的”胜利。

  • 战后德国历史修正主义思潮评析

    战后德国历史修正主义思潮评析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历史修正主义集中表现在对二战历史的重新书写和德国历史罪责的重新评价上,是一种泛政治化的历史编纂思想。两德统一前后,德国知识界先后兴起了颠覆二战历史逻辑的“旧历史修正主义”和强调“大轰炸受害者”角色的“新历史修正主义”思潮。德国历史修正主义对19世纪以来德国史学秉持的理性主义传统造成了严重冲击,对当前德国政治右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它在方法与风格上继承了后现代主义史学,并发展为后现代主义史学的一种异变形态。希望夺取左派话语权的“新右派”知识分子团体、以科尔为代表的少数德国右翼政治家、渴望德意志民族“正常化”的部分精英和民众,以及两德统一后德累斯顿城市历史在国家记忆中的地位跃升,共同推动了德国历史修正主义的高涨。西方国家积极推动重写二战尤其是苏德战争史,也给德国历史修正主义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德国处理历史修正主义的经验给我国应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提供了若干重要启示。

  • 跻身四大著名军校的“黄埔神话”必须戳破

    跻身四大著名军校的“黄埔神话”必须戳破

    尽管黄埔军校在中国近代史上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黄埔军校无疑是老蒋赖以起家的资本,黄埔毕业生又被称为“天子门生”,如此无根无据的将“黄埔军校”吹嘘成“世界四大著名军校”之一,甚至意淫排名为世界第一,还说什么中国近代史就是某种意义的“黄埔军校史”,这不是天大谎言?这不是居心叵测?这不该以正视听?!

  • 辽宁王忠新:必须打破黄埔的“经典神话”

    辽宁王忠新:必须打破黄埔的“经典神话”

    “黄埔生”虽在北伐中功绩卓著,但仅凭6000多黄埔生绝不能统一中国!将北伐成功统归黄埔,这是贪天之功。如此制造“黄埔神话”,是用伪历史虚无革命史,必须戳破!

  • 徐家林: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生成及其批判

    徐家林: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生成及其批判

    历史虚无主义冲击我们对历史的基本信念,危及我们党的政治合法性。无论中西都没有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文化传统。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生成与发展有其深刻的思想和社会根源:个人自由主义、后现代主义为其提供了理论依据,微观史学及其成果为其提供了事实支持,大众文化是其生存发展的肥沃土壤,网络传播为其大众化、社会化提供了便捷渠道。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进行根本批判的理论武器。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历史是自然史的现实组成,人类历史创造活动的前提和环境是物质的、客观的、可知的,反对抽象的历史解释,认为历史解释应该建立在人类实践的基础之上,并强调历史“启示”的重要意义。

  • 朱新开:被沈志华歪曲的未能解放台湾真相

    朱新开:被沈志华歪曲的未能解放台湾真相

    在中苏签约之前,蒋介石、李承晚一直在刺激中国大陆的底线,美国则基本采取默认态度;美国一方面声称台湾、韩国不在防御圈圈内,一方面又插手台湾事务,并与韩国签定《美韩联防互助协定》;英国、法国分别印证了西方阵营的两面性与攻击性,以及东西方对立的不可调和性。总之,冷战由欧洲扩展到亚洲,与中苏是否签约无关,即沈志华先生的相关论点绝对不成立。

  • 王忠新:“20万黄埔生集体赴死”是否荒腔走板

    王忠新:“20万黄埔生集体赴死”是否荒腔走板

    就这38536名“天子门生”,且不论有多少像刘明夏一样当了汉奸,有多少像“黄卫军”一样的伪军军官全部出自军统和黄埔,又有多少像张灵甫一样死于内战,就算这38536名“天子门生”全部参加抗战,可那“20万黄埔生集体赴死”,又从何而来?信口开河,又如何成为“历史明鉴”?

  • 孙经先和曹树基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激烈辩论

    孙经先和曹树基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激烈辩论

    在这次会议上曹树基对我们的发言情绪激动地进行了长篇措辞激烈的质疑。在我们进行了反驳之后,我们特别注意了曹树基在会议上的表现。在这以后他在会议上表现的十分焦躁不安,但是他最终再也没有对我们的反驳做出任何回应:曹树基在和我们只进行了一个回合的辩论(即在这次学术会议上的辩论)以后,也采取了“鸵鸟政策”。他们的“鸵鸟政策”实际上宣布了他们对他们自己的研究已经失去了自信。失去了进行辩解的能力,这在事实上也宣布了“饿死三千万”的破产。我们的研究工作已经和正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支持和认可。我们坚定不移的相信,经过我们和其他学者的进一步努力,“饿死三千万”这一重大谣言最终必定会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 王美平:义和团的悲壮精神不容嘲弄

    王美平:义和团的悲壮精神不容嘲弄

    义和团提出“扶清灭洋”的口号,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与列强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的结果,它所蕴含的爱国主义一直是中国人民抵抗西方列强侵略的强大精神武器。说义和团“祸国殃民”,人们不禁要问,究竟“祸”从何起,“殃”从何来?千百年来生于斯、长于斯的民众奋起斧钺、保卫自己的家园何罪之有?正是这种不畏强暴的反抗精神,致使列强认识到“无此脑力与兵力”统治中国人民。

  • 三种类型的历史虚无主义及其批判

    三种类型的历史虚无主义及其批判

    历史虚无主义丑化、戏说、抹黑党的领袖,歪曲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执政合法性,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指导地位,削弱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是一种颇为流行且危害极大的错误思潮。依据立场和动因的不同,它可分为认知类型的历史虚无主义、价值类型的历史虚无主义、政治类型的历史虚无主义三种类型。针对各种历史虚无主义的不同情况,各方唯有精准施策和综合治理,才能有效遏制其泛化和危害。

  • 谢茂松:要持续反复地深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

    谢茂松:要持续反复地深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书写关乎中国文明之存亡接续。历史虚无主义旨在抽掉中国文明的命脉与根基,文化领导权、话语领导权争夺具有长期性、反复性,对于晚近的历史虚无主义要有更彻底、全面的认识与批判。种种历史虚无主义现象背后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否定中国革命。为此,需要把握一主轴,即再度深刻认识中国革命的反帝反封建性质。

  •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为苏联剧变扫清了思想障碍,新自由主义的推行从根本上摧毁了苏联的经济基础,使分裂后的苏联各国经济迅速崩溃。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这两种思潮在苏联剧变中前后相继,相互弥补。中国必须警惕这两种思潮的泛起。

  • 从刘胡兰被黑看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

    从刘胡兰被黑看历史虚无主义对红色资源的戕害

    “颜色革命”“和平演变”是西方敌对势力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战略,他们以经济、政治、思想和文化渗透为主要形式,从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内部入手,以达到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美国历届政要对社会主义国家都一直奉行这一战略。苏东剧变后他们的主要矛头就转向了社会主义中国。在先后恶搞邱少云、雷锋、方志敏、黄继光、江姐、李大钊、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后,又编造刘胡兰死于老乡之手、称她精神有问题时,人们再次惊奇发现,历史是何其相似!

  • 阚和庆:习近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鲜明特色

    阚和庆:习近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想的鲜明特色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发表系列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论述,呈现如下特色:一是着眼于开展“伟大斗争”,强调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应发扬斗争精神;二是注重运用唯物辩证法分析新时期党史国史领域中的重大是非问题,批驳历史虚无主义观点;三是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与坚定党的历史自信结合起来,丰富和充实了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思想资源,具有深厚的时代意蕴。这些特色是传承党的优良政治传统、思想品格的结果,同时也体现了新时代引领社会思潮、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内在规律。

  •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1988年9月9日,正是毛主席去世12周年。这一天,王震心潮澎湃。下午,他与工作人员谈起了毛主席。联系当时某部电视片时,他说:“现在把什么都扣到毛主席头上,说他说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哪有这回事!这是下边人说的。我1958年给毛主席汇报时,他还不相信有人会说这样的话。他说过四、五、八(粮食纲要,即长江以南实现亩产800斤,黄河以南500斤,黄河以北400斤)和超英赶美。超英赶美是指钢产量,那时英国就是1000多万吨钢,美国6000万吨钢,毛主席讲要用15年时间赶超。这有什么错?实践证明,我们很快超过去了嘛!”

  • 1949~1989《人民日报》历史虚无主义解析

    1949~1989《人民日报》历史虚无主义解析

    虚无主义概念传入中国后,演化出几种不同类型,主要有:否定一切、消极颓废的虚无主义;以世界主义面目出现的民族虚无主义;否定民族文化的民族虚无主义。在虚无主义的基础上,1974年历史虚无主义的概念被提出,1979年陈云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第一次提出历史虚无主义,1983年有人从如何正确认识党的历史、如何正确评价党的领袖的角度提出邓小平既反对教条主义又反对历史虚无主义,1989年江泽民旗帜鲜明地提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从概念演化可见,历史虚无主义的意识形态色彩越来越浓,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图谋越来越明显。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加强对党的历史的认同,坚定对党的历史的自信,敢于承认问题、批判错误,要坚定“四个自信”,在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科学把握革命与传统的辩证关系,巩固唯物史观的指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