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弹共为您搜索到33篇文章
  • 陈辉:五十五年前的核试验曝光

    陈辉:五十五年前的核试验曝光

    轰炸机返航时从试验区侧面掠过,眼前,核爆炸特有的蘑菇云已经形成,宛若一条黑褐色的巨龙直冲九霄,大家一言不发,静静地欣赏着那壮观的奇景,直至把蘑菇云远远地甩在身后。原子弹空爆成功后,空军党委给机组荣立了集体一等功,李源一和于福海荣立一等功,其他4人荣立二等功。原子弹“空爆”成功,标志着中国彻底打破了西方大国的核垄断,使原子弹具备实战能力,具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核威慑。

  • 揭秘!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代号是啥?怎么引爆的?

    揭秘!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代号是啥?怎么引爆的?

    从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到第一颗氢弹试验成功,中国的速度为世界之最,美国用时7年3个月,苏联为6年3个月,英国为4年7个月,法国为8年6个月,而我国仅用了2年8个月,70年来是他们在奋斗的过程中创造着越来越多值得铭记的“第一”。向无名英雄致敬!

  • 今日长缨在手—纪念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5周年

    今日长缨在手—纪念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55周年

    虽然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发射登月飞船,能够载人航天,拥有“北斗”导航系统,拥有“东风41”和“东风17”等护国利器和战略核威慑力量,但是这一切都是从55年前的惊天一爆开始的。借用现在的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说,我们并非生活在和平的时代,而是生活在和平的国家;并非岁月静好,而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如果没有当年的“两弹元勋”们的负重前行,现在的中国说不定比利比亚好不到哪里去。

  • 造出原子弹的他们,为何因一碗红烧肉落泪

    造出原子弹的他们,为何因一碗红烧肉落泪

    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广大科研工作者凭借有限的苏制导弹样品和图纸资料,像蚂蚁啃骨头那样一点儿一点儿吃透技术、攻克难关,实现了从仿制到独立设计、制造的突破。来时风华正茂,走时却已白发苍苍,换来的,是以惊人的速度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惊人成就。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1970年4月24日,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 “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导弹、原子弹是饿着肚子研制出来的,唯独中国。自力更生,艰苦创业,70年,新中国这样走来。

  • 听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讲述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听邓稼先夫人许鹿希讲述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离开北京去上海回美国的飞机舷梯旁,杨振宁突然问送行的邓稼先,据说中国搞原子弹有美国人参加?邓稼先为难地推托说:快上飞机吧,我以后告诉你。因为邓稼先肯定和否定都不行:肯定吧,不是事实;否定吧,那就证明他自己也在搞。“其实杨振宁是在测试稼先。”许鹿希笑着解释。事后邓稼先马上报告周总理,总理指示要尽快答复杨振宁:中国的原子弹氢弹都没有外国人参加。邓稼先连夜写了封信,交专人送到上海。送信的人在宴席上把信交给杨振宁,杨振宁打开一看,知道是中国人自己在这么困难的条件下搞成功了这样的大事业,顿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 《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破8亿,原型故事让人泪目

    《我和我的祖国》票房破8亿,原型故事让人泪目

    如果说人的记忆分成很多块,有一大块肯定属于祖国。如果说人的运势可以预测,最重要的因素莫过于时代。很多人不懂政治经济,不懂国际关系,但他们知道,日子比几十年前过的强多了。“奶奶跟我说,小时候她总是抱着弟弟到处跑,以免被日军抓住杀掉。而现在的我,已经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中国。”有网友说。

  • 中国首枚原子弹的“大脑”如何诞生

    中国首枚原子弹的“大脑”如何诞生

    核武器试验遥控工程是个系列任务,从原子弹到氢弹,从地面、高空到地下,从架空、空投到导弹运载,接连进行了五次核试验。葛叔平、樊子麟和他的同事们,殚精竭虑,辗转试验,为中国“核战略武器”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多次立功受奖,1987年再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55年前的旧事虽已逐渐远去,但是“两弹一星”精神却内化成了中国电科五十四所人的精神内核。国家利益至上,在一代代科研人员的薪火传承中,沉淀成了永恒的信仰。

  • 从金银滩到罗布泊的核爆岁月

    从金银滩到罗布泊的核爆岁月

    距离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金银滩昔日的辉煌,连同我们远去的青春岁月,早已凝固在我国核武器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成为老一代九院人难以忘怀的永久记忆。

  • 高超音速导弹令美国恐惧

    高超音速导弹令美国恐惧

    从武器特性上说,高超音速武器与核武器一样,是国家实施战略威慑工具。一旦拥有后,应发挥其强大的战略威慑作用。美国和俄罗斯适时公布有关高超音速导弹消息,为的是对目标国家进行有效的战略威慑。对此,中国应像当年公布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一样,选择适当时机和方式,对外介绍研制高超音速武器的相关情况以及使用原则,达到对美国及西方国家进行战略威慑的作用。

  • 美国要对中国大陆使用核武器,蒋介石反对了吗?

    美国要对中国大陆使用核武器,蒋介石反对了吗?

    除了1958年金门炮战之外,蒋介石曾经还有另一次更加明显的机会公开反对美国对中国大陆使用核武器。那就是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曾宣布要使用核武器。那么那一次蒋介石做了什么表示呢?“艾森豪威尔捎给北京一个讯息如果朝鲜半岛战事不停止,他将批准动用核武器,并把战争扩张到中国大陆。我们找不到任何记录载明,蒋介石父子在这段期间曾公开或私下表示,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继续阻止韩战停火协议,他们仍反对美国动用核子弹对付中国部队或是打向中国”陶涵在《蒋经国传》里如是说。

  • 蒋介石真是阻止了美对大陆使用原子弹的大英雄吗?

    蒋介石真是阻止了美对大陆使用原子弹的大英雄吗?

    我们查阅一下相关的材料就可以发现,历史上真实的蒋介石非但没有像杨天石所研究的那样“多次阻止美国用原子弹打击大陆的计划”,相反是美国盟友中仅有的两个支持使用核武器打击中国大陆的政权之一;其非但没有什么“拒绝美国借原子弹以反攻大陆”的壮举,相反还一直积极主动的邀请美国在台湾部署核武器以对抗大陆。

  • 看经历过的那些核讹诈,才知道这位老人的伟大

    看经历过的那些核讹诈,才知道这位老人的伟大

    70年代之后,这个威胁就不存在了。因为我们不仅有了原子弹,更在于敏的主持下迅速造出了氢弹,核讹诈一套对我们不管用了。今天,我们的历史,也是一个老人的未来预言,证实了他老人家说,搞一点原子弹氢弹十年完全有可能,这句话说对了。这个老人告诉我们,核武器最大的威力在发射架上,也说对了。

  • 胡新民:毛泽东没有说过“死3亿人没关系”

    胡新民:毛泽东没有说过“死3亿人没关系”

    《毛泽东外交文选》中有多处涉及到中国应对核讹诈这个话题,现在来看看与“3亿人”有关的两次。第一次是网上提到的“即席演说”,即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发言。这个发言中根本没有什么“死3亿人不算什么”之类的话,也没有“具体谈到中国时”中国会死多少人之类的内容。毛泽东只是针对有人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预言,说出了“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还特地重申了中国的“希望和平”。把毛泽东的这种对全世界人口“极而言之”的估计和中国“希望和平”的意愿解读为“死3亿人不算什么”,显然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误传和误读。

  • 毛主席强调:不是原子弹使日本投降

    毛主席强调:不是原子弹使日本投降

    毛主席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这篇文章中指出:“苏联出兵了,红军来援助中国人民驱逐侵略者,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这件事情所发生的影响,是不可估计的。……美国和蒋介石的宣传机关,想拿两颗原子弹把红军的政治影响扫掉。但是扫不掉,没有那样容易。原子弹能不能解决战争?不能。原子弹不能使日本投降。只有原子弹而没有人民的斗争,原子弹是空的。假如原子弹能够解决战争,为什么还要请苏联出兵?为什么投了两颗原子弹日本还不投降,而苏联一出兵日本就投降了呢?”

  • 何泽慧说中国原子弹是抄来的?看看真相打了谁的脸

    何泽慧说中国原子弹是抄来的?看看真相打了谁的脸

    何先生一生孜孜以求的便是“独立”与“创见”,最反对的就是亦步亦趋、墨守成规。在401所领导中子物理和裂变物理实验室时,她的主要任务是带领大家完成大量核参数测量任务。这种测量,有些在云雾室内进行,有些利用乳胶探测仪器进行,世界各国的测量方法都差不多,其实质上也可以说是一种“高级的重复劳动”。尽管此项试验对确定氢弹研制的正确方向与路线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何先生对这种做实验、抄数据的工作是“不感兴趣”的,她感兴趣的在于取得“新的发现”。接着,何先生半是自言自语、半是借着记者的采访缓缓说道:自己感不感兴趣并不重要,国家需要就是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将何先生的话断章取义,歪曲成“何泽慧说中国原子弹是抄来的”,套上一顶“敢说实话、不迎合官方”的大帽子,再胡诌八扯一段地摊文学段子,您说这种人是坏呢?还是蠢呢?还是又坏又蠢呢?

  • 当年被两大国卡脖子,中国人靠什么造出了原子弹?

    当年被两大国卡脖子,中国人靠什么造出了原子弹?

    对比现在,当时的新中国可以说在经济上是一穷二白,当时的科研人员可能顶多就是能“吃饱”。在科研技术能力积累方面也处于刚刚起步阶段,而相关的重要研究设备更是无从谈起。但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中国的一群甘于奉献的中青年科学工作者投身戈壁滩,用不懈努力的“两弹一星”精神,造就了后来一个又一个奇迹。当下的中国社会充满了浮躁,年轻人身上缺少了严谨、认真和执着,常常是哪里工作环境好、给钱多就去哪里,频繁跳槽、好高骛远。不少所谓的创新也是靠“模仿”去挣快钱。因此,今天我们更应该看到“两弹一星”精神的稀缺性,让这种精神继续带给我们不畏挑战的强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