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让英美议会制度在中国彻底没戏——整风反右的影响

    让英美议会制度在中国彻底没戏——整风反右的影响

    仍然值得警惕的是,改革开放以来,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一切机会不遗余力地大肆攻击党的基本路线。有的宣扬西方政治理念和制度模式是“普世价值”,鼓吹中国只有全盘西化才有前途,鼓吹“宪政民主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有的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妄图搞乱人心,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对此,我们的态度是,对一切否定党的领导、否定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改革开放的言行,都旗帜鲜明地反对和抵制,坚决捍卫党的基本路线,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聂焱:我的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聂焱:我的父亲是改造好的知识分子

    如果把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分成两大类,一类是从思想上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一类是没有改造好或拒绝思想改造的知识分子,那我父亲就属于前者。回顾我父亲的一生,勤俭节约、安贫乐道、克己奉公、重奉献轻索取、重大局轻名利,对得起家庭,无愧于社会,可以说是那个时代“改造好的”知识分子的典型。

  • 是引蛇出洞还是相时而动

    是引蛇出洞还是相时而动

    现在看来,《草木篇》充其量表现了作者与新社会的对立情绪,实在谈不上反党反社会主义。至于流沙河多年后为了抬高自己,虚构了毛主席的话,那就更离题万里了。但当时的革命文学工作者就是一群认死理的人,高矮也要认为《草木篇》有大问题,非要铲除不可。流沙河在如潮的口诛笔伐之下,迅速转弯,不断检讨、悔过;还为了“赚表现”,居然揭发了其朋友的一些“莫须有”。

  • 从某总关于方方的谈话看反右派斗争

    从某总关于方方的谈话看反右派斗争

    反右斗争原本应该集中力量打击狂热地吹捧美国及自由主义,对中国共产党近乎露骨的敌视的右派,如茅于轼等人,这些人原本也不该被平反,平反后至今,他们在利用各种机会试图彻底清算共产党。

  • 从一些“右派”的改造经历看1957年反右

    从一些“右派”的改造经历看1957年反右

    关于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中共中央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即第二个历史决议肯定了反右的必要性,同时也指出了反右严重扩大化造成的不幸后果。对全国人民,特别是对全党来说,正确认识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的意义也可以说是第一粒扣子,如果没扣好,肯定就不会对新中国前三十年有正确认识,肯定也不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正确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