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派共为您搜索到117篇文章
  • 李江 | 惊曝:某贴吧为何要庇护“挺乱港”?

    李江 | 惊曝:某贴吧为何要庇护“挺乱港”?

    据悉,某贴吧存在的问题由来已久,前几年就曾发生过大批删除捍卫雷锋的正义帖子事件,时至今日仍然存在像朝鲜吧这样的问题死角。该贴吧所属的知名网络公司在国内网络经济中赚的盆满钵满,是中国发展的极大受益者,其公司高层是否应该过问一下旗下贴吧的管理和运营方向?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希望某贴吧能认真承认错误并吸取教训,不再发生庇护“挺乱港”之类的事件,不再有朝鲜吧这样的问题死角。

  • 警惕这款带血的游戏!它是货真价实的暴徒培训手册

    警惕这款带血的游戏!它是货真价实的暴徒培训手册

    “香城Online”,顾名思义,就是一款以影射香港的虚构城市“香城”为地图的“网游”,玩法是“跟随队伍在不反对时间内游行,再自由活动去爬山,沿途有不同怪兽需要打,守卫我城”,其实就是手把手教暴徒如何乔扮伪装、暴力袭警、打砸抢烧、然后逃之夭夭。尽管是虚构游戏,“香城Online”的攻略可一点都不含糊,地图(交通路线)、职业(暴徒分工)、怪物(警察)、装备(防具、工具及药品)等介绍一应具全,而且“可操作性”极强,“包教包会”,能在最短时间内“批量生产”黑衣人。

  • 窥见香港暴乱的幕后:阴暗网络的“黑色恐怖”

    窥见香港暴乱的幕后:阴暗网络的“黑色恐怖”

    从6月9日至8月22日,就有1600多名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被人有系统、不合法地在互联网上泄露,其中不少人后来受到不同程度的滋扰和恐吓。与此同时,警队宿舍已被暴徒多次袭击,暴徒袭警事件更是频繁上演。在这场乱局中,为了将暴徒破坏法治的恶行,美化成一种“正义诉求”,有人在连登和电报上故意散布各种谣言,制造事端,挑起仇恨。“警察性侵被捕女子”“警察卧底扔燃烧弹”“8·31港铁太子站死人”……在警方及相关部门拿出证据,澄清事件纯属子虚乌有后,煽暴分子不但在网上继续传谣,还在线下装神弄鬼,甚至消费无关的往生者,无所不用其极地造谣污蔑。

  • 香港妈妈的公开信

    香港妈妈的公开信

    我最后还是想以一个香港市民和香港孩子妈妈的立场,呼吁家长们,要注重引导身边的小朋友。不应该觉得目前的风波和自己没有关系。就是因为很多家长的“中立”,才助长了这些青年人的行为愈演越烈,后果就是到最后孩子失控了。相信只要我们港人能真正认识到这一点,一定可以渡过今天的难关。

  •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现在香港人所面临的危机,包括高房价、生活成本巨大、工资过低等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买办性质的大富豪、大财团不受限制、疯狂扩张造成的,他们和香港普通人之间的矛盾,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敌我矛盾”——只要那些勾结英美的富豪财团还垄断香港政治和经济,广大香港人民就得不到救赎。

  • “蝴蝶”放出来了,效应会怎样继续?

    “蝴蝶”放出来了,效应会怎样继续?

    蔡英文通过这件事,进一步恶化了台湾与香港及内地之间的关系,她是做好绑住台湾人民困死在那个岛上了的打算了,台湾人民呢?至于香港反对派叫嚣的“揽抄”,不过是一些人煽动暴徒鼓动“献身”的一种“话术”,那些大佬会傻到与香港同沉沦?那些废青真能受得了香港沉沦的后果?

  • “香港众志”的洋葱乱港法

    “香港众志”的洋葱乱港法

    这一出颠倒黑白的闹剧,也暴露出香港教育界的深层次问题。香港教育局副秘书长康陈翠华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所在:当前,不仅通识科教科书无需送审,市面上流通的多套所谓高中通识教育科“教科书”也都未经官方审批。这些所谓教科书粗制滥造、颠倒黑白却被多所学校采用,成为黄之锋之流煽动暴力的宣传品,正是瞄准了年轻群体冲动易怒的弱点,乱港暴徒把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化为街头暴力的灰烬。

  • 香港学者:“解毒”港青“逢中必反”思维

    香港学者:“解毒”港青“逢中必反”思维

    历史告诉我们,城市是会衰落的。长安、罗马,曾经盛极一时,今天说起来,除了兵马俑、杜甫草堂、诸神殿、斗兽场等遗迹之外,谁还会视之为主宰天下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扬州曾经富甲天下;伊斯兰全盛之时,大马士革号称汇聚了世界一半的财富,给地图你看看,还有多少人可以指出这两个城市的所在?从前上地理课,费城、底特律是作为美国重要城市介绍的,今天,费城的犯罪率是纽约的四倍,底特律流失了三分之一人口,香港人大呼楼价高不可攀,那里倒好,有些地段房子便宜得没人敢买,整条街空无一人。

  • 人民锐评 | 论《苹果日报》与黎智英的底线

    人民锐评 | 论《苹果日报》与黎智英的底线

    黎智英曾有一句“名言”:“为了自由而让经济变差”。被这句话点燃激情的朋友是否想过:为了自由而让经济变差,那么得到了所谓的“自由”之后呢?不还是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吗?黎智英之辈的荒谬性就在于,他们是如此浅薄,以至于只要稍稍冷静下来、简单回想一下,就能发现其中的各种漏洞与破绽。像黎智英这样的无耻之徒,居然还腆着脸到处兜售其荒唐言论,我们除了愤怒,反而更多地为他感到可耻、可怜。

  • 香港局势走到十字路口,警察遭暴徒割颈是风向标

    香港局势走到十字路口,警察遭暴徒割颈是风向标

    目前看,香港风波正走到十字路口。特区政府紧急制定的“禁蒙面法”,对示威者起到了威慑作用。这确实能让整个香港社会冷静下来。近段时间示威人数的显著减少,也证明了这一点。这当然是乱港分子所不乐意见到的情况。于是,他们也不得不将“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这当然是他们走入彻底失败的必由之路。但也必须看到——在这一阶段,暴徒变得越来越疯狂。他们将目标聚焦到警察,以及公正报道的媒体。在警员遇割颈的同时,位于北角柯达大厦的《大公报》遭到暴徒袭击。

  •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 许智峰“三抢”拍案惊奇

    许智峰“三抢”拍案惊奇

    许智峰善于利用政治资源。他中学就读屯门仁爱堂田家炳中学,与时任训导主任、教育评议会副主席何汉权有一面之缘:一次,他因头发太长而被何汉权捉入厕所剪头发。选战时,许智峰多次讲述与何汉权这段剪发渊源。当时,何汉权已是香港教育界名流,以何先生的弟子自居,是重要政治加分项。初中时,许智峰就是个狂热的足球迷。的确,许智峰的从政风格,尤其深受发源于英国的“流氓足球”文化影响。但是,许智峰却以“斯文激进派”自居。“我相信斯文讲道理的威力。抗争路线难免被人感到激进,但我主张非暴力的行动,所以不能‘掟蕉’、讲粗言、动粗喧闹,要以合乎于礼、合乎于法规的方式进行。”2014年4月,许智峰对香港媒体大谈“斯文”,并暗讽黄毓民“掟蕉”——向不同政见者投掷香蕉。乱港势力内部相互攻讦杀伐,虚伪、贪财、暴戾恣睢的一张张市井流氓嘴脸,跃然纸上。

  •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谭文豪的苦瓜命与暴力相

    最近,香港媒体意外发现,谭文豪早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受益者,他在广东惠州购有楼房。一边“唱衰”中国,一边在内地“扫楼”,谭文豪迅速声名狼藉,甚至为街头暴徒所不齿。

  • 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

    毛孟静的变脸与开屏

    根据曝光的资料显示,2012年4月,毛孟静收受了黎智英50万港元的不明资金。黑金丑闻曝光后,毛孟静一时手足无措、三改其口。她先是矢口否认,又改称是从丈夫手中收取50万港元捐款,再后又表示接受的是香港公民党50余万元捐款,只不过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如实申报而已。侥幸的是,毛孟静收受上述捐赠时,她并未当选立法会议员。法不溯及既往,故议监会无权调查。不过,最近的“反修例”暴乱期间,毛孟静收了多少钱,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毛婆”贪财慕势,人尽皆知。眼看着政治生命日薄西山,她越发变本加厉的敛财,香港媒体形容说“躺在棺材里想金条”。八年前,毛孟静的政治诚信就已开始透支。

  •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决不允许香港“毒教材”腐蚀“一国两制”根基

    好的制度必须是源于有共识的规则,好的民主制度关键在于形成民主规则的共识。香港的民主,有民主之壳,而无民主之实,缺的就是“一国两制”的社会共识,毁就毁在“去中国化”的殖民思想的通识教育上。事实证明,有“一国两制”共识,就有美好的未来;没有“一国两制”共识,香港就永无宁日。笔者认为,香港的未来关键取决于能否在想要什么、依靠谁、怎么发展等重大问题上进一步形成社会共识。

  •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千钧棒:方方蹭港独的热度自取其辱

    说实在的,方方这次跳出来是极不明智的,纵观中国内地的全社会,自从香港暴乱发生以来,那些曾经上蹿下跳的自由派公知一个个偃旗息鼓,并不是他们要改邪归正,而是港独势力这次玩过头了,出面支持或者同情只能是让自由派公知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名声更加臭,所以他们选择沉默,而曾经有写作《车欠土里》的光辉业绩的方方这次跳出来间接对港独废青表示同情和支持,实际上是自己作死。对于这种人和这种行为,我相信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不会容忍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