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共为您搜索到20篇文章
  • 西媒:世界将恢复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

    西媒:世界将恢复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周期

    右派的攻势已经失去魅力,因为约翰逊的英国保守党在国会失去了多数,因为特朗普他不得不辞掉他的“战争先生”博尔顿,这样他们不得不对建制派转入守势。在意大利右派政府失败了,在西班牙由于选举一个社会民主党的政府,同时在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没有实现组织一个政府。在拉丁美洲形势再次发生朝进步主义的方向变化,因为在墨西哥洛佩斯·奥布拉多尔当选总统。

  •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这个极右派学院,位于罗马后面的山区,距离罗马市区仅一个小时车程。选择意大利首都罗马,作为极右派基地,不是偶然,因为意大利“副总理萨尔韦尼”,是全欧洲第一个强烈支持班农理念的人。意大利目前也是由民粹主义政党在执政,所以选择意大利作为极右翼的核心基地,然后再辐射全欧洲。用班农自己的话讲。我们提供一个西方基督教的主基调,弘扬什么是我们的价值观,什么是我们的理念。然后通过现代的媒体网络,教他们如何在新媒体时代,成为一个嗅觉敏锐的蜜獾,准确找出他们的目标。班农在极右派学院里,经常发表颠覆性的演讲。既然班农可以在2016年帮助实现“真正的美国”。那今天他也能帮助实现“真正的欧洲”,一个反建制,反多元,反全球化,更反欧盟的极右保守欧洲。

  • 西报:拉丁美洲的进步主义、新右派与帝国主义

    西报:拉丁美洲的进步主义、新右派与帝国主义

    面对经济危机表现的新形势,资产阶级的寡头更新他们的统治机制,出现在一种新的形式下,以便虚假地打击他们自己制造的事情,逻辑上在一个选举阶段与另一个选举阶段之间,一个进步的政府不可能解决几个世纪的剥削积累的东西。存在利用公司的传播手段制造舆论的主体,借助于候选人,有时候借助电信手段,其他时候取自企业界,将左派的语言据为已有,承诺变革或比左派做得更好。这种反攻不限于右派的回归,如同我们所了解的那样,而是现在他们提出另外的思维、方式和方法以便检测自己的氛围和更激进的目标,从根本上说是加固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

  • 秦晖鼓噪左右合流的醉翁之意

    秦晖鼓噪左右合流的醉翁之意

    秦晖抽掉国际上国家利益之争和社会制度、意识形态的对立及其反映到我们社会上的左右之争,说成是什么国内的自由和平等之争。基本手法还是偷换概念那一套,用中性词“追求自由多一点”表述右派,掩盖了右派中的一部分人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破坏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维护稳定的反动性;用“大势已去”吓唬左派,并且忽悠左派和他们一起去争取“国家的权力是公民授予的”即所谓的宪政,再“讨论授予权力的大小问题”。

  • 从一些“右派”的改造经历看1957年反右

    从一些“右派”的改造经历看1957年反右

    关于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中共中央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即第二个历史决议肯定了反右的必要性,同时也指出了反右严重扩大化造成的不幸后果。对全国人民,特别是对全党来说,正确认识1957年的反右派斗争的意义也可以说是第一粒扣子,如果没扣好,肯定就不会对新中国前三十年有正确认识,肯定也不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正确认识。

  • 若干建议:就我发现宪政民主派在微信群里多次煽动推翻共产党说起

    若干建议:就我发现宪政民主派在微信群里多次煽动推翻共产党说起

    我无意中来到网络。在这里,第一次发现有人一边说共产党领导下的我国没有言论自由,一边却可以在共产党监管下的网络上公开质疑和煽动推翻共产党。我在主张宪政民主、公开反党推墙的群里,多次发现某些所谓民主宪政派煽动大家通过选举取代共产党。面对种种乱象,我们应该怎么办?

  • 黑金政治:激进右派崛起背后的亿万富豪秘史

    黑金政治:激进右派崛起背后的亿万富豪秘史

    作为年销售额逾5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大名鼎鼎的美国科氏工业集团最近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今年出版的美国著名新闻调查记者Jane Meredith Mayer的力作《黑金政治:激进右派崛起背后的亿万富豪秘史》

  • 右派在进攻:拉美政坛左派占优的局面正发生变化

    右派在进攻:拉美政坛左派占优的局面正发生变化

    美国对拉美左派采取分化瓦解的政策,对古巴伸 "橄榄枝 "和 "胡萝卜 ",对委内瑞拉挥舞 "剑 "和 "大棒 "。自2014年来,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包括社会主义古巴在内的拉美大多数左翼政府都面临着程度不同的政治、社会压力和经济困难。

  • 日本的“右”与“反右”

    日本的“右”与“反右”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安倍政府的倒行逆施不仅受到了国际上爱好和平的正义之士的口诛笔伐,即使在日本国内,各界大腕“反右”的声音亦不绝于耳。

  • 仇视中国是新右派的突出特点

    仇视中国是新右派的突出特点

    当代中国右翼势力比较显著和比较突出的特点是什么呢?笔者以为,中国新右翼突出的特点就是仇视中国。